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三章信里的秘密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十三章信里的秘密

第十三章信里的秘密 梁大和梁二没想到信封里竟然装了这么多的东西,刚才梁鹏月递给自己的时候自己没多想,顺手踹到了兜里,看到散落在地上的信纸,一下子愣住了。 “这什么东西,怎么七少爷将字写得这样大?”管事从地上捡起信纸,拿在手里,“还有画,怎么回事?” “这,好像。”梁大和梁二想了半天,梁二忽然说道:“对了,我记得七少爷说过,他是要给他大哥送信,他大哥在仙客来住,不过不识字,所以……” 管事看着眼前的信纸,前几页每页纸上写了三四个字,拼到一起好像是说梁鹏月扭伤了脚,不能去赴约,让大哥不要等他,等他伤好后就去赴约。后面的七八页纸上则是画了几幅画,画上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话别,眼泪连连,然后这个人站在王府的门口,后来的一张是这个人在在花园中小径上,后一张上这个人坐在小径上揉着脚,在后一张是这个人坐在屋子里,冲着西面的一栋房子愁眉苦脸的样子,最后一张是这个人托两个人送信的样子。画上的这个人一看就是七少爷的样子,但是画工不是很好,有些滑稽可笑,管事甚至被画上愁眉苦脸的人逗得笑出声来。 “没想到七少爷字写得不错,画倒是不怎么样?”管事将信纸装进信封,递给梁大和梁二。 “管事,你看我们……”梁大看着管事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们去吧,既然七少爷这样愁苦,就让他宽心也好,不就是一封信吗,看你们两个人的样子,鬼鬼祟祟的,好像做什么坏事一样。七少爷好歹是王爷的孩子,血脉相连,咱们也不能太过分的。” “谢谢管事。”梁大冲着管事说道。管事挥挥手,梁大拉上梁二,飞也似的冲着门口跑去。 管事不疑有他,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啐了一口。“烂泥糊不上墙的家伙。” 梁大和梁二跑出门口,又跑了一百多米才停下来。“大哥,歇歇,我得歇会。”梁大跑了一会儿,也有些微喘,停下来的两个人在墙角下捡了块石头坐下。“大哥,快看看,帖子是不是还在你的怀里?”梁二焦急的问道。 梁大将手伸进怀里,摸了摸硬硬的,帖子还在。冲着梁二点了点头。“唉,吓死我了,要知道让管事知道咱们手里有仙客来的帖子,非抢了不可,这可是香饽饽呢?幸亏大哥明智,知道信和帖子分开装,要不让一下子让管事拿走了,咱么上哪去显摆。” 梁大汗颜的笑笑,那是自己明智,这纯粹是习惯了,将重要的东西全踹到怀里,还是靠近心窝比较保险些。 “快走吧,看看这帖子是不是真的能换到两张在三楼的帖子。”梁大说道。 “好,就听大哥的。”梁二跟着梁大,两个人朝着仙客来的方向走去。 今日在楼梯口巡查的正是那天翌茹几个人碰到的小齐,他刚送上去一拨客人,就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在楼梯口转来转去,想上来又不敢上来的样子。 这两个人正是要来送信的梁大和梁二,他们来了有一炷香的功夫了,但是看着仙客来恢弘的四楼和五楼,两个人还是不敢接近,生怕梁鹏月是骗自己。 “你们是什么人,在仙客来门口转来转去干什么?”小齐大喝一声,来到两人面前。 梁大看到一个伙计模样的人来到面前,看看伙计身上的服装,再看看自己,感叹仙客来真是有钱,就连一个伙计穿的都比自己要好上很多。正在研究伙计身上的服装是什么料子,被小齐一喝,吓得退了一步。抬头就看到了一张年轻的脸。 梁大和梁二都练过功夫,但是只是一些拳脚功夫,看到面前的脸,梁大的第一印象就是此人武功在自己之上,一定不能惹。看人家那高耸的颧骨,明亮的眼睛,还是个二流高手呢? 小齐见面前的男子看了自己半天还不说话,又加了几分力气,沉声喝道:“什么人,敢在仙客来放肆?” 梁大才晃过神来,从怀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张红色的帖子,小心的递给小齐。“我们是梁府的家丁,替我们七少爷送信的,小哥,你看?” 小齐对面前的帖子不陌生,这样的帖子一个月只有一张,凭着帖子可以在四楼吃饭,不用付钱,不过这帖子怎么到了面前两个人的手里呢,照理说那这种帖子的人自己应该都认识,那能轮到这样的两个人。尽管纳闷,但小齐还是将帖子收到手里,“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找管事。” 