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钱三娘(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钱三娘(下)

第四十三章钱三娘(下) 听到翌茹的建议,张楚自是不会拒绝,他之所以将翌茹叫上来就是想和她商量一些茶楼的事情,这也是鲁子豪临走之前吩咐的。 “既是秦小姐介绍的,肯定就不会错的,那点心师傅在哪里?” “邺城的唐记,张大哥可记得?” “记得记得,我妹妹就是唐记的常客。”张楚想起在邺城的妹妹,自从鲁家班的生意红火起来,自己家里也有了起色,妹妹也能吃上一些点心,她对唐记的点心很是喜欢,自己每次回邺城都是在唐记买上一大堆的点心回去给妹妹的。唐记的老板娘钱三娘虽然样子很强势,但心地还是不错的,知道自己是给妹妹买,经常会指导自己买妹妹喜欢的几样,不让自己买其他的。所以对唐记,他还是有印象的。 “唐记的点心还行吧?” “当然,我以前以为唐记只有甜点,但是后来钱三娘还推出了不少的带些咸味的小点心,很不错,我就特别喜欢其中的五仁酥,吃到口中咸香可口。”张楚还在回味着五仁酥的美味。 “啊,钱三娘竟然卖起了五仁酥。”程风在一旁叫了起来,见张楚和翌茹正在看着自己,觉得自己有些唐突,看看爹爹,程进还是一脸冰山的样子,好似对钱三娘卖五仁酥没什么了不起。 “我还以为她只给爹爹做呢,没想到……”程风又看了程进一眼,嘟囔的说道。 翌茹才想起在唐记吃过的那的五仁酥,曾经,钱三娘听说程进的夫人就擅长做五仁酥,她就做了想给程进吃的,但是自己来到国都,没有见过钱三娘,估计这钱三娘见程进对自己没有意思,只好将这五仁酥当成商品买了。 “她一个,带个孩子,不易。”冰冷的程进终于冒出句话来。 翌茹看了看程进,程进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仿佛刚才的话并不是他说的一样。大冰块程进既然帮别人解释,看来,这程进也并不是无情。想到这里,翌茹更加坚定了要将钱三娘招到国都的想法。 “张大哥,你觉得这钱三娘如果做茶楼的掌柜,买些点心,可行?” “好,我和鲁大哥正发愁找不到这掌柜,我们做些活计还成,要是去管茶楼,班子里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手。我本来看李哲还不错,是个细心地,但是他年岁还小,怕担不了大任,秦姑娘正是我们的福星。” 正是翌茹这几日听到的第二次福星了,昨日聂亭然就曾经说过自己是他的福星,自己真的是福星吗?她只是简单的想让家人过得幸福,自己一步步的走来也是因为这个信念。如果自己真的是福星,能够保佑自己身边的亲人安康快乐,自己辛苦些也是乐意的。 翌茹和张楚商量好了茶楼的事宜,对于茶楼的装潢,翌茹还提了一些建议,主要就是仿照现代的咖啡茶座,还设了一排秋千的长椅,供女子坐。在现代翌茹就透过咖啡店的玻璃窗见过这样的景象,几个年轻的女子坐在上面,谈这天喝着咖啡,很是惬意的样子。翌茹很想体验一回,但是高昂的价格总是让她望而却步。没想到现在正好有个机会,等茶楼开张自己一定要去体验一下。 说道茶楼的装潢,张楚就领着翌茹去了对面,对面的茶楼占地面积还不小,自从鲁家班在这里开了铺子,茶楼的生意也好了很多。茶楼的掌柜姓张,和张楚关系不错。由于儿子在卫城做生意,想接了两位老人去生活,张掌柜就想把茶楼转让出去,正好鲁家班想开个茶楼,两个张掌柜就商量了转让的事宜。由于是熟人,价钱也还公道。张楚见张掌柜有些惠卖的意思,就送给了张掌柜一套家具票,正好鲁家班刚在卫城开了分店,张掌柜拿了票就可以去鲁家班选一套合适的家具。张掌柜本来是和张楚相处的不错,自己的茶楼沾了鲁家铺子的光才生意火红,这段日子自己也赚了不少,才选了一个略低的价格转让,没想到张楚还送了自己这样大一个人情,也就不推辞谢过了。 茶楼是个三层的建筑,和对面的鲁家铺子格局差不多。翌茹走进茶楼的时候,已经有匠人在干着活计。其中还有翌茹认识的,是邺城鲁家班的老人,现在俨然是个头头的样子,正在指挥着伙计做工。见翌茹进来上前跟翌茹说了话,翌茹认人的能力向来不好,只是看着眼前的人面熟。后来张楚介绍才知道这是原来替自己盖过房子的人中的一个,当时鲁家班才一百多号人,现在光是散在全国各地的班子就是几十个,每个班子都有二百多号人,原来的小工匠都成了小掌柜。