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远方的客人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远方的客人

第二十三章远方的客人 两声不同的惊呼声在房间内想起,翌茹捂住自己的嘴巴,看向发出惊呼声的另外一个人。那人四十岁年纪,穿一件淡紫色的锦袍,腰间束着玉带,头戴一顶金冠,贵气袭人,身旁跟着一个,身穿红色外衫,里面是一件月白的袍子,头顶上只带了一根玉簪,看起来温柔和蔼,站在男子的身旁,笑盈盈的看着翌茹。 “丫头竟然认识这水晶盏?”男子看了翌茹片刻,开口询问道。 “曾经听一个游方的道长说过,听过这水晶盏在阳光下能折射出彩虹的光芒,所以刚才才叫出声来。”翌茹见男子的气势有些逼人,只好将原来编过的借口找出来,打算糊弄过去,连玻璃杯的名字都换成了水晶盏。 “噢,那丫头你怎么叫此物为玻璃杯?”男子可没有错过翌茹的说法,抓住刚才翌茹的错处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说道。 “哦,那道长给我说的时候是玻璃杯,当时我还小,记得不是很清楚。我也是听阁下说是水晶盏,想来这一定是那物品的名字,所以才改了口。”翌茹才不想和这人纠缠,找了借口推了出去。 “你也知道这是玻璃杯,太好了,我终于找到知音了。你好,我叫亨利”高大的外国人走到翌茹面前,高兴地说道。 翌茹正想趁机离开这琉璃局,没想到这亨利自来熟,过来就打起了招呼。 “henry”翌茹脑子没经过反应,这句话就脱口而出,说完以后后悔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hello, beautiful lady,nicemeet you。”亨利高兴地说道,上来就想给翌茹一个拥抱,被程进用剑止住,停在翌茹的面前。 “why?”亨利仰着双手,示意自己只想给翌茹一个见礼,看到面前的剑柄满脸的不可思议。 “亨利先生,你还是说中文的好。”翌茹好心的说道。 “为什么?” “你的礼节在你的国都属于平常的招呼,但是在这里,不可以顺便拥抱的,明白吗?” “你不是?”亨利觉得既然翌茹知道自己国都的礼节,应该给自己一个贴面礼才对。 “入乡随俗,亨利先生。” “入乡随俗。”亨利的中午并不好,说起来怪声怪气的。 旁边的中年男女看着两个人说来说去,男子眼中的兴趣渐浓起来。 琉璃局的掌柜走了过来,看到中年男子,正要施礼,被男子拦住了。掌柜乖乖的站在一旁,等候主子的差遣。 翌茹不想和亨利纠缠下去,推说自己有事要回家去,转身就要向外走。亨利拉住了翌茹,回身从桌上拿起玻璃杯子,装到盒子里,将盒子拿到翌茹面前。翌茹见亨利看着自己,是想让自己收下这玻璃杯,翌茹知道在这个年代,这件东西还是很珍贵的,毕竟,现在市面上少,估计要值不少钱。她摇摇头,将盒子推了回去。 “why”亨利着急的问道,因为着急,所以脱口而出的是英文。 “我们国家有句话叫无功不受禄,你明白吗,就是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咱们不熟,我不能要,这太珍贵了,你懂吗?” 亨利摇摇头,冲着翌茹说道:“我们是friend,goodfriend,ok?” 翌茹看亨利风尘仆仆,估计是来到安国以后没有能够认识的人,好不容易见到自己懂他们国家的语言,就将自己当成了好朋友。 “亨利,朋友是要很长时间彼此了解以后才能成为朋友的,你懂吗?你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助你,但是这个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亨利总算明白了翌茹的意思,他耸了耸肩膀,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 “你是不是没有地方去?”程风在一旁看着亨利,问道。 亨利摇摇头,“我在街北的丝茶居,beautiful lady,能去我那里坐坐吗?”翌茹正要摆脱面前的中年人,见亨利这样说,也就没有推辞,跟着亨利一起走出店门。 “有意思,还真有意思。”中年人看着远去的翌茹一行和亨利,冲着旁边的美貌笑着说道。 “咱们不就是出来找好玩的吗?”盈盈笑着说道。 “要不要属下跟上去?”旁边的掌柜说道。 “不用,你专心做你的生意就好。”中年人一挥袖,带着走出店门,身后跟上了八个虎背熊腰的汉子,一群人朝着街北走去。 亨利给翌茹端上了玫瑰茶,拿高的玻璃杯泡出来,玫瑰花瓣在水面上漂浮着,空气中充满了玫瑰的香气。程风一进店里就开始转来转去,亨利的店中主要是一些洋货,大部分是一些银质的摆件和挂饰,很有异域的风情。 “我从国内运来这些,换成茶叶和丝绸运回祖国去。”亨利解释着自己的生意。 “你走一趟不容易的吧?”翌茹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和自己原来熟悉的一样,但是以现在的水平,要将这些运到亨利的祖国,估计要费很多功夫。 “我从安国、经齐国到海边,从海上走五个月才能到祖国。” “这么远?”程风转了一圈回来,惊奇的说道。 这还算比较快呢,翌茹想着这些丝绸和茶叶要靠肩扛马驼才能在陆地上行走,到了海上只能靠船桨滑动,亨利能够到达这里已经算运气好了。 “你为什么去买这两件东西?”翌茹看出先前的两个杯子应该和自己现在拿的玻璃器皿是一套的,可见亨利是需要钱才去卖其中的两件。 “没办法,我缺钱。”亨利挠挠头,尴尬的说道。 “经营不善?”翌茹看看亨利店里的东西,除了一些银质的挂饰还比较可爱外,其他的确实是没有安国的精致。 “其实,我原来卖的是这些。”亨利从店铺的里间拿出一个类似于八音盒的东西,上面两个小人,翌茹熟练地上了发条,两个银质的小人在上面开始旋转,悦耳的声音从八音盒内传出。 “真好听”程风在一旁聚精会神的看着八音盒,不知道声音从哪里出来的,拿在手中翻来翻去,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门道。 “我父亲年纪大了,不想让我来回奔波,我这次来就想将手头上的东西全部卖掉,换成钱全买了丝绸和茶叶回去。” “不回来了?” “嗯,虽然我喜欢这里,但是毕竟这里很孤独,我想念我的祖国,我的家人,还是回去吧!”亨利望着西方,眼神悠远,似乎在怀念祖国的亲人。 “送给你。”亨利将手中的八音盒和手中的一个大盒子一起推到翌茹面前,大盒子里放着全套的玻璃器皿,只留下一个杯子的地方是空的,等翌茹将自己手中的杯子放进去正好就凑成了一套。 “这?”翌茹疑惑的看着翌茹。 “尊贵的女士,我其实是想留个……念想,是这样说吧,我只是想证明我来过这里,这里留下了我的印记。”亨利现在的表情让翌茹想起西方忧郁的王子,眼神忧伤。 “好,我收下,将这些作为传家宝传给我的孩子,让他们记住,曾经有一个亨利uncle飘扬过海来到这里,这就是他留下的印记。”翌茹说道。 “谢谢。”亨利高兴地笑着,像个孩子似的拉起翌茹要和她跳舞,翌茹知道亨利即将远去,也就不再推辞,随着亨利的舞步跳了起来。 “谢谢。”一曲跳完,亨利给了翌茹一个绅士的拥抱,“谢谢你给了我心灵的安宁,谢谢,尊贵的女士。” “你们在做什么?”门外一声怒喝,一个人冲了进来,拉开了两人,翌茹抬头望去,就看到聂亭然愤怒的脸。 亨利看着面前的男子将翌茹护在身后,他疑惑的看着翌茹。“who?” “my boy friend,soory”翌茹知道聂亭然是看到自己和亨利抱在一起误会了,在这个年代估计让外人看见自己的行为都能沉河了,聂亭然的反应还算比较正常的。 “你们在说什么?”聂亭然看着翌茹和大个子的洋人叽里咕噜的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昨日父亲的话在自己耳边回响。 昨日聂侯爷下朝后就将聂亭然叫到家中,他看了看眼前这个儿子,叹了口气。“然儿,我知道你不想入仕,爹爹也不会逼你,可是你最近好像和郭家的那个女孩子走的很近,为了她,你发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替她找家人。今天上朝,这件事情被捅到了皇上面前,郭家以后估计也不会安稳了。你的志向不是要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吗?想效仿齐国的齐楚,用经济控制整个国家,可是你想过没有,惠帝不是齐厉王,他不会任由你主宰安国的经济。你可能不知道,在国都就有一半以上的经济是抓在惠帝手里的,表面上你是大商家,但是真要拼起实力,你差得远。” “正因为儿子差得远,所以才更不能放开郭家那个丫头。”聂亭然坚决的说道。 “为父真是后悔,让你知道有天命贵女的说法,但是现在不是还没有确定那丫头的身份吗?万一她不是呢?” “她一定是,儿子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一定是。” “唉,为父劝你还是不要这样执着,你想想,如果那丫头不是天命贵女的身份,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帮她吗?” 聂亭然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帮助郭家的时候好像真的没有考虑过翌茹的那重身份,自己是真的喜欢那丫头了。 “为父奉劝你一句,你如果对丫头是真心,就要一心一意的对她,不要掺杂一丝一毫的杂念在里面,要不早晚你会后悔。为父年轻时也像你一样,想做安国第一人,整天将心思放到朝中,忽略了你的母妃,等到了这个年纪,才知道原来有人陪伴才是最幸福的,你好自为之吧?” 聂亭然想了,他认为自己既然喜欢翌茹,利用翌茹天命贵女的身份,帮自己建立起商业帝国,这两件事情并不矛盾。想通了的聂亭然一早快马加鞭赶到别院,却被告知翌茹去了国都的洋街。一路赶来,问了好多人才找到这里,一进门就碰到了这样的事情,让他怎么能不气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