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五五分成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五五分成

第二十四章五五分成 “聂大哥,这只是他们西方的礼节,不要紧的。”翌茹见聂亭然先是气愤,然后又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开口解释道。 “他那里比我好,你都没有抱过我。”聂亭然按下自己的心思,装成委屈的样子说道。 翌茹觉得这段时间聂亭然的变化很大,刚开始接触时聂亭然还是生人勿近的冷冰样子,自从自己拒绝他的帮助以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段时间更是变本加厉,一点都不像外界传说的商业巨匠的样子。 “好了,亨利送了我一些东西,你看看。”自从聂亭然将郭大爷救出后,翌茹就对聂亭然有了依赖感,拉着他走到桌前就,将桌子上的两样东西只给他看。 聂亭然斜了一眼桌上的东西,任他见过好多东西,也觉得面前的水晶器皿不同寻常。但是在翌茹面前,他还是保持着酷酷的样子,“你喜欢,我买给你好了,不要他的。” “不是这样的,这是我送给这位女士的。”亨利走过来解释道。 “不用你插话。”聂亭然恢复了冷冰冰的模样,冲着亨利嚷道 “sorry”翌茹抱歉的冲着亨利笑笑。 “不要冲他笑。”聂亭然嘟囔了一声,说道。 “好啦,亨利,这些东西我收下了,你什么时候起身回国,我给你践行。” “三天,三天后我会离开国都。” “好,我有空再来找你。” 翌茹拉着聂亭然来到店外,聂亭然还是很生气的样子。翌茹将这些当成了男人面对心爱女人的小孩心性,也就由他去了。看着翌茹和程风上了车,聂亭然赶紧牵起自己的马,跟着追了上去。 看着远去的一群人,刚才的中年男子和妻子从对面的茶楼中走了出来,“刚才那个就是聂侯爷家的那个孩子吧?”美妇问道。 “嗯,没想到这孩子现在长大了,还是这个样子。”男子眼神微眯,看着眼去的聂亭然。 “怎么啦?” “你记不记得,当初就是这小子,为了抢博康的一只鹦鹉,暗中撺掇靖宇,从博康手中夺去了鹦鹉。” “当然记得,那也就是孩子心性,大些就没事了。”美妇回答道。 “我看这小子对那丫头的心思有着厉害关系在里面,你不知道,自从这孩子从国子监出来后,没有入仕,倒做起了买卖,他将心思全放在了生意上,现在的生意很是红火。我曾经听靖宇说过,这家伙是觉得自己的身份不比皇子的身份,所以才拼命做生意,想成为平民皇帝,把握国家的经济大权。” “那咱们就眼看着国家的命脉落到他的手中?”美妇紧张的说道。 “没关系,这小子跳不出我的手掌心,你放心吧!我只是担心他对那丫头的动机不纯,你别忘了,邱道长和聂侯关系很好,他会不会知道丫头的另一个身份才有意接近呢?” “四哥,我看那小子不像做戏,好像对那丫头有情呀?” “我看,他可能是自己都不清楚了,这种掺杂了杂质的感情,唉,估计这就是丫头的情劫吧?” “那怎么办,要不通知那丫头,我倒是有些喜欢这丫头呢,她和靖宇差不多呢,要不让他们试试?” “不要,国师说过要顺其自然,不然会引起时局动荡,咱们还是耐心等待看事情的结果吧!” “可是……”美妇看看丈夫,闭上了嘴巴。 翌茹回到家中,想着自己平白得了亨利这些东西,有些不好意思。她和聂亭然商量想看看有什么东西能送给亨利,聂亭然一听要给亨利送东西,先是有些不开心,旋即又想,翌茹给亨利送东西那就是礼尚往来,自己就不会觉得欠亨利什么了。于是自告奋勇的搜刮了不少的瓷器、古玩、丝绸和茶叶等,整整装了两大车,给亨利送了过去。 亨利看到面前小山似的物品,先是拒绝,后来聂亭然将礼单塞到他怀里,“好了,茹儿不欠你什么了!你以后不要去找她。”说完气呼呼的上马离开了。亨利看着聂亭然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吩咐伙计将东西搬了进去。 翌茹这两日正在做牙刷和牙膏,尽管比较简单,但是没有好用的工具,在房里呆了整整两天才将这两样东西做好,翌茹一共做了四五个,自己试了试,还可以,牙膏是薄荷味道,刷完以后口齿留香。翌茹留下自己试用的那个,将剩下的四个全装进盒子封好。等到亨利启程的这天才赶到丝茶居,丝茶居已经关了门,亨利坐在车房,后面跟着近十辆大车。 “亨利,等等。”翌茹让张继良赶快一些,终于追上了亨利。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他。“这是?”亨利看了盒中的东西,不清楚他们的用途,疑惑的看着翌茹。 “呵呵,这是我做的牙膏和牙刷,这样”翌茹拿起一把,做了个示范的动作,现在大部分用的是牙粉,只是没有牙刷。亨利很快明白了这两种东西的用途,感谢的冲着翌茹笑笑。