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钱三娘(上)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钱三娘(上)

第四十二章钱三娘(上) 将近亥时,翌茹一行人才回到侍郎府,这回他们没有从大门进去,而是绕过小街,来到了西侧的一个偏门,这个偏门离碧波园很近,只有几十米的路程,这是程风经过勘察以后发现的。程风上前将门插打开,这个年代的偏门只用一个门插将门固定,只要用一个利器轻轻一拨就能打开。看着程风熟悉的动作,翌茹想着一定给自己以后的门上装一个铁质的插销,这样才有些安全感。 几个人进了园子,园门口只有一个婆子披了件衣服靠在墙边,正在呼呼大睡。翌茹没有吵醒她,几个人进了碧波园,各自回屋歇息去了。 第二天,翌茹吃过了小厨房里做的早饭,自己前日翌茹闹过以后,秦夫人就让人每日给小厨房送些新鲜的菜来。烧饭的婆子叫张嫂,是个老实憨厚的人,估计是因为老实,在大厨房总被人欺负,翌茹的碧波园中小厨房中需要人手,大厨房里的婆子都不愿过来,就将张嫂打发过来。张嫂虽然纳言,但身手利索,烧饭也是一把好手,再加上程风在一旁指挥,只一日的工夫手艺又好了很多。程风虽然自己没有烧过饭,但是跟着翌茹打了不少的小手,指挥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翌茹来到厨房的时候,程风正在指挥着张嫂将一盘凉拌的蒜泥木耳摆好,锅里正熬着香甜的小米粥,笼里的包子正冒着香气。 “姐姐,起床了,今天咱们吃包子和小米粥可好?”程风见翌茹神清气爽的走进来,知道翌茹又是好眠,心中的担忧少了不少。自从上次翌茹又昏倒以后,程风就像长大了很多,经常担心翌茹累到,将一些生活上的事情包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就像现在的一日三餐都是程风在安排,翌茹就清闲了很多。 “风儿,你怎么不叫我,我都睡过了。”翌茹看看高高的太阳,嗔怪的说道。 “大夫嘱咐了,姐姐能多睡些才好。我倒是愿意让姐姐一觉睡到中午呢” “你把姐姐当成什么了?” “没有呀,姐姐不就是你给我说的那样胖乎乎、圆滚滚的东西吗”程风见翌茹今日心情很好,也打趣的说了起来。 翌茹追着程风在院子里跑了起来,跑了几圈就喘的上气不接下气,蹲在地上不肯起来。程风上前拉起她,“姐姐,你可是退不了,在村里的时候你能跟我们跑上很大一截呢,这样吧,明天你跟我们在院子里锻炼吧,毕竟身体才是的本钱,这不是你说的吗?” 翌茹也知道这些日子自己疏忽了锻炼,身体又恢复到了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虚弱的样子,她感激的冲着程风说道:“风儿,谢谢你。” 程风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姐姐,你又这样。” 几个人吃过了早饭,翌茹就想起昨晚的自己关于插销的想法,她拉着程风还是从侧门出去,程进已经在侧门等候了,架上车,他们来到了位于国都东城的鲁家铺子。这个铺子是鲁家班上个月刚成立的,鲁家班在国都的生意越来越多,鲁子豪就在国都成立了鲁家铺子,作为鲁家班在国都的办事处。在鲁家铺子人们可以参观家具,还有样板房,里面从装饰到装潢应有尽有,只要你看上,鲁家班就可以去你家丈量尺寸,给你设计出适合你家的一套家具。虽然要等一段时间,但是生意很是火爆,人们宁愿等些日子,也不愿去买以往简单的家具。 店门口的伙计见到翌茹一行,以为是过来看家具的那家小姐,将一行人让到铺子里,铺子的大厅内设了些简单的卡座,有一定的私密性。这也是翌茹按照现代的售房门店的样式给鲁子豪描述的,没想到鲁子豪实施起来还真的像模像样。坐在卡座的沙发上,虽然不像海绵那样软,但还是很舒适的。 “没想到鲁大哥竟然这样厉害,这里坐着真舒服。”程风坐在沙发上,怪模怪样的扭着身子。 “家里的沙发不是一样吗?”翌茹见程风很贪恋在沙发上猫着的感觉,抱着一个靠垫不肯撒手。 “哪呀,咱们多长时间没有坐过了,府里的那些椅子坐着真难受。” 见翌茹陷入了沉默,程风才知道自己有说错了话,看看父亲,在看看翌茹,坐在沙发上着急的搓着手,不敢再开口,生怕自己又说错了话。 “没事,反正咱们用不了过长时间就能回去了。”翌茹抬起头,展开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姐姐,我有说错话了。”程风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姐姐也想家里的沙发了,还有亲手做的hello kitty抱枕。”翌茹叹了口气,来国都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能遇到这么多的事情,只带了一些贴身的衣物,家里喜欢的东西一件都没有带来。前几天郭香香来的时候倒是带过来一些东西,但是大部分的东西都留在了郭家,还有翌茹的心。 一个伙计走过来,先向着翌茹行了一礼,然后恭敬的说道:“我是八号伙计,请问有什么吩咐。” “我想见一下你们掌柜的。”据翌茹所知,在国都的正是鲁子豪手下的张楚,是个细心的年轻人。翌茹就曾经和这年轻人商量过一些房子和家具的问题。