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亲兄弟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九章亲兄弟

第九章亲兄弟 原来聂亭然中午在房间内说的计策也只说到了这一步,等众人要问下去的时候,聂亭然神秘的说要等第一步实施完以后才能考虑第二步计划。 “人都醉成这样了,当然是睡觉了。”聂亭然又是神秘的留下一句话就走了出去。气的翌茹直跺脚。 翌茹回到房间,正看到泪水涟涟的陈琳,见到翌茹和程风回来,小姑娘赶紧用手绢抹了一下眼睛,从床边站了起来,“姐姐回来了。”翌茹看到面前的小人,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和程风两个人自从见到了族长和郭大宝以后就一直呆在房间内商量事情,期间都没有回来过,留下一个小姑娘刚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孤单一人,肯定是有些难过。 “对不起,我们又是耽搁了,琳琳,你是不是自己呆在屋里害怕?”翌茹向陈琳道歉道。 “不是啦,姐姐,我只是……,只是不知道哥哥在哪里,也不知道找谁去问,所以有些难过。” 翌茹这才想起聂亭然说的将郭盼年留在城郊别院的事情,“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原来是这件事。琳琳,你的哥哥被聂公子留在城郊别院了,你也知道,你的爹娘在国都被坏人囚禁了,哥哥自然成了坏人关注的重点,聂公子这样也是想要保护你哥哥。你不用害怕,过几天你就能见到他了。来,擦擦我们的小脸,快成花猫了。”说完拿了一面铜镜在陈琳的面前,果然陈琳的脸上被泪水冲的东一道西一道,很是狼狈。 陈琳刚开始自己坐在空荡荡的屋子内确实有些害怕,自己呆着就有些胡思乱想。想到进城后就没有见到哥哥,就有些害怕起来。等了许久还不见翌茹和程风回来,以为自己被哥哥和姐姐们抛弃了,才难过的哭了起来。现在听到哥哥无事,再加上翌茹特意逗自己,也就破涕为笑了。 “姐姐,刚才聂大哥那话,什么意思呀?”程风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看陈琳终于情绪稳定了,才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翌茹在刚才回来的路上隐约猜到了一些聂亭然的意图,见到程风这样问,笑了笑说道:“我也不清楚呢?”这件事情自己只是猜了一些,还是不要告诉程风的好,毕竟,现在这个计策还是个秘密,不宜让更多的人知道。 “连姐姐都不知道么?那是什么呀?”程风拍着自己的小脑壳,郁闷的想着。 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先前的侍女点翠端了托盘走了进来,将手中的托盘放下,“秦小姐,这是我家少爷给你们点的晚餐,请慢用,婢子就在门外,有事直接叫婢子就行。”说完规规矩矩的退了出去。 翌茹倒是纳闷的看了看点翠,这个侍女好似不似先前那样多事了,不管怎样,自己打定主意不会在仙客来多呆的,这个侍女什么样和自己也没有关系了。 几个人吃了饭,点翠又提来了热水,几个人简单的洗漱后挡不过旅途的劳累,再加上翌茹先前还病着,还没等到戌时,几个人就睡着了。 话说另外一边,梁鹏月清醒过来,看了看头顶的青花帐子,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不是自己家,这是哪里,他四周看看,看到房间比较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正枕着自己的手臂熟睡着,发出轻轻地鼾声。 揉揉酸胀的太阳穴,梁鹏月这才想起自己先前是在仙客来喝酒,后来认了兄长郭大宝,郭大宝待自己如亲生兄弟一般,这在桌上酣睡的估计就是自己的义兄郭大宝了。 坐在床上,梁鹏月有些口渴,他轻轻地从床上下来,刚走了两步,脚下发出当啷一声,就看到郭大宝站起身来,还带着睡梦中的懵懂,就朝着自己睡觉的床奔过来,“梁兄弟,你怎么样?” 看到和自己擦肩而过的郭大宝,梁鹏月忽然感到心头一阵温暖,好久没有被人这样关心过了。父亲梁王连正眼都没有看过自己,而母亲只知道日日哭泣。原先还有一个侍女暖月关心自己,照顾自己,可是可恶的大哥有一日在花园见到了暖月,将她占为己有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暖月。下人们说暖月回乡了,他也只能这样告诉自己,可是心底却和明镜一样,知道暖月再也不会回来了。他还记得暖月笑起来淡淡的小酒窝,还记得冬日里暖月身上浅浅的温度,但是这一切全被大哥打破了,暖月再也不会回来。世界上也再也没有人能似暖月那样关心自己。 郭大宝见到床上没有了梁鹏月,焦急的喊道:“继荣,快来,鹏月不见了。” 隔壁的门打开了,衣着不整的郭继荣也跑了过来,开门后就看到了正怔怔的看着空空的床铺的郭大宝和在郭大宝身后怔怔的看着他的梁鹏月。 “大宝哥,你睡糊涂了吧,鹏月就在你身后呢?”郭继荣看着梁鹏月说道。 “好兄弟,吓死哥哥了。”郭大宝回身看到身后的梁鹏月,一把把梁鹏月揽在身前。 “鹏月,你不要在意,大宝哥是怕你和他义父一样,一下子就消失,不好意思。”郭继荣来掰郭大宝的手,无奈郭大宝握的很紧,掰了半天才掰开了郭大宝的手指。 郭大宝这时候仿佛彻底清醒了,看了看面前的郭继荣和梁鹏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梁兄弟,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也被人掳走了,吓死我了。” 梁鹏月将郭大宝刚才的行为看成了真情流露,刚才郭大宝的怀抱使梁鹏月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他忽然觉得他又活在了太阳的底下,浑身变得暖洋洋的,异常舒服。 “梁兄弟,你好些了吧,怎么起来了?”郭大宝将脚步仍有些飘忽的梁鹏月按在床上,关心的问道。 “大宝哥,你以后就叫我鹏月吧,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亲兄弟,你以后就是我的亲大哥了。” “这哪里能行,我只是个乡野村夫,你是小王爷的身份,我……”郭大宝搓着手,犹豫的说道。 “大宝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哪能呢?” “你不认我这个兄弟就是看不起我。”梁鹏月认了真,坚持着。 “好,那我就高攀了,鹏月。” “大宝哥” “好了,你们两个好的让我都眼馋了,大宝哥,你不是给鹏月温了醒酒汤吗?赶紧给他喝一点吧,要不然明天该头痛的厉害了。” “好好,”郭大宝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鹿皮制的袋子,掀开盖子,醒酒茶的味道就从袋子里飘了出来。 梁鹏月惊愕的看着郭大宝的举动,“大宝哥,你……你一直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