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抉择(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抉择(上)

第三十二章抉择(上) “这样,秦侍郎,你先回去,我们在劝劝翌茹姑娘,等明天再给你答复。”聂亭然见秦德才竟然将上公堂的话都说了出来,事情有些超出了聂亭然的掌控,他急忙开口说道。 秦德才看看聂亭然,很纳闷为什么这聂小侯爷竟然替女儿说话,他看了看仰着头不理自己的翌茹和翌茹旁边防备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段嫣然,旁边还有两父女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话到嘴边又咽了进去。“好吧,明日我下朝后再来。”说完拂袖走了出去。 “他说的上公堂是怎么回事?”翌茹疑惑的问道。 “妹妹,你不知道,安国的立法中就有一条,子女一定要听从父母,不得忤逆你如果真是郭家的媳妇,只有母亲的允诺是不够的,上了公堂,秦侍郎还是能够把你夺回来的。那个秦侍郎真的是你的爹爹?” 翌茹就将自己的经历向段嫣然讲述了一遍,段嫣然感慨的说道:“这样的爹爹真的是人渣,不要也罢,没事,就算上了公堂,我也会帮你的。” 聂亭然刚开始想着翌茹认了秦侍郎就可以脱离和郭家的关系,到了国都就能和自己住的近些,远离了郭跃,聂亭然觉得心安一些。但是如果真的秦侍郎将这件事情告上公堂,这就有损翌茹的名节,这件事情聂亭然不会允许。照他对秦侍郎的了解,秦侍郎突然想认回翌茹,估计和翌茹在国都开的一些生意有关系,大不了给他们夫妻两人一些恩惠,相信会让这两人放弃这个念头。 这边聂亭然和翌茹商量着对策,那边秦侍郎回到家里就被夫人拉了过去,“你看看,这丫头还真有些本事呢?”原来秦侍郎走了以后,秦夫人找人调查了翌茹,才发现原来国都这段时间的这些新鲜事物全部和这个丫头有着关系。她刚开始还以为这丫头只是飘香斋的半个老板,没想到郭家布艺、水瓜、连鲁家班的家具都和这丫头有着关系。她还打听到聂亭然和翌茹的关系密切,看来那个冷清的聂小侯爷对丫头动了心思。 秦德才见从来不被自己注意的这个丫头竟然有着这样的本事,“这些事情你是从哪里打探出来的?”秦德才见夫人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到了这么多的内幕,觉得有些惊异。 “我的一个族亲在聂小侯的手下当掌柜,他听其他的掌柜说的,这个丫头真的很厉害,自从去年到了郭家做了很多事情,简直就是个财神爷。秦郎,你想,要是那丫头到了咱家,国都的钱还不都到咱们的腰包里。而且这丫头和段家、聂家的关系都不错,这样你的在朝廷里的地位肯定会如日中天。所以我即便是看那丫头不顺眼也要将她接进门来,我容易吗?” “夫人辛苦。”秦德才在客栈察觉到夫人的意图,没想到这个丫头竟然如此的重要,这样也好,自己既保住了夫人,又得了女儿,何乐而不为呢? “哎,我告诉你,我拿了你的印信,让人去邺城将那家叫过来,让他们将文书改过来。”秦夫人捅了捅丈夫,说道。 “夫人真的像对簿公堂,这也……”秦德才以为夫人真的要对簿公堂,觉得有损自己的脸面,开口问道。 “当然不是了,上了公堂传出去多不好听。我只是想让差人拿了印信去吓唬吓唬那家人,希望他们知难而退,将财神爷还给我们。” “真是我的好夫人。”两个人互相搀着走进了内堂。 到了第二日,秦德才下朝以后就来到了东升客栈,客栈的小门关着,秦安上前敲了敲门,没人应声。旁边的伙计走了过来,打了个礼,“秦大人吗?我们东家让你去仙客来,秦姑娘在哪里等你。” 秦德才想着去仙客来也好,在这客栈里自己连好的茶水都喝不上,去了仙客来至少自己能悠闲地喝茶。到了仙客来,早有伙计将秦德才让上四楼,在四楼最大的厅内,秦德才见到了聂亭然,他看看左右,并没有见到翌茹的影子。正在疑惑,聂亭然已经将他让到主位上。 “我那女儿呢?”秦德才不知聂亭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开口问道。 “秦大人难道没有兴趣先和我谈谈么?”聂亭然让伙计上了茶点,坐下说道。 “我和聂小侯爷有什么可谈的呢?”秦德才早就听说过这聂小侯爷在生意场上无往不利,所以和聂亭然说起话来有些拘谨,生怕陷入了圈套。 “秦大人想要回女儿,这个不难,我也知道秦大人上了堂也是占理的,但是秦大人有没有想过,强扭的瓜不甜,如果令嫒心甘情愿的入秦家的门,对秦大人来说不是更好吗?” 秦德才惊异的望向聂亭然,聂亭然笑了一下,“秦大人,你以为谁都能打探到我的消息吗?” 