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进府(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进府(下)

第三十六章进府(下) 秦德才愕然的看着这一切,他没有想到自己简单的认亲宴竟然出现了这些大人物,这些尤其是安离和太子都是自己在朝堂上要仰头才能触碰到的人物,出现在自己的认亲宴上为自己添了很多光彩。 还是秦夫人反应比较快,她令人收拾了旁边的偏厅,在偏厅设了一桌精致的酒席,将除鲁子豪、郭香香以外的众人迎了进去。 翌茹看着面前的鲁子豪和郭香香,忽然有些想哭,鲁子豪走上前来,拍了拍翌茹的肩膀,“老郑他们都想过来,但是被你叔父劝住了,我正好来国都办些事情,过来看看。”现在鲁家班的声誉在国都也是如日中天,国都的好多权贵想要让鲁家班给自己盖房建屋,设计家具,鲁家班的人马扩大了好多还是供不应求。这也是翌茹原来曾经给鲁家班设定的,物以稀为贵,如果满大街都是鲁家班的家具,这些就不值钱了。 郭香香这时候也走了过来,一把抱住翌茹,“茹妹妹,你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们都盼着你能回去,家里人都想你”翌茹抱着郭香香,眼泪从眼中流了下来,一直浸湿了郭香香的衣襟。 眼前的认亲宴一下子让翌茹联想到自己在郭家的认亲宴,当时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是郭婶的温言细语让自己的心安定下来,是郭家村纯朴的百姓让自己感到了幸福的滋味。当时虽然只有简单的几桌,但是桌间欢声笑语,大家都是真心的期盼自己快乐幸福。眼前侍郎府的大厅内摆了满满当当的五六十桌,宾客们也推杯换盏,很是热闹。但是翌茹觉得这热闹离自己好远,跟自己好似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秦家的人热闹罢了。 “香香姐,家里的人都好吗?”自从郭大宝夫妇走后,翌茹让张继良将马车带着礼物回了郭家村,她一直不敢打探郭家的情况,怕自己听说后会止不住跑回去。 “还好,家里的人都好,就是有些想你。”郭香香红了眼圈,她想起来时躺在病床上的郭婶还在劝着自己,见到翌茹一定要说家里一切都好,不要让翌茹挂念。 看到郭香香在一个劲的插着眼泪,翌茹追问道:“是不是婶娘出了什么事情?” “没事,郭婶就是这几日赶路累倒了,没什么事情。”郭香香急忙解释道。 翌茹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她想起刚来这个世界时郭婶煮的鸡粥,晚上怕自己害怕一直陪伴着自己,轻轻地哄着自己入睡。她再也呆不下去,拉起郭香香,向着府门跑了过去。 “站住。”身后传来一声历喝,随即秦德才也跟了上来。“你要去哪里?” “我想回家去。” “回家,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还要去哪里?”秦德才小声的说道。 这是厅内众人的眼神随着秦德才的历喝也都转向了翌茹一边,翌茹见到聂亭然在朝着自己使眼色。望着厅内的一帮人,想着偏厅里还坐着太子,翌茹的心平静下来。她现在还不能走,至少要等宴席结束才能回去。无奈,只能跟着秦德才回到厅内,秦德才见翌茹乖乖的跟自己回来,才放心的又和同僚们交杯换盏起来。 郭香香将翌茹拉到一边,悄声的说道:“茹妹妹,我这次过来一是为了看你,再就是和你商量商量郭家布艺的事情?” “郭家布艺出了什么事情?”翌茹紧张的问道,郭家布艺和炒货是自己留给郭婶一家唯一的东西了,这两个产业如果出了事情,自己一定会想办法补救。 郭香香见翌茹紧张的样子,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她这次上京虽然说是道贺,但是私下里她想探探翌茹的口风。郭家夫妇回家后就将他们的决定告诉了家中的成员。郭兴、郭威和张小山兄妹到没有意见,只是郭香香很不甘心郭大宝就将这一切拱手让给了未曾谋面的翌茹的父亲。她想过来看看翌茹对郭家布艺是怎样考虑的,她很怕翌茹成了大户人家的小姐后不再管这些事情。现在看翌茹还是原来的样子,才放下心来。 “没事,就是郭叔将郭家布艺交给了秦侍郎,我们可能也要从郭家村搬过来。郭叔说了,如果大家喜欢来京城就过来,如果不喜欢他不会强求。但郭家布艺是咱们两人共同创立的,要尊重咱们两人的意见。我呢,不是很喜欢来国都,我觉得这段时间在郭家村的日子很是自在,来到了国都会很不习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叔父将郭家布艺交给了秦侍郎?”翌茹有些气愤的说道。 “小点音,”郭香香看了一眼旁边的人们,小声的劝说道。 “还有什么?”翌茹想着既然郭大宝夫妇将郭家布艺交给了秦德才,估计手里没有了其它的依仗。