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四章示警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十四章示警

第十四章示警 郭大宝捡起信封,看到里面的蝇头小字映入眼帘,“兄唔,兄义父确是被我父兄所掳,父兄想拿兄义父威胁兄,霸取兄的产业郭家布艺,望兄提早警惕,我留在府中继续查找兄义父的消息,弟叩首。” “亏梁兄弟能想出这个办法。”郭大宝拿着手中的牛皮纸信封,笑着说道。 翌茹也觉得这个梁鹏月真的不简单,拿信中的搞怪的信纸吸引别人的注意力,没有人能想到真正的信是在信封内,牛皮纸很厚,里面写的字很小,轻易不会让人察觉。谁能想到实际梁鹏月送的是信封,而不是里面厚厚的信纸呢! “没想到,梁王爷的胃口还挺大,竟然想抢郭家布艺。”聂亭然手中捏紧了拳头,自己本来不想和梁王爷正面接触,毕竟自己这些年在商海中打拼,就是不想和官场人搅在一起,没想到这个梁吉昌步步紧逼,他难道看不出来,郭家的身后是自己吗? “叔父,既然他想谋夺咱们的郭家布艺,这样就好说了,咱们知道了他的意图,找到了他的把柄就能想办法换回郭大爷。”看过了梁鹏月的密信,翌茹忽然有条计策涌上心头,虽然不是很成型,但是大概的路子已经清楚,自己手里这么多配方,随便拿出一条都可以在这个年代火起来,只要找到一个能够收拾梁王爷的人,将配方卖给他,自己就不信,还有人会将钱财向外推。 聂亭然听到了翌茹的话,更是一阵心急,这个丫头,从来都是自己做主张,这么么男子,难道非得用她的肩膀来抗吗?这个丫头紧急时刻从来没有想过靠自己,看来自己还要努力才是。 “如姐姐,既然这个梁王爷这么可恶,要不,我和爹爹晚上去他家看看,说不准能打听出什么消息?”程风在一旁说道。 哎呀,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呢,身边好几个高手呢,夜探梁王府,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呢?翌茹拍拍程风的头,鼓励的冲她笑了笑。 “真的,姐姐同意了。爹爹,我就说嘛,姐姐肯定能同意,你还怕姐姐担心,这回咱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梁王府了。”翌茹这才发现,原来这两父女早就存了这样的心思,只是怕自己不同意,说不准今天晚上这两人就去了呢! “我看这个方法能行,这样,晚上咱们去一趟,我去找点东西。”聂亭然说着,招手唤过聂久,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聂久看看公子,点了点头,出去了。 “真的,聂大哥也去,太好了,对了,聂大哥,你对刚才的小子说什么呀?” “这个,保密。”聂亭然留下句话就进了中间自己的房门,留下程风对着房门扯了个鬼脸,翌茹轻轻地拍了程风一下,程风才乖乖的跟着翌茹进了房去。进了房门,族长和郭继荣正在椅子上,程进坐到了窗前的一把椅子上,翌茹拿起茶杯,给众人倒了一杯茶,犹豫了一下,说道:“族长爷爷,叔父,我觉得咱们还是换了客栈吧?” “聂大哥这里不好吗?”程风在一旁说。 族长那烟斗在桌上的白玉烟缸里磕了磕,“丫头的话有道理,我们刚来国都的时候就想着去找个客栈,但是小山只认识仙客来的掌柜,就将我们带到了这里。本来,我们只想让掌柜的领我们去找一间合适的客栈,但是掌柜的说聂公子和你们随后就到,让我们在仙客来等,我们只好在这里等,现在,还是找个客栈的好。” 郭大宝想了想,也同意翌茹的建议。几个人商量好后就各自去收拾行囊,郭大宝则去了聂亭然的房间,和聂亭然商量换客栈的问题。 郭大宝进来的时候,聂亭然正在看一张图,聂久正在一旁指点着什么。见郭大宝过来,赶紧起身,将手中的图放在桌子上。 “亭然呀,我过来就是和你说一声,我们商量着想要搬出去,找个客栈,你看,你这仙客来挺忙的,我们在这里,你也不方便,还是走得好。” “是下人乱说话吗?”聂亭然早就想到这个问题,找了个借口说道。 “不是,不是,这些人都很好,是我们不习惯,你也知道,我们住惯了接地的房子,一下子住上五楼,都有些不习惯,还是找间客栈住着比较好。再说,我们来到国都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吃的、住的、用的,那点不用花钱,还是不麻烦你了。” 聂亭然也知道自己坚持下去没有什么意义,就唤过聂久,“小九,帮着郭掌柜找间客栈去。” “哎,主子,我看就东升客栈吧,那是段王爷的产业,寻常的坏人不敢打他产业的注意,比较安全些,您看呢?” 