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章离别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三十章离别

第三十章离别 秦德才拉着翌茹的手听到这个声音很快的收了回去,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扫扫身上的尘土,转身就要向马车走去。 翌茹向后看去,就看到刚才的秦夫人领着一干丫鬟,浩浩荡荡的顺着小巷来到自己面前,她们后面是正在给自己打安心手势的段嫣然。对于刚才秦德才的转变,翌茹开始觉得有些寒心,毕竟刚才秦德才的样子使自己对他刚有了一丝好感,但是他的迅速转变将这丝仅有的好感抹杀的干干净净。 秦夫人领着众人来到三个人面前,越过了翌茹,秦夫人拿眼瞟了翌茹一眼,有些鄙视的样子。翌茹并不在意,看着秦夫人来到秦德才的面前,一把拉住秦德才,“秦郎,你刚才在干什么?” 秦德才看了翌茹一眼,眼神中含着乞求的目光,翌茹不知道秦德才为什么要这样看自己,“夫人,刚才这位小姐从街道那头跑过来,撞到了马车上,我只是将她扶起来,如此而已。夫人不要多想。”秦德才安抚着娘子,一只手打着手势,示意让翌茹快些离开这里。 翌茹正不想理会这两人,转身要走。秦夫人看了看丈夫,看了看翌茹,叫住了两人,“秦姑娘,你站住。” 翌茹站在原地,看着秦夫人,这时候段嫣然和程风见翌茹还没有出来也跟了过来,站到翌茹的身后,秦夫人看了看段嫣然又看了看翌茹,见段嫣然一副护短的样子,才将翌茹放了回去。 “妹妹,你干嘛理会他们?”段嫣然跟着翌茹,不理解的问道。 翌茹没有说话,在她的心中始终相信人是善良的,她来到这个世界是这具身体使她获得了重生,她对这具身体的父母还是歉疚的,作为报答,她愿意替原主人照顾她的父母,所以她一直容忍着各种和这具身体有关的人的行为。 程风看了翌茹一眼,想起昨日听到的故事,对着段嫣然说道:“段姐姐,我那里还留着一个香水,是前几日从茹姐姐手里抢来的,你跟我去看看。” 这几日段嫣然从翌茹手中拿了不少的好东西,但是翌茹给她的只是一些蒸馏好的,段嫣然早就听程风说过翌茹处有一瓶处理好的香水,是茉莉的,花香袭人,这次听程风一说就将刚才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追逐着程风想要得到那瓶香水。 翌茹见两人不再来纠缠自己,知道是程风好心替自己解了围,不过好在明天就走了,自己近期内不会再来国都,估计和那家人的交集就少了,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 聂亭然中午在仙客来摆了宴席,给飘香斋的伙计们庆功,在三楼摆了好几桌,作坊的伙计和店里的伙计围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原来这飘香斋大部分人手是女子,正好今天长了不少的见识,凑到一起就叽叽喳喳的谈论起来。 作为高层,翌茹和段嫣然吃饭的地点就选在了四楼,在四楼最大的牡丹厅,摆了两大桌,就连陈子翔夫妇也被请了过来。由于明日就要离别,大家凑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餐。 明日启程聂亭然和翌茹一起回去,国都和南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聂亭然决定回邺城,一是能好好地和翌茹相处,再一就是邺城的产业由于受到翌茹的影响已经成为自己产业的一大部分,后续还要和鲁家班、郭家布艺合作,这些事情都要处理。 段嫣然则是今天才知道翌茹明日要走,一直拉着翌茹的手,舍不得放开。“你走了,咱们的店怎么办,还有以后的香皂、香脂我要怎么办?” “我都想好了,邺城到国都并不是很远,我在郭家村做好了原料,你这里一混合就可以了,不用担心。”翌茹安抚着段嫣然说道。 “你为什么不能早些告诉我,现在才告诉,我想给你准备些礼物都没有了时间。”段嫣然撅着嘴巴,垂着小脸说道。 “好啦,我又不是不回来,以后我肯定要在邺城和国都中间跑来跑去的,说不定我过不了十天半月的又回来了,到时说不准你还嫌我烦了呢?”翌茹笑着说道。 段嫣然也知道翌茹是在安慰自己,好在国都离郭家村不是特别的远,快马加鞭也就一天多的样子,她如果有事请也可以去找翌茹。但是对于翌茹的离开还是有些伤感,自小接触的小姐妹们在一起谈论的不是首饰就是衣物,在不就是谁谁未来的夫家好不好。自从碰到了翌茹,她觉得自己和翌茹好似已经熟悉了很长时间,在翌茹面前她不在端起架子,戴着面具生活。翌茹也和平常的女子不同,见到自己没有一点卑微的感觉,两个人相处的模式是平等的,这种模式让段嫣然感觉很是舒服。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翌茹总不能总留在国都,她还有郭家要照顾。惆怅了一会儿,段嫣然就缓了过来,等吃过了饭,拉着翌茹上了马车,在国都里的各个店铺中转来转去。 