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六章夜探梁王府(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十六章夜探梁王府(上)

第十六章夜探梁王府(上) 程风这才发现院子里还坐着旁人,她后悔的看了翌茹一眼,不小心泄露了秘密,不知道姐姐怎么生气呢? 翌茹倒不担心段嫣然能将这等事情泄露出去,从她的口气里,她应该也是不喜欢梁家人的,肯定不会告密,但是现在段嫣然的这个举动,倒是让翌茹有些摸不清,不知道段嫣然下面要干什么。 “这么好的事情,怎能不带上我呢,我也要去,一定要去。”段嫣然拍着手,兴奋地说道。 翌茹和程风的担心随着段嫣然的这句话放了下来,但是翌茹的心又提了上来,这可是郡主呢,今天晚上的夜探,有了一个小侯爷,再加上一个郡主,这也太夸张了吧,怎么事情就变得这么复杂了呢? 翌茹无奈的看着段嫣然,“段姐姐,晚上你能出的来吗?”她只能寄希望于王府的夜禁,作为郡主,晚上估计是不能随便出来的。 “也是呢,爹爹肯定不能让我出来,对了,聂大哥,我就说聂大哥刚回来,我要住在姑姑家,这样爹爹就管不到我了,呵呵,好主意。”段嫣然愁眉苦脸了不到半分钟,就有了新的鬼点子。 “姑姑?”翌茹对聂亭然和段嫣然的关系有些好奇。 “我姑姑就是亭然哥的母亲,你不知道吧,他是我的表哥呢!”段嫣然骄傲的说道。 “哎呀,不和你说了,我先去找聂大哥,我们先套好了说辞,要不然被爹爹知道又该把我禁足了。”段嫣然说着已经起身跑了出去,两个侍女到了别,也跟着跑了出去。 “这个姐姐比我还着急呢!”程风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拿过盘里的蜜饯,放在嘴里。 翌茹觉得段嫣然风风火火的性子倒是很可爱的,她记得好像聂亭然说过,段嫣然是内定的太子妃,她叹了口气,这样的性子到了吃人的皇宫中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吃得消呢! 等到晚饭时分,伙计将饭菜送到了黎院,大家吃过晚饭,夏日的夜晚来得比较晚,吃过晚饭太阳刚刚下山,院中还是很明亮的样子。通向朱雀大街的小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聂亭然走了进来,翌茹看向聂亭然的身后,段嫣然没有跟上来,估计是被放在家里了。这样也好,跟着这样的一个主,今天的夜探能不能成功还真是个问题呢。 聂亭然见过了族长和郭大宝,将手中的一个纸卷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上面亭台楼阁,标着好些名字。“这是?”郭大宝看了一眼,正是自己辞行时放在聂亭然桌子上的那幅图。 “梁王府的地图,咱们进去总不能像无头苍蝇似地乱撞吧?” 程风穿着下午展示的那件衣服走了出来,“咱们才不是苍蝇呢?咱们是大侠!” 大家被程风的幼稚举动逗笑了,翌茹则有些担心,这个丫头的性子,跟上能行吗?聂亭然好像明白翌茹的心思,“我和这丫头出去过一次,不用担心,她没问题的。” 翌茹见识过程风的轻功,她知道程风其他的本事或许不太强,但是逃跑的功夫还是很好的,她只是担心这丫头的性子,怕她一不小心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要不,你也跟去?”聂亭然看翌茹还是一副担心的样子,提议道。 “我”翌茹长大了嘴巴,指着自己。 聂亭然还头一次见到这样的翌茹,轻笑了一声,“有什么不可以?” 说句心里话,对这样刺激的行为,翌茹本来也是有些好奇的,但是自己不懂武功,本来人家去办正经事,带上自己,不就成了累赘吗? 她摇摇头,程风过来拉住她的手,摇了几下,“姐姐,你去嘛,我和爹爹带上你。” 翌茹还是摇摇头,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自己还是不要插一脚的好。 “梁王府的守卫不严,下人全是些软脚虾,如果你想去,我可以带你。”聂亭然看着翌茹,眼中有着希冀的光芒,看到翌茹还在犹豫,“你去还能帮我们出出主意,对吧?” 翌茹的心思本来就在去与不去之间徘徊,看到大家这样说,性子里的刺激因子跳了出来,管他呢,去就去,这么多人跟着自己,就当是集体探险好了。 等天色全黑下来,几个人穿了黑衣,程风和程进带上翌茹,聂亭然跟在后面,几个人从后边的角门出去,趁着夜色的掩护,向梁王府走去。翌茹一开始还以为是要在屋檐上行走,武侠小说看多了,侠客们不都是出来就上房的吗? 或许看出了翌茹的疑惑,看着小丫头一个劲的看向房顶,聂亭然笑着说道:“街道上全是灯光,上了房顶不更是一目了然。”翌茹这才发现他们走的角落里都是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房顶被店铺门口的灯光照的很是明亮,原来武侠小说是骗人的。 