张楚思路清楚,翌茹一说就能全部理会,还能举一反三,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您稍等。”伙计又行了一礼,回身去了楼上。望着伙计的背影,程风开心的说道:“这鲁大哥怎么教育的,你看,就连一个伙计都这样懂礼貌,来了就是不买东西心里也舒服。” 翌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她当时替鲁子豪培训的时候就着重提了这点要求,一定要让客人有如若春风的感觉,看来,张楚手下的这个店伙计教育的不错。 “秦小姐。”张楚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明显位置的翌茹,说起来他也很长时间没有见过翌茹了,但是对面前的这个小姑娘,他是很钦佩的。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个姑娘,自己还在鲁家班是个默默无闻的匠人,鲁家班也只是在邺城站了一席之地的普通班子,说不准已经被当初的牛大户逼得退出了邺城。所以对面前的小姑娘他是怀着感恩的心,鲁子豪也一直对手下的人说,没有翌茹就没有现在的鲁家班。鲁家班每月的盈利中有一半存在了安国最大的鸿业钱庄,这是鲁子豪给翌茹存下的,等到翌茹有事需要钱财时会拿出来。这是鲁家班私底下的决定,翌茹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后来真的出了事,鲁家班拿出了十几万两银子出来,将翌茹吓了一跳,这是后话。 “张大哥,看来你将这个店经营的不错。”翌茹笑着说道。 “秦小姐,你过来也不打个招呼,我让人去接你,咱们鲁家班现在除了家具,还做了些马车,成立了鲁家车行,就在西城口,反应还不错,以后你要是用车,让人传个话就成。” 翌茹没想到原来的一个玩笑话现在鲁子豪真的将它变成了现实,看来这鲁子豪还真是个做生意的料子。 “那就恭喜你了,现在鲁家班生意不错吧?” “当然,现在还有些早,等过一会儿,这大厅内都坐不下呢?”张楚指着厅内的五六十个卡座说道。 “秦小姐,正好你过来,我们掌柜的想和你商量个事请,咱们楼上谈。” 张楚领着翌茹一行来到了楼上,二楼是一间一间的雅座,张楚推开门,将翌茹让进去,又让伙计沏了茶水。才坐下将鲁子豪上次来跟自己说的事情说了一遍。 侍郎府的认亲宴上鲁子豪只是见了翌茹一面,当时人多,好多事情都没有说,鲁家铺子自从开张以来,生意一直很好。张楚手下有个伙计,是国都人,叫李哲的。他经过观察发现鲁家铺子一楼的卡座有很多人喜欢三五一群的聚在一起,喝着免费的茶水,刚开始他还有些生气,这些人经常来,每次都坐上一段时间,李哲怕耽误了鲁家的生意,就向张楚汇报着这件事情。张楚并没有因为这些人白喝茶而敢这些人走,他发现这些人不是文人就是大户的小姐,来到卡座将屏风关上,只是喝茶谈天,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后来,这些人还是会来,但每次都会留下些银子作为茶资,后来李哲实在是好奇,拉着其中的一个眼熟的客人询问情况。那客人笑着看了李哲一眼,才将情况说了出来。 原来,这些人经常去其它的茶楼喝茶,后来偶尔有一次其中的一人来到鲁家铺子,发现这个一楼的卡座无论是舒适度还是茶水都比国都的其它铺子要好,而且,这些人免费的喝了几日,掌柜的并没有露出嫌恶的态度。他们对鲁家铺子的好感增加,决定以后就定期来铺子喝茶,只是留下茶资罢了。 李哲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了张楚,张楚在鲁子豪来国都的时候又告诉了鲁子豪,两人商量过后觉得鲁家铺子毕竟是给客人们看家具的,这些人留在这里并不是很方便。他们决定在对面开一间茶楼,设计装潢就按照一楼的卡座设计。让客人去对面喝茶不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了吗? 两人商量过后就将对面的茶铺盘了下来,正在进行装修,正好翌茹过来,张楚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她,鲁子豪想咨询一下翌茹的意见。他觉得只要翌茹同意的生意,肯定就亏不了,鲁家兄弟已经将翌茹上升到了一个神的角度了。 翌茹想了想这个生意倒是可行,但是只卖茶是不是有些简单了,她忽然想起了邺城吃过的唐记点心,记得当时的掌柜钱三娘对程进还有些心思,看了看正值壮年的程进,她有心撮合两个人。再说,钱三娘的手艺委实也不错,至少在国都,钱三娘的手艺还能排在前面。 “我觉得在茶楼里买些点心也不错,我有一个手艺不错的,能推荐给你们吗?” 昨日梦梦一上班就出了门,去了西部的山区,足足坐了四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山路崎岖,车子在路上晃呀晃,梦梦难受死了,在山区看完了项目,回程的路又是四个多小时,到单位都十点多了,实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本来是想写个请假条的,但是单位的网络关掉了,所以只能今天先补上昨天的,然后再给大家补偿,今天还有两更,亲们,鼓励鼓励梦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