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点翠的过往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四章点翠的过往

第四章点翠的过往 翌茹跑到门前,就看到了门口僵直着身体,满脸阴沉的聂亭然,翌茹下意识的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愿意过大宅门勾心斗角的生活,并不是你不好。”说完这些,翌茹又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自己说这些干什么。 听到翌茹的解释,聂亭然阴沉的脸恢复了些,正好点翠托着一个托盘走上来,看到门口的聂亭然,可能是感受到了聂亭然身边的冷气,吓得停在楼梯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唉,快走呀,我还急着见如妹妹呢。”拘粉的声音从楼梯处传出,随之一个粉色的身影从点翠身后绕出,一眼看到了门口的聂亭然,“啊,如妹妹,我改天来找你。”说完一溜烟的跑下去了。 聂亭然也看到了楼梯口的点翠,“愣着干什么,还不把饭菜端过来。”点翠应声,小心的绕过聂亭然,将饭菜端了过来。 “你们先吃,我去看一下账目。”聂亭然袖子一甩,转身去了中间的房间。 程风看看门口的翌茹和拂袖而去的聂亭然,眼睛快要滴出泪来,“姐姐,都怪我,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翌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番话能够传到聂亭然的耳朵里,她刚才也是被程风气坏了,再加上跟两个侍女相处的很不习惯,一下子想到了原来小说里经常看到的大宅门宅斗的情节,有些激动罢了。 “算了,先吃饭吧,等叔父他们回来,咱们搬到客栈住好了。” 点翠站在八仙桌前,将托盘上的菜一一摆在桌子上,听到了翌茹的话,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自己刚被叫过来照顾小姐,要是小姐不高兴搬出去,公子会怎样处罚自己,她真的不敢想。 等翌茹和程风坐下,点翠跪在一旁,“点翠求小姐千万不要搬出去。” 翌茹正要拿起筷子吃饭,听到点翠的恳求,急忙将跪着的点翠扶起,点翠死活不肯起,“小姐不答应奴婢的话,奴婢死也不起。”翌茹忽然有些恼火,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程风看看翌茹,又看看跪着的点翠,“这位姐姐,我们为什么不能搬出去呢?” “这位是程小姐吧,奴婢点翠,是少爷打发过来照顾你们的婢子,如果小姐要搬出去,请带上奴婢,让奴婢照顾,要不然,少爷会以为是奴婢照顾的不好,小姐才会搬出去。”点翠说完,又冲翌茹磕了几个响头。 翌茹还从来不知道聂亭然对下人这样苛刻,在邺城见聂亭然和段掌柜他们相处的还不错,她还因为聂亭然是个温良的男子,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对聂亭然了解的太少。 “如果我搬出去,他会怎样惩罚你?” “奴婢不知,奴婢是总管买来侍候小姐的,奴婢先前就是被原来侍候的小姐卖掉的,只因为奴婢打翻了一个茶盏。总管买奴婢的侍候告诉奴婢,以后秦小姐就是奴婢的主子,奴婢一定要照顾好小姐,如果小姐不喜欢,我就会被卖掉,奴婢不想被再卖掉,求小姐收留。”说完,又在地上磕起头来。 翌茹赶紧将点翠扶起,点翠头上由于用力太大,头皮已经磕破了,渗出了血丝。“风儿,从包里拿些药来。” 程风手脚麻利的从包袱内翻出了药,轻轻地涂在点翠的额头,点翠刚开始还有些抗拒,后来翌茹吓唬她如果不涂药就会留下伤疤,才乖乖的坐着等程风涂药。 “聂大哥不会这么坏吧?”程风一边涂药,一边暗自嘟囔着。 翌茹自从接触聂亭然以来,也是觉得聂亭然对下人还不至于如此苛刻,可是点翠的话摆在这里,由不得别人不相信。 点翠自是听到了两人的嘀咕声,她想了一想,又在翌茹面前跪倒,“秦小姐,请容奴婢多嘴说一句,可能刚才奴婢的话误导了两位小姐,少爷对我们这些下人很好的。奴婢记得奴婢被原来的主家卖的时候是去年,奴婢在小姐宴客的时候打碎了小姐喜欢的水晶盏,被打了一顿交给了牙婆,由于受了伤,自己照顾不了自己,奴婢一直是蓬头垢面。牙婆可能受了主家的意,有意将我买到烟花之地,一直也不给奴婢拿药,也不允许奴婢净面,因此,好多主家只看了奴婢一眼就嫌恶的走开了。奴婢都有些绝望了,听牙婆说,等这次的主家挑选过后,就将剩下的买到怡红楼去,奴婢害怕极了,趁着冬天的雪水,将自己梳洗了一番,再用雪在面上揉了揉,使面上有些红润。等到了主家挑选的地方,就看到了聂总管在挑人,由于牙婆有意将奴婢放在了最后,因此,总管选了前面的几个伶俐丫头就要走。奴婢见自己脱身无望,看着总管向身后的马车汇报情况,奴婢就挣脱了牙婆,跑到了马车跟前,求马车里的主人救奴婢一命。” “你倒是有些胆色。”翌茹称赞的说道。 “小姐说的是,奴婢当时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跪倒在马车面前,恳求主人收留我,哪怕做个粗使的丫头,奴婢也不想进那种肮脏的地方。马车的车帘垂着,奴婢跪了很久,就在聂总管要准备赶人的时候,马车上的公子也是说了这样一句话,于是我就成了公子在国都别院的一个粗使丫头。” “聂大哥就找个粗使丫头来照顾姐姐呀?”程风撇了撇嘴,说道。 “奴婢现在不是粗使丫头了,奴婢现在是别院的一等丫鬟了。”点翠抬头辩解道。 “噢,”翌茹感兴趣的看向点翠,非常好奇点翠在短短一年内就能当上一等丫鬟。 “奴婢以前就做的是服侍人的活,由于原来服侍的张小姐刁蛮任性,奴婢就一直小心翼翼的,而且,奴婢还有一个长处,就是做的一手好菜,老夫人曾经在别院呆过一段时间,奴婢由于服侍得好,总管就将奴婢升成了一等的大丫鬟。” “那你怎么就被派过来照顾姐姐呢?”程风纳闷的问道。 “前两天,总管接了信,让在别院内选两个伶俐的丫头过来仙客来,由于公子身边全是些小厮,我就被总管派了过来。这个房间内的饰物全是奴婢亲手布置的,虽然奴婢没有见过小姐,但是从总管的口中奴婢也知道小姐在公子心中的重要性,因此,奴婢斗胆求小姐不要搬走,如果小姐搬走,奴婢肯定要被总管责罚。” “起来吧,我保证,即使我走,也不会让你时候责罚。”翌茹静静地看着眼前跪着的点翠,冷淡的说道。 点翠起身后小心的看看翌茹的神色,然后低头想想自己的说辞,没错呀,自己好像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呀,怎么小姐的脸就冷下来了呢。 翌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样了,她借口要休息,将点翠支了出去。坐在床上,翌茹觉得进国都这短短的两个时辰里,自己就被这些琐事闹的脑袋成了一团浆糊。在郭家村和邺城,自己都拿了平等的心态来对身旁的众人,到了国都,这个丫鬟一口一个的奴婢使自己怎么也不能适应,看来,还是要尽早的搬出去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