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七章夜探梁王府(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十七章夜探梁王府(下)

第十七章夜探梁王府(下) 屋内一灯如豆,映着房间内的两个人有些阴森,年长的老者坐在桌子后的椅子上,一个年轻些的男子站在桌前,手中拿着几张纸。 “爹,我今天去了那边,照着你的话想让那老家伙写封信给郭家,没想到那老家伙还挺硬气,说什么也不写,我让人打了他一顿,打断了两条肋骨,老家伙还是不写,气极了我就说陈家那两个小崽子在我手里,他不写就把那小子买到ji院里,结果那老家伙还真就写了,你看……” 年轻的就是梁鹏程,下午去了关押郭大爷的小院,想让郭大爷给郭大宝写封信,言明让郭大宝交出郭家布艺才能换回郭大爷和陈家夫妇。郭大爷死活不肯,但是狡猾的梁鹏程就说抓住了郭盼年和陈琳,要挟郭大爷,在陈家夫妇的哀求下,老人无奈才写了封信交给梁鹏程。 梁吉昌看了看手中的信纸,点了点头,“明天找个机会送出去,隐秘点,不要让人知道是咱们做的,咱们还要在国都生存,还要留些面子在权贵里混呢!只要咱们掌握了郭家布艺,挣了钱,咱们梁王府还能恢复以往的风光。当今皇上孝悌,百官看在皇帝的面子上不和咱们计较,但是没有钱,在这皇城根根本就混不开。” “那我找个人明天去把信投了,让他们用郭家布艺的班子来换郭大爷,哎,爹,你说那郭大宝能舍得拿摇钱树来换这老东西吗?” “据我所知,那郭大宝是个重情义的人,咱们也就试试,不行还能留着那老东西明年给咱们种瓜呢!反正不会赔,先试试再说,最好是等郭家布艺的班子到手后再留下老东西,这样就能得到两棵摇钱树了。”梁吉昌想到得了郭家布艺和水瓜的种植方法后,坐在家里就财源滚滚的样子,到时候给皇上太后送些珍贵东西,自己门口肯定还能像先皇在的时候门庭若市。现在朝里的大臣们虽说不找自己麻烦,但是心里还是鄙视自己的,谁让自己没有钱呢! “爹,果真如你所说,到时候可别忘了有儿子的功劳。”梁鹏程谄媚的笑着,想着等真到了那一天,自己一定包下万红楼,那样,里面的姑娘就全归自己了。两个人都想着自己得了钱以后憧憬的样子,一时间房间里没有了声音,只剩下灯花爆开的啪啪声。 翌茹等人看没什么可探的了,听着爷俩的意思,郭大爷是在别处了,肯定没有在书房的密室里,正要离开,梁吉昌的声音传来。“那老家伙不会死吧?明儿去城里找个大夫,去给看看,别真死了,咱们就什么都没有了。”“哎。”梁鹏程应着,转身出了书房。 聂亭然打个手势,几个人带着翌茹跳下房顶,趁着夜色的掩护几个起落就到了府外。等离开了梁王府,程风愤愤的踢着脚下的小石子,“讨厌的家伙,讨厌的家伙。” 翌茹也有些气闷,她没有想到这梁家父子竟然无耻到这种程度,竟然想将郭家的产业全收归到自己名下,还打伤了郭大爷,真是一对畜生。 “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呢?”程风在一旁问道。 “明天找人盯住梁王府,他们不是找人去给郭大爷看伤吗,正好趁这个机会,咱们先打探到郭大爷被关押的地方,再做打算。”聂亭然说道。 “嗯”翌茹点点头,今天晚上还是有收获的,至少知道了郭大爷和陈家夫妇是关在一起的,营救的时候容易些。等明天找到了藏匿地点,将郭大爷救出来不就得了。 几个人回到了黎院,正房还亮着灯,郭大宝和族长坐在椅子上焦急的等着消息,见到众人回来才放心下来,听到郭大爷有了消息也都非常高兴。聂亭然见时候不早就先离开了,等明天有了消息再来通知大家。 翌茹躺在床上,想起今天夜里的事情,摸向心口,还能感觉到那嘭嘭的心跳,自己这是怎么啦,都说要远离聂亭然了,还为一个莫名的拥抱纠结半天。其实连拥抱也算不上了,当时情势所逼,聂亭然不接住自己肯定会引来家丁,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可为什么想起那一幕还是会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呢,自己真是活回去了。 由于晚上睡得晚,翌茹第二天醒来有些头痛,揉揉发涨的头,翌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日头已经很高了,她赶紧坐起来穿好衣物。门外隐约传来说话声,她打开门就看到院子里乱哄哄的。陈琳抱着毛皮做的小老虎站在程风身后,程风面前站着段嫣然,手里拿个袋子,里面玉石翡翠满满一袋,正试图那手里的东西和程风说着什么。 见到翌茹出来,段嫣然将手中的袋子放在石桌上,冲着翌茹就跑了过来,浑然不怕袋中的宝贝被石头磕坏。