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他不是我的那盘菜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三章他不是我的那盘菜

第三章他不是我的那盘菜 正在这时,门口想起了轻轻地叩门声,“进来。”翌茹说道。房门吱呀的响了一声,翌茹回头看去,一个绿衣的少女从房门出走了进来。 少女大概十五六岁,身材高挑,头上插着一根翠玉簪,一看就像个大家的闺秀。见到翌茹也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躬身一礼,“奴婢点翠见过姑娘。” 翌茹不知道怎么称呼面前的少女,只能回礼道:“点翠姐姐好。” “小姐折杀我了,奴婢是公子吩咐过来照顾小姐的。”点翠避开了翌茹的回礼,站在一侧,躬身说道。 “这个聂亭然。”翌茹在心里将聂亭然骂了一顿,他管的也太宽了吧,连侍女都派过来了,自己还是等着叔父回来,早些离开的好。 叫点翠的少女不知道翌茹在想些什么,见翌茹没有什么吩咐,只能躬身在一旁等候。翌茹在心里盘算过来,抬头才发现绿衣少女还等在旁边。翌茹不知道怎么和自称奴婢的点翠相处,在郭家,虽然小山兄妹是卖身给郭家的,但是后来翌茹将他们动不动奴婢的说法改了过来,现在是平等相处。看到点翠一副谦卑的模样,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不好意思的说道:“点翠姐姐,看我,光顾想事情了,我还有两个同伴,聂三大哥领着她们去看杂耍了,不知点翠姐姐能不能到楼下等等她们。” “既然是聂三管事陪着她们,应该没事,聂三管事会将她们领过来的。”点翠低头回禀到。 正当翌茹不知道怎么和点翠沟通的时候,房门开了,一个粉衣少女拎着个大的包袱走了进来,“点翠姐姐,快过来帮帮我,好沉呢?” 点翠看了看门口走进的少女,刚想躬身,就听少女说道:“点翠姐姐,我是拘粉呀,你还不快过来帮我。”点翠紧步走到粉衣少女面前,“拘粉,不得无礼,秦姑娘在房里呢?”叫拘粉的姑娘比点翠活泼些,看了看翌茹,惊讶的说道:“这就是秦姑娘,婢子拘粉给你请安了。”翌茹看着眼前一粉一绿的少女,脑袋有些大了,这聂亭然搞什么吗,竟然派了两个人来照顾自己。 翌茹看到粉衣少女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赶紧上前扶起少女,“拘粉姐姐,赶紧起来。” 拘粉抬起头,在翌茹的脸上盯了很久,忽然狡黠的的冲翌茹勾了勾眼角,翌茹被拘粉的动作雷到了,不知道怎么处理。 “点翠姐姐,聂掌柜说要准备些热水给秦姑娘洗漱呢,你去楼下看看吧。人家刚那个大包袱上来,腿都酸了。”拘粉走到点翠的跟前,撒娇的说道。 点翠警告的看了拘粉一眼,转身出门去了。拘粉见点翠下了楼,关上房门,上前拉住翌茹的手说道:“你就是聂大哥说的秦姑娘,就是设计了骑马装的小姑娘,你好小。” 翌茹看着眼前瞬间转变的小姑娘,有些摸不到头脑,这姑娘变得也太快了吧,刚才还一副侍女的模样,现在拉着自己的手,哪里还有刚才谦卑的样子。 “拘粉姐姐,我是秦翌茹。” “不要叫我拘粉姐姐,我才不想当那个别扭的孩子,我十四了,应该比你大,你以后叫我莲姐姐,好不好。”拘粉一脸骄傲的看着翌茹,高兴地说道。 “莲姐姐。”翌茹搞不清状况,只能入乡随俗,听从少女的安排。 “这可是聂哥哥头一次让旁人住进来呢,还是个姑娘,来,我领你转转,这个地方我都轻易不能进来呢?”少女像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拉起翌茹的手就向旁边的起居室走了过去。 “你看,这是聂哥哥命人这几日整理出来的,不错吧,是不是感觉比较熟悉,这全套的都是鲁家班的家具,本来是要给我的,可是……”说道这里,少女觉得自己可能说漏了嘴,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改口说道:“这可是我家少爷专门从鲁家班在国都的家具店搬来的,窗帘都是新换的,怎么样,还不错吧?” 翌茹跟着少女的脚步将整个房间看了一遍,这个套间和自己刚才看到的聂掌柜所在的套间格局是一样的,中间的厅堂连着四个起居室,起居室内床、凳、洗漱用具一应俱全,看来在自己来之前,聂亭然确实是做了准备,全是一些自己熟悉的用具。 “右边那间更大些,能住近十个人呢。”拘粉指着右边郭大宝他们居住的那间说道。“我们家少爷从来不让人来五楼的,平时连我们来的都少,这次竟然让你住了进来,看来,你在我们少爷心里的地位不低呢?” 翌茹为难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不知道怎么回答,说这孩子天真吧,可是这个年岁,这个身份说出来的话还真的考虑一下,自己已经尽量的远离聂亭然了,她可不想涉及到大宅门的宅斗呀。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了,点翠拎着一桶热水走了进来,“姑娘,先洗漱一下吧,我下楼给姑娘端些吃食过来。拘粉,咱们一起去吧?”点翠为难的看了看拘粉,加上了一句。 拘粉见点翠这样说,撅了撅小嘴,不高兴的说:“我还想和秦姑娘多呆一会儿呢?” “可是公子哪里,婢子实在不好交代。”点翠犹豫了半天,说了一句。 “又拿公子压我,好吧,咱们一去走,如妹妹,我先下去,一会儿再来找你。” 翌茹像送瘟神一样送走了两个人,坐在厅内的凳子上,“总算走了,看来自己以后要习惯这些,国都毕竟不比邺城,等级观念还是比较深的,好麻烦呀!” 翌茹刚洗漱好,门就被拍响了,程风的声音叫了起来,“姐姐,姐姐,你是在里面吗?我是风儿呀。” 翌茹打开门,程风见是翌茹,拉着身后的陈琳跳了进来,“姐姐,你看,我拿了好东西给你。”说完献宝似地从身后拿出一个东西,递到了翌茹的眼前。 翌茹看去,程风手中是一串拿红豆穿成的珠链,颗颗红豆饱满,红艳艳的很是漂亮。 “漂亮吧,花了我一两银子呢,我就知道姐姐一定喜欢。”程风看到翌茹喜欢的样子,狗腿的说道。 “一两银子,你哪里来的,我不记得给过你银子呀?”翌茹的眼神从珠链上挪了回来,严肃的看着程风。 “是,是聂三付的帐啦,我哪里有钱。”程风看到翌茹一脸严肃的样子,赶紧招到。 “你,你怎么能随便花别人的银子,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能随便接受别人的东西,你是个姑娘家,哪能随便花别人的钱呢?” “可是聂三的钱不就是聂大哥的钱,聂大哥的钱以后肯定都是你的,我还是花的你的钱嘛?”程风辩解道。 “你这丫头,气死我了。”翌茹真的服了程风,自从在游龙镇歇脚后,程风就认定了聂亭然会做自己的姐夫,对聂亭然很是亲近。动不动就撮合自己和聂亭然。 “风儿,你不明白,我不想和聂亭然扯上关系,你还小,有些事情好不懂,聂亭然代表的不是他自己,他的身后有一大群人要仰仗他的鼻息过日子,我想要的生活是简单的,就好像你不喜欢吃笋一样,笋虽然好吃,但是不是你喜欢的那盘菜,聂亭然也是一样,你明白吗?” 程风呆呆的看着翌茹,半晌才消化了翌茹的话,她低下头,“姐姐,你先借我三两银子吧,我去还给聂三。” 翌茹从身上的荷包里掏出三两多的碎银,递给了程风,程风推开门,转身就向外走。 “呀,聂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