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九章营救(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十九章营救(下)

第十九章营救(下) “我,我希望她幸福。师兄,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告诉他们的好,一会儿我走后,找人给他们捎个信,就说师傅让我回山去了,省的他们惦记。既然妹妹心中想的是聂公子,这个救人的功劳就给他好了,你将人救出想办法送到就成了,我,我就走了。” 郭跃牵起马儿,脚步沉重的走在大街上。来到了朱雀大街,他远远地看见那个小的红木门,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想着再能看家人一眼,哪怕一眼也好。 这时正好角门开了,门内走出一行人,聂亭然走在最前面,郭大宝、族长和翌茹跟在后面,几个人在门前正在商量着什么。 翌茹跟着郭大宝和族长将聂亭然送了出来,郭大宝正在和聂亭然说着自己的想法,他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件事情不是几句话就能解决的,估计还要付出些代价。正在和聂亭然商量着这些日子郭家已攒了些钱财,手上拿着三千两的银子,这是郭婶出门之前交给自己的,拿到京城打点用。郭大宝将银票递给聂亭然,希望能有些帮助。 “叔父,茹儿在皮毛铺子、仙客来还有些分红,这段时间一直未领,也攒了不少,够用了,这些你就收着吧!”聂亭然谢绝了郭大宝的好意,这些银子自己还是出得起的。 翌茹见两人在门口推来推去,上前将郭大宝手中的银票递给了聂亭然,“拿着吧,这是我家的一些心意,总不能让你跑来跑去的自己还掏腰包不是?”聂亭然见翌茹执意如此,也就收了银票,放到自己的怀里,和郭大宝告了辞,从门口牵起自己的马儿,想着将军府的方向去了。 这一幕被远处的郭跃看到眼中,看到家人将聂亭然已经当成了自己人。据大师兄说,这个聂家的小侯爷为人比较正直,虽然身处侯府,但是没有一丝骄纵,反而靠自己的能力在商场打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是个难能可贵的人才,想来这样的翩翩公子才是能配得上茹儿吧。自己在茹儿来自家之前只是个山野村夫,哪能配得上茹儿,自己还是回到山上,遵从师傅的五年之命,五年以后,茹儿十八岁,就到了嫁人的年龄了,等茹儿嫁了人,自己就下山来陪伴父母。郭跃想到这里,冲着立在门口的郭大宝磕了三个响头,牵起马,向着城门放下奔去。 正要回客栈的郭大宝手放在门上,停了一会,翌茹在郭大宝身后说道:“叔父,你怎么啦?”郭大宝回身向着郭跃刚才站立的地方望了望,“咦,没人呀,我怎么觉得刚才好像听到虎子的声音了呢?”翌茹跟着向街对面望去,只看到空空的招牌随着风来回摆来摆去,并没有郭跃的影子,“叔父,你肯定是太想虎子哥了,产生了幻觉,肯定是这段时间休息的不好,我扶你回屋休息会吧。”郭大宝又回身看了看,叹了口气,任翌茹扶着回房去了。 过了中午,伙计领来一个人,说是要见郭大宝,郭大宝见这是前几次来郭家村的张家小哥,在国都碰到张家小哥还是有些纳闷。“张家小哥,你这是?” 来人正是安离手下的张副将,他上午得了命令,让下午来东升客栈传消息,一过中午就来到东升客栈,“是这样的,我来替郭小哥传个信。” 张副将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大宝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几步来到张副将面前,抓住张副将的胳膊,大声的问道:“虎子,你有虎子的消息了?” 张副将虽然久经沙场,但是郭大宝这一抓几乎使了全力,胳膊还是有些痛,嘴巴向外呲开。郭大宝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了,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族长也在一旁道着谦。 张副将能够理解面前这个汉子的心忧,自是不会计较这些。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郭大宝,郭大宝接过展开,信很短,自己比较潦草,可见写信的人比较匆忙。 “父唔,儿从白云山得知家中出事,匆忙赶来,未见父面即被师命召回,师命难违,师推算家中事务得高人相助,不日既能解决。