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胡孝儒 - 穿越农家生活

第十三章胡孝儒

翌茹走到客再来所在的大街上,就看到好多人围着客再来指指点点,隐约的听到报应、活该等字眼,看来胡铁鸡在邺城人的眼中是准恶人的形象。、、大家都对这次客再来被天雷炸掉看成了老天对胡铁鸡的惩罚,再加上先前做的一些准备工作,人们心里对老天报应不爽的信念更是深厚了。 在客再来的残垣断壁前,翌茹意外的看到了一个身影,那不是济民堂的胡大夫吗,只见他拿起一块残瓦,眼中似乎还有泪光。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客再来和胡大夫有关系。 翌茹看到了自己的成果后来到了仙客来,要打听消息,当然是酒楼比较方便了,尤其是档次较高的酒楼,仙客来的伙计好像对翌茹有些印象,将她让到了大厅的一个靠窗座位。翌茹点了壶茶和一盘点心,要了一碗面,然后优哉游哉的听起了故事。 要说昨天邺城发生的事情,莫过于胡铁鸡家的客再来被天雷掀翻的故事了,酒楼中说的全是昨天天雷的事情。有人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好像自己看到了。翌茹边听边吃着点心,惬意极了。 “唉,胡铁鸡是不是东西,可客再来是无辜的呀,天雷怎么不把胡铁鸡劈了,劈了客再来这不是要张家母子的性命吗?”一个老者叹息道。 翌茹疑惑的想,这里面原来还有内幕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了,纷纷的催老者往下讲,翌茹认真的听着,原来这里面还有一个狗血的故事。 原来胡铁鸡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勤奋的少年,在张家绸缎庄做事,从跑堂伙计到掌柜的,中间用了八年的时间,胡铁鸡从十四岁到了二十二岁,也是一个大龄青年了。张家绸缎庄的东家张大善人有一个女儿,十六岁,生的知书达理,容貌俊俏,张大善人一直想找一个男子将女儿和绸缎庄托付给他。经过八年的考察,张大善人相中了胡铁鸡,将他收做女婿,几年后就撒手人寰了。胡铁鸡结婚后待夫人不错,两个人和和美美,二年后生了个儿子,取名胡孝儒。照理说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下去也羡煞旁人了。事情就出在胡孝儒二岁时,胡夫人从街边买回一个丫鬟,据说父母双亡,兄长去京赶考,自己卖掉自己办理父母的后事。胡夫人被她的孝心感动,拿银子替丫鬟埋葬了父母,又给了银钱让其去国都找自己的兄长,接过丫鬟执意要留下来报答胡夫人,胡夫人怜她一人无家可归,也就收留了她。刚开始丫鬟倒也兢兢业业,认真勤勉,后来胡夫人生了一场病,病好后丫鬟就成了胡铁鸡的小妾。胡夫人病好后就去了佛堂,再不理会家中的事情,年仅五岁的胡孝儒一直跟在母亲的身边,潜心医术。 那胡铁鸡和那小妾倒是有几分手段,将张家的绸缎庄改名客再来,请了些裁缝师傅卖些成衣,那时邺城的成衣铺子很少,大部分人还是愿意花点钱来买些现成的衣衫,于是客再来就红火起来。胡孝儒十一岁的时候,新来的邺城郡守找到了胡铁鸡家,原来胡铁鸡的丫鬟小妾就是郡守大人找了多年的妹妹。丫鬟小妾被抬成了平妻。胡孝儒和母亲在家的境遇就原来越差,在胡孝儒十三岁的时候,就来到了济民堂做学徒,短短一年就成了坐堂大夫。胡铁鸡依靠郡守的关系在邺城做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当然也靠郡守的势力欺压了不少店家,骗取了不少秘方和设计,慢慢的将生意做到了国都。郡守在客再来入了两成的股份,每年可分到不少的红利,因此,对胡铁鸡的作为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出人命,自己都可以替他兜着,毕竟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这点还是镇得住的。慢慢的胡铁鸡的气焰越来越嚣张,手段也越来越残忍,虽然好多人不是胡铁鸡亲手杀害的,但间接迫害的人还是不少的,这些人家迫于郡守的权势,大多是敢怒不敢言,大部分背井离乡,远走外地。这样也就助长了胡铁鸡的气焰,愈加猖狂起来。 “这次真是老天爷开眼,我看没有了客再来,他胡铁鸡还能怎么嚣张。”一个客人愤愤的说。 “只要郡守还在,胡铁鸡还是会东山再起的。”一个老者说道。 “不然,不然,我有一个亲戚在国都,据说有原来的苦主在大理寺递了诉状,要告胡铁鸡和郡守呢!”一个颇有些气势的人说道。 “这是真的。”有人赶紧追问。 “当然,我那亲戚在大理寺门口当差。那还错得了。确实是告胡铁鸡的,就是什么结果咱就不清楚了。毕竟人家郡守大人是左相的门生嘛!”。 “要是能告倒胡铁鸡。那可给咱们邺城除了一大害。”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憧憬着告倒胡铁鸡的情景。 翌茹吃完了面,出了仙客来。没想到能在仙客来听到这些消息,那个温文如水的男子竟然是胡铁鸡地儿子。对了。他就是姓胡,自己根本没有想到两个人竟然是父子,呵呵。真是太有意思了。 翌茹今天来城里是打着和胡大夫取药地幌子来的。既然来了。济民堂还是要去地。她来到了济民堂的门口。上回遇到的短路小厮正在大堂和陈先生交代什么。看到翌茹走进来,就上前道:“秦姑娘,我正在和陈先生说呢。我家公子这几天有事情走不开。让我先把药拿过来。等过了这几天。他一定去郭家村给病人号脉看诊。还请姑娘能够原谅,这是令叔地药,你收好。”翌茹听过酒馆人们地谈论,当然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关系。谢过了短路小厮和陈先生。拿着药出门去了。 出了门翌茹不自觉的向客再来的方向走去,虽然痛恨胡铁鸡,但是对胡孝儒还是有着好感的,毕竟这个年代像胡孝儒这样的大夫还是值得尊敬的,从医德、仁心等角度来看,胡孝儒还是一个合格的医生,不想现代的某些人,一点责任心都没有,钻在钱眼里昧了良心。 客再来前围观的人少了些,胡孝儒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可能是回家安慰母亲了吧,毕竟客再来是胡夫人家的产业,虽然在胡铁鸡手上控制多年,一个天雷毁掉了张大善人毕生的心血,肯定是要伤心地。 没有看到胡孝儒的影子,翌茹心中多少有些失落,她本想安慰胡孝儒一两句,但是自己又是以什么身份来安慰他呢,呵呵,何必要为别人的事情烦恼呢,还是多操心自己家的事情吧。想通了的翌茹迈着轻快地步子,想城门走去。 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上一篇   第十二章天雷

下一篇   第十四章劝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