等到了点灯时分,段嫣然才拉着翌茹回到了黎院旁边的小门,段嫣然、翌茹和程风手中拎了几个大盒子,后面跟着的程进也双手拎满了东西,马车上更是满满当当的堆满了,害的两个跟着段嫣然的侍女半路就下了车,改为小跑着跟在马车后。翌茹无奈的看着这些,中午吃过午饭后,伙计将拢好的账目拿了过来,飘香斋今天第一天开业,就赚了一千多两银子。看着这些银子,段嫣然两眼发亮,下午逛街的时候俨然就是一副有钱人的姿势,看到喜欢的就打包。只要翌茹说好,不看价钱,拿起就走。翌茹看着段嫣然这副样子,很有些后怕,这搁到现代,肯定就是一个购物狂呀,好在段嫣然去的铺子都不用花自己的钱,这要是从腰包里掏出钱去,要掏多少呀。 看着翌茹瞧着一大堆东西叹气的样子,段嫣然走了过去,“妹妹叹什么气呀,这些东西可都是从我家的铺子里拿的,好像没有花你一两银子吧,你心疼什么呀?”确实,这是东西全是段嫣然从自己名下老爹的铺子里拿的,段王爷名下的铺子种类繁多,货品齐全,衣食住行全有包括。“放心吧,妹妹,我只是想表示一下我的心意而已,我平时不是这么败家的。” 翌茹拿面前的女子没有办法,谁让自己摊上了这么个魔女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发动院子里的郭盼年、陈琳、程风将马车上的东西全搬了进来,看着堆在院中的一大堆东西,想着昨日打包好的几口箱子,翌茹有些无语。她们来国都的时候,郭婶给她们带了两个箱子,回去的时候估计五口箱子都装不下,不光她们的马车,估计连聂亭然的马车上也要装个满满当当。 “好啦,好啦,我保证,等你下回来国都的时候,我不在买这么多东西。”段嫣然见翌茹盯着这堆东西发起了呆,在旁边摇着她的胳膊说道。 “好啦,好啦,我没有生气,你送我这么多东西,我高兴还来不及,那会生气,我只是发愁,这些东西要怎么运回去。”翌茹转过头,冲着段嫣然笑着说道。 “这还不简单,我让爹爹准备几辆车将你们送回去就好啦” “茹儿我送就好。”聂亭然从黎院的小门处走入,段嫣然冲他做了个鬼脸,拉着翌茹进了房间。聂亭然看着两人的背影,苦笑了一下,坐在外面的凉凳上,早有丫鬟倒了茶,聂亭然也不着急,悠哉的喝起茶来。 “我这个表哥打小就是我们家的心尖子,我家老太君还在的时候就总拿他当宝贝,我才是奶奶的亲孙女好不好,所以,我现在见了他都有些不服气,可是,亭然哥哥确实是个好样的,他小时跟着太子当伴读,大家都以为他以后肯定要入仕,但是在他十五岁的时候,他忽然要从商,因为这个,我姑丈狠狠地打了他一顿,但是亭然哥哥没有屈服,拿着姑母给他的盘缠去了南方。五年都没有音讯,我们都急坏了,后来,亭然哥哥衣锦还乡,大家才知道亭然哥哥的生意做到了大江南北,就连国都的几处有名的店铺都是他打理的。姑父和姑母才顺着他的性子,让他继续经商。其实博康哥哥还是看重他的,曾经博康哥哥觉得亭然表哥肯定会是他的左膀右臂,但是现在看来,亭然表哥志不在朝堂,只能由他去了。” 翌茹还是头一次听段嫣然谈起聂亭然,她以往总见段嫣然见到聂亭然就避开的样子,一直以为两个人不对盘,今天段嫣然能跟她说起这些,她觉得很奇怪。 “很奇怪是不是?呵呵,其实我告诉你个秘密,我很怕表哥的,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怕,所以只要一看到他我就躲得远远地。其实我在心里还是佩服他的,向我们这样的人,实际上还不如平常的人家,家人早已给我们铺好了道路,只能顺着铺好的道路走下去。好在我和表哥是幸运的,我有自小一起长大的博康哥哥,虽然他是太子,但是爹爹一直教导他,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多,算不上陌生人。亭然表哥遇到你也是他的运气,我真的很羡慕你们可以走遍大江南北,而我只能呆在王府内。明年,宫里要派人来教我规矩,等我学会了规矩就要进宫了,在这段时间,我会好好打理飘香斋,这也是我在国都的念想,至少我还能出来转转,看看外面。等我进了宫,妹妹你就找人来打理飘香斋吧” 翌茹以为段嫣然一直生活在蜜罐中,对外界的疾苦是不知道的,但是现在段嫣然讲着这番话才让她知道原来她是如此的想念自由。一入侯门深似海,更甭提皇宫内院,这个年代的皇帝虽然不是三宫六七十二妃,但是还是有好多的美人。段嫣然虽然和博康两心相悦,但这份感情能保持多长时间内,或许等太子有了侧妃和其他的女人,段嫣然的这份爱就不在纯粹。那时,会是什么样的状况,翌茹都有些不敢想。但是现在段嫣然对于自己来说还是朋友,是朋友就要互相帮助,自己一定会尽力让嫣然幸福。 “好啦,不说这些扫兴的话了,快些出去吧,要不一会表哥又要给我脸色看了。” 翌茹和段嫣然走出房门,就看到聂亭然正在院中和一人坐在石桌旁说着话,“你怎么来了?”翌茹惊讶的问道。 梦梦这里出现了盐荒,超市里、市场上全买不到盐了,可怜的梦梦想起昨日炒菜好像将盐用光了,杯具了,呜呜。中国人怎么能这样呢,买了几箱的人们,好歹给偶留一袋嘛,半袋也行呀,梦梦今天晚上打算吃咸菜,明天决定去买方便面,省的到时候连吃的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