秦德才觉得脊背上起了凉意,这个聂小侯爷也太可怕了,昨日夫人刚打探出些消息,今日聂亭然竟然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 “你以为没有我的授意,那些人能轻易地打探出消息。”聂亭然冷笑了一下,满意的看到秦德才手中的茶杯摇晃了一下。 “说句实话,我是乐意见到秦姑娘认祖归宗的,这样我和秦姑娘的距离就拉近了些。”聂亭然丢下句话,端起桌上的茶杯,悠闲地喝了一口。 “你是说你和茹儿。”秦德才这才反应过来,想到事情的可能性,他挺直了腰板,重新审视起聂亭然来。 “怎么,秦大人对我不满意?” “不,不当然满意。” “我有个毛病,我的东西不想让别人触碰,你先回府去,认亲的事情交给我就好。”聂亭然冷声的说道。 “好,好。” 直到走出了仙客来的大门,秦德才才抹了一把汗,这才想起事情不太对劲,这聂亭然既然想娶自己的女儿,肯定要对自己好一些,怎么今日和昨日的态度竟然差了这么多。以后两人结了亲,自己就是老泰山,怎能给他低头。越想越不对劲,转身就想往回走,可是一想起聂亭然的样子,后背觉得森森的凉意,好了,还是先回府和夫人商量一下才好。 等秦德才走出包间的大门,聂亭然才放下茶杯,嘴边溢出一丝笑容,这个秦德才胆子真是不大,自己昨日和翌茹商谈后,先是稳住了要去搬救兵的段嫣然,将这件事情交给自己办理,这可是个好机会,既断了郭家和翌茹的联系,又能将翌茹的身份提升成侍郎小姐,这对以后自己的生意和成亲都有着莫大的好处。看了看窗外的日头,那两个丫头要回来了吧。 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段嫣然首先闯了进来,“表哥,怎样?”翌茹随后进入,也袭击的看着聂亭然,“我们已说好,他短时间内不会过来打扰你了。” “我就知道表哥出马肯定能马到成功。”段嫣然开心的说道。 “但是这门亲,估计还是要认得。”聂亭然的话将正开心的两人又打回了原处。 “为什么?” “血脉毕竟是割舍不掉的,这点茹儿不能否认吧,而且,认了亲以后茹儿也可以像以前那样,这点我已经和秦侍郎说好,这样,不好吗?”聂亭然说道。 翌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样,照她自己的想法,她是不想认这一家人的,看到这家人她会觉得恶心,但是脑海中好似还有一丝意识催促自己认下这门亲,难道真的是血脉相连。 “嫣然,你出去一下,我有些事情想和茹儿谈谈。” 段嫣然看了两人一眼,转身出了门,体贴的将房门关好。“你希望我认下这门亲?”翌茹问道。 聂亭然点了点头,“茹儿,我想你认下这门亲,毕竟,你们血脉相连,不能割舍。而且根据安国历法,你想摆脱他们也不易,不如先认下。而后,我会登门提亲,然后借打理生意的借口将你接出,这样对你没有任何的损失,你还是自己,不是吗?” 听到聂亭然的说辞,翌茹觉得有些动心,“叔父婶娘怎么办?” “这点你可以放心,等你出来,我们搬到邺城去,这样你不还是能照顾他们吗?” 翌茹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那里不对她想不出来,聂亭然描绘的将来对翌茹很有吸引力。她之所以选择聂亭然是因为即便两人成了亲,聂亭然也不会束缚住自己的手脚,自己仍然可以出来打理生意。但是聂亭然身后的侯府能放任自己这样吗?翌茹还是想过简单的生活,所以有些犹豫不决。 “茹儿,你要替郭叔和郭婶想想,如果秦侍郎想通过官家解决,这样势必就要把郭叔和郭婶传至公堂,现在的官场你也知道,户部侍郎官职也不小,如果郭叔和郭婶舍不得你,肯定不会放弃,这样他们会遇到什么,你清楚吗?有可能在来国都的路上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艰险,我并不是危人耸听,先前的胡铁鸡,后来的梁王,这些不都是吗?当然我也不是不能保护郭叔和郭婶,但是上了公堂一定还是秦侍郎赢官司,惠帝讲求孝道,秦侍郎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所以我认为你还是能认亲的好。” “让我想想。”翌茹低着头出了房门,来到街上,程风和程进正关心的看着自己,上午他们将郭大爷和陈子翔夫妇送出了国都,程风和程进留下来陪着翌茹。看着面前的父女,翌茹觉得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郭家村,回到了自己的门前,身边时郭婶轻轻呼喊的声音。在一片日光中,翌茹的身体慢慢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