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柳青鸿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柳青鸿

第三十七章柳青鸿 秦德才见安离将杯中的酒饮尽,赶紧也将杯中酒倒到自己口中,在安离旁边坐下,小心翼翼的问道:“安将军,您能来小女的认亲宴,真是让秦某蓬荜生辉呀,我再敬您一杯。”他刚才已经和聂侯爷、段王爷和太子喝过酒,这些人看在聂亭然和段嫣然的面子上,都配合的喝了一杯,就剩下这位冷面神,见安离终于喝了酒,秦德才赶紧满上一杯,递给安离。 安离正想不透刚才为什么翌茹那样的看向自己,见秦德才将酒递过来,又一饮而尽。自己好像没有惹那丫头吧,好心替她来装门面,可是现在丫头竟然白了自己一眼。下次见到师弟一定要和他诉苦,让他约束一下自己的丫头,干嘛呢?自己一片好心,可人家当成了什么了?桌上的几位见安离动了酒杯,也就都一一来敬酒,安离来者不拒,将这些酒全喝了进去,心中想着,师弟呀,这些酒可都是师兄替你在喝呀,等见了面,一定要双倍,不,十倍讨回来。坐在白云上寒冰洞中正在打坐的郭跃忽然觉得一阵冷意,打了个喷嚏,自己自从三个月前进寒冰洞就再也不惧冷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翌茹并不知道安离的想法,她已经将安离归到了坏人一列,来到里面屏风隔开的一间,就看到段嫣然正在冲着自己摆手,嫣然旁边坐着一个美貌的,看年纪像是嫣然的长辈,对嫣然很是宠爱的样子,段嫣然见翌茹总算过来了,赶紧朝她打着招呼,“茹妹妹,快过来,”翌茹听话的来到段嫣然旁边,段嫣然拉着翌茹的手向翌茹介绍到:“茹儿,这是我姑母,还不快快见礼。”说完一个劲的朝着翌茹递眼色。翌茹见段嫣然频繁的朝自己递眼色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后来段嫣然一个劲的朝着屏风外面努嘴,翌茹才后之后觉的知道原来眼前这美貌的就是聂亭然的母亲,“夫人好。”翌茹侧身福了一福,美妇看了翌茹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就是嫣然常提起的茹儿?” “是”翌茹回答道。 “我以为至少是个双十年华的少女,没想到你年纪这样小。”美妇扫视了一番,轻轻地说到。 “姑母你也没想到吧,我刚开始也以为这茹妹妹肯定不是这样的,肯定是长着三头六臂,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可是,姑母,你看看,这不就是个小丫头吗?你说她的脑袋是怎么做的,怎能装下这么多的东西?前段时间我送你的那个狮子狗就是出自她家呢,你不是爱不释手吗?”段嫣然看气氛有些呛人,赶紧出声说道。 “嗯,果然没有长着三头六臂。”聂夫人淡淡的说道。 翌茹望着面前的美貌,心中有些郁闷,自己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到处有人跟自己作对呢,这聂夫人自己是第一次见吧,怎么就这样拆自己的台呢旋即翌茹想到了坐在外面的聂亭然,是了,肯定是这聂夫人知道了自己和聂亭然的关系,才变得这样的。前世看过不少婆婆和儿媳过招的肥皂剧,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这苗头俨然就是将自己当成了假想敌。翌茹这段时间虽然对聂亭然冷淡了一些,但是她还是没有放弃,希望聂亭然有一天能明白自己,所以暂时还不能和眼前的闹僵,只得俯身施了一礼,说道:“聂夫人说笑了,我又不是哪吒,哪能有三头六臂呢?” “哪吒是谁呀?”这个时代还没有这些神怪小说,段嫣然听说竟然真的有人长了三头六臂,惊奇的问道。 “哪吒呀,是陈塘关总兵李靖的第三子,她母亲怀孕三年,生下一个肉球。李靖以为是妖怪,就用剑劈开,里面正是哪吒。……” “这可恶的李靖,竟然狠心将自己的孩子害死。”当翌茹讲到哪吒闹海后龙王水淹陈塘关,哪吒悲愤自刎的时候,段嫣然气愤的说道。 “后来那个孩子真的死了吗?”桌上一个双十年华的女子问道。 翌茹转头望向她,这个女子坐在段嫣然的旁边,自己刚过来的时候只有这个女子没有和别人说话,而是专心应付着桌上的美食。这女子不像旁边的一样珠翠满头,而是在头上挽了一个简单发髻,浓眉大眼,有着一股英武之气。不知怎么的,翌茹对面前的女子很是喜欢,或许因为她没有这个年代女子的忸怩,或许她的爽朗这是翌茹羡慕的。 女子看到翌茹疑惑的望着自己,开口说道:“秦姑娘,恕我冒昧,我是安离的妻子,柳青鸿,大家叫我鸿夫人,你可以叫我鸿姐姐。” “鸿姐姐”翌茹也不忸怩,顺从的叫道。