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成了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八章成了

第八章成了 终于等到梁鹏月将今晚众人期待的问题问出口,翌茹松了一口气。原来聂亭然定计时就是想引蛇出洞,利用梁鹏月将梁王府先引到水瓜这件事情上,然后再慢慢引导梁鹏月去发现梁王爷藏匿郭大爷的事情。梁鹏月是个正人君子,更是个点火就着的炮仗脾气,如果让他知道梁王爷的阴谋,肯定会将梁王爷的作为抖得全城皆知,这样,众人就有机会揭穿梁王爷,将郭大爷救出来。 梁鹏月发现自己问完话后,满屋都沉寂起来,陪坐的商户沉寂是因为谁也没有料到梁鹏月能够进来和自己分一杯羹。郭大宝和郭继荣的沉寂是因为想要晾一下梁鹏月,然后装出为难的样子再说明情况。 “我的要求很过分吗?”梁鹏月望着满屋的沉寂,郁闷的说道。 “不,不。”郭大宝见时机成熟,赶紧开口道。“梁兄弟,我不拿你当外人,也不拿你当小王爷,我是看着你就投缘,觉得咱们好像相识了很久,我是真的想把水瓜的经营权交给你的,可是……” “有什么难处,大哥尽管说。”梁鹏月听到郭大宝这样说,赶紧接口道。 “唉,小王爷一言难尽呀,”郭继荣替郭大宝开了口,“你知道我这堂兄因何来国都吗?” “不知,”梁鹏月摇摇头。 “我堂兄他就是因为水瓜的问题来国都的。”郭继荣说道这里,又顿了顿。 “难道仙客来不讲信誉?”旁边张掌柜问道。众人都知道仙客来是今年水瓜的销售商,若是水瓜问题上出现了问题,肯定是销售商出现了问题,众人看有机可乘,赶紧出口问道。 “唉,哪里的事,人家仙客来向来诚信,连本次堂兄在国都的花费都是仙客来在打理,要不然,我怎有机会在四楼宴请你们,你们也知道,我的商行只是个小贸易行,要不是因为堂兄,我连雅间都订不上呢!” 众人才发觉自己有些急切了,利益放在面前,连身处什么地方都忘记了,想人家仙客来是国都餐饮业的龙头老大,人家锅里的羹,哪能容别人觊觎。 “郭兄,也是我大意了,我忘记了郭兄是和仙客来定了合约的,弟弟给你赔罪了。”梁鹏月听到郭继荣的解释,也觉得自己有些唐突,端了一杯酒,一口饮了下去。 “哪里,哪里,贤弟言重了。”郭大宝也顺势拉近了和梁鹏月之间的关系。“为兄不答应你们是因为为兄没有水瓜可买呀?”说完饮完了杯中的酒,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 “啊,”郭大宝的话无疑给屋内扔了个炸弹,众人八卦的看着郭大宝,无奈郭大宝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言。 “各位,各位,请听我一言。”郭继荣状似无奈的看了看瘫倒在椅子上的郭大宝,向众人解释道。 “我这堂兄能种出水瓜是因为他的义父,他义父早年在国都种花草,对水瓜的培养有些经验,年纪大了告老回乡后膝下无子,我这堂兄见老人可怜,就认了老人做义父。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这堂兄和他义父发现了五月能种出水瓜的奥秘,就开始着手种植。今年刚好种植成功,两人欣喜若狂,正好赶上仙客来在邺城的掌柜下乡游玩,偶然发现了这乡野村夫能种着这等水灵的水瓜,就和我堂兄签了合同,让堂兄将西瓜的销售权交给仙客来。我堂兄不知道水瓜这东西的珍贵性,就顺手签了协议。没想到……”说到这里,郭继荣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后来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仙客来骗了郭兄弟?”梁鹏月着急的问。 “哪里,哪里,人家仙客来可是仁至义尽,将水瓜销售的四成给了我堂兄,正在大家高兴的时候,没想到,堂兄的义父竟然失踪了。” “啊”众人惊呼道。 “肯定是恶人见有利可图,绑架了郭兄的义父,简直岂有此理。”梁鹏月一拍桌子,愤愤的站了起来。 “梁兄弟说的是,刚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可是经过我们观察,我义父是自愿跟着别人走的。”郭大宝见火候差不多了,坐直了身体,插话道。 “难道,你的义父因为分给他的太少,不想和你合伙,自己跑了?”旁边的李掌柜说道。 “哪里,你不要这样诋毁义父,义父生性光明磊落,不会干这样的事情。”郭大宝说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哪能这么肯定。”李掌柜小声的说道。刚说完话,就发现自己身前的衣服被人抓在手里,抬头看就看到了梁鹏月愤怒的眼睛。“你,你……”鉴于梁鹏月身后的梁王府,李掌柜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我那兄长光明磊落,他义父肯定也不是这等恶劣之人,既然我兄长说不是就不是,你少要胡说。”梁鹏月恨恨的将李掌柜的领子放下,大力的坐在了椅子上。李掌柜抚了抚胸口,坐在座位上,再也不敢说话。 “梁兄弟能够这样理解我,来,我敬梁兄弟一杯,从此后,我就拿梁兄弟当亲兄弟看待,来,喝。”郭大宝端起一杯酒,向着对面的梁鹏月敬到。 “好哥哥,干杯。”又一杯酒进肚,梁鹏月觉得眼前的郭大宝身影晃了几晃。他努力的摇摇头,站直了身子,“哥哥,你别晃,晃得小弟眼晕。” 郭大宝扶起他,将他扶到一旁的坐榻上,向着郭继荣使了个眼色,郭继荣端起酒杯,冲着剩下愣愣的坐着的几个人说道,“今日多亏各位兄台来给小弟捧场,小弟非常感谢,梁公子醉了,我看,咱们就到此为止,小弟改日定当摆宴,再恭候几位兄台光临,多谢各位。”桌上的几人见主人送客,由看看榻上的郭大宝和梁鹏月,知道自己留下去没有什么作用,也就都告辞了。 送走了众人,郭继荣回过身来,冲着郭大宝做了一个两人熟知的动作,旁边隔间的翌茹看到这个动作,也高兴起来,郭继荣这个动作表示—引蛇出洞计策第一步,成了。 翌茹为难的看了看屋内的聂亭然,问道:“接下去,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