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蒸馏酒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蒸馏酒

第二十五章蒸馏酒 段嫣然偷偷地蹭到翌茹耳边,“替我保密。”对于这个表哥,段嫣然多少有些惧怕,说不出什么,就是不敢太过亲近。 “没什么,我们在分这段时间得到的东西。”翌茹指着桌角的几个箱子说道。 “怎么,送出去的东西要反悔?”聂亭然开玩笑似的说道。 “当然不是啦,我正和茹妹妹商量怎样去你的仙客来白吃白喝呢?”段嫣然笑着说道。 “走走,我们女儿家正在说事情,你先出去。”段嫣然看聂亭然在房内呆着不走,就将聂亭然半推半搡的赶了出去。 “那我去准备东西,等备齐了过来你去看看。”段嫣然说道。 翌茹点点头,和嫣然一起来到院内。程风正推着郭大爷在院子里晒太阳,郭大爷经过半个多月的修养,身体好了很多,肋骨长上了,但是还是不能移动。郭大爷见这么多人陪着自己,执意要会国家存去。但是大夫回诊的时候提醒大家病人不宜长途旅行,以防旅途中长好的肋骨错位。郭大爷就开始赶郭大宝,郭大宝没有办法,只能留下陈子翔夫妇和程风、翌茹,自己和族长三天后启程离开国都回郭家村去。 翌茹由于要帮段嫣然将手工作坊建起来,所以这段时间经常往外跑。段嫣然的效率很高,不到三天时间就将店面和作坊、人手准备齐全。翌茹给她列了单子,准备的原料也一包包的堆在作坊内的库房中。段嫣然选择的店面是一座临街的双层店面,位于国都繁华大街上,周围均是玉石首饰和成衣铺,人流量较大。往来的全是一些贵妇小姐等高阶层人士。翌茹去看了店面,对店面的结构很满意,据段嫣然介绍,原来这店面是家里的一个首饰铺子,自己从母亲那里要了过来,这个铺子客流量很好,有固定的客源。段嫣然选中这个铺子是有原因的,一是因为这是母亲自己的私产,日后要当成嫁妆送给自己的;再一就是这个店面所处的位置在国都繁华地带,周围已经形成了以高官及富商为主的消费群。这个铺子从母亲手中拿出来确实费了嫣然一些功夫,后来,嫣然只好和母亲说了实话,说自己是想和翌茹一起拿这个铺子来专门买牙膏和牙刷,母亲这才松了口。 “怎么样,我还行吧?”段嫣然仰着笑脸对着翌茹说道。 “那是,我们郡主出马,还有办不到的事情。”翌茹夸奖的说道。 被翌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段嫣然拉着她向外走去,“走,去看看我找的人手。”嫣然找的人手几乎全是家生子,因为牙刷和牙膏正是因为稀少才会受欢迎,这两种东西的制作要保密,这是翌茹要求的。牙刷就是那个样子,估计可仿效性很强,翌茹打算从牙刷的材质和造型上下些功夫,而且,牙刷上所用的材料全部是消毒过后的,用来消毒的就是酒精。这个年代还没有酒精,这也是翌茹坚信即便有人仿造,也不会超过自己的原因。 望着面前清一色的娘子军,翌茹疑惑的看着段嫣然,自己可没有说全部要女子呀,段嫣然笑着指着队首的一位中年妇女说道:“茹妹妹,看,这些全是我的人,你可能不知道,我手下可是有一群娘子军呢,这是我的奶娘,肖大娘,剩下的这些全是我的护卫军。你可别小瞧了她们,她们个个不输须眉,全是好样的。”段嫣然骄傲的指着面前的一伙娘子军说道。 翌茹这才发现,除了肖大娘一脸的精明以外,剩下的一色的护卫装扮,满脸的英气。她用手捅了捅段嫣然,小声的说道:“段姐姐,你知道的,咱们的作坊里是要干些粗活的,光是将石头、贝壳、药材之类的磨成粉,就要费好大的功夫,你舍得让这些手下去干那些累活。” 制作牙膏和牙刷的步骤段嫣然从翌茹处看过,她当时就看到翌茹拿了几个小石磨在磨来磨去,觉得这些都是些精细活,所以才将手底下的护卫丫鬟都招了过来。听到翌茹这样说,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你不是也磨来磨去吗?为什么她们就不能干?” “不是这样的,我做的时候分量少,肯定是精细的小磨,但是要大量生产后就要使用大的磨盘,这种粗活让男子过来干才好些。”翌茹笑着说道。 “嗯,有道理。”嫣然想了想,点头说道。 “那我这些人?” “这些人可以安排到精细的工序去,再说了,咱们店面开张也要用些女子给女客介绍,这些人肯定都能用上。就是不知道府里还有没有干活的男丁?” “我们府里没有别的,有的是人?” “我觉得男丁也要找些精细点的,因为即使是粗活也要求将材料磨制很细才符合要求。” “没问题。” 