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错过的机会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错过的机会

第四十一章错过的机会 翌茹吃过了早饭,就有人领着聂亭然和段嫣然走了进来,碧波园早在翌茹去吃饭的时候就被收拾一新,翌茹回到院子里都怀疑走错了门。屋内被重新换了一套的家具,一看就出自鲁家班之手,梳妆台上放着一个妆盒,打开一开,珠翠的光华隐隐闪现。罗汉床上的帐子换成了一面绣了粉花的细白帐子,床上是同色的一座铺盖。看来这秦夫人很是费了番心思。 段嫣然留下聂亭然在厅内喝茶,和翌茹一起进了屋子。“还不错嘛?看来这秦夫人也没有多坏,至少面子上还过得去。” “刚换的,我还不知道能用多长时间。”翌茹不想帮那,如实的说道。 “可恶,哪有这样的,是不是知道我们今天过来才提前准备的,这样我一定要天天过来,防止她对你不好。” “没事,我对这些并不太在意。”翌茹觉得反正自己住不了太长时间,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可这样淡淡的态度更加激怒了段嫣然,“我当时就不赞成你回来,你想,回来以后成天的这种规矩那种规矩,我是清楚地,你逍遥自在的在外面多好,可是表哥他希望你能回来,这样对你们两个人的婚事有好处,毕竟侍郎之女的身份比山野村夫好上很多。我知道表哥是在为你们的将来着想,可是,看着你在侍郎府内不开心,我……” “没关系的,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受欺负的,我本来对那两人就没有感情,现在只能是失望多一些,伤心倒是没有的。”翌茹知道段嫣然关心自己,倒是开解起她来。 “好了,不说这些啦,咱们今天要开开心心的,去飘香斋看看,再看看城里的作坊,你这半个掌柜不能当了侍郎府小姐就把那一摊子扔下是不是?” “没问题。” 几人坐了车,聂亭然骑了马跟在车边,先去看了飘香斋,飘香斋虽然没有刚开业时那么热闹,也是人满为患,还有很多来自外地的客商在店里正在和掌柜的商量能不能多进一些货品。掌柜的正在为难,见段嫣然走了过来赶紧向段嫣然说明事情的经过。 翌茹在一旁听了一会儿,想这个事情倒是个好事,她叫过段嫣然,将自己的想法说给她听。翌茹的想法正是现代的连锁店,她选择了几个安国的繁华城市,在城市中成立飘香斋的代销店,统一的装潢,统一的产品,由作坊统一配送,这样就可以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将销量扩大。段嫣然听到翌茹的介绍,眼睛一亮,正好自己在几个大城镇都有生意,这样的好事当然还是落在自家身上的好。她和翌茹商量好以后就奔回家去了。全然忘记了要领着翌茹去作坊看看。 翌茹无奈的看着段嫣然的马车消失在街道一侧,还是个急性子。她出府的时候坐的是段嫣然的马车,现在段嫣然将马车弄走了,自己该怎么去作坊呀,这个段嫣然真是的,自己可不想这么早回府去。 正当翌茹埋怨段嫣然的时候,门口的一辆马车停了下来,露出聂三的脸,“秦小姐,我领你去作坊看看去。” “咦,聂三,你怎么过来了?”程风惊奇的问道。 “我们家公子刚才招我过来的,府里出了些事情,公子回去了,不能陪着小姐,让我过来保护小姐。” 翌茹和程风上了马车,马车就朝着作坊的方向去了。到了作坊,翌茹先查看了前段的材料处理工序,伙计们干劲十足,做工也很仔细。自从上次飘香斋一炮打响之后,翌茹重新设了规矩,无论铺子和作坊中的伙计,大家只要好好干活,都能获得榜首的称号,一年之中获过10次榜首以上就能在店里的销售额中获得一定的红利,而且榜首还能得到额外的奖金。这条规矩充分的调动了伙计们的积极性,而且都能做到节省原料,因为翌茹让管事注意些,只要能节省材料,无论是人员还是方法,能够获得相应的奖励,多省多奖,但这些要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刚过几日伙计们就掌握了诀窍,昨日刚有一个伙计提出了个好办法获得了一两银子的红包,大家看到了甜头,更是干的起劲起来。 望着热火朝天的作坊,听着管事的汇报,翌茹点点头,看来自己的奖励机制没有白费,从越来越多的产品上就可以看出来。照这个进度下去,开分店的事情很快就能进行。 检查完了作坊,已经到了中午,聂三领着几人去了仙客来。仙客来还是很繁华的样子,在四楼的一个雅间中,翌茹见到了一上午都没有人影的聂亭然。他正垂头坐在座位上,神情有些忧郁,翌茹好久没有见到聂亭然这个样子,上去拍了一下聂亭然的肩膀,轻声的问道:“有事?” 聂亭然见是翌茹,将旁边的座位让了出来,示意翌茹坐下。“没事,茹儿这么厉害我都有些嫉妒了,光是一个飘香斋就盖过了我的仙客来,看来我是要跟着茹儿过活了。” 