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另一重身份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另一重身份

第二十二章另一重身份 殿下的大臣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都疑惑的面面相觑,不敢吭声,只能拿眼神互相询问着,段王爷、安离和太子均已归位。只剩下梁鹏月跪在阶前,静静地等着惠帝的答案。 “梁鹏月,朕听闻梁吉昌并未给过你一丝的关爱,你因何还要对他如此呢?”惠帝刚刚知道原来这个梁鹏月竟然是梁吉昌强迫了丫鬟生下的孩子,一直被扔在后院,前段时间梁鹏月还在想办法离开梁王府,现在梁鹏月的这个反应倒是让惠帝有些,不知道梁鹏月为何改了主意。 梁鹏月听到惠帝的问话,想了一会儿,才重新叩首答道:“草民虽然没有功名,但还是在书斋外听过课的,子曰:“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就是告诉在事奉父母时,如果父母有不当之处,要适度地劝谏。假如父母有决不听从之志,则依然敬重有加,不要违拗或远离而去。也可以因此而忧劳,但却不要怨恨。草民曾劝过父兄要珍惜现在的光景,不要因为先皇的宠爱就为所欲为,先皇宠爱是因父亲早年乐于助人,不思回报,这才赐封父亲。但兄长这些年的所为实在是有些猖獗,几次规劝无效,草民更是惹得父兄不待见,因此,草民才决定搬出王府。但现在父兄有难,草民定当以一己之力,让父亲安享晚年,这才是为人子者应尽的义务。” “好,好一个为人子者应尽的义务,我安国百姓如果全像梁卿家,我安国定当父慈子孝,安定康足。朕答应你,若你父果真没有大案在身,朕会考虑让你接回府去安享晚年。如何?” “谢陛下”梁鹏月感激的磕了几个响头,表达自己的谢意。 “不用,梁卿家,朕见你谈吐不凡,你可曾考过功名?” “回陛下,草民小时在书斋外听过几年书,习过几年字,后来由于要照顾母亲才荒废了,并未考过功名。” “好,朕允许你参加今年的秋试,你可愿意?” “草民愿意。”梁鹏月知道参加秋试后就可以参加殿试,自己原来就是因为没有举荐信才参加不了科考,现在惠帝亲自推荐自己,省去了前面的乡试和县试,就有几分像提拔自己的意思了,这样自己更加要努力读书,一定不能让惠帝失望。 “好了,梁卿家,你先回府,王府内的一切事宜先由你掌管,等秋试结束后,若你成绩优异,朕仍将梁王府交换与你,若成绩不好,那真可就收回梁王府,你可有意见?” “草民谢陛下隆恩。” “下去吧。” 等梁鹏月走出金殿,在殿外被风一吹,头脑清醒起来,自己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想来还是要感谢大宝哥,要不是他和自己认了兄弟,自己就不会知道父兄原来做的龌龊事,不会给他报信,更不会因此被陛下召见。想到秋试,梁鹏月加快了脚步,看来,回府以后先要去找书来,这些日子要好好温习才是。 惠帝还沉浸在刚才的闹剧中,他已经从还几个人的口中知道了郭家的消息,对这个郭家也有了好奇的兴趣。正要打听一下郭家的消息,见底下的国师冲着自己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理解的点点头。从后面递了递眼色,看朝中无事,先退朝回到了御书房。 惠帝刚在御书房坐稳,外面的太监就回报:“国师驾到。” 国师是一个道装的长须老者,手拿一把拂尘,匆匆走了进来。惠帝让人搬了座位,道长坐下后,惠帝小心的问道:“国师因何不让朕问起郭家的事情呢?” 老者捋捋胡须,沉吟了半晌说道:“陛下有所不知,这郭家的事情全部是由天命贵女而来。” “天命贵女,就是你五年前推算出的天命贵女?”惠帝惊奇的说道。 “对,这是这个女子,五年前臣夜观天象,发现有天财星闪耀,天财呈红色,预示此人为女子,降落在西北方向,去年臣看天财星光芒渐盛,知道天财已降临。” “难道这天命贵女降到了郭家?” “臣打探了消息,这郭家自从去年认了义女之后,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去年陛下身上的毛皮大氅,今年太后斋堂挂着的观音伶仃图全是出自郭家,还是市面上的炒货、鲁家班的家具也全是那丫头琢磨出来的。” “那朕是不是应该将这女子收入皇家,让她继续为天下苍生造福。”惠帝一听竟然有这样的奇女子,首先想到的是几个自己的儿子,要是娶上这样一位妃子,那可是苍生之福了。 “不可,万万不可,此女虽然贵为天财,但一定要顺其自然,不可为外界事物打扰。这也是我邱师兄和天机师兄的想法,此女不可硬逼,遇事能得贵人相助。陛下有所不知,去年,在邺城曾经有人觊觎这郭家的产业,引来了天雷,这也是上天的意思,所以,这天财星虽然能使我安国国富民强,但也要好好把握才好。”道人慎重的说道。 “噢,连邱道长和天机老人也是如此说吗?”惠帝想了想曾经谋面过的两个老人,打消了将郭家之女纳入皇家的想法。 “那依道长所见,朕该如何对待该女子呢?” “天机不可泄露,只能顺其自然,臣已泄露天机,要闭关修炼三个月,陛下只需忘记刚才臣所说即可。臣夜观天象,天财星会留在国都五年,五年之后,天财星面临大劫,劫难过后,天下太平。”留下几句话,国师拿着浮尘走了出去。 惠帝看着国师的背影,闷闷地想:“让自己当没听说过,这怎么行,自己明明听到了,唉,好奇害死人,自己怎么就因为一时好奇竟然听到这个事情了呢?郁闷死了。” 夜晚,等惠帝回到了寝宫还在叹着气,皇后长孙莲走过来体贴的给惠帝揉着肩,“四哥可是有烦心事?” 惠帝看到身后温柔睿智的长孙,将今天金殿上发生的事情和御书房国师告诉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四哥在忧愁什么?这不是好事么?” “朕当然也知道是好事,可是,朕好奇嘛?” “呵呵,四哥既然好奇,明天莲儿就陪你走一趟,咱们看看那个孩子,怎么样?”长孙安慰的说道。 “真的,莲儿肯陪朕出去?” “当然,莲儿知道四哥整日将心思放在朝政上,很是烦躁,现在国泰民安,出去走走看看国都的风光也未尝不可。莲儿和四哥明日就作为平常的夫妻,出去逛逛,看看陛下治理的天子脚下是个什么模样,可好?” “好。” 翌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冠上天财星的名号,这是时候正在郭大爷的床前和程风一起给郭大爷喂着饭,郭大爷昨日醒来后吃过些东西,身体好了很多。由于抢救的及时,割伤的手腕并没有流太多的血。打断的肋骨长起来比较慢,翌茹就多煮了一些骨头汤给老人喝,加上大夫开的一些中药,这时的郭大爷脸色已经不像昨日的灰白,渐渐有了一丝血色。 聂亭然今天中午接到父亲的召唤回城去了,别院里只留下了郭家一家和陈家一家人,陈家夫妇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下午还过来看过郭大爷。郭大爷简单的和陈子翔说了几句话,陈子翔夫妇打算等老人伤好后就和老人一起去郭家村,从此在老人身边服侍,不再离开。 郭大宝对陈子翔夫妇的看法有了改观,尤其是听了翌茹讲述了两个孩子的遭遇以后,和陈子翔开始熟稔起来。对两个孩子陈琳和郭盼年更是喜爱有加。程风则是整天不是围着郭大爷就是围着郭盼年,翌茹这日倒是清静不少。 郭大宝昨日已经给家里捎了信,由于郭大爷的伤势,几个人还要在国都呆上一段日子,族长已经跟着郭继荣回了家,等些日子和郭大宝一起回去。凑着这些日子翌茹也想在国都转转,看看有什么可参考的。 第二日,翌茹和程风坐上张继良的马车,向国都奔去。今日翌茹主要想转转国都内的小店铺,她有两个想法,一个是烧玻璃,一个是弄些香皂之类的。先看看这里有没有市场,毕竟国都的商品种类比较齐全,档次也比较高些,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高手来帮自己烧玻璃。说起烧玻璃,翌茹也只是在大四参观的时候知道配方和工艺,但是具体的温度控制却是个问题。现在没有温度计,看不到多少度,所以温度控制不好肯定会影响玻璃的品质,找不到这样的高手,玻璃作坊只是个空想。想着现代琳琅满目的玻璃制品和自己最喜欢的水果罐头,没有了玻璃这些全是空想。 张继良这几日没有闲着,将国都转了个遍,所以,翌茹想出来转的时候就带上了他,当然少不了程风和程进,陈琳本来想跟来,被陈子翔制止了。他们夫妇二人已经麻烦了郭家良多,不能再让人家帮着自己看孩子了。 国都的有一条街全部是卖的从异国带来的货品,这条街正是翌茹今天的目的地,她领着程风在人群中穿来穿去,像两条泥鳅。程进紧紧跟在后面,张继良在偏僻处停好了马车,也跟了上来。 “姐姐,你看,这是什么?”程风指着一家店问道。 翌茹抬头看到店铺上写着招牌,“琉璃局”拉着程风走了进去。琉璃局中摆放的全部是些琉璃制品,琉璃马、琉璃瓶、琉璃盏、琉璃摆件应有尽有,看的翌茹都有些目不暇接,在现代曾经在电视上见过这些琉璃制的东西,趁着灯光美轮美奂,现在看到实物更是精美异常,难怪琉璃能够成为五大名器之首,佛家七宝之一。 “姐姐,姐姐,这些真是漂亮。”程风边看边吧嗒着小嘴,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店里的伙计细心的为翌茹等人介绍着各种琉璃摆件,翌茹看中了一个琉璃的小猴子,正好翌茹属猴,这个猴子正淘气的搔着耳朵,看上去栩栩如生。翌茹问过了价钱,这样一个小小的挂饰竟然要十两银子,翌茹觉得有些不舍得,正在翌茹犹豫的时候,门外进来一个高鼻梁,蓝眼睛的外国人,一进来操着不太流利的话问道:“掌柜的,你们收东西么?” 有伙计迎上去,将洋人迎了过去。原来这家琉璃局不光买东西,还收一些琉璃制的物品。 程风还从来没有见过外国人,拉着翌茹偷偷地凑了过去,翌茹看到高大的洋人从一个用碎纸包裹的盒子里拿出了两件物品,正好外面的阳光射进来,照在杯子上,折射出彩虹七彩的光芒。 “玻璃杯” “水晶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