材料、人手和店面都找全后,翌茹着手开始准备高纯度的酒精和香精,这些就是制造牙膏法宝了。酒精用作材料的消毒,而香精就是从各种花、植物、药材中提取的,这样牙膏的香型就不会受季节限制。现在这个时候正是百花盛开的时节。翌茹直接住进了作坊内,段嫣然领着一干娘子军帮着翌茹将买来的鲜花分类晾晒。翌茹将前几日在手工坊定制的器皿拿出来,按照自己的需要装配好,打算先蒸出酒精,再利用酒精将香精提取出来。 翌茹画这些需要打造的器皿的时候,留了个心眼,将各个零件拆开来画,到时候自己将这些组装到一起就好。段嫣然看着面前像锅又比锅大好多的东西,看过来看过去,不知道怎么用。 翌茹做着示范,将这个年代的淡酒放到下面的容器内,下面添上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容器内传来了沸腾的声音,慢慢有液滴从上面的管口流到了下面的一个罐内。 “这是什么?”程风和段嫣然都好奇的拿手指沾了一点,放到嘴里,“好辣”段嫣然叫了起来,让旁边的丫鬟赶紧给自己拿清水漱口。程风倒是吧嗒了一下嘴巴,疑惑的说:“茹姐姐,这酒好辣呀!比爹爹原来喝过的烧刀子还要辣!” 翌茹见程风这么小年纪竟然喝过烧刀子,要知道这烧刀子可是安国第一烈酒,有三碗不过岗的说法,疑惑的问:“风儿,你喝过烧刀子?” “喝过呀,爹爹在我小的时候就拿筷子沾酒给我了,不过姐姐这回的酒太辣了,和以往喝的烧刀子不一样呢?” 翌茹原来只见程风在郭家喝过一点酒,但郭家喝的全是果酒,味道淡淡的有些甜,就连翌茹也能喝上一小碗,这回蒸出的酒应该度数有六十多度,在现代也算高度数了,可见这小妮子酒量应该还可以。 “这是酒吗?怎么和我平时喝的不一样?”段嫣然已经恢复了正常,如果不是脸颊还有些酡红,看不出她刚才窘迫的样子。 这时候罐内已经攒了有小半杯的样子,翌茹拿起一个小杯子,将罐底下的细管打开,将酒液慢慢放到杯中,闻了一下,辛辣的味道传过来。翌茹将手中的杯子递给旁边的程进,“程叔叔,你看看,这样的酒你能喝多少?” 程进接过翌茹手中的杯子,闻了一下。“真香。”仰头一饮而尽。喝完后脸迅速的红了起来,“不错,够劲,要知道这么辣,我一定要小口抿才有味道。”程进意犹未尽的将杯中的一滴残酒倒到嘴里,习惯了大口的喝酒,程进很少有像现在抿酒的样子。 “这样的酒,程叔叔大概能喝上几杯?” 程进抿了抿嘴巴,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滋味,“平常的烧刀子我都能喝上两坛,丫头你这酒,我估计只能喝上一小坛!” 翌茹想了想,大概折算了一下,估计这和自己当初想的差不多,这第一次蒸出的大概也就五六十度的样子,只能成为烈酒,还不能称为酒精。要想得到酒精,只能用这些蒸出的烈酒再蒸上两次,估计就差不过了。 翌茹和段嫣然折腾了大概三四天,才将高纯度的酒精蒸发了出来。翌茹拿过一个小碗,将蒸出的酒精放在碗中,上面点上火,小碗中的就燃烧起来,发出淡蓝色的光芒。这次酒精蒸出来翌茹可不敢再让程进试验了,酒精喝了以后会中毒的,作为理工科的学生,翌茹这点常识还是有的。这几日蒸出的五六十度的酒液翌茹拿小酒坛装了两坛,一坛送给了程进,送给了段嫣然,谁让她说自己的父亲也就是段王爷好酒呢! “妹妹,妹妹。”段嫣然刚进了房门就开始喊了起来。翌茹这段时间可是着实了解了段嫣然的脾性。从外表看,段嫣然就是个十足的闺阁千金,但是一旦没有了外人在身边,段嫣然的本性就显露出来。这小妮子只要一进自己的家门,就将规矩全抛到了脑后,但是一旦碰到外人,即便是聂亭然在身边,段嫣然也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举手投足柔婉矜持,但是一旦只有翌茹和程风在身边,小魔女的本性就的干干净净。 “什么事?”翌茹见段嫣然风风火火的过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出,出大事了!” 那个梦梦有些羞涩的说,梦梦写的是架空的年代,但是刚才去网上查了资料才知道蒸馏酒在宋朝就有了,但是当时肯定是没有机械八音盒的,亲们原谅梦梦吧,梦梦下次注意,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