第一卷 第二章金屋藏娇?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二章金屋藏娇?

第二章金屋藏娇? 到了仙客来门口,翌茹下了马车,看着面前恢弘的建筑,不免对聂亭然有些敬佩起来。面前的仙客来有五层高,和周围三层的建筑相比,有一种鹤立鸡群的味道。外墙涂成了大红色,门口黑色牌匾上写着仙客来三个大字。 门口的伙计早就看到了翌茹,抖了抖身上的毛巾,跑了上来,“客官,你们是头一次来咱么仙客来吧?您一共几位?想吃了什么,我们这里有各种档次的,如果您只是想填饱肚子,可以在咱么的一层,一层都是些散桌。您要是想请客,可以在咱们的二楼和三楼,二楼和三楼全是雅座,在二楼还能听到国都最有名的歌者唱曲,您要是想去四楼,那得预定,没有咱仙客来的帖子,您是上不了四楼的。咱们仙客来有凉拼、热炒,凉拼有卤鸭子、卤烧鹅……” “我们是邺城来的,找一下聂掌柜。”翌茹生怕伙计再开始报菜名,赶紧开口打断了他。 “哎呦,你就是秦姑娘吧?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慢待了,你四楼请,我马上去给您请我们掌柜的。”小二从张继良手中接过马缰绳,叫过一旁的马童过来栓马,嘱咐了要用上好的草料喂,然后领着两人走向一侧的楼梯。 这个楼梯没有在楼内,而是在楼一侧,这样上楼的客人就避免了和大厅内的散客相遇,有了一定的私密性。楼梯的进口处有个小厮模样的人,看到小二领着两人过来,抬手拦住:“小罗,帖子呢?” 叫小罗的小二被小厮拦住,看了小厮一眼,“小齐,这可是咱们东家的贵客,邺城来的,掌柜的嘱咐了,来了就领上四楼,你忘了。” 叫小齐的小厮看了看翌茹两人身后,疑惑的问道:“不是说东家旁边的聂三哥跟着吗?没见到呀?不会是冒牌的吧?” 叫小罗的小二也有些犹豫,看看小齐,又看看身后的翌茹两人,举棋不定。翌茹看着小罗为难的样子,开口说道:“这位小哥,我就是想问问,这几日是不是有邺城来的四个人来过,他们现在在不在仙客来?”翌茹只想知道郭大宝现在住在哪里,联系上郭大宝以后她决定去别的客栈住,但是国都这么大,既然聂三说到了仙客来就能找到郭大宝,只能先来仙客来看看。 “你说的是郭大爷吧,他们住在五层呢。”叫小齐的小厮听说是来找郭大爷的,赶紧将楼梯口让开,把翌茹一行让了过去。 “五楼,不是四楼吗?”翌茹疑惑的问。 “就是五楼呢,这还是我们东家第一次将五楼让出来了,咱们五楼只有三间房子,一间是东家查账的地方,另外两间是客房,前几日东家飞鸽传书,让人将五楼收拾出来,我还有幸去看过呢。”叫小罗的小二很是健谈,兴奋地说着。 上了五楼,小罗停下脚步,指了指中间的一间房子,“我们掌柜的就是在那间了,旁边的一间是郭大爷他们住的,但是现在好像不在,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去跟我们掌柜的说。小的只能送到这里了。” 翌茹和张继良走近中间的房间,房间很大,门关着,翌茹走上前,轻轻地扣了扣门,门开了,一个清秀的小厮探出头来,看到翌茹,眼神犀利起来,冷声的说道。“谁准你们上来的,现在我们东家没在,只有聂掌柜的在,我不管你是谁家的小姐,我劝你还是回去吧,我们东家不会理睬你们的。” 翌茹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小厮,他的话像极了在邺城跟在胡孝儒身边的短路小厮的话,难道这个小厮误认为自己是要和聂亭然攀关系的女子,看来聂亭然在国都和吃香嘛。 门内传出一个老者的声音:“小九,是谁呀?”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去一个清瘦的老者,翌茹上前躬身施礼道:“聂掌柜有礼了,我是邺城的秦翌茹,敢问我叔父可是住在这里?” 老者上下打量了翌茹一眼,赞叹的点了点头,“原来是秦小姐,怠慢了,小九,赶紧去沏茶,贵客到了。” 小九不甘心的看了看翌茹,转头沏茶去了。“请进。”老者让开身子,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翌茹也不客气,跟着进了中间的房间。 房间内是个套间,外面是个厅,厅内的书案上排了慢慢的账本,案上还有一盏茶,正在冒着热气。估计是聂掌柜正在处理账本。 “打扰了。”翌茹又向聂掌柜施了一礼,抱歉的说道。 “哪里,哪里。”聂掌柜将翌茹两人让到厅内的一个沙发旁边,示意两人坐下。翌茹看了看眼前的沙发,这沙发和郭家招待客人的沙发一模一样,翌茹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聂亭然将自家的沙发搬到了国都。 “这沙发还是姑娘设计的呢,我家公子让鲁家班打造的,你看,这上面的垫子还是郭家布艺呢!”老者看翌茹紧盯着沙发,解释道。 翌茹坐在沙发上,张继良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叫小九的小厮端了茶进来,临走时还偷偷地瞄了翌茹一眼,满脸的不可思议。 聂掌柜瞪了小九一眼,小九躬身退下了。聂掌柜看了看翌茹,“小九跟在公子身边很多年了,被公子惯坏了,姑娘不要介意。” 翌茹倒是觉得小九的性格很可爱的,“无妨。” 聂掌柜端起茶盏,用杯盖将飘上了的茶叶赶在一边,喝了一口。“姑娘,尝尝,这是南面的碧螺,很是清香呢。” 翌茹看了看面前的茶盏,洁白的茶杯,衬着里面清亮的几抹绿色,放在鼻下闻了闻,果然是清香扑鼻,喝上一口,满口生香。 “好茶。”翌茹赞叹道。老者看着翌茹喝茶的动作,看向翌茹的眼光更加深邃了。 “聂掌柜,不知我叔父……” “你是问郭大爷他们,他们是前日晚间到的,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公子只吩咐我们好生照顾,我派了人跟着,昨日是酉时才回来的,要不姑娘先住下,用些饭,等他们回来我通知你。” 翌茹也知道在诺大的国都找个人很困难,自己刚到国都,只能先住下,等到郭大宝回来再做定夺。 聂掌柜将翌茹领至左侧的套间处,“秦姑娘,里面已经收拾好了,你请,我叫人来帮你收拾一下。这位小哥,你的房间在这边。”说完,领着张继良向右侧的套间走去。 翌茹推开门,进门是一个小厅,小厅内的家具全是新的,样式和郭家的家具差不多,小厅内有四个门,门口都用纱帘挡住,应该是起居的地方。整个房间的风格很简单大方,比较中性,只有窗前的粉红纱帘透露了房间主人的性别。 看着眼前的一切,翌茹有些困惑,莫非,这里是聂亭然金屋藏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