两个人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她怕郭大宝夫妇为了自己将身家全交给了秦侍郎。 郭香香看了翌茹一眼,才知道原来秦德才夫妇竟然瞒着翌茹,翌茹并不知道郭大宝夫妇将手底的一切全叫了出来,只盼着秦德才夫妇能够疼爱翌茹,让翌茹有个美满的家庭。 “除了郭家布艺,还有郭家炒货,再有就是你交给郭婶的那几千两银子,你在仙客来的份例银子郭叔他们说是你自己的,他们做不了主。现在郭家只剩下果园和鱼塘了,郭叔说这两样留着就够了,大家努力一些,一定会有好日子的。”郭香香小声的说着,看到翌茹越来越沉的脸色,忽然有些后怕,很怕自己说错了话。 翌茹听到这里,再也抑制不住。本来她还以为秦家夫妇是忽然间转了性,原来是收了国家这么多的东西,怪不得秦夫人对着自己还能笑得像朵菊花似地。她真想现在就出去回到郭家村,回到郭婶的怀里,但是理智告诉自己还不能走,她走了,郭家的产业就全部落在秦家的手中,自己再想着拿回来就难了。为了郭家的产业,她也要留下来,和这对夫妇斗斗法。 “香香姐,你先回去,好好照顾婶娘。郭家布艺的全班人马都留在郭家村,不要动,我会想办法将郭家的东西全部讨回去,到时候我再回家。你回家先不要提我的事情,就说我在秦家很好,让叔父和婶娘放心。”翌茹决定先让郭香香回家给大家报个平安,自己将一切都处理好后再回家。 “好,我们等你。”郭香香说完后就起身回去了,翌茹将她送到了门口,就看到一个年轻的文士正等在门外。她朝着郭香香努了努嘴巴,“香香姐,那是谁呀?” “还不是那个书呆子,崔家的”郭香香羞涩的笑了笑。 “哦”翌茹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哎呀,我是跟着鲁掌柜的马车来的,在国都碰到了志浩,他坚持要送我过来,我不熟悉路才让他送过来的。”郭香香赶紧解释道。 “郭姐姐,我没有以为你们在一起呀”解开了心里的谜团,翌茹对秦家夫妇彻底失去了希望,想着将产业讨要回来就能回家,翌茹的心情变得好了起来,正好碰到了郭香香的窘迫,趁机玩笑一下。 “好妹妹,我走了。”望着文士要走过来的样子,郭香香赶紧和翌茹告了别,向着文士走去。 翌茹看着两人若即若离的背影,有些替两人开心。郭香香刚来郭家的时候就是因为和崔志浩的婚事,因为崔大娘子要求的嫁妆,现在看来,两人的关系还不错,这个崔志浩看着香香的眼中充满了爱怜,并没有因为香香出来从商而对香香产生其他的想法,可见,崔志浩是真心的喜欢香香。要知道现在这个年代虽然不禁止女子从商,可是好多的读书人还是不愿意让妻子做生意,生怕铜臭沾染了自己的清高。 正在沉浸在思绪中的翌茹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茹儿,快到娘这里来,娘领你去见见各位夫人。” 翌茹回头望去就看到秦夫人在门口正在朝着自己的方向说着话,她笑了一下,这秦夫人离自己这么远,明显的是给在屋内的众人说的,彰显自己虽然是后母,但是不会欺侮翌茹。 翌茹打定了主意是要将郭家的东西要回,这会儿也不想和秦家闹翻,只能乖乖的走过去,装成一副贤淑的样子跟在秦夫人身后。对于翌茹的举动,秦夫人很是满意。领着翌茹越过了中厅,来到了偏厅。偏厅用屏风挡开,分成了两处,外面的一桌上坐着聂侯爷、段王爷、聂亭然、博康和一个青年男子。翌茹知道这青年男子就是安离安将军了,对于安离的到来,翌茹觉得有些奇怪,聂侯爷、段王爷的到来肯定是聂亭然和段嫣然的关系,这个安将军好像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吧?难道是因为上次聂亭然和他谈了条件,他不知足,想要在这件事上再敲上一杠子。想到这里,她仔细看了安离一眼,安离坐在那里,周围弥漫着一股冷气,生人勿近的样子,可是既然来了人家做客,还摆出这样一幅样子,给谁看呢?翌茹有些鄙视眼前的安将军。 安离见翌茹过来也偷偷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丫头,丫头看上去才十几岁,身上穿了一件玫红的袍子,月白的中衣,头上插了一个红宝石的簪子,配着耳边两滴红色的水滴状耳饰。在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很是扎眼,脸上唯一吸引人的便是那双晶晶亮的双眼,就这样的小姑娘还是自己的福星,安离觉得肯定是师傅的推算有了问题。他见小丫头鄙视的看了一眼自己,然后就扭过头去,自己也不好意思再盯着人家,只好端起手中的酒杯,装成喝酒的样子,旁边的秦德才见自从上桌后就没有端起酒杯的安离终于端起了酒杯,赶紧凑过来和安离套着近乎。安离望了秦德才一眼,然后看了看走到里间的翌茹,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