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横生出的枝节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横生出的枝节

第三十一章横生出的枝节 院中和聂亭然坐着的男子抬头看了看翌茹,见她很是惊讶的样子开口说道:“怎么,当父亲的来看看女儿,有什么不正常吗?” 坐在院中的正是秦德才,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副以父亲自居的样子,翌茹有些生气,她忘不了在小巷中秦德才将自己甩开的样子。她以为两个人经历了这些,肯定秦德才以后都不会来找自己,但是秦德才这么快找上门来,而且自己还是有些闹不懂他的心思。 翌茹拿询问的眼神看向聂亭然,聂亭然做了个不清楚的手势,他也是坐了一会就见这秦侍郎走了进来。因为这小门虽然方便但也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门外有伙计守着。等坐下谈起来才知道原来昨日秦安将翌茹一行送了回来,门口的伙计见翌茹对秦安倒是客气,以为是郭家的自家人。今天,秦安领着秦侍郎过来的时候也就没有加阻拦。 秦侍郎的事情聂亭然是知道的,当初他查翌茹底细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件事。见到秦侍郎,聂亭然还是给自己留了个巧心思,如果秦侍郎认下翌茹,对自己百利无一害,对于这件事情,他想从中起个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对秦侍郎的态度还算热情。 翌茹对于秦德才这时候面对自己承认是自己父亲的事情多少有些讶异,据她所知,这秦侍郎并不打算认下自己这个女儿,而是想让自己作为远房亲戚过府。这些都是老家人秦安告诉自己的。上午的事情一过,秦德才走后,秦安留了下来,将秦德才的打算告诉了她。说实话,翌茹对秦德才这样的人是鄙夷的,她不齿和这样的人交往,但是对这具身体前主人的愧疚让她选择沉默。 “女儿么,谁是你的女儿,据我所知,秦小姐好像才八岁吧?秦大人肯定是认错人了。”翌茹看秦侍郎竟然大言不惭的承认自己,讥讽的说道。 “茹儿,是为父不好,为父回府之后想了很久,终于和你母亲摊了牌,你母亲将我训斥了一顿,秦家的血脉不能旁落,这不,我就接你来了。”秦德才和善的说道。 翌茹盯着秦德才的眼睛,并没有从他的眼中感受到丝毫的温暖,一个人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秦夫人她是见过的,以她的为人,肯承认自己简直是白日做梦。但偏偏就是这样的一对夫妇现在竟然说要接纳自己,不得不让翌茹起了戒心。 虽然聂亭然想让翌茹认下这门亲,但是听秦德才这样一说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秦家的是国都有名的妒妇,如果说是秦德才认下女儿还有可能,要说是秦夫人让秦德才这样做,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 “什么,你是他的女儿。”段嫣然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指着翌茹和秦德才,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也不想的,但事实是这样的。”翌茹苦笑了一下,本来打算明日动身回家的,现在看来,回家的行程可能会耽误了。 秦德才并不知道翌茹和郭家的具体关系,通过秦安的说法,他只知道翌茹在郭家做了童养媳,本来,他是不想理会这个女儿的,但是今天上午见到翌茹以后,他觉得真的愧对了这个孩子。回府之后,秦夫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逼问了秦德才很久,秦德才无奈才将事实的原委说了出来。秦夫人一听拉上两个孩子就要走,一边骂秦德才是个没良心的,一边拉着一子一女要去惠帝面前告状。 秦德才急忙在后面拉扯,拉扯中撞到了桌上的一个提篮,篮中的东西稀里哗啦的掉了下来,秦夫人忽然停住了。原来篮子中是这次飘香斋赠送的一些东西和秦夫人这次购买的一些牙膏和牙刷,看着这些东西,秦夫人忽然想起在飘香斋的二楼,段嫣然拉着的姑娘不就是今天上午在小巷内看到的女子吗。记得段嫣然曾经跟自己说这女子是飘香斋的半个东家,而且和段嫣然关系密切。想到这里,再看看丈夫和两个孩子,秦夫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嚎啕大哭起来。 秦德才安抚着两个孩子,看着妻子嚎啕大哭,赶紧递上方巾,被秦夫人挡在一边。他只好尴尬的站在一旁,听着秦夫人边哭边骂,还要一个劲的检讨自己。秦夫人哭累了,坐在椅子上慢慢抽噎。 “夫人不喜欢,我不认她好了,你放心,她的母亲在来国都的路上就去了,你是我唯一的夫人。”