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五章嫣然郡主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十五章嫣然郡主

第十五章嫣然郡主 拘粉,翌茹这才想起,眼前的粉衣少女和在仙客来来过自己房间的侍女拘粉有些相像。但是那时的拘粉梳着两个丫鬟簪,留着齐眉的刘海,眼前的少女确是额发高高盘起,头上插了一支牙白的玉簪,两只耳垂下扣着同种材质的玉坠,身上的衣服更是繁琐复杂,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贵小姐,和当天的丫鬟有着千差万别,难怪自己认不出来了。 “莲姐姐好。”翌茹决定不管面前少女是什么身份,先打过招呼再说,礼多人不怪嘛。 “如妹妹,你不是在仙客来吗,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刚才看见小九了,才知道是你们来了,要不我还想去仙客来找你们呢?”少女开心的说道。 “我们不好总叨扰聂大哥。”翌茹说道。 这时通往后院的门口处奔过来两位少女,看到粉衣少女兴奋的喊道:“郡主,可找到你了。”待两人气喘吁吁的跑到跟前,少女窘迫的看了看翌茹,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呀,如妹妹,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叫段嫣然,小名叫莲儿,你记不记得,你曾经给我设计过一套骑马装的,想起来了吗?” 翌茹这时才知道原来面前的粉衣少女竟然是这样的身份,说实在的,自己还真是要感谢段嫣然,要不是她,自己也不能挣到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桶金。“郡主好。”既然面前的少女身份如此之高,还是行个大礼的好。翌茹俯身行了一礼。 “哎呀,如妹妹,你就叫我段姐姐或者莲姐姐都可以的,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少女自来熟的样子翌茹比较喜欢,也就顺势叫了一声段姐姐。 “好啦,咱们不要呆在这个风口上了,小九给我说了,你们住的院子我也知道,我领你们去吧,小栓子,你愣着干什么,不认识本郡主吗?”段嫣然看了看周围站着的几个人,觉得自己拦下了翌茹有些不好意思,害人家好几个人都等在旁边,首先就拿自家的伙计开刀说道。 叫小栓子的伙计看了看段嫣然,心想谁知道你姑奶奶要干什么呀,我可不想像上次的小贵子一样,贸然叫你,让别人知道你的身份,害的挨了一顿骂。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小栓子打了个圈,“郡主。” “嗯,还不带客人去黎院。” 这时等在一旁的族长、郭大宝、郭继荣等人也纷纷过来给郡主见礼,段嫣然喜欢翌茹,对翌茹的家人也就存了好感,递了个眼色,两个侍女将众人搀起,免了众人的见礼。 黎院是个靠近角落的小院子,小九将众人安排到这里,一个是地方比较僻静,众人能够得到好的休息,再一就是黎院靠近一侧的朱雀大街,靠近大街的一侧开了个小门,众人可以自由进出。黎院一共有三间正房,六间厢房,郭大宝和族长住在正房,张小山、张继良、翌茹、程进、程风和陈琳住在厢房。郭继荣居住的地方距离东升客栈不太远,从朱雀大街的出口出去,也就半个时辰的车程。本来族长来到国都,郭继荣是想让父亲住到自己家的,自家也有一个小院子,但是族长担心郭家的事情,坚持等救到郭大爷以后再过去,郭继荣知道自家的院子容不下这么多的人,只好每天跑来跑去,时间晚了就留在父亲身边。 黎院院子中间有一个石桌,桌旁有六个石凳,段嫣然的丫头在石凳上铺了垫子,在石桌上铺了台布,上面放了瓜果蜜饯。趁着翌茹等收拾的时间,段嫣然在石凳上喝起茶来。 翌茹收拾好了以后也来到了院中,院中有棵榕花树,正值榕花开放的时节,绿色的叶子上衬着粉色的榕花,很是漂亮,树荫下阵阵清风袭来,带着花香。翌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才发觉竟然是自己曾经做过的花果茶。 “这茶?”翌茹觉的自己好像只送给了一些亲近的人,比如段夫人、陈夫人、郑大娘,怎么会在国都出现呢。 “这可是我从聂大哥那里顺过来的好东西呢?但凡是你送出去的东西,聂大哥那里都有一份的,你不知道吗?”段嫣然眨了眨眼睛说道。 既然是聂亭然处得来的,那就不奇怪了,翌茹又抿了一口,闭上眼睛,听着朱雀大街外的喧闹声和树上的蝉鸣,脑子竟然一片清明。