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抉择(中)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抉择(中)

第三十三章抉择(中) 翌茹迷迷糊糊的听到了郭婶的哭泣声,她努力的整整眼睛,但是眼皮很重,她想抬手去摸郭婶,可是手仿佛不受支配的样子,郭大宝的声音传了过来,“锦芳,不哭了,茹儿会好起来的。”旁边郭婶抽噎的声音传过来,“丫头在家一直好好地,怎么到了国都就这样了呢,看,小脸都瘦了,这丫头为了咱们家受了多少苦呀” 耳边传来郭大宝安抚郭婶的声音,翌茹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她努力的向动一下,可是身子有千斤重,一动也动不了。 “大宝呀,我听聂公子说丫头是因为认亲的事情病倒的,咱们从郭家村赶来不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吗?我在路上还想,那秦侍郎既然是丫头的亲爹爹,我们就将丫头还给他们。丫头跟了他们,就不会这么劳累,不会累病了。跟着咱们只能受苦呀” “婶婶,你不知道那秦侍郎不是个好东西,扔下乡下的妻子在国都娶了个安国公家的小姐,将姐姐和姐姐的母亲忘得一干二净,我瞅着就不是个好东西,不能让姐姐认他们。”程风在一旁激动地说道。 “我觉得这秦侍郎也用心。”程进在一旁补充道,“我打听了一下,好像这秦侍郎是因为茹儿和郡主、聂公子的关系不错才想认下这门亲的,我也不赞成茹儿认下这门亲。” “真的?”郭婶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听到这里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当然,婶婶你没有见过,那秦侍郎和他的夫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姐姐病倒这一天来,那对夫妇连上门看一下都没有,你说,有这样对待失而复得的女儿的吗?” “照这么说,这门亲认不认还真的要考虑一下。”沉吟了片刻,郭大宝说道。 “可是丫头……”郭婶的声音。 “我想这件事情还是等丫头醒了以后再说吧,这是丫头自己的事情,咱们即便舍不得也不能阻挡人家认爹爹不是?” “我只是心疼茹儿,你看看,离家才多长时间呀,这个虎子一走就没有了影子,上次从家里站了没有片刻就来了,来到国都也不能帮上什么忙,又跑了,这个孩子。要是虎子在,茹儿就没有这么累了,唉”郭婶抚摸着翌茹消瘦的脸庞,翌茹觉得自己脸上有水滴滑过,一滴眼泪从翌茹的眼角溢了出来。 “快,快请大夫,茹儿好像醒了。”郭婶首先发现了翌茹的动静,朝着外面喊道。没过一会儿,一个苍老的声音跟着叫了起来,“丫头,慢点,怎么和臭小子一样急躁,我这不是来了吗?”翌茹听着声音有些耳熟,等老者到了面前,用手抚上翌茹的脉搏,在周围人焦急的目光中点了点头,“嗯,我老杨出马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翌茹这才记起这个老者就是曾经给自己看过病的老杨。 “我在给她开服药,晚饭时分就能醒了,上次我就说这丫头思虑过重,现在你们看是不是,又昏倒了吧,聂家小子不知道怎么照顾的人。”老者嘀嘀咕咕的声音渐渐远去,门关上了,房间内又剩下了郭家夫妇。 “大宝,你听见了吗?那大夫说茹儿是思虑过重,你想会不会是因为认亲的事情,我刚来的时候听聂家小哥说这丫头就是因为舍不得咱们才犹豫不决的,我看,咱们就让一步吧,好让丫头做人。不然,上了公堂,让全城的人都知道丫头当咱家的童养媳,这样丫头还怎么做人呀” “咱们可没有让丫头当童养媳”郭大宝闷闷的声音传过来。 “可是,聂家小哥不是说那秦家状纸上就是这样说的吗?要是义女就更不能和人家正牌的父亲抢人了,咱们争来争去,为难的还是丫头,你说是不?” “看在丫头的面子上,我不和那秦家人一般见识,可是,要是秦家欺负了茹儿,咱们肯定要找过来的。”郭大宝愤愤地说道。 “这样吗,趁着丫头还没醒,咱们去把这件事情办了,省的以后丫头醒了为难。我听聂家小哥说丫头就是因为琢磨这件事情昏倒的。咱们可不能在脱她的后腿。” “唉,只能这样做了,真舍不得丫头。既然丫头认了祖宗,丫头先前在村里的买卖就都还给人家吧,咱们守着鱼塘和果树还能过日子,丫头没有像样的东西进了府我怕受人欺负。我去和秦侍郎商量。” “好,丫头在我这里还放着几百两银子,你一起拿走吧。我听人说高房大院的没有钱连下人都看不起呢?” “好。”