看到夫人心情好了些,秦德才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个死鬼,想我花样年华嫁了你,替你诞下一子一女,你呢,确是家中有了妻子和女儿,你对的起我吗,对得起我爹爹对你的栽培吗?我辛辛苦苦的替你打理府中的事物,为了你的前程,我处处加着小心,对个十几岁的孩子还要点头哈腰的,我容易吗?你成天只知道读些书,要不没有我,就凭你一个穷书生,你能做到户部侍郎的位置?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秦德才一个劲的道着谦,对于这件事情,他对夫人确实有些亏欠,但是他并不后悔,当时他考完后正在焦急的等待中,好友约他去城外的天济寺踏春。他在路上第一次见到如烟就喜欢上了她,当时如烟和侍女去上香,和侍女走丢了的如烟遇到了一群混混,他上前阻拦,被混混打了一通,虽然身体疼痛,但是如烟的笑让他的心情好了很多。 后来殿试以后有人给自己说媒,他才知道原来如烟是安王爷的女儿,当时他还想着会老家去将家人接来,但是去过安王府以后他就决定要留在国都,和如烟一起过日子。后来就和如烟成了亲生了子。刚开始的几年中,他对老家的妻女还有这负疚的感觉,时间一长,随着官职的增长,他越来越庆幸自己娶了如烟,要是岚儿来到自己身边,只能成为自己的拖累。而如烟在高管家眷中游刃有余,替自己解决了不少的难题。所以,虽然有时如烟有些骄纵,自己还是能容忍她,现在自己将这些事情全说出来,他以为如烟会大哭大闹,但是现在的情形多少让他有些闹不清楚。为什么如烟看到了桌上篮子里的东西就不吵着要走了,很少见如烟这样。现在如烟这样的平静,更让他有种大事降临的危机感。 “看什么看,坐下。你现在就去,将那丫头找过来,我要看看。”秦夫人见丈夫愣愣的望着自己,开口说道。 秦德才没有动,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错,夫人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语。秦夫人见他没有动,大声的说道:“没听见吗,我让你将人找回来。” “真的?” “当然,难道让你秦家的骨肉落到外面。”秦夫人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秦德才才站起身来,向外面走去。 翌茹的落脚地他是知道的,但是能在客栈中看到聂亭然和段嫣然,秦德才多少有些讶异。当时自己在小巷中并没有看太清楚,自己上了马车发现有一女子跟着夫人来到女儿面前。他觉得那女子有些面熟,等到今日又看到段嫣然才发现这是狩猎时惠帝亲封的兔郡主,见她和翌茹很是亲密的样子,秦德才忽然明白了秦夫人让自己来找人的原因。 聂亭然他也是认识的,曾经聂小侯爷和父亲闹僵要做生意的事情在国都传扬了一段时间。聂亭然衣锦还乡之后,他也曾是仙客来的座上客,他知道聂亭然手里有着不少的生意,对这个聂小侯爷,他也是存了心思想要接近的。所以两个人相谈甚欢。他本来疑惑聂小侯爷为什么在女儿客栈的院中等候,看到了段嫣然他隐约的猜出这小侯爷肯定是在等这位郡主了。 翌茹见秦德才的眼神一直在聂亭然和段嫣然的身上转来转去,不知道他正在打什么主意,在旁边咳嗽了一声,秦德才才转过身来,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看着翌茹,好似给了她多大的怜悯一样。“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 翌茹对秦德才这个样子很是反感,她看了看聂亭然,发现聂亭然竟然向她点了点头,好像是让她答应的样子,翌茹更加迷惑了。 “如妹妹,你不能跟他走。”段嫣然在一旁喊道,一把抓住了翌茹的手臂,翌茹感激的看了看段嫣然。“他家的夫人是个母老虎,我不想妹妹去他家受气。”段嫣然俯下身,在翌茹耳边轻轻地说到。 听到段嫣然的话,翌茹的眼中起了一层的水雾。“我现在是郭家的媳妇,已经不再是秦家的人,秦侍郎,你可能是弄错了。”从秦安的口中,翌茹知道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成了郭家的童养媳,她不想和秦德才回去,只能先把这件事情摆出来,希望能使秦德才打消认她的念头。 “你们的亲事要经过父母之命,我不答应,这件事情不算数。”秦德才气愤的说道。想自己也是三品大员,女儿竟然给一家农户当了童养媳,这件事情他怎么能答应,说不去不成了百官的笑柄。 “可这件事情是母亲同意的,邺城也有文书为凭。”翌茹倒情愿自己就是郭家的女儿,至少在郭家她还能感受到亲情,在这个所谓的父亲面前,她什么温暖都感受不到。 “为父自有办法让郭家的文书消失,你就踏踏实实当你的大小姐,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我会告诉郭家,除非他们乖乖的将文书销毁,不然就公堂见。” “这事还要上公堂?”翌茹讶异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