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决心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十章决心

第十章决心 郭大宝看着梁鹏月错愕的表情,暗下心神,“梁公子是觉得这样脏吧,我去叫小厮再给公子煮一碗。”说完低头就向外走去。 “哥哥。”梁鹏月拉住了他,“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被哥哥感动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大男人有些梗咽起来。 “大宝哥怕你晚上醒来后会口渴,就命人煮了醒酒茶,又怕夜里天冷,你喝了凉茶不舒服,就找来个鹿皮袋子,将醒酒茶装了进去,一直揣着。”郭继荣在旁边说道。 “快喝吧,要不一会儿就凉了。”郭大宝将鹿皮口袋递给梁鹏月,梁鹏月拿过来,喝了一口,慢慢的咽下去。“鹏月,醒酒茶有些苦,要快点喝才好。”郭大宝接着说道。梁鹏月一仰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将醒酒茶喝了个底朝天。 看着空空的皮囊,郭大宝才高兴起来。“鹏月,既然你醒了,我就不陪你了,天色还早,你在睡一会,我就在隔壁房间,有事你叫我。” “大宝哥,你陪我一会儿吧?”梁鹏月听说郭大宝要去隔壁房间,开口挽留道。 “鹏月,咱么有的是时间,你刚醉酒,要休息。”郭大宝拿长辈的口气说道。 梁鹏月也觉得自己有些孩子气了,只好躺在床上,郭大宝替梁鹏月掖好了被子,才轻轻地关上门,和郭继荣离开了房间。 两人走进隔壁的房间,看到桌子前坐着的聂亭然,郭大宝举起手做了个胜利的手势,三个人默契的点点头。聂亭然站起身来说道:“既然这样,明天就可以实施第三步计划了,叔父还是好好休息,庭然告退。”说完退出房间。郭大宝和郭继荣相视点了点头,郭大宝走出房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翌茹还不知道晚上发生的事情,当她吃过早饭来看郭大宝的时候,就看到梁鹏月正坐在房间的椅子上。显然是刚吃完早饭,小厮上了茶,几个人正在亲切的说着话。 “鹏月呀,这是我的姑娘,来,如儿,以后就叫鹏月叔。”郭大宝拉过翌茹,热情的介绍着。 虽然昨天隐约感觉到聂亭然可能要打亲情牌,今天看到这么热情的郭大宝,翌茹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原来是如儿,你看,叔叔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块玉,你收着。”梁鹏月看到面前清秀的小姑娘,觉得自己应该拿点见面礼,翻看了全身,只有腰摆上寄着的一块玉还值一些钱,伸手就要扯下来给翌茹。 “鹏月,说什么呢?哥哥是因为你的钱和你交往的吗?”郭大宝制止了梁鹏月扯玉的手。“大哥,你看我,连个像样的东西也拿不出来。”梁鹏月歉疚的看着翌茹和郭大宝。 翌茹昨天只在墙洞内看着梁鹏月,只觉得梁鹏月比较简单,现在再看,发现梁鹏月还是有些可爱之处,至少梁鹏月比较真实,不做作。心中也不会在对他抵触,乖乖的俯下身子,给梁鹏月道了个万福,梁鹏月被郭大宝按在椅子上受了翌茹一礼。 又寒暄了一阵,梁鹏月忽然想起昨天晚上郭大宝为难的表情来,“大宝哥,你说义父被人掳走了,是怎么回事?” 郭大宝为难的看了看屋内的众人,郭继荣鼓励的说道:“大宝哥,鹏月不是外人,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郭大宝又看了看梁鹏月,看到梁鹏月真诚的目光,顿了顿才说道:“鹏月,不瞒你说,我义父失踪和你的父亲好像有些关系呢?” “什么?”梁鹏月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瞬间,屋内沉寂下来。 “我知道鹏月你可能不相信,说实在的,为兄也不敢相信,但是我义父失踪之前留下了字迹,那字迹分别写着,我在梁王府。我也是有病乱投医,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才让继荣将你约出来,想和你商量商量,看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些误会。”郭大宝说完,又歉疚的看了看梁鹏月,低下头不再说话。 梁鹏月看着面前的众人,想起许久未见的父亲,说实在的,父亲长得什么样自己都记不清了。他虽然脾气直爽,但并不是傻子,转瞬间,好多想法从脑子里闪过。 “鹏月你不要着急,这件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还不能确定就是梁王爷做的,大宝的义父曾经在梁王府供职,后来年迈才回的郭家村,也可能是贼人栽赃嫁祸也不一定。大宝哥是前天来的,我们转了许久都没有机会见到梁王爷,后来,我想起咱们曾经打过交道,才将你请出来。我们就是想……想让你问问你的父亲,知道不知道郭风年的消息,毕竟,郭凤年是你们王府的老人,也可能有人知道一些情况。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如果你为难……” 郭继荣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大宝的话打断了他,“继荣,别说了,来国都之前,我还曾经怀疑过梁王爷,可是我见到鹏月兄弟,我就断定,肯定是贼人栽赃,不可能是梁王爷干的。梁兄弟这样光明磊落的一个人,父亲肯定也不会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我相信鹏月兄弟,就像昨天晚上鹏月兄弟相信我一样,你就不要为难我兄弟了。” 郭大宝的话使梁鹏月恨不得拍自己的脑壳,刚才的许多念头里,自己还曾经怀疑这是不是给自己下的一个套,父兄是什么德行,他是知道的。照郭大宝这么说,这件事很有可能是家里的两只干的。郭家肯定是求救无门,无奈才找上了自己,看着正在争执的郭大宝和郭继荣,他开口说道:“大哥,这件事情我帮你打探打探,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的。” 郭大宝和郭继荣停止了争论,怔怔的看着梁鹏月,片刻后,郭大宝握住了梁鹏月的手说道:“鹏月兄弟,你原谅我,我是真担心我的义父,实在是没办法才找上了你。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很为难,这样吧,你就当哥哥没有说过这个事情,我们,我们再找别的机会和梁王爷说。” 郭继荣在一旁焦急的说道;“哥哥,咱们来了国都这些日子,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连聂公子都不想搅到这件事情里来,咱们还能去找谁呀?” “那也不能连累我兄弟。”郭大宝倔强的说道。 “兄弟,就当今天什么都没有听到,我不想咱们兄弟之间的关系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沾染上,对了,我还给你准备了一副布艺,听说母亲喜爱礼佛,我家里有副佛经,你帮我送给她吧!”郭大宝叹了口气,从旁边的包袱里取出一副布艺,打开一看,之间凌白的绢布上绣着的观音栩栩如生,旁边还有妙法莲华经的。 梁鹏月知道国都郭家布艺这样的一幅作品的市值,再加上这件作品是绣的观音和莲华经,更使得价值能增上几倍。他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我怎么能要兄长的东西。” “那你就是看不起这个乡下的兄长,对吗?”郭大宝生气的说道。 “好好,我收下。”梁鹏月被郭大宝的话堵住,无奈只能收下了观音像。生怕郭大宝再给自己什么东西,梁鹏月借口有事告辞,郭大宝留了一下,梁鹏月道确实有事,郭大宝才将他放走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梁鹏月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替大宝哥查清郭凤年的事情,如果真的是爹爹和哥哥干的,自己一定要和他们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