房间内传来解绳带的声音,而后郭大宝的脚步声响起,门开了,郭大宝出了门去。翌茹想阻止,可是动了动不了,只有眼泪从眼角一滴一滴的流下来。 “孩子,婶娘跟你处了这么长时间,真舍不得你,等你进了侍郎府,就会有下人服侍,就不会像在家这么劳累,这么小的年纪就成了这个样子,婶娘心疼呀,丫头,醒过来吗,只要你好好地,叔父和婶娘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听着郭婶的话语,翌茹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更是止不住的流下来。 在离此不远的仙客来,杨姓老者正站在聂亭然的身前,大声的质问着:“你为什么用镇魂,你不知道这个东西用的时间长了会对人的身体有害吗?那丫头本来身体就虚,你给她用了镇魂,以后她的身体要经过好好调养才能恢复过来,你不是稀罕那个丫头吗?为什么还这样对她?” 聂亭然坐在椅子上,一手揉着额头,“师伯,我也不想的,你不知道,我不确定那丫头对我有几分情意,可我知道她对郭家的情谊要比对我重,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郭家待着,一想到她曾经是郭家的童养媳我心中就打颤。你没见过郭家的那个孩子,我打听清楚了,上次丫头救郭大爷的事情就是郭家那孩子促成的。他师傅你知道吗?是天机老人,他的弟子在各国都是翘楚,大弟子就是安离,我想肯定是郭跃去求得安离。可是我纳闷明明郭跃喜欢那丫头,为什么将功劳让给我,这些日子,我睡不好觉,想来想去只有一条路可走,斩断郭家和丫头的联系,这样丫头才能完完全全的属于我。” “你,唉,要不是你师傅让我照顾你,我真的不想管你这破事。”老者愤愤的说。 “我知道师伯是为我好,可是我是真心的喜欢那丫头,我要不折手段将丫头抢过来才安心。这次下镇魂也是迫不得已,郭家夫妇赶到国都,据我说知,他们要是知道秦德才是个什么东西肯定不会答应将丫头放回,我只能使苦肉计,让两人以为丫头是因为左右为难才患了病,这样他们才能放开丫头。为了丫头着想,他们一定会走的远远地,不再回来打扰,这样我们才能继续走下去。” “聂小子,你有没有想过,当那丫头有一天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她会怎么样?” “那时她已经是我的妻,我会对她好一辈子,让她知道只有我才能给她幸福。” “聂小子,唉,你太偏执了,要知道人如果一旦撒了谎,就需要用无数的谎言来弥补这个谎言,总有一天,你会尝到苦果,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老者说完走出了房门。 老者走出房门以后,聂亭然将桌上的杯盘扫到地上,望着满地的狼藉,聂亭然颓然的坐在椅子上,自从上次为了丫头撒了那个谎,承认是自己救了郭大爷,自己就觉得总有一个人在看着自己,心中不再像原来一样坦荡,总是患得患失。只要一针对丫头,自己就会无意识的做出一些事情,就像这次,自己本来没有打算伤害丫头,但是一想到丫头回到郭家就会知道自己的谎言,自己就将镇魂下到了丫头的药汤中。这样丫头就不会醒来,这样方便自己将她和郭家的联系剪断的干干净净。他不敢想象如果日后有一天丫头知道了这一切会不会怨自己,自己只能加倍对她好,让她不能离开自己。对,自己这样做没有错,自己只是因为太爱丫头了,舍不得失去才会这样。聂亭然自我安慰了半天,心情好了一些,正要出门去看翌茹,聂久过来说郭大宝到了。 聂亭然命人打扫了房间,然后才将郭大宝请了进来。郭大宝坐下之后像聂亭然说明了来意,聂亭然见郭家夫妇正如自己所想果然同意放弃翌茹,心中对郭家夫妇升起了一些感激。“叔父和婶娘能够为茹儿着想,亭然感激不尽,亭然替茹儿谢过叔父婶娘。”说完竟是要给郭大宝跪下。 郭大宝赶紧拦住,端详着面前的男子,越看越觉得和翌茹很是登对,可惜自家的虎子和人家差的太远,要不,翌茹还是自己的孩子,那样该多好。郭大宝眼中一热,两行泪水流了下来。 “我们将茹儿视为亲骨肉一般,我希望亭然你以后能好好照顾她,那孩子命苦,我们都希望她能幸福。”说完就走去了房门。 聂亭然知道郭大宝肯定是去找秦德才,面对面前的这个男子,他忽然间觉得有些愧疚,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这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郭家,丫头能割舍的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