翌茹被聂亭然打趣的话逗笑了,也打趣的问道,“我的和你的有什么分别吗?” “当然不一样,想着茹儿将我打败了,好伤心。”聂亭然做出捧心的样子,将包厢内的大家都逗笑了,连程进的脸上都挂了一丝笑容。 翌茹觉得很是对不起聂亭然,自从郭大爷被救出后,她就想着能补偿一下聂亭然,但是后来发生了其他的事情,她就将这些事情放在了脑后。现在看到聂亭然的样子,她又将原来的计划搬了出来。 “记不记得亨利送我的玻璃器皿?”翌茹决定送给聂亭然一个大金山,将玻璃的生产配方告诉聂亭然。 “提他做什么,那套水晶器皿虽然好看,我以后肯定会找好多来给你,咱们不提他。”听翌茹提起亨利,聂亭然又想起了亨利的那个拥抱,虽然后来翌茹解释那是西方的礼节,他的心中还是很不是滋味。 “好啦,我当时是觉得亨利回去后或许永远都见不到他了,才给了他一个分别得拥抱,你还想着呢”翌茹见聂亭然满脸黑线的样子,心中很是开心,嘴上却解释道。 “都说了不提他了,还提。”聂亭然看翌茹哪壶不开提哪壶,心中更加郁闷。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觉得那水晶器皿好看吗?”翌茹见聂亭然坚持那套玻璃器皿是水晶器皿,也就顺着他说道。 “很漂亮,这种东西在安国不常见,你放好了,没准会成为稀世珍宝。”聂亭然正色的回答道。 “如果我有方法在咱们烧瓷的窑里烧出那水晶器皿来,你觉得好不好卖?” “真的。”聂亭然一把抓住翌茹的手,惊喜的望着她。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过没把握的话。” “这太好了,这种器皿做出来保管能红火。”聂亭然开心的在雅间内踱着步子,心中思量着这件事的可行性。 “茹儿,你真是我的福星,为什么我没有早点认识你呢?” 激动过后,聂亭然坐在凳子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本来茹儿的飘香斋开起来就已经盖过了我,等这个作坊在开起来,我只能跟着茹儿身后走了,恐怕永远都追不上。”他懊恼的说道。 “谁告诉你我要自己做了,这是我送给你的,回头我把方子给你,具体的还要你找人仔细摸索,比如温度的问题,比如吹制的问题,这些我也不是很懂呢?” “茹儿,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的。”聂亭然想起翌茹全然对自己放下戒心是在郭大爷被救以后,这总让聂亭然觉得自己和翌茹在一起是抢来的,生怕有一天翌茹知道了真相会看不起自己。 “茹儿,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说。”聂亭然想了好久决定将事情的经过说出来,自己承认错误总比那天翌茹自己知道要好些,至少自己心中舒服一些。 “什么事?” “其实郭大爷……”聂亭然正要开口说郭大爷的事情,翌茹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巴,聂亭然浑身一震,觉得贴在嘴唇上的小手柔若无骨,带着丝丝凉意,翌茹正嗔怪的看着自己,“我知道郭大爷的事情你尽了力,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都明白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想把配方交给你的原因,因为,你值得信赖。” 聂亭然看到翌茹的眼神,贪恋着刚才嘴唇的温度,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进去。让我自私些吧,我以后一定加倍对茹儿好,来弥补这个谎言。 翌茹并不知道自己有一次和事实插肩而过,她在心中已经认定了聂亭然是吃了大亏才将郭大爷救了出来,聂亭然的解释她以为只是用来让自己宽心的一种方式,就这样,两人又错过了一次机会,导致了以后的渐行渐远。 程风见两人说来说去全是自己不清楚的一些事情,自己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伸手牵了牵翌茹的袖子,“姐姐,人家快饿死了,聂大哥到底管不管饭呀?我可是要吃鱼排的。” “好好,咱们吃饭。”翌茹拉着程风坐下,伙计将菜品一道道的上到桌上,全是翌茹和程风平日爱吃的一些菜色。程风一看自己喜欢吃的鱼排也在里面,对着聂亭然甜甜一笑,“谢谢聂大哥。”拿起筷子,朝着自己喜欢吃的鱼排夹去。没想到太过着急,被鱼排烫了一下,看着程风挥着小手一个劲的朝小嘴扇风的样子,桌上的人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