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叶恒之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叶恒之

第四十四章叶恒之 “其实我也有些想她了。”程风小声的说道,自从母亲去世以后,也有不少的人对自己不错,就想如姐姐、郭婶、小眉姐姐、香香姐,还有郭大爷、郭大宝、张小山……。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记住钱三娘的,也许是她笑着将自己喜欢的点心放在自己手中,还娇羞的看向父亲;也许是自己知道她的目标是自己的父亲,语带尖利的和她顶撞,但是她还是将自己喜欢的点心塞在自己手中,笑意妍妍的看着自己。其实她也不是不喜欢钱三娘,只是觉得现在只有父亲可以依靠,郭三娘如果和父亲成了亲,会不会父亲的爱就不会给自己了。实际上,自己还是害怕被抛弃的感觉,就像当时母亲离去,父亲毛手毛脚的照顾自己,她觉的自己的世界坍塌了一半,所以来到了郭家,她才拼命地爱着周围的一切,甚至是当自己有些喜欢聂大哥的时候,她知道聂大哥喜欢姐姐,她还是将聂大哥让了出来。她不想失去姐姐的爱,不想失去郭家人的爱。虽然当时有些痛心,但是现在看来,聂大哥是真的不适合自己。 程进看了程风一眼,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程的路上,程风一直很沉闷,就连翌茹要请她去仙客来吃饭也没有调动起她的积极性。回到府中,坐在碧波园的床上,翌茹拉住要向外走的程风,“风儿,坐下,我想找你谈谈。” 程风坐在翌茹旁边,小心的看了翌茹一眼,“风儿,你不要这样,我喜欢的是单纯、可爱的小风儿,你知道吗?我想你能像个孩子,有什么事情能给姐姐说?而不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事情闷在心里是不好的,你明白吗?你是不是不喜欢钱三娘,要不,我去和张楚说,不要让钱三娘过来了,好么?”翌茹以为程风是担心钱三娘的事情,试探的问道。 “姐姐,我害怕,我怕你们不在喜欢我,我……”程风哭着扑在翌茹的怀里,抽噎的说道。 “我们一直都很喜欢你,你是我们的开心果,我想你能有个快乐的童年,我们都很喜欢你呀,郭婶喜欢你,叔父喜欢你,家里人都很喜欢你,我也很喜欢你呢,我……”很少见程风这个样子,翌茹无措的轻拍着她的后背,有些语无伦次,只能一一列举着喜欢程风的人。 “姐姐,自从母亲死后,我觉得自己的世界坍塌了,我怕父亲另娶以后会给我生个小dd,后母会孽待我,原来我家的邻居小翠就是有个后娘,她后娘每天只让她干活,还不让她吃饱饭,到时候我有了后娘,你们就会因为有人疼我不理我了,呜呜呜……” 翌茹哭笑不得的望着面前的程风,这段时间她以为程风真的成了一个小大人,还有些担心,没想到程风还是孩子的样子,原来是因为怕别人不喜欢她才这样沉闷。 “风儿,你不用这样想,你要想如果钱三娘真的和程进叔结了亲,你就有了另一个母亲来替你母亲关心你,爱护你,你可以将心里话说给她听,有人会亲手给你缝制衣衫,还有人给你做你喜欢吃的好吃的。如果以后真的有了弟弟妹妹,你就又多了一个亲人,你可以领着他们上树抓鸟蛋,下河摸鱼,这些不都是你喜欢的吗?小眉他们不和你去玩,嫌都是些小孩子的游戏。你有了弟弟妹妹就不一样了,他们会崇拜的看着你,跟着你,喜欢你。” “就像我对姐姐一样吗?” “对呀,等你当了姐姐,就会体会到了。”翌茹知道了程风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患得患失,开解的说道。 “哦,其实钱三娘真的好不错的。至少比小翠的后娘长的好看。不知道她会不会打人?”程风想着自己的心事。 “我们风儿是受欺侮的人吗?再说,身后还有我们支持你呢,你一定不孤单的。” “谢谢姐姐。”程风又扑进翌茹的怀里,这次不再是哭哭啼啼的样子了,翌茹见程风的心结打开,笑着说道:“哎呀,雨过天晴啦,我的衣服终于解救出来了。” 程风望着自己刚在留在翌茹衣服上的污渍,有些难为情的低着头,后来才反应过来翌茹这是打趣自己,张开小手,在翌茹的衣服上抹来抹去,“就弄脏你的衣服,谁让你是我姐姐的,我是妹妹就应该这样的。”两人的欢声笑语传出去很远,正在外面的程进听到了两人的笑闹,嘴角渐渐朝上弯曲。 今日难得的清静,段嫣然和聂亭然都没有过来,翌茹就专心的在房间内想着关于茶楼的事情,她想着在现代见到的茶楼样子,在纸上描了一些图样,总觉得不是很满意。扔下纸笔,她跺出屋子,屋外的太阳火辣辣的,程风正在院中的一棵大树下,手中舞着一根棒子,上下翻飞,很是好看。 见翌茹出来,程风停了手,“姐姐,有事?” “没事,累了出来歇歇。”翌茹晃动一下肩膀,缓解了一下刚才的酸胀。 “风儿,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用棍呢?”翌茹一直没有见过程风的武器,她以为程风是不用武器的。 “其实,这是爹爹给我的,他说我练棍合适些,教了我一套棍法。” 翌茹看了看程风拿着的棍子,二尺多长,“这平时怎么拿呀?” “没事,背在后面就好。” 