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逛夜市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逛夜市

第三十九章逛夜市 翌茹美滋滋的想着一会儿去逛夜市的事情,来到碧波园门口就看到程风捏着拳头在等在门口。 “哎,风儿,怎么啦?” “姐姐,她们是不是欺负你了,我听到那恶妇要动家法,就想冲过去,但是爹爹将我拦住了,气死我了。” “哪有,我哪能轻易让她们得逞呢?”听出程风的关心,翌茹刚才被秦德才夫妇刁难的不快全部散去,她轻快地上前拉住程风的手,“走,姐姐带你出去吃。” “出去吃吗?咱们去夜市看看吧,我早就听说国都的也是很繁华呢?”来到国都的这些日子,前段时间是担心郭大爷的事情,后来又是翌茹病倒,程风都没有机会去夜市逛逛,现在呆在府里无趣,不如出去玩。 “走”翌茹正想领着程风去夜市,拉上程风向外走。程进丢下手中的东西,跟在了后面。 从碧波园去府门正门要经过一个小的中门,中门上有两个婆子正坐在门房内唠着磕,嗑着瓜子,看到翌茹她们过来,有一个婆子上前来拦住三人。“没有夫人的吩咐,不能出门。” “知道我是谁吗?”翌茹冷冷的问道。 “知道,不就是大人刚领回来的吗?”婆子轻蔑的看了翌茹一眼,翌茹听到婆子说话,才抬头仔细看过去,她忽然觉得眼前的婆子有些面熟,好像在飘香斋旁边的小巷中见过。旁边一个婆子说道:“这是我们二管事,经常跟着夫人的。” “噢,二管事,那你应该叫我什么?” “我,应该叫你小姐。”婆子看向翌茹,觉得这小小的人目光中竟然带着威慑的力量,不得不开口说道。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主仆有别呢,侍郎府可不需要这样的下人。既然夫人没有教导好你,作为侍郎府的小姐,我来教导你,风儿,替姐姐掌嘴。”程风上前打了婆子两个嘴巴。 “现在本小姐要出门,知道怎么办么?” 婆子被打懵了,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旁边的婆子赶紧说道:“我这就让门房替小姐备车。”、 翌茹领着程风越过了二门,等走出了好远,就听到婆子的哀嚎声,“怎么样?没有把手打痛吧?”翌茹解了气才想起刚才程风的巴掌声有些响亮,担心的问道。 “没事,姐姐,刚才真解气,你记得吗?这婆子咱们见过的,就在里巷,她刚在那恶妇的身后,耀武扬威的,当时我就想收拾她,刚才我还想多打两巴掌,想了想还是不要给姐姐惹事了,不过我那两巴掌可是尽了力的,保管明天你就能看到一个猪头。” 两人想着婆子鼻青脸肿像个猪头的样子,开心的笑了起来。“风儿,这段时间还是要收敛些,我打算将郭家的属于咱们的东西夺过来以后就离开,这段时间还要和那交涉,不能将他们逼得太紧,这些产业虽然不是很重要,咱们也可以在弄些新的产业出来,但这毕竟是郭家的一番心血,你明白吧?” 程风点点头,心中却想着,大不了自己暗自使些手段好了,放点泻药痒痒粉之类的不伤大雅的东西,留点神不要让人抓住就好了。 大门处已经备好了一辆车,翌茹遣退了要跟上的车夫和下人,程进驾着车,三个人向着西城的夜市奔去。 西城的夜市是在兴隆大街上,有的买物品的拿一块布铺在地上就可以开始叫卖,有的商家要买些吃食,在旁边支起了大锅,旁边放几个小凳和桌子。长长的街道两边摆满了各种摊子。虽然没有现代的路灯,但是各个摊位上都有一盏灯笼照着,灯笼上还写着卖家的招牌,将整个兴隆大街照的亮亮的。他们来的还算早,这些卖吃食的摊子上还没有多少人,街上也不是很拥挤,程风和翌茹就这看看那看看悠闲地转了起来。 过了戌时,街上的人多了起来,有情投意合的男女一起欣赏着路边摊子上的小物件,还有垂髻小童在打闹嬉笑。夜市上是禁止车马的,人们可以在街道上漫步行走,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驻足观看,小商贩们扯着嗓子操着南腔北调在叫卖着自己的物品。翌茹和程风已经消灭了一碗馄饨,两个烧饼、两块桂花糕、一串糖葫芦。当看到一锅热气腾腾的羊杂汤时,两人还是停了下来,“再吃一碗?”程风揉揉有些发鼓的鼓皮,询问的看着翌茹。 “咱们两个一起,就吃一碗吧,我实在有些饱了。”翌茹坐在羊杂汤摊贩的凳子上,望了望锅中滚着的奶白色汤汁,也有些馋了,叫过店家,上来一碗羊杂汤,又要过一个小碗,将大碗内的汤和汤内的羊杂倒到小碗中。 “咦,这个味道好熟悉呀?”程风喝了一口,惊讶的说道。 