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劝解 - 穿越农家生活

第十四章劝解

翌茹回到家,郭跃先跑了过来,“怎么样?”他可是在家等了一天,昨天翌茹只是说带着他去报仇,他就跟着翌茹进了城,在城里一切听翌茹的安排,包括出城、化妆进城,直到自己听到震天的一声响,但是翌茹是怎么做到的,他还是想不太清楚,拿个小包放在仓库里就能引来天雷,这件事情他想了一夜也没有想明白,反正妹妹告诉他报仇了,他就跟着糊里糊涂的上了一架马车,回家来后还是一副昏昏的样子。请用访问本站今天早晨,妹妹告诉他要去城里探探情况,自己就给妹妹打掩护,今天一天他觉得自己都好像生活在梦里,自己家的仇真的已经报了吗? 翌茹拿起缸里的水瓢,喝了一口水,擦了擦嘴巴说道:“哥,客再来被炸飞了,据说胡铁鸡进了好多布料和成品在仓库里,说是准备给国都轩辕侯爷家做的秋装,这回布料和成品全部没有了,光是应对轩辕侯爷家的责难就够他喝一壶的,听说这回事胡铁鸡下了血本的,全没了。胡铁鸡现在还躺在床上呢,这回不倾家荡产也差不多了,没有半个月他是起不来床了,呵呵,解恨吧,这比杀了他解恨多了。” “便宜了那个老东西。”郭跃恨恨的说。 “听说有人把胡铁鸡给告了,大理寺下个月要开审呢,最好判他个死罪,流放也好,这样邺城还不知有多少人拍手称快呢。”翌茹说道。 两个人进了屋子,郭婶正在一口一口的喂饭给郭大宝吃,郭跃上前握住郭大宝的手:“爹爹,你知道吗,胡铁鸡那老东西的客再来被天雷给炸毁了,他要倾家荡产了,据说还摊上了官司,这次,他肯定是死定了。爹爹,你开心吗?。”郭大宝嘴角咧开笑了笑,点点头。郭跃跪在床前痛哭流涕。郭婶也跟着红了眼睛。 “老天开眼呀,老天爷这是开眼呀,怎么不轰了胡铁鸡那个老东西呢。”郭婶说道,“不管怎样,这是好事,这回咱们不用担惊害怕了,娘给你们做好吃的去。”郭婶抹着眼睛向外走去。翌茹看着一家人的样子,心中幸福极了,这就是自己精心守护的幸福,什么能比得过一家人团圆幸福呢。 过了五天,胡孝儒跟着张把式的车来到了郭家村,一进郭家的大门,他就跪下了,郭婶一见赶紧将他扶起,不料他执意跪着,一直跪走到了郭大宝的床前,翌茹看到这,心中有些明了,估计胡铁鸡害自己家的事情被胡孝儒知道了。郭大宝不明所以,看到胡孝儒这样,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胡孝儒一把扶住他,“郭叔,您就让我这样跪一会吧!让我替父亲赎些罪过,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我家,您才遭了这么大的罪。我心难安呀!”郭大宝问道:“你父亲是?”“客再来的胡掌柜。”胡孝儒回答道。“你……”郭大宝抬起手,指着胡孝儒,气愤难耐。半天垂下手去。“你出去吧,我不想见到你。”胡孝儒无声的跪了半日,放下药材垂头走了。 翌茹看着胡孝儒的背影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如果没有在仙客来听到关于胡孝儒的身世,说不定自己能拿个笤帚将胡孝儒赶出去,但是胡孝儒这个人还是很可怜的,这个年代父亲就是天,胡孝儒不能阻止父亲的行为,也许离家出走已经是胡孝儒最勇敢地行动了。翌茹进得屋来,看到郭大宝还是很气愤的样子,上前安慰道:“郭叔,其实胡大夫还是不错的,就是摊上了一个这样的爹爹。”翌茹将在仙客来听到的关于胡孝儒的身世告诉了郭大宝,郭大宝有些后悔的问:“我刚才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没有,要是我我也把他赶出去,还要拿大木棒。”翌茹的安慰起到了作用,郭大宝气息慢慢平稳了,喝了药慢慢的睡去了。 翌茹走出门去,在村边的树林边看到了胡孝儒,他正靠在一棵树上,仰头望着西边的落日。“漂亮吧,人们都是喜欢日出,谁能想到其实落日才是最美的。日出固然能给人带来希望,但落日是拼尽了自己的全部才落下这样美丽的影子。”翌茹说道。 “秦姑娘,我昨天才听说了你家的事情,真是抱歉,我替我的父亲向你赔罪。”胡孝儒听到翌茹的声音,转身一躬到底说道。 “我这个人是非分明,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是你,我不会混为一谈,我固然很恨你父亲,但是对你,我还是敬重的,我还是希望你继续调理叔父的身体,毕竟在邺城,想你这样医术高超的人不多。”翌茹诚恳的说道。 “谢谢你,秦姑娘。我知道我父亲做了不少恶事,我很想同他划开界限,我曾经和母亲说过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可是母亲说毕竟是父亲给了我生命,我们血脉相连,不是能割舍就割舍的掉的。小时候我随母亲生活在佛堂,一声一声的木鱼声一直陪伴着我的童年,父亲是不会到佛堂来的,那时候我就拼命地看书,我想如果我读书出息了,肯定能得到父亲的亲睐。但是没有用,父亲的眼里只有我的弟弟和妹妹,二娘欺负我,我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做母亲的守护者,这样母亲才不会天天夜晚以泪洗面。长大后我进了济民堂,我从不告诉别人自己是胡家的子孙,八年了,我几乎不回家,只派栓子回家送些钱给母亲。前段时间,家里出了事,我回了家才发现母亲已经苍老的不成样子。父亲也一夜花白了头发。我很想告诉自己他咎由自取,但是……。”胡孝儒语气有些低沉。“这些天,我把所有的苦主都调查了一遍,一户一户的前去,发现好多家庭都已经人去楼空,我想弥补都没有机会,调查到你家的事情,我昨天就想来,可是,我无法面对你的家人,毕竟,当时的情景我历历在目,我……”胡孝儒再也说不出话来。 翌茹理解胡孝儒现在的感受,“胡大夫,你是你,你父亲是你父亲,你不用把他的罪责担到你的身上,老天已经给过他惩罚了。你还可以继续治病救人,就当给你父亲赎罪好了,如果只是一味的消极,对你家、你的将来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胡孝儒听完后愣了好久,对着翌茹一揖道地,“姑娘说的是,这段时间我知道的越多越是消极,没想到姑娘一番话醍醐灌顶,我知道以后怎么做了,谢谢姑娘。”说完躬身走了。 望着胡孝儒的背影,翌茹喃喃的说:“我只是不想世上少一个好大夫。”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等你来发现!

上一篇   第十三章胡孝儒

下一篇   第十五章人员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