这些人跟着鲁子豪吃过苦,知道现在鲁家班能成这样不易,所以对鲁家班很是忠心,也为自己是鲁家班的一员感到自豪。 翌茹在现场又提了几个建议,张楚都一一记下,回头让工匠重新修改。等几人回到了鲁家铺子,铺子一楼的卡座上已经坐满了人,有人正在和伙计说着自己的想法,对家具的要求。还有人就是张楚说的贪恋卡座的私密性,过来喝茶的。连二楼都坐了不少的人。张楚只能将翌茹领到三楼,三楼就是鲁家班平时处理公务的地方了,很少有人上来,设置的也比较简单,和一楼二楼比起来甚至有些简陋。 张楚将众人让到房内,有些窘迫的说到:“三楼的条件不太好,秦姑娘将就些吧” 翌茹倒是觉得三楼还有些人气,至少很是温馨。她才想起自己今天过来是想和鲁家班的匠人商量插销的事情的。拿出自己画的插销的草图,将图递给张楚,张楚看了半天,疑惑的问道:“秦姑娘,这是干什么用的?” 翌茹就将插销的图纸拿在门边,在上面比划了一下,张楚拍手叫道:“妙呀秦姑娘,你真是巧心思。” 翌茹不好意思的笑笑,自己也是被昨日程风熟练地摆动门插的举动吓到了。想着如果自己睡觉的屋中门插被人拨开,自己就一点私密性都没有了,太不安全了,所以才想起这个来。实际上,这个在现代普通的很,拿到这里剽窃来就成了巧心思了,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个好做吗?”翌茹不知道这个年代的铸造水平,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做出来,她还是要问一下张楚才能知道。 “我认识一个国都的铸造师,他对这些东西很在行,我要问一下他才能知道,不过,这些东西全是一些小的东西,应该很简单的,我见过不少类似于这样的小物件,没问题。”张楚说道。 “那就好,”说起这个插销,翌茹倒想起现代的一些小物件,主要是用在家具上的,像是合页和螺丝钉,说不定也能用得上。她灵机一动,将合页和有螺纹的钉子的样子也画在纸上。和张楚解释了一下用法,张楚长大了嘴巴,惊异的看着翌茹。 “怎么,这样不好吗?”翌茹以为是有什么问题,开口问道。 “不,秦姑娘,你真是,真是……”张楚指着翌茹,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啦?”翌茹指着自己问道。 “你真是个天才,要知道这正是这段时间阻碍我们鲁家班的一个难题,木制的连接很容易腐朽,一些柜子都是因为连接坏了就不能用了,可惜了。” “那好呀,你就拿去用吧”翌茹大方的将手中的图纸推给张楚,笑着对张楚说道。 “那我就替鲁掌柜谢谢你。”张楚也不客气,将图纸收在手中,反正赢得利有一半是翌茹的,这也是替她在挣钱。 “秦姑娘,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想后半晌就让老张回邺城去,将钱掌柜接过来。”张楚咨询的跟翌茹说道。 “老张?” “对呀,就是张把式的大儿子,我将他找了过来,就负责国都的车行,他早年经过商,跟了张把式一段时间,对车行的运作有一定的了解。张家的车行现在张把式在邺城做的很好,我们借鉴了一些张家车行的模式,老张现在干的还不错。” “是吗,张大哥也来国都了。”翌茹惊喜的说道。自从张继良送自己来国都后,后来回城后一直没有张家的消息,原来现在张把式竟然发展的这么好,将张家的车行经营的有声有色。这样自己就放心多了,自从张把式救了自己以后,自己就对他很歉疚,现在看张把式过的这么好,自己也很开心。 “要是钱掌柜不肯来呢?”张楚想到大部分人都是故土难离,不舍得离开生自己养自己的土地的这个钱三娘在邺城经营了这么长时间,说不定不会肯离开,毕竟,邺城有很多喜欢唐记甜点的人,有固定的顾客。来到国都还要重新招揽客源,是件很费力的事情。 “我觉得不会,钱三娘不是个墨守陈规的人,她应该喜欢刺激一点的事情,喜欢挑战性的事情。我觉得她应该可以过来,如果她不肯,你就告诉她,我在国都,我有些想她了,看在我的面子上,求她来一次。”翌茹想了想说道。 “你们关系不错?” “还好吧,她应该不会拒绝的。” 其实翌茹是想钱三娘知道自己在国都,就应该知道程进也在国都,隔了这么长时间,她如果还能想着程进,应该说明那是个长情的女子,就看程进是不是在钱三娘心中还有一定的分量。 二更送到,晚上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