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下马威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下马威

第三十八章下马威 门外,程进正站在墙根下不知在鼓捣什么东西,程风走过去,程进抬起头来,“睡着了?” “嗯”程风点了点头说道。 “爹,你在干什么?”程风见程进在墙根下埋着什么,好奇的问道。 “我在窗户下埋个小陷阱,万一有宵小过来,还能防一下。” “用得着吗?”程风望望四周,这个院子里的下人全被翌茹赶了出去,现在只有她们三个人在这个院子里。 “我觉得那夫妻两个不可靠,还是小心些为好。”程进将手上的陷阱埋好,站起身来。 “用不用我去看看。”程风想着西侧努了努嘴巴,西侧的院子是秦家夫妇居住的主院,离这里并不太远,中间隔了一个人工湖,远远地能够看到楼顶的飞檐。 “随你。”程进扔下句话就去了房间的另一侧,继续手头的工作。他知道既然程风起了这样的念头,挡是挡不住的,只能随她去吧。 “那我晚上就去了。”程风狡黠的眨了眨眼睛,拿起旁边程进放下的东西,和程进一起布置起来。 翌茹一觉醒来天色已经黑了,有丫鬟在碧波园内摆上了饭菜碗筷,先前秦德才就问过翌茹是不是和自己一起吃饭,翌茹不想看到秦夫人矫揉造作的模样,就告诉他要在自己的院子里吃饭。 饭菜还算精致,四菜一汤,就是量少了些。翌茹叫住正在向后退的丫鬟。“为什么只有一副碗筷?” 丫鬟俯身道:“小姐,只有你的饭菜。” “我妹妹她们的饭呢?” “下人都集中在后面的大伙房吃饭,夫人说碧波局只送小姐的饭菜即可。” 翌茹听完后眉头皱了起来,她还想着这秦夫人今日的表现尚可,目前为止还没有给自己下马威,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她进府之前就曾经说过,程进是自己的叔辈,程风是自己的妹妹。得到了秦德才的承诺后才带着程进和程风进了府,没想到刚进府来就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 “夫人在哪里?” “在听涛园。” “领我过去。” 丫鬟领着翌茹向院外走去,程风见到翌茹向外走,跟了上来,翌茹制止了程风跟上来的脚步,“风儿,先去吃饭,我一会儿就回来。” 程风望了望翌茹的背影,小脸上呈现出不同她这个年纪的冷意,她能感觉出来,茹姐姐不开心,自从来到了国都,茹姐姐好像就从来没有开心过,尤其是进了这个侍郎府。她翻了翻自己身上的小包,从里面翻出一个碧绿的瓷瓶,向着听涛园的方向望了望,一抹笑容出现在嘴角,她想到惩治那对夫妻的办法了。 翌茹随着领路的丫鬟到了听涛居,听涛居是侍郎府的正房所在,面积很大,秦德才的一子一女都暂时住在听涛居内,她来到正房的时候,秦德才刚吃晚饭,正在听小儿子在背着一首诗句,秦夫人坐在榻上,身边还跪坐这一个和程风年纪相似的少女,少女时不时抬头和秦夫人说着话,几个人的嘴边全带着笑容。 翌茹的心忽然觉得一痛,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油然而生,她知道这肯定又是原主人在作怪了。她本身对秦德才就没有报什么希望,所以看到这一幕也无所谓。而那个从小没有感受过父爱的小女孩看到自己的父亲将爱全给了别人,自己只能孤零零的站在外面当一个旁观者,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就像曾经的翌茹,失去家人后在大年夜里看到狂欢的人海,心里却找不到一丝快乐,自己融不进热闹的人群中,只能做一个旁观者。那种深深的寂寞就像一味毒素,扎根在心田,久久不能散去。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跟着丫鬟进了房间。进了屋子以后她才发现这屋内的温度和外面差了好几度,原来在榻前放着几个冰盆,冰盆中的冰已经开始融化,靠近一下就会觉得凉气袭人。和自己房间内的闷热有了明显的对比,这家人还真的是很会享受,怪不得聂亭然说过侍郎府经常会入不敷出。 “母亲,真舒服,咱们今年怎么舍得放冰盆了呢?往年我都是去嬷嬷的府上过暑天,现在不用了,咱家也有,这样夏天就不会长痱子啦”小女孩甜甜的冲着母亲说道。 “父亲。”翌茹见自己站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引起这家人的注意,只能开口叫道。 “哦,茹儿来啦,快坐。”秦德才刚听完儿子的功课,见到翌茹想起自己今日的风光,都是因为这个丫头的缘故,连安将军都和自己喝了几杯。让出旁边的空当,让翌茹坐下。 “咳咳”秦夫人在一旁掩着嘴巴咳嗽了两声,秦德才纳纳的坐在榻上,将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 “我记得进府之时曾经说过,程风是我的妹妹,程进是我的叔辈,为何我碧波园只有我自己的饭菜?”翌茹没有理会秦夫人,直接对秦德才说道。 “这,这……”秦德才一边说一边朝着夫人递眼色。 “这样呀,我怎么听说这程家父女是你请来做护卫的呢,既然是护卫,主仆有别,又怎能在一个桌上吃饭,再说了,你年纪也大了,哪能放个成年男子在院内,这样传出去有损你的闺誉。”秦夫人喝了一盏凉茶,轻轻地说到。 “我不记得我还有闺誉,我的闺誉在我们母女颠沛流离乞讨的路上早就没有了,在母亲死后我沦落到郭家的时候就没有了,我现在还有什么闺誉可言”激愤的话脱口问出。 “那时候你是什么,一个乡下丫头而已,安国的乡下丫头讲什么闺誉,她们也配,可现在不同了,你现在是侍郎府的小姐,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出丑事让侍郎府蒙羞。” 翌茹还在为刚才脱口而出的话后悔,这话好像不是出自自己的内心,估计是刚才原主听到才回击的。她按下心中翻腾的情绪,在脑海中小声的说着,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激动就着了那恶妇的道。胸中翻腾的情绪平静了下来。 “我记得我好像没想着来侍郎府,是你们敲锣打鼓要将我迎回来吧,怎么,这才一天就不想扮贤妻良母的样子了吗?”她冷笑了一声,对着秦夫人说道。 “放肆,秦德才,你的好闺女竟然这样对我,我,我……”秦夫人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东西,冲着外面大声的喊道:“红姑,红姑,请家法,反了天了,我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丫头。” 门外奔进一个肥胖的,手中拿了一截长鞭,交到秦夫人的手上。翌茹看了看秦夫人手中的鞭子,仰起头说道:“打呀,打吧,我记得安国好像有律法的,你今天打了我,明天我就去大理寺和你们脱离关系。” 秦夫人看了看翌茹仰起的脸,想起自己收到的几千两银子和像摇钱树一样的几处产业,想着要不是那几处产业,自己哪里舍得在三伏天备冰盆。想着这些,她将手中的鞭子放了下来。“念你是初犯,我今天就不打你,但是你要知道,子女不能悖逆父母,你清楚吧?” 翌茹恨恨的想到,这个可恶的旧社会,规定了一堆的条条框框,若不是这些规定,自己哪能呆着这里。她望了一眼秦德才,秦德才转过脸去,避免与翌茹直视。翌茹只知道秦德才妻管严,没想到这么严重,看来,这秦德才是考不上了。 “我碧波园有小伙房,以后我碧波园的饭食不用你们操心。”留下一句话,翌茹转身走了出去。 “你看,你看,我早晚被这小贱人气死。”秦夫人嚷着,秦德才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你是死人吗?连话也不会说一句,我辛苦支撑着这个家容易吗?你就这样对我。爷爷呀,我当时真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木头呀”秦夫人的声音传得很远,下人们仿佛习惯了秦夫人的吵闹,还在有条不紊的干着自己手边的事情。秦德才则老僧入定般坐在那里,秦夫人说累了,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有些凉了,大声的喊道:“春红,春红,茶凉了,换新的来。” 门外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走到屋内,呐呐的说到,“夫人,您不是要的凉茶么,要不奴婢给您换新的。” 秦夫人这才想起翌茹来之前,自己是喝着凉茶的,“气死我了,一群没用的东西。” 翌茹在院外听到秦夫人的叫骂,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原来不是自己生闷气,这秦夫人也是不舒服的,看来以后还有经常过来一下,刺激刺激秦夫人,不能让秦夫人太过安逸了。 心情好了,但是肚子还是饿的,算啦,自己就领着程风出去吃吧,好像国都有夜市的,转转夜市,尝一下南北风味的小吃,心情会变得更好呢,就让这老巫婆自己在家生气去吧。翌茹开心的向着自己的碧波园走去。 感冒头晕脑胀的,今天还赶上有个项目要做,梦梦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