领头的伙计正在催促,亨利向翌茹道了别,坐上马车离开了。 望着亨利离开的方向,翌茹觉得人真的很渺小,在大千世界面前渺小只是沧海中的一粟。就想亨利带着满心的喜悦漂洋过海才发现这里虽然繁华,但闹市中只有孤独的自己。自己何尝不是呢,这个年代中只有自己是孤独的,也许是害怕孤独才会选择聂亭然,至少有人陪着的感觉挺好的。这时候翌茹忽然特别想念郭婶温暖的怀抱,想念在郭家村的日子,自己和郭婶在家里收拾家务,郭大宝和郭跃上山打猎,日子平淡幸福,可是这种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可能是亨利的离别引发了翌茹的愁绪,以后的半个多月里,翌茹一直猫在房间里,给大家做了好多牙刷,当成礼品送了出去。借着早先在郭家村蒸好的香精,做了好多种味道的牙膏,装在小罐里。先是送给郭大宝、族长,程风、程进、聂亭然、张小山,后来就是嫣然郡主,再后来所有的东西被嫣然那个丫头搜刮一空,美其名曰省的占地。反正翌茹也是消磨时间才来做这些小东西的,也不在乎嫣然的搜刮,反而是段嫣然很不好意思,拿来了好多名贵的东西做了交换。在这期间,翌茹光是珍珠、首饰就攒了好几箱,那丫头还有继续送的架势,被翌茹阻止了。 “茹妹妹,你做的东西连太子哥哥都说好呢,我还送了几盒给宫里的娘娘,妹妹,你不如开个店,专门来买这些东西,好不好,我给你看着,保证没有地痞来捣乱。” 段嫣然这日来到别院,看翌茹还在拿小磨细细的磨着用来做牙膏的贝壳,想起这些日子得了牙膏的人纷纷来问自己是从哪里买的,忽然萌生了这样的想法。 “这牙膏不好保存,不能长久放置,大批量生产不太现实。”翌茹说道。 “当然不能大批生产了,妹妹,什么叫物以稀为贵,咱们就每月产上一点,限定一定的数量,买完就不买了,你想这样肯定能赚好多银子。”段嫣然开心的说道。 “噢”翌茹倒是不知道段嫣然还有这样的头脑,“段姐姐你很厉害嘛!” “哪里,哪里,我也是总被别人追着问这个东西多少钱,才想到这个办法。”段嫣然告诉翌茹,自己拿了东西后送给了不少自己的闺中密友,她们用了后都说好,但是一小罐用的时间太短,毕竟是好几个人一起用,一罐很快就用完了。都跑来问自己哪有卖的,还有尚书家的秀珍要用二十两银子买自己剩下的一罐,这才觉得这是个好生意。 “啊,她们几个人合用呀?”翌茹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牙刷竟然有人合用,在现代这牙刷就和男人一样,是坚决不能合用的。 “呵呵,没办法,我就搜刮了十几个,只能一人一个牙刷,一罐牙膏,谁让你的东西好用呢,大家只有一个,当然要抢着用了。” “这牙刷一定要一个人用的,你没有和别人合用吧?”翌茹比较关心面前的这位。 “我当然不会和别人合用啦,我爹爹,娘亲都有,当然不会来抢我的啦!”段嫣然说道。 “那就好。”翌茹想着嫣然的话,想着这也是个好主意,既然这两种商品在国都这样受欢迎,现在推出有一定的市场。但是要开店就涉及到店面、资金、作坊、人手的问题,翌茹将这些问题都说了出来。 段嫣然听到后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放心,这些事情全包在我身上,我家有的是店面,从其中抽一间就好了,伙计是现成的,作坊可以在我家在城西的别院,那院子大,能装下好多人,至于资金,我还有小金库,你需要多少,你说个数,不行我再去找我娘凑些。” 翌茹没想到嫣然还是个急脾气,如果说店面、作坊和人手都由段家出的话,剩下的就是原料的费用,制作牙膏和牙刷的原料实际上还是比较简单的,除了配制的草药和香精,其余全是些廉价的原料,总共不会超过五百两。 “五百两,这好办,这些钱我来出。”段嫣然听说这样的铺子才需要五百年银子,自己的私房就五百两不止,还不包括古玩首饰。 “那我就祝姐姐生意兴隆。”翌茹本来也没有想在国都开铺子,她和段嫣然投缘,就想着以后段嫣然成了太子妃总要有自己的金库,所以提前送个铺子给她。 “唉,不对呀,这铺子是你的呀?”段嫣然这才发现事情不对,赶紧说道。 “方子算我送给姐姐的,妹妹没有什么好东西,既然这个姐姐喜欢,送你好了,回头我将制作方法写出来,交给你。” “妹妹要是这样说,那这铺子我不能要。”段嫣然坚决的说道。 “那好,姐姐从里面抽一成红利给我,好不好。” “不行,三七,我三你七。”段嫣然曾经帮母亲料理过家中的事物和一些铺子,知道这个铺子开起来肯定会财源滚滚,自己既然出了人力和地方,不沾些份子没法和家里交代,想出了个折中的办法。 看着皱着眉头掐着小指算数的段嫣然,翌茹笑了。“五五吧,怎么样?” “五五呀?那我不是占好多便宜。”段嫣然想了想,勉强同意了翌茹的主意。 “在说什么,什么五五?”聂亭然打开帘子,从外面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