越叩首。”郭大宝看过后将手中的信交给翌茹,翌茹见到郭跃无恙也就松了一口气。对于这个哥哥,翌茹还是比较关心的,毕竟,在郭家村相处的时光中,哥哥对自己很是关爱。前世没有兄弟姐妹,她将郭跃对自己的关爱理解成了哥哥对妹妹的关爱,自己对郭跃的挂牵也当成了妹妹对哥哥的挂牵。 “虎子哥没事就好了,既然虎子哥的师傅推算出咱家的事情不日就能解决,叔父你就放心吧,咱们先等聂大哥的消息再说。” 说起聂亭然,这个时候正在自己的别院中,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离开东升客栈,回仙客来准备了礼单和礼物,正准备正午前去将军府拜访。在别院的管事一路飞奔进了仙客来,等聂亭然见到他时,管事气还没有喘匀。聂亭然觉得别院的管事是自己特意挑出来的,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管事见到聂亭然用手指着别院的方向,气喘吁吁的说道:“小侯爷,别院,别院多了三个人。” 聂亭然被管事断断续续无章法的说辞恼了半天,他正在为郭家的事情忧心,想着一会儿去将军府要怎样劝说安将军,看管事没有章法的样子一时不想理他,转身就向外走。管事一把抓住聂亭然的衣角,这回终于把气喘匀了,“别院中多出来的人好像是小侯爷这段时间让属下找的那人。” 原来聂亭然让人画了郭大爷的肖像,在国都附近寻找,今天快到中午时分,别院的守卫听到门响出门看时就见三个担架被放到门外。汇报给了管事,管事见担架上的人被简单包扎过,原本不想理会,但是仔细一看,其中的一位老人竟是前段时间小侯爷让自己找的人。吩咐了家丁将人抬进去好生看护,找医生来给瞧瞧,自己在门口拉了一匹马一路飞奔来到仙客来。 聂亭然听到管事的描述,对这件事情感到很困惑,为了确定事情的真实性。他随着管事来到别院,郭大爷他是见过的。当聂亭然见到三个人的时候,三个人均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聂亭然一眼就认出了面前的老人正是被郭家众人记挂的郭大爷。看了看面前老人消瘦的面孔,他转头向着大夫询问道。 “没什么大碍,就是营养,其他的两个人以为是如此,但是这位老者估计一心寻死,在腕部用绳子磨了很深的伤口,先前有人给他上了伤药,已经没有了大碍,只要好好休养就可以了。”花白头发的大夫保证的说道。 聂亭然看着面前床上的老人,管事和大夫被他打发了出去,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呢?自己刚要去解救,人就被送上门来,肯定不是梁王那对父子,自己虽然在国都生意场上有些人脉,但是朝中的事情自己是不愿去理会的,会是谁呢?想了好久聂亭然也没想出个子丑寅某来,索性先将这件事通知给郭家吧,到时候将事情解释清楚就好了。 聂亭然曾经叫人盯住腾龙居,现在人救回来了,派去盯梢的人就可以回来了。看着面前的手下,聂亭然问起事情的经过,手下正是负责安全的聂二,聂二这时也是一头雾水。“属下和兄弟们一直盯着腾龙居,后来我有些闹肚子,去了一趟方便,回来就发现兄弟们全被迷晕了,东南方向还有人打斗的声音,等属下追过去,人却不见了。属下救醒了兄弟们就一直在腾龙居外把守,没有见到任何人进去。” “一群废物。”聂亭然怒道。 “属下知罪,属下这就去领责罚。”聂二已从管事处了解到人被救出,自己领着一干兄弟在腾龙居外猫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被别人摆了一道,这也是自己的疏忽。主子生气时有道理的。 聂亭然看了聂二一眼,“下去领罚吧,回头去账房每人领五两银子。” “是”聂二应了一声出去了,留下聂亭然对着空荡荡的大厅,总觉的有人在盯着自己。 自己面对的是个高手,不出声色就将自己派出的人撂倒了,但是能将郭大爷救回来应该是友非敌。但愿是朋友,如果有一个这样的敌人,那真是太可怕了。 等郭大宝得了消息,带着族长、翌茹一行来到聂府别院的时候,看到床上瘦骨嶙峋的郭大爷,程风哇的一声就扑了上去。 看到在郭大爷床前哭泣的程风,翌茹的眼圈也红了,看看郭大宝和族长,两人的眼圈也有些红肿。面前的老人没有了在郭家村矍铄的样子,本来郭凤年是长方形的脸,现在瘦成了一小条,裸露在外的胳膊上满是伤痕。据聂亭然说,身上还有很多伤痕,身体十分瘦弱,还营养,可能是长时间没有见太阳,老人的脸色灰白,眼睛紧闭着,没有一丝生气。 提前祝女士们明天节日快乐,明天梦梦要努力双更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