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八章营救(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十八章营救(上)

第十八章营救(上) 此刻的郭跃正坐在国都将军府的一棵大树下,脑子里满是昨日看到的紧拥的两个人。自从师傅算出家中有难,自己一路换马在两天前就到了家,听说郭大宝和翌茹全到了国都,顾不上休息,一路飞奔又来到了国都。靠着大师兄安离的人脉打探到父亲他们住在仙客来,没想到自己还是晚了一步,郭大宝一行下午搬去了东升客栈。自己赶到了东升客栈就看到翌茹一行四个人从角门出来,他偷偷地跟在四人的身后,当看到翌茹从房顶上掉下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飞身去接住她。经过多半年的刻苦修炼再加上寒冰床的辅助,自己的轻身功夫已经很好。可是看到的确是紧拥的两个人和如妹妹娇羞的模样,当时自己脑子里嗡的一声,半年多的努力全成了空白。真想下去打那个姓聂的一顿,但是等到梁府的家丁过来查看,自己还是向房顶上扔了一只猫给这几个人打幌子,后来更是一路护送着几个人回到客栈。在翌茹的窗外更是站了,翌茹的呓语更是听到了耳朵里,等到天色发白,他才离开客栈。离开客栈前他想通了,既然如妹妹喜欢聂亭然,自己还是偷偷的守护就好,只要翌茹能幸福,自己也就能幸福了。他没有和父亲见面,郭家的事情他也打听清楚了,今早回来就和师兄商量过,师兄派人守住了梁府的几个门口,一定能打探到郭大爷的消息。自己已经长大了,不能再让父亲和妹妹来扛起家中的事情,这些事就让自己来承担吧! 在客栈的翌茹和郭大宝还在为郭跃的事情焦急着,等了一个上午,都没有等来郭跃的消息,郭大宝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族长坐在椅子上抽着旱烟。翌茹看着面前的众人,心中也有些焦急。聂亭然传过话以后就回去了,据说是等在仙客来,一有郭跃的消息就送过来。程进站在一旁不说话,可能是房间里的气氛太过压抑,程风拉着陈琳到了院子里。段嫣然早就走了,走的时候还拿了一张郭跃的画像,要发动自己认识的人去帮着寻找。 “虎子哥一定会没事的,他毕竟和师傅学了这么长时间,保命的功夫应该还是有的。”翌茹在白云山上呆过的几天曾经见识过一次郭跃的功夫,进步很快。天机老人曾经说过郭跃资质好,再加上勤奋,三个月能学到其他人三年的东西。 “也可能是别的孩子呢,郭跃打听到咱们在这里住肯定会找过来的。”族长也在一旁劝着。 郭大宝坐在椅子上,拿着烟抽了一口,由于太急,被呛了一口,猛烈地咳嗽起来。 翌茹走过去,端起一杯茶递给郭大宝,轻轻地替郭大宝拍着后背。“叔父,不用担心,虎子哥一定没事的。” 这时门外传来一声程风的惊呼“什么人?”,听到声音程进首先飞了出去,翌茹跟着郭大宝和族长来到院内就看到程风从院内的榕花树上摘下一只飞镖,一封信穿在镖头处。 “慢着。”程进制止了程风要拿信的动作,从程风手中拿过飞镖,小心查看了镖头,才将信拿下来递给郭大宝。郭大宝接过信,看了一会儿,将手中的信递给族长。 “什么事,是威胁信吗?”翌茹看郭大宝的脸色不是很好,想到昨日在梁王府看到的一幕,梁鹏程今天要送信过来,估计这封信就是那封信了。 “嗯”郭大宝点点头,刚才的信确实是郭大爷写的,大面上一看确实是要郭大宝将郭家布艺全班人马送到国都近郊的翠屏山来交换郭大爷。虽然昨日就听翌茹和程风回来说过,但是现在看到还是把郭大宝气的够呛,郭家布艺现在有五百多号人,这些人信任郭家才跟着一起干,自己没有权利决定这些人的去留。 “大宝,别生气,你看这信里有蹊跷。”族长拉过郭大宝,给他指了指上面的几个字,刚才郭大宝光顾生气了,没仔细看,现在一看,果然有门道。这封信一共就五十多个字,却写了八行,将每行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形成了一句话,顺起来就是“我安莫中计找年绝”。原来是郭大爷不想成为威胁的砝码,特意写了一封藏头信报平安。只希望能找到梁王府用来威胁郭大爷和陈家夫妇的郭盼年,这封信郭大爷写来是存了绝笔的念头。 “快,程兄弟,麻烦你赶紧去仙客来,将亭然叫过来,咱们得快点去营救,晚了就怕来不及。”郭大宝看懂了郭大爷的意思,拉过程进嘱咐道。程进应了一声,从旁边的马棚中牵了一匹马,骑上出去了。 还没有过半柱香的时间,程进就和聂亭然从旁边的侧门走了进来,“这么快?” “我在路上遇到了聂少爷,就一起回来了。”程进说道。 郭大宝将手中的信交到聂亭然手中,“亭然呀,我看郭大爷是存了死的念头了,咱们……” “叔父,我过来也是想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我的人盯着梁王府,上午有了消息。”聂亭然断了郭大宝的话,插口说道。 “有消息了?”