来到了梁王府,他们看到梁王府门口挂着两盏灯,两个家丁靠在门口,正在打着盹。聂亭然打了个手势,众人随着他去了旁边的小巷。小巷里没有灯,黑漆漆的,翌茹只能靠程风和程进拉着向前走。来到了一处屋檐下,聂亭然小声的说道:“此处距离梁鹏月的小院最近,我们先去打探一下情况。”说完一个纵身就上了房顶,程风和程进带着翌茹也上了房顶,翌茹站在房顶上,看着下面黑漆漆的花园,很怕自己掉下去。 这时聂亭然已经跳了下去,程进和程风拉着翌茹正要向下跳,翌茹脚下一软,脚下的瓦片哗啦啦的掉了下去,“什么人?”旁边有人喊道,两股风声也朝着程进父女和翌茹的方向袭来。 程进和程风抬手挥去,两颗石子被打落,翌茹由于没有了程进和程风的搀扶,脚下一软,向着地面掉了下去。看着越来远近的地方,翌茹两眼一闭,准备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没想到冰凉的地面没有碰到,倒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翌茹睁开眼,就看到聂亭然安抚的眼神,她想推开眼前的这个人,聂亭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抱着翌茹向一侧的隐秘处纵去。翌茹看到程风父女也跃了下来,跳到了旁边的一个灌木后。 一队举着火把的家丁跑了过来,看了看地上的瓦片,“哎,人呢。”一个领头的男子举着双刀说道。聂亭然将翌茹的头按下去,翌茹屏住气,不敢吭声。这时,刚才几个人跳下的房顶又下来几片瓦片,一只黑色的野猫跟着掉了下来。 “头,刚才肯定是这只野猫,现在咱们府中什么都没有,小偷都懒得光顾。”一个家丁对着领头的男子说道。 男子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又想了想确实府中好久都没有小偷光顾了,就连自家的这些兄弟这个月的月钱都没有发呢,刚才听到的声响估计是这只野猫发出的,领着身后的家丁向着东侧的主楼走去。 “好险。”等他们走远,程风从旁边的灌木丛后跳了出来,拍拍自己的胸口。 “姐姐,姐姐。”她小声的叫着,朝着翌茹的方向走过来。聂亭然将翌茹放下,抱歉的笑笑,“情势所逼,越矩了。”翌茹站在地上,听到胸中擂鼓般的心跳,连脖颈都带了淡淡的粉色。 “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先去找梁鹏月。”聂亭然说完,想去拉翌茹的手,但是程风和程进比他快些,拉上了翌茹朝着西面走去。 来到了梁鹏月的小院门口,翌茹跟着程风从墙头翻过,梁鹏月的屋内亮着灯,窗户上映着梁鹏月的影子,正在想着什么。两个家丁在门口打着盹,聂亭然先上前去朝着两个家丁一点,两个家丁歪向一旁,彻底进入了梦乡。 翌茹估计聂亭然应该点的是睡穴之类的,跟着三个人进了房门,梁鹏月听到房门一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到进来的四个黑衣男女,惊呼道;“你们……” “是我。”翌茹拿下蒙脸的面巾,露出了本来面目。 “你们怎么过来了?”梁鹏月低声说道。 “不放心你,过来看看。”聂亭然说道。 “你是……小侯爷?”梁鹏月在国都混了这么长时间,对聂亭然并不陌生,而且自己的父亲还曾经宴请过聂亭然,他曾远远地见过,但是现在聂亭然和翌茹等出现在自己的房中,梁鹏月还是很惊讶。 聂亭然点点头,算是默认。 “我父兄想要拿郭大爷和陈家夫妇要挟换取郭家布艺,郭大哥知道吗?”梁鹏月想到上午听到的话,赶紧问道。 “你的信我们收到了,谢谢。”翌茹说道。 “那就好,我现在不能出去,要不然还能帮忙打探一下郭大爷被压在哪?”梁鹏月叹了口气,垂头坐在椅子上。 “府中可有密室、地牢之类的?”聂亭然想了想,问道。 “地牢没有,密室好像有一个,在父亲的书房里,我曾经小时候贪玩见到过一次。”梁鹏月记起小时候自己贪玩在花园中呆到了晚上,误打误撞到了父亲的书房,看到书房里父亲的影子,鬼使神差的潜到了书房的窗下,看到父亲转动书架进了密室。 “郭大爷可能在密室吗?”程风在一旁问道。 “也不是没有可能?”聂亭然说道。“咱们去看看。” “小心,书房东西墙两侧窗下有一个暗板,千万不能踩。”梁鹏月知道自己没有本事,只能嘱咐大家小心。 几个人沿着小径来到书房,书房里还亮着灯,隐约能看到里面有两个人。书房的门口冲北,两侧东西各设了一个窗户,几个人知道窗下不能站,聂亭然上了房顶,翌茹小心的跟着程风和程进也纵了上去。这回程风和程进都非常小心,等两个人站好了才轻轻地将翌茹放下,聂亭然掀开房顶的瓦片,几个人顺着小孔向下看去。 求票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