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我是谁(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我是谁(上)

第二十七章我是谁(上) 由于前段时间聂亭然一直在国都陪着郭家处理郭大爷的事情,郭大爷的事情过后,郭大宝、族长走后的第二天,聂亭然也去了南方去处理生意。上次,得了聂亭然的帮助以后,翌茹就想着看怎样能够帮助一下聂亭然。翌茹的心中已经认定聂亭然肯定是答应了安离什么条件才能得到救助郭大爷的机会,这让翌茹对聂亭然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朝堂上的事情翌茹并不知道,涉及到的几个人,聂亭然和聂侯爷不会直说,其余的人和翌茹并不熟悉,所以翌茹还是一直认为是聂亭然救了郭大爷。 望着渐走渐进的聂亭然,翌茹扯了一个大大的笑,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笑肯定还不如哭好看。可是,她其实并不知道这个年代还没有蒸馏酒,这也是无意之中才发现的。这要怎样才能像聂亭然解释明白呢,在翌茹看来两人刚刚开始相处,坦诚还是主要的。 “聂大哥,我,我想办个牙膏和牙刷的作坊,刚刚开始,八字还没有一撇,想等成功了再告诉你。”翌茹摆着头向聂亭然解释道。 “不想笑就不要笑,”聂亭然已经来到了翌茹身边,“这段时间你就是在折腾这个东西?”顺着几个人的视线,聂亭然看到了蒸酒用的那套器皿。“小九跟我说你成天早出晚归的,后来索性就直接搬了出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你没事就好。”聂亭然叹了口气说道。 翌茹看着素爱整洁的聂亭然白色的衣衫变成了灰色,下巴上还冒了些青色的胡茬。自从郭大宝走后,自己这段时间就一直呆在作坊里,很少回去。聂亭然估计是刚到国都就过来了,看着聂亭然劳累的样子,翌茹有些心疼。 旁边的段王爷和太子博康看到两个人情意绵绵的样子,段王爷出声咳嗽了一声。翌茹才缓过神来,发现了呆在一旁的两人。 “表哥有了妹妹就不理我了。”段嫣然开口打断了几个人之间的尴尬情景。 段王爷和太子博康私底下都和聂亭然有着交情,聂亭然来时和自己打了招呼,对两个人的事情也有些耳闻。原来只知道聂亭然为了一个女子将生意都抛到了脑后,现在才知道这个女子竟然就是面前这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 “舅父,博康,你们这是?”聂亭然重新向段王爷和博康见了礼,所以他知道这两人是为了眼前的这幅器皿而来,但是并不知道事情的始末,所以开口问道。 “亭然,我们也是从嫣然处得了坛好酒,顺着酒味追过来的,没想到误打误撞竟然让我们找到了秦姑娘这里。”作为长辈的段王爷不好对聂亭然解释这件事情的经过,博康曾经和聂亭然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不错,见段王爷不语,只好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那酒真的比梨花白还要好喝?”聂亭然惊讶的说道。 “那是自然,秦姑娘处应该还有,亭然不妨再讨要一些,也好解解我们的馋虫。”博康打趣的说道。 翌茹见状让程风从屋内拿出自己前几日处理好的酒液,这些酒液前几日处理好后,翌茹就拿坛子封到了一边,打算封上一段时间,等回村的时候给郭大宝和族长带上。 这些坛子全是大概一斤装的小坛,聂亭然掀开泥封,一阵酒香飘了出来。程风拿过了几个白瓷碗,聂亭然将坛中的酒倒入,酒液色泽金黄,喝到口中,带有淡淡的药香。 “这是?” “我选了几样中药,泡在酒中,想着回去的时候带给家里人的。”翌茹回答道。 “这个想法不错,我觉得好像前人都是在酿造的过程中加入药材,丫头,你这一坛酒能保持多长时间?” 翌茹一听就知道这段王爷也是品酒的行家,她将淡酒液经过蒸馏以后就想起原来自家泡的药酒,大部分是一些枸杞、当归、鹿茸、人参之类的,就顺手泡了几坛,这坛正是枸杞泡制的。这回的蒸馏酒度数稍高一些,由于水分含量较低,保存的时间会比较长。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大概一年应该没问题吧?”翌茹也没有做过实验,但是如果密封保存,一年至少是没有问题的。 “这套器皿,姑娘能否给我一套?”博康想到今天的目的,先开口问道。 “这……”翌茹看了看段嫣然,又看了看聂亭然,不知道怎样回答,这套器皿本来是自己蒸馏酒精的,太子要这套器皿,自己又不能说不给,这怎么办呢? “秦姑娘有难处?”太子并不知道酒精的事情,见翌茹为难,以为翌茹是留给聂亭然的,不想给自己。他一个劲的朝着聂亭然使着眼色,想让聂亭然替自己想想办法。聂亭然给了他一个无能为力的眼神,指指翌茹,示意真正做主的只有丫头一个。 “是这样的,我正在做的牙刷和牙膏要用这套器皿做出来的东西消毒,不知太子想拿这套器皿做什么,如果是普通的酿酒,我房里还有张图,用那张图上的器皿就可以。”