小齐叫过旁边的一个伙计,将帖子交到他的手里,又像门神似地立在楼梯口。梁大看了看小齐,扭头对梁二说道:“看看人家,怪不得仙客来能这么火,这样的高手,在咱们府里全盛的时候都没有几个,现在人家门口的伙计都这样厉害,啧啧……”梁二看了看梁大,没有说话,他可不在乎自己的武功好不好,活计好不好,就只是馋着仙客来的酱香鸭和水煮鱼,上回儿跟着梁七梁八吃过一次,真是回味无穷,现在酱香味和鲜辣味还在舌头打转,他咽了一口口水,“大哥,你说一会咱们能不能先吃点,就吃酱香鸭和水煮鱼好不好?” “废物,就知道吃。”梁大瞪了他一眼,没有吭声,说实在的,那味道还真不错。 这时一个少年从楼上走了下来,手中正是拿着刚才的红色帖子。小齐躬身施礼,“九管事。” “嗯,就是这两个人拿这个?”来人正是聂久,他在楼上正在看帐,听到伙计的描述,知道这张帖子正是聂亭然给郭大宝的,郭大宝将这张帖子送给了梁鹏月。少爷将这堆乱帐扔给自己,跟着那几个人就出去了,留下自己看这些繁杂的账目,头都大了。真不知道那家人有什么好,少爷竟然能待他们这样。 梁大和梁二看少年下来,以为是掌柜的,上前赶紧躬身施礼,并将梁鹏月要送过来的信递给了聂久。聂久看了看,收在袖中,回身就要上楼。“掌柜的,七少爷说这帖子能换两张三楼的帖子,你看……”梁大小心的问道。 “小齐,叫三楼的管事给他们两张帖子。”留下一句话,聂久就上了楼。 “等着吧你们。”小齐扔下一句话,吩咐了旁边的一个伙计,那伙计就蹬蹬上楼去了。 “大哥,我没看错吧?那是九管事,看着好年轻呀?”梁二看着聂久的背影,愣愣的问道。 “那当然,你没听刚才那叫小齐的说嘛,九管事,仙客来有几个九管事?”梁大捅了梁二一下,“真神气,是吧?” “嗯,比咱们强多了。”梁二闷闷地说道。 这时刚才那个伙计拿了两个白色的帖子过来,递给小齐,小齐将帖子递给梁大。梁大看着手里的帖子,“小哥,这真能在仙客来三楼吃一顿?” “那是,我们仙客来从来不欺客。”小齐骄傲的说道。 “那这两张是不是能吃两顿?”梁二在一旁发现了小齐说辞中的奥妙,赶紧问道。 “一张吃一顿,两张当然吃两顿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问?” “那谢谢小哥了。”梁大听到小齐这样说赶紧将两张白色的帖子揣进怀里,还是放在怀里放心。拉过梁二向外就走。 “等等,”小齐叫住了两个人,梁大和梁二站在原地,待了一会才回过神来,生怕小齐反悔似地说:“不能是你们掌柜的反悔了吧?” “瞧你们,我是告诉你,这一张帖子可是值五十两银子呢,拿好了,点菜的时候超过五十两是要另付帐的,省的你们两个说我们不讲信用,具体的在后面写着呢,看看就知道了。” 梁大从怀里掏出帖子,才发现后面写了用法,仔细看才发现,原来这张帖子可以在三楼点餐,只要不超过五十两银子,都不用顾客另付钱。五十两,可是自己两年多的工钱呢。 “唉,你说咱们用一张,把那张卖了成不?”梁二听梁大念完后面的注释,忽然涌现了一个想法。 “嗯,我觉得也成。”梁大头一次觉得梁二的脑袋好使,“那样咱哥俩就能分二十两银子,一年多的工钱,就这么办!” 按下这哥俩想着卖帖子分钱的事情不提,聂久回到楼里,找小厮去通知聂亭然。等了大概半个时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几匹马停在仙客来门前,马上的众人下马来,一个男子跑在最前面,正是郭大宝。上了五楼,见到聂久就问:“信呢?信在那?” 聂久将手中的信给了郭大宝,郭大宝拿出信纸,从里面抽出信纸,看了半天,将手中的信递给了身后的聂亭然。这时候,翌茹从楼下上来,看到郭大宝手中的信封,拿了过来翻来翻去的看了几遍,总觉得有些蹊跷。“叔父,信上写的什么呀?” “梁兄弟说他扭伤了脚,过不来了,不能来赴约,我还纳闷呢,他走的时候我们没约定呀?这是怎么回事?” 聂亭然看了看手中的信纸,也看不出什么门道,将手中的信纸递给翌茹。翌茹也看不出什么,不过,梁鹏月这样送来一封信,肯定是想传递什么信息,但是这几张纸是在是没有什么呀?这是怎么回事呢?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程风跳了过来,从翌茹手里抢过信纸,翌茹一不小心,信封被程风撕破了,掉在地上。“你这孩子,这么莽撞?” 翌茹俯身去捡地上的信封,信封背面的几行蝇头小字映入翌茹的眼帘,“叔父快看,信封里面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