翌茹想着一个小姑娘身后背根二尺多长的棍子的样子很滑稽,这程进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翌茹觉得既然当女侠就应该是英姿飒爽,腰挎长剑行走江湖的样子。哪有背根棍子到处招摇的样子,又不是包青天里的展昭,人家展昭的棍子那是能组合到一起的。对呀,自己弄个组合到一起的棍子送给程风不就行了。 “风儿,给你看个好东西。”翌茹想到这里,拉起程风就进了屋子。刚进屋子,她又想起这种东西还是跟程进说一声的好,毕竟自己见过,可是杀伤力能不能达到要求,自己就不知道了。 “程叔,快来,快来。”翌茹冲着屋外喊道。她知道有时程进看不到,但一定在附近,果然程进从屋子一侧走了过来,“什么事?” “给你们看个好东西。”翌茹将父女两个拉到屋内,还关上了房门。 望着屋内父女两人面面相觑的样子,翌茹扑哧一声笑了,这下两个人更纳闷了,看翌茹一脸神秘的样子,程风忍不住了,上来拉住翌茹的手,“姐姐,你快说吧?闷死我了。” 翌茹捡起地上的纸笔,在纸上画了双截棍的样子,刚开始程风和程进还不清楚翌茹的用意,后来听了翌茹的解释,程风高兴地拍着手,“姐姐,这个好,这个好,就拿这个给我当武器吧” “本来这就是送给你的呀程叔,你也真是的,风儿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不让她学些暗器呀、双刀或剑的,哪有多帅呀身后背着一根棍子,多难看。”翌茹嗔怪的冲着程进说道。 程进挠挠头,自己总不能告诉这丫头,自己师傅秘传给自己的除了轻身的功夫就是这套棍法了吧,风儿学会了这几样,行走江湖就没有问题了。再说了,江湖儿女只看重能力,哪里还管好看不好看。不过这丫头设计的这件兵器还真是不赖,自己也要一件,这样随身携带方便多了。 因为要做双截棍,翌茹第二日又去了鲁家铺子,这次伙计直接将她请上了三楼。三楼的张楚房间内有客人,翌茹就在一侧静静地等待,并没有出声打扰。等张楚谈完事,扭头看到了翌茹,惊喜的对旁边的人说道:“恒之兄,你不是想见图样的主人吗?这不,就是她。” 叫恒之的男子转过头,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两个小姑娘,一个中年男子,他朝着程进走过去,“兄台真是高明,看过兄台的图纸,恒之真是受益匪浅呀” 众人被恒之的话逗笑了,连一向冷脸的程进也嘴角上咧。张楚过来拉住他,“恒之兄,我什么时候告诉你图纸的主人是程叔了,真正的主人是她。”说完他指着翌茹对着恒之说道。 “她……张楚兄弟,你唬我吧莫不是你不想让图纸的真正主人见我,找这么小一个丫头来蒙骗我?” “哼,我姐姐才华横溢,才不是小丫头,不信你看。”在一旁的程风气不过,将手中拿着的图纸递给了叫恒之的男子。 恒之将程风手中的图纸拿了过来,疑惑的看了看翌茹,翌茹冲他温暖的笑了笑,恒之将图打开,看了片刻,有些不太理解里面的意思。 “不知道吧?这是姐姐专门为我设计的双截棍呢,你看,这里面有螺纹,这两个棍子既能连在一起,又能分开放着,方便携带,怎么样?我姐姐厉害么?”程风特意将为我设计的几个字咬的响亮,说完骄傲的抬头去看男子。 “姑娘见谅,恒之有眼不识泰山,姑娘恕罪。”恒之深深一躬给翌茹道歉。 翌茹明白这是人之长情,换自己也会以为这设计图是程进的,毕竟自己一行就程进一个大人。 张楚过来给大家介绍,原来男子叫叶恒之,是国都最大的兵器商叶家的当家之子,叶家是以锻造兵器为主,后来和张楚熟悉后偶尔也接一些鲁家班的生意。叶恒之在锻造上是个行家,对锻造的研究可以说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叶家当家是他的父亲叶问天,叶恒之还有一个哥哥叶恒刚,在商界也算奇才。叶问天已经渐渐将叶家的生意交到两个孩子的身上,叶恒刚负责买卖,叶恒之负责作坊的事宜,两人配合的相当契合。 听过张楚的介绍,翌茹对叶家有了些了解,插销和合页以及螺纹钉都是些民用的东西,她不担心,但这双截棍是自己专门替程风打造的,只是用来防身就好,她还不想让这双截棍变成真正的杀人利器。 “叶大哥,我有个要求,不知叶大哥能否答应。” “请说?” “我希望这图纸不要外流,我只是想让风儿有个顺手的兵器,不想它变成杀人利器。” “好,我们叶家堡有个规矩,无论何人打造兵器,都会对图纸保密,这点你可以放心。”刚开始翌茹说的时候叶恒之还以为她和众多的武林人士一样,不想别人知道自己的兵器,后来才知道这丫头竟然不想让这双截棍变成杀人利器,对丫头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 “叶大哥,我也知道,这双截棍早晚有一天会沾染上鲜血,但是我不想人们有一天说是我创造了这杀人的利器。”翌茹还是不习惯这个年代动不动可以杀人,她知道双截棍呆在程风的手中,总有一天会拿出来对付别人,但那肯定是用来自卫。她不想看到满大街的人都拿着双截棍打来打去,那样会让自己觉得自己才是杀人凶手。 三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