聂亭然点点头,冲着郭大宝说道:“叔父,你看这样行吗,这东升客栈是我的一个朋友的产业,比较安全,我当初让你们住在仙客来也是考虑你们的安全,虽然有程师傅在,但是国都里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还是小心为妙。” 郭大宝这次过来本来就是和聂亭然告别说一声,现在看能找到一个安全的客栈,也觉得主意不错。在郭大宝看来,只要不在吃聂家的,喝聂家的,其他的都好商量。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口短,自己不想欠聂亭然什么,省的到最后让丫头为难。 郭大宝从聂亭然房里出来,等门全部关上,聂久靠过来,轻声的问:“公子,你真的放心让他们走?” “不放心又能怎么样,这样,你让聂五和聂六悄声跟上,一定要保护小姐安全。” “那您旁边?聂五、聂六可是侯爷给您安排的。” “我自有安排,去吧!”聂亭然挥挥手,聂久不情愿的走了出去。 等翌茹收拾好东西来到郭大宝房间,就见郭大宝已经将东西全部收拾好了,“小山和张二哥呢?” “他们去楼下准备马车去了,我们这就下去。” “还用跟聂大哥说一声吗?”程风在一旁说道。 “不用,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亭然说他一会儿要出门,就不送我们了。”郭大宝说道。 翌茹听到郭大宝的话松了一口气,自己本来还担心聂亭然不会让自己搬出去,没想到这么痛快,估计是自己多心了。 “走吧。” 下了楼,张小山和张继良一人一辆马车正等在楼梯口,叫小九的少年在门口等着,见几个人下来,冷冷的说道:“走吧,我领你们去东升客栈。” 翌茹觉得这叫小九的小厮好似对自己有些敌意,总是看自己不顺眼似地,自己好像没有得罪他呀。她刚想说东升客栈的路估计郭继荣应该也知道,但是小九已经跳到了张小山的马车上,提着缰绳,充当起了马夫的职责,算了,还是顺他去吧。自己用不着和聂亭然分的太清楚了,两个人还可以是朋友嘛,朋友帮忙自己就不要太在意了。 马车走了不远,在一座三层的建筑旁停下,三层建筑有一百多米长,看上去很像现在的三层楼,不像旁边的楼房雕檐画壁。乳白色的墙面,红色的窗棂,一看就很干净的样子,看来聂亭然的推荐还很不错。 翌茹满意的看了看面前的建筑,随着郭大宝来到了门口,门口的牌匾上用烫金字写着东升客栈。 “我去和掌柜的打个招呼,看看还有没有上房。”聂久领着众人进了门口,让众人在门口的椅子上歇息,他则向着柜台后的掌柜的走去。 翌茹抬头看了看所在的大厅,这是一层的大厅,有七八十平方的样子,大厅内座椅俱全,门口放置了一排椅子。自己正坐在其中的一张椅子上,面上的小几上放着几个零嘴,估计是让客人等候时用的。拿起一个瓜子,放在嘴里,熟悉的味道通过舌尖传了过来,是自家的炒货,看来,这个东升客栈不简单呢? 正在翌茹观察周围的情况时,一个伙计上来给大家面前的茶杯内斟上水,一股茶香弥漫开来,族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赞叹道:“好茶。” 伙计站在桌子面前,给大家行了礼,“几位是九管事带过来的朋友吧,九管事正在给大家办交接手续,请稍后。”说完规矩的站在一边,等着众人的差遣。 翌茹越来越觉得这个客栈可能和聂亭然还是有关系,要不然怎么连培训出的伙计也差不多呢。她喝了一口茶,问道:“九管事和你们很熟吗?” “也不是,我们掌柜的是九管事的舅舅,所以我们都认识他的。” “哦,原来如此。”翌茹还以为这又是聂亭然的一处产业呢。正在办手续的聂久冲着伙计挥了挥手,伙计想着众人说道:“各位,请跟我来。”说完领着众人向后面走去。 厅内有楼梯连着楼上,伙计领着众人越过楼梯,来到一处出口,掀开帘子就进了了后院,后院是一些分割开的小院子。“听九管事说你们不喜欢住在楼上,正好我们这里还空这个小院子,比较清静,还有单独的马厩,比较方便些。马车可以从旁边赶进来,九管事会领着车夫过来的。”伙计解释着,将众人领向东侧的一个院落。 “如妹妹,如妹妹。”翌茹回过头,看到一个粉色的身影从后面跑过来,等跑到近前,粉衣少女扬起笑脸,笑着说道:“如妹妹,如妹妹,可算追到你们了。”翌茹看着面前的粉衣少女有些眼熟,但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少女朝翌茹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如妹妹,我是拘粉呀,你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