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想通的聂亭然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五章想通的聂亭然

第五章想通的聂亭然 一旁房间的聂亭然浑然不知翌茹的决定,坐在桌案后,随手拿起了一叠账册,在手中翻看。脑子里浮现出翌茹刚才的话,自小生活在侯府,他自认自家还是比较单纯,父侯只宠爱母妃一个人,院子里的下人们也比较尽职尽责,他和身边的小厮和总管相处的也比较融洽。在聂亭然看来,找一两个丫鬟服侍翌茹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翌茹在自己心中的分量日益变重,自己也希望翌茹的生活能够变得舒适些。可是看丫头的情况,好似对这些很抵触呢。 聂久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将手中托盘轻轻地放在案几上,看看公子沉思的样子,再看看公子手中的账册,聂久有些莞尔,这个公子,不知在想些什么,账册都拿倒了还浑然不觉。 “公子,先吃饭吧?”聂久在旁边站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现在没心情,先端下去,我在看会账册。”聂亭然闷闷的说道。 “公子,您马不停蹄的从府里赶回来,王妃留饭都没有吃,这怎么行,还是先吃些吧?”聂久继续劝说道。 “我没什么口味,撤下吧?”聂亭然放下手中的账册,疲惫的说道。 聂久看看眼前的主子,又向外看了看左侧的房间,猜测主子的反常肯定和那个小丫头有关。跟在主子身边这么长时间,还头一次见到主子这个样子,那小丫头看不出有什么好,就是个乡下丫头而已嘛,干吗这么多人都紧张她。 “公子,我刚才看到点翠在外面,是不是把她叫进来?”聂久想到刚才进来的时候点翠在外面焦急的踱着步,一直朝着公子的房间内望着,点翠可是现在那个丫头的丫鬟,也许能从点翠的口中打听出什么。 “是么?你怎么不早说,唤她进来。”聂亭然听到聂久的话,振奋起来,唤聂久将点翠叫进来。 聂久出门来看到点翠仍在外面踱着,一边看看翌茹的房间,一边看看聂亭然的房间,焦急不安的在原地打着圈。 “公子唤你进去。”聂久扔下一句就进了房门。 点翠小心的跟着聂久进了房间,就看到了案几后坐着的男子,这是点翠经过一年后再见到聂亭然,去年的时候,她只见到了车厢中伸出的一只手。 “奴婢点翠见过公子。”点翠俯身道了个万福。 “起身吧。” “你叫点翠。”见点翠起身候在一旁,聂亭然问道。 “奴婢点翠。” “你原来呆在别院,我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呢?”聂亭然看着点翠,似曾相识。 “奴婢是去年聂总管买回来的,还是公子首肯,才救奴婢出了火坑,奴婢在此谢过公子。”点翠又盈盈道了一个万福。 “不必,你来说说,西屋是怎么回事?”聂亭然想知道自己走后翌茹她们的情形,但是一开始不好意思问,绕了一大圈说道。 “奴婢惶恐,奴婢可能好心办了坏事,请公子责罚?”点翠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看聂亭然的眼睛。 “喔,怎么说?”聂亭然捏紧了手中的茶杯,冷声问道。 点翠将聂亭然走后自己的请求和说辞一字不落的全说了一遍,聂亭然听到最后,眯起了眼睛,看向跪在地上的少女。 “奴婢真的只是想留住秦小姐,所以才自作主张说了公子对奴婢的恩情,可是到最后秦小姐并没有被感动,而是变得很冷淡,奴婢怕自己好心办坏事,所以一直在房间外徘徊,得公子传唤,奴婢才敢将事情说出来,请公子责罚。”点翠连磕了几个头,想弥补自己的过失。 聂亭然放下手中的茶杯,心思转了几转,冷声说道:“你的责任是照顾秦小姐,回去以后只要尽心尽力的服侍即可,你……回去吧!” 等点翠出去后,聂久关上房门,对着聂亭然说道:“这种多嘴的婢子,公子留她何用?” 聂亭然闭上眼睛,聂久轻手轻脚的过来,替聂亭然揉着太阳穴,半晌,从聂亭然口中蹦出一句话,把聂久吓了一跳。 “聂久,你觉得我对下人苛刻吗?” “公子哪里话,公子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主子了,聂久从小跟着公子,知道公子走到现在不容易,但是别人都羡慕我们呢,能摊上公子这样好的主家。”聂久平静的说。 是吗,聂亭然笑了笑,可是小丫头好似不这样认为呢,根据点翠的描述,估计自己这段时间刚维持好的关系,被这丫鬟的几句话就打破了。估计,丫头下午见到自己就会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了。怎么办呢?难道真的像丫头说的一样,放她自己去住,在国都这个繁杂的大染缸里,自己还真的不放心。 “小九以为公子可以把秦小姐放在东升客栈,东升客栈是段王爷的产业,段王爷一直和公子亲候,这样公子比较放心。”聂久一边手里动作着,一边说道。 “对呀,小九,你这个主意不错,你觉得本公子应该把他们放在外面?”聂亭然制止了小九的动作,转头问道。 “小九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公子身处之中,不如小九看的明白,小九觉得不宜将秦姑娘逼得太紧,就想小九给公子沏茶,要讲究火候,如果太过急躁,反而不会沏出好茶,公子以为呢?”聂久恭敬地说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你先下去吧,我想静一静。”聂亭然挥手让聂久出去,聂久为难的看看旁边几上的饭菜,“公子,那饭菜?” “端下去吧,一会儿再说。”聂亭然挥挥手,聂久端着饭菜退出了房间。 聂亭然回想着自己和翌茹见面后的种种,第一次见面还是在山路上,少女清脆悦耳的歌声在山间回响,自己匆忙赶路的一瞥,只看到了郭大宝身后的半个身影。后来,段掌柜拿来了兔毛骑马装的设计图,自己眼前一亮,再后来就是丫头拒绝自己的帮助,后来是丫头设计的天雷。这些都吸引着自己想要离丫头近些,可是那个丫头是什么样子,一副拒自己千里之外的样子,仿佛自己是洪水猛兽。想自己在国都也是响当当的小侯爷,到了丫头的面前,却还不如一个乡野村夫。是了,这不也是丫头吸引自己的地方吗。国都内的莺莺燕燕不是看着自己身后的侯爷府的权势就是看到了自己身后的这些铺子的钱财,如果自己一无所有,可能就不会再吸引她们了吧。想到此,聂亭然的嘴边泛起了微笑。 想着刚才在翌茹房间外听的那些话,仔细咂咂里面的滋味,估计丫头是被自己又送丫鬟又送住处的举动吓到了,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罢了,自己就先顺了丫头的意,总有一天,丫头会长大,会知道自己对她的心意,不是吗。 想到这里,聂亭然的心情好了起来,“小九,进来,本公子要吃饭。” (这几章梦梦写的比较纠结,因此速度也比较慢。梦梦发现自己只能写些简单的,不太适合宅斗,可能和梦梦本身就是个简单的人有关吧,这是个转折,以后又可以天马行空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