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找上门来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找上门来

第二十六章找上门来 翌茹被段嫣然的话惊了一下,手中的玻璃杯一下脱了手,还在程风在一旁手脚比较快,一个俯身就将杯子捞到手里,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还好没摔坏,好多银子呢!”程风拍拍胸口说道。 “姐姐,什么事呀?这么着急?”翌茹看到段嫣然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头上的钗环有些凌乱。显然是经过了剧烈的奔跑,段嫣然虽然风风火火,但是并不是遇事就慌的人。肯定是发生了大事,要不然她不会这样。 “我爹,太子哥哥……”段嫣然指着后面,气喘吁吁的说道。 “段王爷和太子?”这两个和段嫣然息息相关的人会有什么事情呢?翌茹想了想,肯定是这两个人来这个院子了,要不然段嫣然不会这么紧张。段嫣然虽然活泼,但在这两个人面前还是很收敛的。 “他们是不是来这里了?”翌茹试探的问道。 段嫣然使劲点了点头,这时候已经调整好了呼吸,“妹妹,我爹爹还不知道我拿这个院子做作坊的事情,一会儿等他们来了,你就说是你朝我借的这个院子,千万不要说这生意有我的一半。尤其是不能让太子哥哥知道,求你了!” 翌茹不知道里面具体的情形,但是既然段嫣然要求自己保密,自己肯定不会向外透露的。“他们为什么过来呀?”翌茹对这样两个大人物能来这偏院的小院感到很好奇。 “还不是因为你的那坛酒?”段嫣然嗔怪的看了翌茹一眼。 “段姐姐,我记得那坛酒好像是你求了半天才从姐姐手里拿走的,哪能怪姐姐呢?”程风在一旁看到可不高兴了,明明是段嫣然想拿一坛回去淘好严厉的老爹,现在到怪起姐姐来了。 “哎呀,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好了吧?我也是被急糊涂了,妹妹,你别往心里去!” 翌茹肯定不会和段嫣然计较这些,段嫣然也就和相熟的几个人大大咧咧,对待外人,她才不是这个样子,一副八面玲珑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 段嫣然才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原来她和翌茹蒸好了酒精以后,她见程进对蒸馏酒很是喜欢,于是就想着这几日总在外面跑来跑去,老爹的脸色已经有些黑了,就从翌茹这里拿了一小坛蒸馏酒回府去。才回到家,就发现太子哥哥在堂里坐着。本来,她和太子博康自从去年被惠帝赐婚后,私下也不是没有来往,就大方的上去见了礼。段王爷看到了她身后藏着的东西,就问手中拿的什么。段嫣然本来想只给爹爹一个人的,没想到段王爷闻了以后就赞叹说是好酒,留太子在府里吃饭。等真到了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喝起坛中的美酒才发现这酒别有滋味。正好太子博康和几个兄弟这几日都被惠帝赶下来熟悉国都的一些生意,让他们知道人间的疾苦,知道钱财来之不易。博康正好被分了一个酒楼,惠帝要让他们经营三个月以观后效,以此来试验他们对各种事务的处理应变能力。从来没有做过生意的博康看着酒楼就发了难,他只好来请教原来的老师也就是段王爷,至少段王爷在国都还有产业和酒楼。没想到这里就遇到了这样的好事,品过了蒸馏酒当然就不会放过段嫣然,追问这酒从何处来,段嫣然支支吾吾的说是一个朋友送的,并没有将翌茹出卖。趁着他们论酒的时候跑了出来,她知道,以爹爹和太子哥哥的实力,等发现自己离开,肯定过不了半个时辰就能找到这里,在这半个时辰里,她要和翌茹商量好对策才好。 听了段嫣然的话,翌茹觉得头有些大,自己只想着弄点酒精消消毒,怎么就惹上了大人物了呢?唉,果然穿越前辈不欺我,穿越女走到哪里都会有麻烦的。好在通过段嫣然平日里对段王爷和太子博康的一些描述可以看出,这两个还是比较好说话的,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果然,没过半个时辰,院子里传来一个男子混厚的声音:“莲儿,莲儿。” 莲儿是段嫣然的小名,只有父亲和母亲还有太子哥哥这样叫自己,听到父亲的声音,段嫣然为难的看了翌茹一眼,翌茹鼓励的向她点点头,段嫣然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爹爹,你好快呀!” “那是自然,为父闻着味道就过来了。”院子中传来男子爽朗的笑声。 “莲儿,你的朋友呢?还不让爹爹好好见见。” 段嫣然早就料到父亲会这样说,看了看太子哥哥,发现太子哥哥竟然面色有些阴沉的看着自己。她不明白太子哥哥一向儒雅,为什么会这样生气呢。 “妹妹,出来吧!”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段王爷和太子博康向声音发出的门口看出,只见大门打开后,一个穿着浅绿色衣裙的少女从门内走了出来,估计是刚刚在坐着活计,少女的头发用一块同色的方巾包起,只留下额头密密的刘海,刘海下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院内的几个人。 “这就是你说的酿酒的人?”太子博康看到面前的少女有些诧异,这个女孩好像比莲儿还小吧,自己品过酒后还以为酿出这种酒液的定然是一个男子。想到莲儿竟然和除了自己以外的男子有着瓜葛,博康心中就有气。正因为这样,自己才和段王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了这里。没想到酿出这种好酒的竟然是一个比莲儿还要小的女孩。 “她是郭家的那个丫头吧?”段王爷则是早就知道这段时间女儿和郭家的丫头混在一起,不过手下回报两个人好像在琢磨什么东西,自己也就没有在意,没想到这两个丫头竟然是在酿酒。 “参见太子殿下、段王爷。”翌茹只是盈盈的道了个万福,要不是鉴于这两个人身份比较高,又是段嫣然亲近的人,翌茹才不想理他们。她最不喜欢的就是给别人见礼,好在这个年代不用动不动就跪下,要不然,她非得做出些跪的容易来用。 “莲儿拿回来的酒是你酿的?”博康还是有些不确定,这样浓郁的好酒,出自这个女孩的手,就是酿酒大家从小开始学,这个年纪也不见得能达到这样的造诣。再说,国都好像没有酿酒大家是姓郭的吧? “其实,这酒也不是我酿的,这酒是从玄武大街的刘家买的,我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玄武大街的刘家是距离这个作坊最近的一家,而且他家的酒便宜些,用现代的话说就是酒精度有些低,但是做实验用足够了。国都倒是有好酒,就想沈记的梨花白、李记的五谷丰都是数得着的好酒,但是太贵了,用来做酒精造价太高了。 “刘家?”博康和段王爷互望了一下,国都好像没有卖酒的刘家吧?这两个人平时接触的全是李记、沈记之类的名家,哪能知道这给平常人家沽酒的刘家。 “哎呀,爹爹,太子哥哥,就是玄武大街专门给行脚的人沽酒的,离咱们这里最近,他家的酒全部论缸卖,我让管事的打听过了,就他家的最便宜了。”段嫣然看两个一头雾水的样子,在一旁解释道。 “你是说,你给我们喝的是国都最便宜的酒?”两人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酒家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呢?一定要把人找过来收为己用,这两人同时想到。 “他家的酒才没有这么好喝呢?这酒好喝是因为妹妹有一套好东西,你们看?”段嫣然看两个人竟然以为是刘家的酒这样好喝,就拉着两人到了蒸馏器前。 这时的蒸馏器由于已经试验好了,有个小厮正在底下烧火,从一侧的罐中飘出来阵阵酒香。段嫣然熟练地从小罐下放出一杯递到爹爹面前,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段嫣然早就熟悉了这蒸馏的过程,虽然翌茹的一些说法自己还不是很明白,像沸点呀,酒精度呀,但这些都不影响操作。 段王爷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点了点头,嗯,是这个味道。段嫣然又从旁边的大缸内挖出了一点酒液,倒在另外一个被子里递给爹爹,段王爷放下手中的杯子,拿着女儿送过来的杯子抿了一口,噗的一声就吐了出来,“什么味道,太难喝了?” “这下爹爹不会以为是刘家的酒好喝了吧?”难得看到爹爹这样,段嫣然窃笑了一下问道。 “难道真的经过了这个东西就出了好酒?”博康在一旁看着,自己虽然没有尝过两种酒的味道,但是通过段王爷的表现就能看出一定是不刘记的酒好喝,而是刘记的就经过了这样的一个东西就变成了美酒。想到自己刚接管的沈记,一个想法就冒了出来。 “丫头,如果拿你这套东西去处理沈记的梨花白,是不是应该比我们喝到的还要好喝?” “那是当然,这酒分为酿造酒、蒸馏酒和勾兑酒,现在咱们安国的酒普遍是酿造酒,度数较低,经过蒸馏以后就可以变成蒸馏酒,蒸馏酒香气就比较浓烈,如果想让酒得到大家的喜欢,还是要进行勾兑,勾兑成各种度数的白酒,加上香精就更加香醇了。”翌茹想起了参观酒厂时酿酒的老师傅说过的话,就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等到翌茹讲完,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全看向自己,而且聂亭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院子里。 “丫头,我竟然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本事!”聂亭然和太子、段王爷见过了礼,冲着翌茹走了过来。 (题外,聂亭然看着翌茹在恨恨的想,宝贝丫头呀,你咋不告诉俺你还有这本事尼,俺要是有了这个东西,俺就是酒界的翘楚哩。太子博康在想,俺要是有了这个东西,俺就可以给父皇好好看看,俺才是合格的接替人哩,翌茹看着面前这两个美男子,张开双手,票票,俺要票票,推荐、粉红,谁给俺的票票多,俺就把这个东西给谁。)呵呵,梦梦也恶搞一下,调剂一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