翌茹解释道。 “普通的酿酒就可以了,姑娘能否将图给我看上一看?”太子一听这件事情有希望,赶紧趁热打铁,提出要看看设计图。 翌茹转身回了房间,将案上的几张设计图拿了出来,这正是翌茹当初画的设计图,只是减少了一次蒸馏的设备,拿这套器皿即可蒸馏出四五十度的酒液。翌茹拿过鹅毛笔,将图上的尺寸做了修改,将图递给了太子。 “这样就可以蒸出蒸馏酒?”博康看着面前图上的一些线条,望着翌茹。 “你可以拿去试试,我也是试着做的,具体的操作还要问酒行的师傅们。”翌茹只知道这蒸馏酒的一些皮毛,具体的她也不清楚,只能让博康试试看。 “好,我就谢过姑娘了,若此次成功,姑娘功不可没。若姑娘有用得着博康的地方,尽管开口,博康尽力而为。” “不用,这也是我误打误撞琢磨出来的。”翌茹一边摆着手一边说道。这太子作为将来的储君,翌茹只有巴结的份,如果和太子能搞好关系,对自已,对郭家都有着莫大的好处。 “博康哥哥,你就这样走吗?亭然表哥得了茹妹妹的图纸还要出份子给妹妹呢,你就几句话打发了。”段嫣然撅着小嘴,看着博康兴冲冲的拿上图纸就向外面走,开口阻拦道。 “莲儿,你也知道我虽然身为太子,但是还是很穷的,份子的事情,这次我做不了主的,要不,我回头让父皇颁个旨意,嘉奖一下秦姑娘。”博康为难的说道。都怪父皇,让自己接管冯记吧,还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要保密,虽然现在的几个人都是熟人,但是难保不会有人说道父皇哪里,自己还是小心些。 “好了,我只是想能让博康哥哥给妹妹的新铺子送上个牌匾而已,博康哥哥至于说这些话搪塞我嘛!”段嫣然说道。 翌茹没想到这嫣然郡主竟然在这里等着太子,她早就听说太子博康的书法太傅就是安国的第一书法大师严颜,颇得严颜的几分真传。要是能让太子给自家的新铺子写个牌匾,一个是能起到广告效应,再一就是还有震慑作用,至少不会让宵小惦记,嫣然打的小算盘可谓不可不精。 “亭然的字比我的好,严师曾经多次夸奖,嫣然妹妹怎么不去让亭然来写。”聂亭然曾经做过太子的陪读,当时在习字上曾经多次得到严颜的夸奖。太子有些纳闷为什么嫣然不去让聂亭然写,到让自己来写这个牌匾。 嫣然自是有自己的小算盘,这些时日和翌茹接触起来,翌茹给她灌输了不少的东西,包括开张以后的一些经营理念。里面就有一条名人效应,实际上翌茹是想让段嫣然找些贵妇来店里,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在国都就会有很多人效仿,这就是名人效应。眼前正好有一个,嫣然当然要抓住机会,先骗个牌匾再说。 “得了妹妹的好处,你就不能出点力么?”段嫣然嗔怪的看了太子一眼。 “好好,我准备个烫金的牌匾给秦姑娘送过来,好吧?” “这还差不多。”段嫣然才松了口,放了博康出去。 牙刷和牙膏铺子的准备工作基本做好了,下面的人员翌茹做了简单的培训。重要的工作都交给了嫣然的奶娘肖大娘,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翌茹觉得肖大娘作为段嫣然的嫡系部队,还是可以托付的。肖大娘更是找了四个段嫣然的贴身二等丫鬟,将牙膏的混合,加香等工序分成了四个工段,每个丫鬟负责一个工段。这样,除非是将四个人全挖过去,要不然牙膏的制作工艺就不会外传。 做完了这些工作,聂亭然带着翌茹在国都附近的风景名胜转了几日。来到国都这么长时间,翌茹不是在来回奔波就是在房内闷着,一到了郊外,闻着阵阵花香,翌茹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程风更是拉着翌茹这看看,那看看,本来和聂亭然出来,翌茹还有一丝的娇羞,毕竟这好像还是两个人第一次约会,但是程风就像个调节剂,总算这段时间在热热闹闹中慢慢的过去。 太子博康将图纸拿回去以后,没过十天就传来了好消息,冯记的梨花白在国都一下窜响,盖过了其他酒家。在飘香斋开业的日子里,博康亲自送了烫金的牌匾给翌茹,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翌茹决定在飘香斋也就是自己和段嫣然开的铺子开业后就会郭家村去,毕竟离开了一段时间,她对郭婶有些想念。趁着这几日有时间,她领着程风在国都采买些东西,打算回家的时候带上,回到村里分给大家。 “姐姐,后面有个人跟了咱们两天了,爹爹问是不是抓起来问问?”程进昨日就看到后面有人跟着翌茹,今天几个人购完物想会作坊的时候,那人也加快了脚步想要跟上的样子,程进就让程风问问翌茹,看看是不是打探一下跟踪人的底细。 翌茹向后望去,后面跟着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自己和程风进了一个店铺,老者就站在店铺外,等自己和程风出来,老者就亦步亦趋跟上自己。翌茹觉得老者不像是坏人,但是这样跟着,总归不是什么好事情,正当翌茹想让程进将老人打发走的时候,老者忽然跑上前来,拦到了马车前面。 “大小姐,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