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我是谁(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我是谁(下)

第二十八章我是谁(下) 翌茹疑惑的看着面前的这位老人,老者五十多岁年纪,头发有些花白,身上的衣服有两处还打了补丁,但是看着还算整洁干净。“大爷,你叫我?” “大小姐,我总算找到你了,夫人呢?”老者见翌茹停下询问自己,上前跪倒在地,磕了一个头说道。 什么大小姐、夫人的,翌茹看着面前的老翁甚至应该还算清醒,但是怎么就说胡话呢,“风儿,我看老人家可怜,给他点吃的、银两,咱们就走吧。”翌茹决定不和这位老人纠缠,让程风从口袋里拿出些吃食和银两给了老者。老者将头摇的象布郎鼓,“小姐,我是秦安,你不认识我了。”老人抓住马车的缰绳,阻挡住了翌茹一行的脚步。 秦安,自己也姓秦,难道这老者和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有着关系。翌茹看老者可怜,在一家茶馆门前停了车,领着老者上了楼上,找了一个雅间,吩咐小二上了点心和吃食,几个人坐下来。老者以为翌茹默认了自己的身份,上前又要给翌茹磕头,被程进阻拦下来。 老者侧坐在凳子上,看了看翌茹周围的几个人,发觉自己均不认识,开口询问道:“几位是我家小姐的朋友么?” “你找我茹姐姐干什么?”程风戒备的看着老人。 “小姐,我是管家秦安呀,自从在邺城和夫人被强盗冲散,我就一直寻找你们,结果寻了半个多月没有寻到。我琢磨着夫人一定会领着你来国都投靠老爷,所以就先来到国都寻找。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小姐你了,夫人呢?”老者望了望翌茹,焦急的说道。 翌茹刚开始还觉得这老者可能认错了人,但是现在看来,这老者果然是和前主人有关系的。想来老者在邺城寻找自己时,自己正躺在郭家村昏迷着,老者当然找不到自己了。 “安伯,母亲去了,我生了一场大病,好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翌茹决定先安抚了老人,慢慢再想办法。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儿了,没想到竟然还有父亲,这个未曾谋面的父亲是个什么样子自己都不清楚,但是既然这个老人找到了自己,自己否认估计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什么?夫人去了,可怜的夫人,我就应该不听你的,拼死保护你们,夫人呀,秦安对不起你呀!”老人嚎啕大哭起来。 翌茹看老者应该是个忠仆,对他也就多了一分关心,“安伯,是怎么一回事,你能给我说说吗?生了一场病后我都忘记了。” 老人这才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原来,翌茹的父亲叫秦德才,是个书生,他和秦夫人成亲后两年后就去了国都赶考。这时候的翌茹才一岁,十几年过去了,秦夫人安葬了自己的公婆,在秦家村等着丈夫的消息。直到秦家村发了洪水,老家人秦安带着母女跑了出来。路过邺城的时候,碰到了土匪,秦安拼力将土匪引开,等回到了原地,找不到了秦家母女,他在邺城附近找了很久,没有找到母女二人。秦安以为这两人可能上了国都,就沿途慢慢寻找,一直没有两人的消息。等到了国都,才知道秦德才当年中了探花,现在已经当上了工部侍郎,重新有了妻室。看到自己也不冷不热的,自己就在国都天天寻找,终于在昨日看到了正在逛街的翌茹一行。刚开始老人还不敢认,因为翌茹这一年来改变不小,但是他还是不甘心,等跟了两天,越来越觉得就是小姐,才上前挡住了翌茹的去路。 “你说我父亲重新娶了夫人?”翌茹本来就不想见那未曾谋面的父亲,听说这丫的竟然抛弃妻子,在国都有了新欢,整个就是一个陈世美,这样的父亲,她是不会承认的。 “嗯,老爷他考中探花就娶了安国公的女儿,后来就当上了户部侍郎。”秦安也觉得老爷这样做对不起秦夫人,他小心的看着翌茹的脸色,生怕小姐悲愤过度。 “姐姐,这样的老子咱不认。”程风在一旁愤怒的说道。程进拉住程风,制止程风再说下去。 “小姐,跟我回去吧,老爷其实还是记挂你的。”秦安想着老爷冷冰冰对待自己的样子,有些心虚的说道。 “是吗,安伯,父亲要是记挂我为什么十几年也没有音讯,他在国都吃香喝辣的时候,我们在吃什么?我和母亲沿路乞讨的时候,他在那里?这样的父亲,我不想认。安伯,你就当今日没有见过我,就当我和母亲已经去了吧!”翌茹替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有些气愤,确实,这秦德才抛妻弃子,真正的秦翌茹早在母亲死后也跟着去了,是自己进入了这具身体,现在这秦德才才找过来,自己自然不想和这种人有什么牵扯。 “可是,夫人她……”秦安想到秦夫人一直想让小姐能够找到父亲,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安伯,你不知道,我和母亲沿路乞讨,来到了郭家村,是郭家收留了我们,给母亲治病,但是母亲由于身体虚弱已经回天乏力,我被母亲临终前托付给了郭家,现在我再不是秦家的人,而是郭家的媳妇。”翌茹见老者有些愚忠,有些生气,将自己重生后听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大小姐,这怎么行,你是秦家的大小姐,夫人欠了郭家的,我去求老爷,让他给郭家些银子,小姐怎能小小年纪就当童养媳呢。”老者惊惧的说道。 翌茹觉得老者的愚忠有些可笑,在自己看来,自己宁愿当郭家的童养媳也不愿和这秦德才有什么牵扯。 “好了,安伯,我明日就要回家了,你若无处可去,可以跟我一起走。你若想留在秦府,那只能以后再见了。”翌茹见秦安的生活不是很宽裕的样子,想来那秦德才也不会善待这个老人。他既然娶了新妇,肯定是不想自己的以往被旁人知道,估计在秦府秦安也是偷偷存在的人物,要不然也不会这样窘迫。 “小姐,我送你。”秦安见劝阻无效,只好先缓和一下,等回府见了老爷再说。 翌茹见秦安执意要送自己,也就没有拒绝,她和程风再没有了逛街的兴趣,直接回到了东升客栈。自从铺子筹划好以后,翌茹就和程风搬进了东升客栈,郭大爷已经搬了进来,还是在黎院,进门后就看到陈子翔推了郭大爷在院子里转着。 在忙着铺子的这段时间里,郭大爷一直是由陈子翔夫妇照顾的,可能是因为陈子翔是自己爱人小玲的后代,而陈子翔夫妇对郭大爷在腾龙居一直对两个人很是照顾,所以几个人相处的很是融洽。郭盼年和陈琳也在一旁和郭大爷说着话,郭大爷满脸的幸福模样。 “郭爷爷,后天咱们就能回去了呢!”程风先跑了过去,在郭大爷身边说道。 “好好,一起回去。”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郭大爷身体好了很多,国都到郭家村的距离不是太远,昨日大夫过来复诊,看过郭大爷的伤势以后已经同意让郭大爷坐车回去。所以几个人已经开始准备回程的东西。 “陈叔,你和陈婶有需要买的东西吗?明天郭大爷由我们来照顾,你们出去买些东西吧?”陈子翔夫妇已经决定和郭大爷一起回郭家村,郭大宝回家以后就开始着手盖新房的事情了。郭大爷的新居选在郭家的旁边,照着郭家的院子设计,前天鲁家班的鲁子豪过来国都谈生意,曾经来探望过翌茹,家具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几人回去就能搬进新居。 对于陈子翔来说,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以后,心境淡了很多,听了郭大爷的描述,对山清水秀的郭家村有了很大的期望,他和妻子商量,几人就在郭家村一直陪伴着老人,不想再回宛城。 秦安将翌茹送回了客栈以后,返身向着城东走去。在东城的一座府邸前,秦安停住了脚步,府邸前立着两个大狮子,很是威严。他绕过府门,在后院的一座小门前停了下来。上前轻轻地敲了一下门,门开了,一个小姑娘露出了头,看到了秦安,开了门,闪身让秦安走了进来。 “安伯,今天又回来这么晚呢,我在屋里留了饭,今天夫人邀请了很多朋友来家里,剩了好多好吃的,我都给你留着呢!” 秦安笑着抚了抚小姑娘的头,“蔓儿,老爷回来了吧?” “回来了,和夫人在前厅呢,我去领饭的时候听绿萼姐姐说的,今天老爷很高兴呢。”叫蔓儿的小姑娘说道。 “你能不能让你姐姐给我传个话,我想见见老爷。”秦安听秦德才的心情不错,想趁热打铁将翌茹的事情告诉他。 “好的,安伯,我去看看姐姐有没有空。”蔓儿一蹦一跳的走了。 看着蔓儿欢快的背影,秦安叹了口气,自己当初找到了老爷,满以为老爷会听自己的话,发动人手去找夫人和小姐。哪知道老爷竟然让自己说是老家的一个远方亲戚,在这个后院当起了看门人,明摆着就是将自己赶得远远地,生怕新的秦夫人知道自己。好在门房里还有一个蔓儿,她姐姐是书房里的打扫丫头,有时还能给秦德才传个信,自己还能见上老爷一面。但是最近秦德才好像厌烦了自己,自己传了几次信都没有得到回音,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见自己。 在焦急的等待中,蔓儿跑了过来,“安伯,这次老爷说要在书房旁边的小花园里见你呢,你快些,要不就赶不上了。” 秦安听说老爷肯见自己,赶紧小跑着向书房旁的小花园跑去。等秦安气喘吁吁的来到花园,见到秦德才刚将夫人送走,回身看到秦安等在一旁,严厉的说道;“什么事?不要有事没事就找我,我很忙的。” “小姐,小姐找到了。”秦安缓了口气,高兴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