“妹妹,妹妹,你来评评理,是我的这袋东西贵重还是那个老虎贵重,这两个小丫头竟然不跟我换,你劝劝她们,和我换好不好?” 程风也跑过来,拉着翌茹的手,“姐姐,你评评理,郡主仗着有钱就抢琳琳的东西,这哪行?” 看着面前争论的两个人,翌茹觉得头仿佛更痛了。她打了个暂停的手势,程风识相的闭上了嘴巴,当时段嫣然可不懂手势的意思,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话。 看到对面的丫头停了嘴,段嫣然可能觉得自己说话也没了意思,也停了口看着翌茹,等着翌茹的回答。“段姐姐,这个老虎还有的,我回头拿给你,你就不要拿琳琳的那个了吧?”翌茹想了半天才想起包袱里面应该还有一个小老虎,就选了个折中的办法。 “真的,快,领我去。”听说还有一个,段嫣然就把陈琳的小老虎放在了脑后,拉上翌茹就想去拿。但是走了几步又不知道小老虎放在那里,只好停下来看着翌茹。翌茹无奈领着段嫣然走到自己房间的一口大箱子面前,掀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布的包袱,放在床上。解开包袱的绳结,包袱里琳琅满目的物品一下子映入段嫣然的眼帘。 “呀,这么多,小老虎、小兔子,小狗、小熊,他们都好奇怪呀!不过我喜欢。”包袱里正是翌茹设计的玩具,其实就是在现在孩子们常见的一些兔、哈士奇、泰迪熊的样子,还有一些其他的小动物,都是用毛皮缝制而成,摸上去软软的,很舒服,里面填了棉花。还有一些特别小的边角料就做成了特别小的挂饰,用红线和玉珠穿起来,看上去很精致。 “我都喜欢,怎么办?”段嫣然拿起一个抱在怀里,再拿一个又抱在怀里,直到再也抱不下才为难的看着翌茹,像只可怜的小兔子冲着翌茹眨着眼睛。 翌茹本来准备这些东西就是打算在国都送礼用,但是这次上京就只带了这个包袱,家里这些日子应该还能做出一些。可是都送给了段嫣然万一自己这几日用得着怎么办呢?翌茹又有些后悔,早知道先藏起一些再给段嫣然看好了。正在犹豫不定,忽然看到程风在段嫣然身后冲着自己眨眼睛,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房间,做了个点头的样子。翌茹这才发现包袱内小玩的数量有些不对,好像都少了一半的样子,会意的冲程风笑笑,然后转头对着段嫣然说道:“好吧,姐姐喜欢就全送给姐姐好了,其实,这是郭家布艺钢生产出的限量版的玩,由于做的数量有限,每年的产量较少,我正打算等秋天就在国都开始卖,陆续还会有其他的样子,姐姐喜欢回头我再送姐姐一些。” “真的。”段嫣然听完赶紧将包袱打了个结,拿到自己怀里,生怕翌茹后悔拿回去。“姐姐一定好好给你宣传宣传。”说完就往外走。走到半路又拎着包袱回来,小声的说道:“你们昨天去了没有?” 翌茹这才反应过来是问昨日夜探王府的事情,又想起了昨日的一幕,脸红了起来。“哎呀,妹妹,没事吧,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告诉我,在国都提起我段嫣然的名号,大家还是给面子的。大不了我去求太子哥哥,给你灭了梁王府。”望着面前满脸关心的段嫣然,翌茹心中很是安慰,虽然段嫣然说的灭了梁王府不是很可行,但是段嫣然的这份心意很是令自己感动。 “哎呀,你别哭呀,我从来没有求过太子哥哥的,这次我就拼命去求他,一定给你灭了梁王府,好不好?”段嫣然看到翌茹的眼圈有些红,心中就认为肯定是梁王府惹了翌茹,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不用了,谢谢,姐姐。”这回翌茹是真的将段嫣然当姐姐看待,昨日包括刚才送给段嫣然玩时都存了要利用段嫣然的心思,但是,段嫣然的一席话使翌茹感到段嫣然是真的替自己考虑,虽然想法有些简单,但是为了自己,她能向心爱的太子低头,这也是段嫣然能做出的最大牺牲了。 正要和段嫣然讲述昨日的经过,就听到院子里聂亭然的声音响起。几个人走出屋子,就看到聂亭然正在院子里和郭大宝说着什么,郭大宝摇着头,神情焦急起来。 “叔父,怎么了?” “刚才亭然说昨天他走后有个长的像郭跃的曾经去了仙客来找咱们,听说咱们搬到这边来了就应该找过来,但是昨天晚上咱们没见到呀?”郭大宝搓着手,焦急的说道。 “确定吗?”翌茹问道。 “我听小九的描述觉得应该是郭跃,但是人我没有见到,不知道是不是,只是说是从郭家村来的,找你们。”聂亭然看着翌茹说道。 郭跃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了,他不是应该在白云山吗?昨日的少年是不是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