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遇见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遇见

第二十九章遇见 “小姐,什么小姐,小姐不是好好地在玲珑阁吗?”秦德才看了秦安一眼,这个老头还看不清形势,自己有了如烟,有了安王爷做岳丈,肯定不能再去找岚儿了,再说如烟替自己生下了清儿和涵儿,自己早就不记得岚儿生下的姑娘长什么样子了。 “秦安,不是我说你,你呢,要知道岚儿已经在洪水中死去了,你就不要再提这些事情,让新夫人知道了,这成何体统。以后不要在满城的找人了,好好地在后门看着,侍郎府这么大,能养下你。” 秦安难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不明白,小时候那样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秦德才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自己看着秦德才从一个黄毛的小儿长成了大人,娶了亲,生了孩子。夫人贤惠,两人也琴瑟和鸣,过的很是如意。怎么少爷到了国都考了功名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现在少爷成了老爷,有了一子一女,在朝堂上也有了声名。碍于安王爷的权势,老爷不想明目张胆的寻找夫人和小姐,但是可以偷偷地寻找呀,现在自己找到了小姐,老爷怎么不开心呢。 “老爷,我今天真的在国都看到了小姐,小姐说夫人去了,老爷,你要救救小姐呀,小姐现在留在郭家,被迫成了童养媳,老爷,你要救救小姐呀”秦安跪在地上,拉住秦德才的衣角哀求道。 在秦安看来,小姐一定是被郭家胁迫才成了童养媳的,这年头好人家的姑娘谁愿意当童养媳呀,郭家的儿子还不知道多大。秦安看过好多女孩当了童养媳以后的悲惨,他一定要将翌茹救出来。 “什么?茹儿成了童养媳,这怎么行?”秦德才想到多年前看到的女儿粉嫩的小脸,心中有一丝柔软。 “秦安,你拿我的帖子,去郭家将人领出来,给郭家些钱财,然后领着小姐来府中,就说是我的远方亲戚,等茹儿及笄,我再找户人家将她嫁出去。”秦德才想了想,吩咐秦安道。见秦安起身要走,从腰间拿了一个香囊,“这是二百两银子,想来也够了,你拿着。” “老奴替小姐谢谢老爷。”秦安跪在地上替翌茹磕了几个头,转身向外走去。 “罢了,明日我和你去一趟吧”秦德才想了想说道。 第二日,是飘香斋开业的日子,翌茹早早的起了床,等收拾好后在院内看到了早就等在一边的段嫣然,段嫣然一改平时随身的打扮,而是穿了一件繁复的裙子,上面绣了一只富贵的牡丹,头上戴了一只白玉雕成的牡丹花,显得富贵大方。 “姐姐今天真漂亮。”翌茹头一次见段嫣然这样盛装,赞叹的说道。 “好看吧,我今天可是从卯时就开始打扮了,今天是咱们铺子开张的第一天,我还要在二楼接待呢,当然要打扮的亮丽些。”飘香斋开业的时间段嫣然早就通知了一些闺蜜,这些人原来就得了段嫣然的牙膏和牙刷,现在知道段嫣然的铺子开业,纷纷领着自己相熟的过来捧场。段嫣然就在飘香斋的二楼接待她们,来人直接从飘香斋的一楼上至二楼即可,楼梯口设了屏风,将二层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 等翌茹和段嫣然来到飘香斋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了很多的马车,这些全是城内一些高官的专属马车,车夫们有相熟的,聚在一起谈论着什么。等段嫣然的马车靠了边,段嫣然就从马车上被丫鬟扶了下来,绕过繁闹的人群,从后面的楼梯直接上了二楼。 翌茹跟在段嫣然的身后,还没有走上二楼就听到了叽叽喳喳的声音,等段嫣然一上楼就被一群女孩子围了起来,嫣然姐姐、嫣然妹妹的叫个不停。二楼设了几张宽大的桌子,桌子上面摆了几个花篮,这是翌茹照着现代花篮的样子插好的,昨日就插好了,由飘香斋的伙计一早撒了水,摆在桌上。桌子上铺了雪白的台布,台布上是一些花茶和点心,花茶是翌茹利用这段时间收集的各种花儿晾干后泡制的,点心则是来自国都最有名的唐记。旁边是一些效仿现代的藤椅,是昨日鲁家班送过来的,这些正是翌茹和段嫣然这几日筹备的事情。飘香斋开业刚开始是买一些清洁的用品,先是牙膏和牙刷,然后还会有香皂和香脂。这也是翌茹让段嫣然这次将人请来的目的。 程风将手中的提篮放在角落里,里面装着她们这次来国都拿来的一些小的瓶瓶罐罐。本来翌茹是想来国都营救郭大爷的时候能用得上,但现在郭大爷已经顺利的救了出来,段嫣然想要开铺子,索性就来个一条龙服务,为了这次的这些瓶瓶罐罐和小的香皂块,翌茹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整整用了两天的时间才将这些东西做出来。好在这些东西全是些小巧的模具做出来的,样式比较新颖,虽然块数不少,但用料并不多,当成赠品足够了。 “妹妹,妹妹。”这边的段嫣然终于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将翌茹拉了过去,“妹妹,我来给你介绍,这是张小姐,张尚书家的千金,这是李妹妹,她爹爹可是国都的李大山,这是陈姐姐,陈侍郎家的千金,这是……”翌茹只好由着段嫣然拉着自己,在人群中打着转,好在翌茹只需要保持微笑就好,在大学时老师就曾经教导过什么是合适的微笑,虽然翌茹的腮帮有点疼,但还是认真坚持着。 “妹妹,来,介绍完了这些姐姐妹妹,咱们来见见这些夫人,这是张夫人,张小姐的母亲,这是李夫人……”翌茹觉得眼花缭乱,这些夫人小姐的带着浓重的脂粉香气,熏得翌茹只想打喷嚏。 “这是秦夫人,秦侍郎的夫人,秦侍郎和你同姓呢?妹妹快来见见。”段嫣然见翌茹的脚步快要跟不上自己,伸手拉了一把,将翌茹拽到了自己的面前。 翌茹看着面前的美貌,这可能就是那个便宜老爹的新妻了,她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夫人正拉着段嫣然的手亲切的说着什么,对自己连看也没看一眼。段嫣然一手拉着翌茹,将翌茹拉到两人之间,示意翌茹给自己解围。 翌茹上前施礼道:“秦夫人好。” 段嫣然将手从秦夫人手中抽了出来,“秦夫人,这是我的好姐妹秦姑娘,也是这飘香斋的半个老板,以后还要请秦夫人多多照顾。” “好说,好说。”秦夫人应着,眼睛却没有看翌茹,翌茹看着面前还在纠缠段嫣然的秦夫人,觉得这秦夫人和自己尚未谋面的老爹有一拼,两人凑到一起正好性情相投,一样的狗眼看人低。 等段嫣然拉着翌茹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到了一侧的厢房内,段嫣然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总算熬过来了。” 翌茹笑着看着她,“我还以为姐姐是铁打的,不会惧怕这些。” 段嫣然嗔怪的看了她一眼,“丫头,我还不是为了你,你认识的人多一些就能多一条人脉,这对你其他的生意也是有好处的。” 翌茹当然知道段嫣然这是摆明了帮自己,她倒是好奇刚才的秦夫人,看起来和段嫣然很熟络的样子,可是段嫣然则拿她做洪水猛兽一般。 “这个秦夫人,就是秦侍郎的夫人,她爹爹是安国公,当年她爷爷老安国公在的时候,是皇帝的亲弟,还有些地位,到了他爹爹这辈,老安国公去世了,他爹爹袭了王位,成了一个闲散的王爷。老安国公在的时候,将秦夫人的丈夫提成了户部侍郎,这次,听说六部要有大的动作,她想从我这里套些消息,毕竟,这些事情太子哥哥是清楚地。我是怕了她,只要见到我就像亲人般的拉着我的手念叨,太假了,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呢,你看。”说完还撸起袖子让翌茹看。 翌茹到不知道这里面竟然有这样的事情,看来,那个便宜老爹的侍郎位置说不定也不能保全了呢,活该,这样的人就应该沦落成乞丐,哪能再朝中当官。她倒是期望那个便宜爹爹能被罢了官免了职才好。 飘香斋的一层人来人往,有着太子博康的金字招牌挂在门匾上,吸引了不少的人进来驻足观看,大部分人是抱着好奇的心态走进铺子,然后禁不住,买了一大堆商品出来。更有趣的是,商家今日还有优惠活动,凡是购买十两银子以上的物品,免费赠给香皂一小块,手指大小,各种香味的都有,均是一些小巧的形状,或像花朵,或像动物,精致异常。到了后来,就变成了为了得到赠品,大家纷纷解囊,将店铺内的商品购销一空。 到了午时,店铺内只剩下叹息自己没有买到东西的顾客,伙计只好告知大家,由于今日货源不足,这些人只能等到明日再来。有些人问道可爱的赠品的情况,被伙计告知,这些赠品只有今日开张有赠,要想继续购买,只能等一个月以后的新品惠买会。这些人就开始懊悔自己下手晚了,害的家中的妻女没有得到这些可爱的赠品。 当翌茹和段嫣然高兴地下了楼,正准备回去庆祝的时候,秦安从一侧的阴影里闪身出来。翌茹见到秦安很是惊讶,她以为今天早晨老人没有出现肯定是断了念头,没想到秦安竟然锲而不舍,一直跟到了这里。她安抚了段嫣然一下,跟着秦安来到一侧的街道,段嫣然和程风互相看了一看,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 在旁边小巷的阴影处,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停在那里,秦安来到马车前,小声的说道:“老爷,小姐到了。” 从秦安的称呼中翌茹判断出面前的马车里估计坐的就是自己的便宜老爹了,对秦侍郎竟然能亲自过来见自己,翌茹觉得有些意外。在她看来,秦侍郎既然娶了安国公的女儿,对原来的秦家人肯定是能不见就不见,这秦侍郎能过来见自己,看来还是有一些人性的。 马车上下来一位蓝袍的中年男子,男子三十岁左右年纪,面白无须,头戴蓝色的书生帽,看起来很是儒雅。看来能得到安小姐的青睐,这个便宜老爹还是有些优点的,至少长相不坏,翌茹看着面前的人影,在心中暗暗地想着。 “小姐,小姐,还不赶快见过老爷。”秦安见翌茹看着秦德才一动不动,以为是小姐太激动了,赶紧出声提示。 翌茹俯身施了一礼,并没有说话,倒是秦德才见到翌茹有些激动地样子,疾走几步上来一把抓住翌茹的手臂,眼中从上到下将翌茹看了几遍,仿佛在辨认小时的影子。 翌茹正要说话,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的历喝:“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