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茹妹妹了,有事你可以来将军府找我,我很闲的,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后来那个孩子怎么样了?”柳青鸿急切的问道。 “后来他的师父太乙真人用莲花与鲜藕为身躯,使哪吒还魂再世。” “他重生后肯定去找龙王报了仇,对吧?”段嫣然问道。 “当然,哪吒是个有仇报仇的性子,后来他大闹龙宫,为民除了害。” “然后呢?”段嫣然继续问道。 “后面还有很多,但是现在天已经晚了,是不是该歇息一下了?”翌茹望了望外面的天色,这时候大厅内已经没有了喧闹的声音,几人向外一看,屏风外也安静了很多,只剩下那个冷面的将军坐在席上,仿佛思考着什么。 “哎呀,离儿,人都走了,你还等什么,我和这丫头投缘,还要再呆一会,你先回去吧?”柳青鸿见丈夫还在等着自己,心中一暖,夫妻间的昵称脱口而出,察觉到丈夫的黑脸和众位的窃笑,脸上一红,起身朝着丈夫走去。 翌茹见柳青鸿走到安离身旁忸怩的样子,才觉的这个大冰山可能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坏,一个愿意等着妻子和妻子一起归家的人怎么也不会坏到那里去。 “茹妹妹,相公喝多了,我先带他走,记得要来找姐姐玩。”柳青鸿走到丈夫身边才发现丈夫的眼神有些迷茫,像个孩子似的望着自己,觉得有些温暖。丈夫每次喝了酒就会变成这副样子,只有看向自己的时候会变成这样。别人看过来都是一记冷眼,所以每次酒宴安离基本上不动酒杯,这次估计也是因为师弟,毕竟茹儿是小师弟珍爱的宝贝。安离也是接到飞鸽传书后才决定领着自己过来赴宴的。小师弟嘱咐一定要照顾丫头,所以丈夫才破例喝了酒吧。 柳青鸿冲着安离无奈的摇摇头,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离站起来,柳青鸿跟在安离的背后走了出去。 “茹儿,你没事吧?咱们怎么就沾上她了呢?” “你是说鸿姐?”翌茹看着段嫣然看向柳青鸿的眼神,纳闷的问道。 “对呀,你不知道吧,你说的鸿姐她爹是个大魔头呢?国都敢和她打交道的人不多呢?” “那她和安将军?” “我也不清楚,据说是安将军一次东征后将她领回来,后来就成了亲,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博康哥哥好像知道些,要不,我回头问问他去。” 翌茹对安离和柳青鸿的故事并不感冒,她见时候不早,座上的们有了些倦意,聂夫人对自己还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她也并不在意。秦夫人刚才见各位夫人听故事听的专心,也就没有打扰,现在看故事讲完了,也就安排几位夫人退席回府歇息。 回到居住的小院,翌茹锤了锤酸胀的腿,站的时间久了还真有些不习惯,这段时间总躺在床上,身体刚一好就赶上这场宴席,慢着应付各类的人,心有些累了。再加上今日郭香香给自己说的话,她摈退了秦夫人安置过来的丫头,只留下程风,两人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桌子旁,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姐姐,你今天讲得故事真好听,以后你将后面的故事讲给我听吧?”程风见翌茹有些倦倦的,想着翌茹大病初愈身子还虚,走上前来帮着翌茹捶起腿来。 翌茹知道程风是想吸引自己的注意力,郭香香将一切告诉自己的时候程风就在身边。当时郭大宝他们过来的时候,程风只知道郭家夫妇为爱舍弃了翌茹,并不知道郭家将一切全给了秦家。听到这一切的时候程风也很是气愤,她知道现在翌茹闹心的就是这件事情,所以找些别的事情给翌茹分分心。她清楚地记得原来哪个花白头发的老大夫说的话,茹姐姐这么好,她可不愿翌茹得了哪个痨病。 “好呀,风儿喜欢听,以后姐姐就讲给你听。”程风是练武之人,对人体的穴位掌握的很是清楚,在翌茹的腿上推推按按,翌茹觉得舒服了很多,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程风见翌茹的鼻息均匀,才停下了有些酸胀的手,轻轻地带上门,走了出去。 梦梦被寒流袭击了,有些感冒,头发沉,只能先码一章,本来想在推荐期间多更新一些,但是身体实在不舒服,先欠着吧,貌似已经欠了不少,不知道何时才能补上,呵呵,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