等翌茹睁开眼睛,发现面前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目光中带着疑惑、探究。吓得差点将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人吓人,吓死人的。”一句话脱口而出。 “呵呵,不好意思,我只是对你很好奇。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听说你是穿着骑马装得了圣宠之后,我当时就想,能设计出这样一件衣服的会是什么样的人呢?后来,聂大哥在国都开了皮毛铺子,我才知道,原来设计出骑马装和各式各样衣服的竟然是个比我还小的小姑娘。你知道聂大哥是个严厉的人,只有说起你来,才能看到他闪亮的眼睛。再后来,我就经常去找聂大哥,因为,总能从他的地方翻出各种好吃的,炒货、蜜饯、糖果,袋子上全绣着郭家的印记。我就开始好奇,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小姑娘,折腾出这么多的东西,她的脑袋是不是有好几个,怎么能装这么多。我说这些话时还被聂大哥敲了脑袋。” 翌茹偷笑了一下,要我我也要敲你脑壳的,长几个脑袋,不成怪物了吗! “再后来,你设计的轮椅、种的西瓜、设计的家具、你家的布艺在国都慢慢成了流行。对了,还有你设计的米奇屋,我家还有一个呢,虽然我太大了,不能去玩,但是我的几个弟弟和妹妹都喜欢呢!你在我心中慢慢成了一个谜样的人物,这都怪聂大哥,他有一张画像,都舍不得给我看。等到你们来的前两天,我订的家具被聂大哥取走,说是要在仙客来布置房间,我才旁敲侧击的打听到是你要来国都,所以才假扮了拘粉,去看看你。聂大哥怕我惹事,都不让我和你玩呢,你说,他是不是太过分?” 翌茹配合的点点头,“听说你做饭很好吃的,这个院子里有一个小厨房,改天我过来蹭饭好不好?”段嫣然撒着娇,一点都不像十四岁的姑娘。翌茹拿眼前的少女没有办法,但是郭大爷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自己哪里有心情做美食呢。 看着翌茹犹豫的样子,段嫣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翌茹这次来国都是要办事情的,不是来游玩的。“如妹妹,我好像听聂久他们说,你来国都是要救你的亲人,对吗?” 翌茹叹了口气,将郭大爷的事情告诉了段嫣然。“又是他们家,看我这次不好好收拾一下他们。”段嫣然听了翌茹的描述,一手拍在石桌上,引来一声痛呼。 翌茹拉过段嫣然的手,看到手心处红通通的,不过没有肿,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她小心的吹着气,段嫣然看着翌茹,眼圈有些红了。“我祖母也曾经像这样给我吹过,你真好。”翌茹本来就是习惯使然,并没有多想,没想到这个简单的动作倒惹得小姑娘红了眼圈,赶紧把手放下来,生怕段嫣然在院子中哭起来。 她的动作引来了段嫣然的轻笑,“我又不是纸糊的,没有那么脆弱啦,你没有见识过吧,我也会功夫的,哪天我带上鞭子,咱们去找那个梁王爷,把你的郭大爷救出来。”段嫣然边说边配合着动作,仿佛自己成了救世的女侠。 “现在还不是时候的,咱们没有证据证明郭大爷就是梁王爷掳走的,不能轻举妄动。”翌茹低头说道。自己来国都这几天,也曾经想过这个事情,聂亭然也从侧面给自己透露过,借助别人的势力打压一下梁王爷,使他识趣交出郭大爷。但是梁王爷现在虽然落魄,但还是个王爷,没有证据是不能有任何行动的,只能等,等晚上夜探梁王府的收获,或者等梁鹏月能够找到证据。翌茹也怕,逼得梁王爷太紧,他会狗急跳墙,索性除了郭大爷和陈家夫妇。所以这件事情只能慢慢来,尽管众人焦急,也只能等待。 “要不,我去打梁鹏程一顿,给你出出气。” “人家好歹是小王爷,哪能随便就打。” “哼,上个月我还碰到他在街上民女,揍了他一顿呢!”段嫣然气愤的说道。那个梁鹏程真不是个东西,自己碰到他在街上一个卖花的姑娘,抽了他两鞭子,他竟然将状告到了爹爹面前,还自己被禁足了好几天。哼,下次再让自己碰到他,一定找人给他蒙了黑口袋,臭揍一顿,还不知道是谁打的他,这还真是个好办法,回头去找太子哥哥商量商量,借上两个人,到花街柳巷里埋伏上,等那家伙出来就胖揍一顿,一定将他打成个猪头才能解气。 翌茹见段嫣然正美滋滋的想着什么事情,就没有打扰她,喝着茶想着自己的心事。 “姐姐,你看我今天穿这件晚上去梁王府怎么样?”程风一身黑衣走到院子里,高声的说道。 “你们,你们晚上要去梁王府?”段嫣然指着程风,长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