翌茹尝了一口,也发觉这个味道很是熟悉,就想自己在郭家煮过的羊杂汤一样,她叫过一个帮忙的伙计,“你们掌勺的在吗,我想见见。”帮忙的伙计指了指正在沸腾的大锅旁边站立的一个说道:“那就是。”大锅的热气腾腾的,翌茹只能看到隐约的面孔,她觉的有些面熟。伙计走过去在的耳边说了两句,然后指向翌茹所在的方向。就见放下手中的勺子,手在围裙上抹了几下,快步向翌茹做的一桌走了过来。 “你是大宝家的茹丫头吧,不认识我啦,我是郭可家的,在你家帮过厨的,还记得不?”翌茹才认出面前的正是郭家村的,她见过几次,每次都是来家里帮厨,一直很细心的一个,活干的不少,话不多,现在见到,还有着亲切感。 “你这是?”她看了看面前的摊子,疑惑怎么来了国都。 “我女儿在国都寻了户人家,嫁了过来,开春说想我了就让我过来了,我带了孩子过来,女婿家是个小门户,儿子又在国都进了学,就想着能自己赚些钱。我见这国都夜市上租金不贵,就寻思着租个摊子,在你家帮厨的日子里,学了不少的东西,就试着卖卖看,没想到竟然很是红火,不到三个月就从小推车变成了这么大的摊子,你看。”说完骄傲的指着身后的几口大锅和十几张桌椅板凳说道。 “说来还是托你的福,我才能赚到儿子进学的银子呢,我寻思着当时在你家帮厨的时候你也没有藏私的意思,我就擅自将这手艺拿出来了,对不起呀。”看着翌茹,低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翌茹并不怪将这些从郭家学到的东西拿来开店,她当时在郭家村的时候也曾想过开一家小吃店,将原来吃到过的小吃全摆在店里面。但是后来发生了很多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个愿望就成了泡影,面前的将这个愿望付诸了实现,她倒是觉得很是安慰。 “你不怪我,说实话,刚才我听二子说的时候曾想过偷偷的跑掉,不见你的,但是我觉得如果我那样做了,良心会不安,所以尽管知道自己理亏,还是过来打个招呼。”窘迫的说道。 “没有呀,我一直想也弄一个这样的小店,一直没有实现,谢谢你。”翌茹真心的说道。 “我,我……”搓着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唤过刚才的小二,切了一大盘卤味过来放在桌子上,“我送的,很好吃的,虽然赶不上郭婶煮的,但还是很受欢迎的,我有些事还要忙,你们吃。”没有什么还说的,只能讪讪的笑着去了大锅旁继续煮东西。 “她怎么能这样。”程风放下手中的碗筷,小声的说道。 “怎么啦?” “她偷了姐姐的手艺来赚钱,才说了几句话就跑了,这算什么?”程风撅起来小嘴。 “我当时也没有说不让人家开摊子做买卖呀?”翌茹笑着说道。她倒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毕竟人家凭借自己的双手挣钱,没有什么不对。只是这个年代将这些吃食的做法都作为祖传的秘方,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从自己手中学了手艺,觉得对自己愧疚罢了。可在现代,这些吃食的做法在网上一搜都能搜到,说起来自己也是剽窃他人的,和这没有什么不同。 走的时候坚持不收他们的饭钱,还让伙计装了一大包卤味和大饼带上,翌茹也不客气收下了。她知道这是对自己的歉意,她不收下这会不安。果然见她收下了卤味,脸上才露出一丝笑意,说话也利索了很多。 翌茹她们喝了羊汤,又吃了些卤味觉的肚皮都撑起来了,吃饱了以后如果回府也睡不着觉,她们就越过这些买吃食的小摊子,继续向前走。夜市上买吃食的小摊子是聚集在一起的,再向前走就是各式的小摊子。琳琅满目的装了很多的小物件,从小孩子喜欢的拨浪鼓,到小姑娘喜欢的各种首饰钗环应有尽有。 “姐姐,姐姐,你看,这玉兰花好香呀”程风指着面前摆了玉兰花的小摊子拉着翌茹走到摊子前面。 “小姐,买朵玉兰花吧,三文钱一朵,五文钱两朵。”卖花的小姑娘很会做生意,摊子前面已经招揽了很多顾客,大部分是一些姑娘和,也有丈夫领着妻子将买来的鲜花插在妻子的发髻上,换来妻子脉脉的一笑,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兴隆大街上。 看着两人的背影,翌茹有些羡慕,自己也想得到这样的一份温情的爱,相携到老,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但是这样的幸福,聂亭然能给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