郭大宝高兴地说道。 “嗯,梁鹏程上午在国都的郊区找了个大夫,领着大夫去了腾龙居。” “腾龙居是个什么地方,远不远,咱们赶紧过去?”郭大宝着急的说道。 “腾龙居并不远,但是要想进去还真的不容易。”聂亭然皱着眉说道。 “难道比皇宫还金贵?”郭大宝不知道腾龙居是什么地方,他只知道只有皇宫不能让平常人进,其他的地方总能想办法进去的。 “腾龙居就是梁吉昌原来救先皇的那个小院子,先皇狩猎被救后,国师说那个小院子是块风水宝地,要围起来聚福。派了禁军在院外把守,没有将军的兵符不能进去。” “那梁鹏程怎么就能进去呢?”郭大宝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个破院子进去还得拿什么兵符,可梁家父子是肯定没有兵符的,他们怎么进去的呢? “那毕竟是梁家的老宅院,先皇特批梁家人可以随意出入。”聂亭然解释道。 “那怎么办?”郭大宝在院中踱着布,搓着手,焦急的说道。 “我去见见安将军,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进去,只要咱们让安将军跟着咱们一起进去,就能抓住梁家的把柄,要挟他们将郭大爷和陈家夫妻放出来。”聂亭然看了看踱来踱去的郭大宝,再看看在一旁同样一脸焦急的翌茹,沉了片刻,开口说道。 “安将军?”郭大宝见事情有转机,赶紧问道。 “安将军安离,安国护国大将军,手里掌控着安国近一半多的兵权,是当今皇上最看中的臣子,禁军和护均由他掌控。我去把事情经过告诉他,让他一起去腾龙居,谅那两父子也不敢阻拦,只要能在腾龙居内找到郭大爷,就一定能治梁家父子的欺君之罪。” “我和你一起去。”郭大宝听说安将军能将义父救出来,精神好了很多,要同聂亭然一起去。 “还是我先去,叔父,安将军我也是曾见过几面,没有深交,这毕竟涉及到欺君的问题,您就不要牵扯进来了。”聂亭然想起那个冷面的将军,不知道能不能答应自己的请求。毕竟,如果安将军去了腾龙居,梁家父子在腾龙居藏了人,肯定要闹到皇上面前。现在的皇上孝悌,对梁王的好多举动都不爱理会,朝中的各个大臣也都心明眼亮,只要梁王不掀大的风浪,威胁不到自己的利益,也都不理不睬。安将军不一定会趟这片浑水,自己过去也就是碰碰运气罢了,大不了牺牲些东西,听说现在军费紧张,自己资助些应该能换到一个通行令吧。 这时候的安将军府,大堂内两个男子对面而立,一个年长,一个年幼。年长的穿了一件紫色锦袍,气宇轩昂,年少的只着了一件布袍,目光坚定的望着青年男子,一点都不退缩。 半晌,年长的开口说道:“你真的想好了,拿五年之内再不下山来换营救腾龙居里的人?师傅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让你下山,还给我出这样的难题,我本来是想帮你的,可是师命难违,五年的时光可是不短呢!而且师傅那个脾气,你也是知道的?” “我决定了,大师兄,此事就拜托你了,我现在就回山上去,五年之内,我再不下山,只是我的家人和那个丫头劳烦师兄照顾。” “你真舍得五年不见那个丫头,我可听说那丫头还挺吃香的,不嫉妒。”安离玩味的看着自己的小师弟。一个时辰前,手下打探到了梁吉昌将人质放在了腾龙居,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梁家父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守卫森严的腾龙居放人质。腾龙居荒废了多年,梁家父子从来没有回去过,但是半个多月前,带了一辆马车进去,说是要收拾一下原来的旧屋。由于皇上有令,腾龙居梁家父子可以随意出入,兵士们也没有在意,谁曾想那两父子竟然藏了人进去。他当时就要领着人去将人救出来,可是就在要动身的时候,师傅飞鸽传书,要求拿郭跃在山上的五年时光换回郭跃的请求,自己也搞不清什么意思,师傅信里只说是天机不可泄露,自己也只能按照师傅的命令行事。 自从在山上见过师弟,对这个师弟,安离还是比较喜欢的。当时冷冰冰的对他也不过是想试试他的性子,没想到这个师弟还真是憨厚,一点不因为自己对他冷淡而疏远自己。对三个师兄同等对待,可见这个孩子是个好的。可是昨日这孩子找到自己后,自己以为他一定会留在父亲身边,没想到今天早晨回来后,这孩子就黯然神伤。后来,一直跟着他的暗卫回来汇报了事情的经过。自己才知道,原来这孩子这般年纪就被情所伤,肯定是喜欢了本来就属于他的童养媳了。对于翌茹,他也是有所了解的,毕竟给师傅送了几次东西,张副将在自己耳边也唠叨过很多。凭心而论,自己还是希望师弟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但是师傅既然这样说,一定有他的道理。师傅曾经说过,自己和师弟们都有情劫,难道这就是小师弟的情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