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夜半小贼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夜半小贼

第四十四章夜半小贼 窗外的阳光透进来,照在少女的身上,在少女身上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叶恒之觉得面前的少女高大起来。和自己以往见到的不同,各式各样的人都拿着图纸告诉自己让自己保密,但是没有面前少女的原因使他感到震撼。叶家造出的武器成千上万件,除了安国士兵的兵器,其它的江湖上成名的,不成名的武器基本上都是来自叶家。叶恒之也知道从自己手中制出的武器出门就可能沾染上别人的鲜血,这也是他们兄弟二人和张楚走的较近的原因,他们两人也厌倦了江湖的纷争,想过些平和的日子,慢慢将家族的生意转到民用上来。今日当张楚将图纸交给自己的时候,他觉得这是叶家的一单大生意,如果这生意做成,他们就可以转行,光是这一项收入就不菲,这对叶家是个转机。 “姑娘可还有好的主意,我们叶家想转行不做武器,我和兄长也觉得这生意有些血腥,所以希望姑娘不吝赐教。”叶恒之躬身施礼,对着翌茹说道。 “这个么,我还要好好想想,回头给你答复可以吗?”翌茹诚恳的说道。 叶恒之也是觉得自己太过心急,他想能多招揽些生意将家里的生意转道正路上来,不再做那些打打杀杀的生意。没想到翌茹竟然这样肯定的答复自己,答应要好好考虑,对翌茹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 “还没有请教姑娘芳名?” “我叫秦翌茹,你可以和张楚一样叫我秦姑娘,或者翌茹。”翌茹大方的说道。 “秦姑娘,我有一妹妹,和你大小年纪,希望秦姑娘有时间能到叶家堡做客。” “好的” 几人约好了三日后来鲁家铺子看样品,张楚留了叶恒之吃饭,翌茹作为姑娘家不便作陪,就领着程进和程风两人打算去飘香斋看看。 在飘香斋视察完后几人又去了作坊,路上,程风一个劲的叹气,翌茹见丫头不开心,急忙问道:“怎么啦?” “今天真是怪呢,早两天臭燕子和聂大哥一直不肯走,现在,看看,两个人谁也不来了,估计是把我们忘记了。” 翌茹也纳闷,聂亭然本来说好第二日一起商量玻璃窑的问题,没想到第二日就不见了踪影,害的自己一晚上画好的图纸现在还扔在柜子里。但是翌茹也知道聂亭然肯定是有了重要的事情,要不然不会不过来找自己。 “亭然他估计是有事要忙吧?”翌茹回答道,虽然口中这样说,心中还是有些担心,希望聂亭然那边没有出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能有姐姐重要。”程风撅着小嘴说道。 等几人通过侧门进了院子,发现碧波园外站了两个家丁,院内不再是静悄悄的,反而很是热闹。一推门就看到正在陪着秦侍郎坐着的聂亭然,聂亭然朝着翌茹展开了个笑容,翌茹觉得一路的担心放了下去,喜悦涌上心头。 厅内不光坐着秦德才,秦夫人和两个孩子也坐在一旁陪着,上回翌茹见到的少女坐在聂亭然一侧,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聂亭然。翌茹心中一紧,她就知道秦夫人不会这么好心,这几日一直没有找自己的麻烦,原来是看上了聂亭然,想找个便宜女婿。只是她的计划估计是不能成功的了,聂亭然要是能看上秦晚清,那就不是自己挑选的聂亭然了。 见翌茹进来,聂亭然起身向秦德才施了一礼,“秦姑娘既然回来了,我就嫣然的东西送给她即可,亭然就告辞了。”说完将桌子上的一个碧玉盒子交给翌茹,背对着秦德才给翌茹挤了挤眼色,翌茹会意的点点头。 “清儿,既然你聂大哥要走,你替母亲送送他。”秦夫人见聂亭然要走,看到女儿乞求的眼神,开口说道。 “不用,秦姑娘送我即可。”聂亭然回身说道。 “那哪行,她一个姑娘家,你们孤男寡女的呆在一起,招人闲话。”秦夫人着急的说道。 “那就更不能让清姑娘相送了。”聂亭然说道。 秦夫人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只能频频的向秦德才使着眼色,希望阻止翌茹和聂亭然走在一起。 “世侄,还是我送你吧。”秦德才站起身来,领着聂亭然向外走去。两人擦肩而过时,趁着衣角翻飞,聂亭然轻握了一下翌茹的手,然后转身离去。 “你这丫头,不是当母亲的说你,这几日成天在在外面晃荡,哪有一丝当小姐的样子。我给你请了教习嬷嬷,以后你就在碧波园内学习礼仪。聂小侯爷再来,你们也不能再见面,孤男寡女的像什么样子,传出去丢了侍郎府的脸。”秦夫人留下话,晃着肥胖的身子扭了出去。 “什么孤男寡女的,我看,她是想让自家的女儿聂大哥。”望着秦夫人的背影,程风啐了一口,愤愤的说道。 “要是能抢走就注定不是我的,有什么好担心的。”翌茹笑着说道。这点她还是想的通的。就像原来的死党小晴劝自己的一样,如果能抢走,那证明不是属于自己的,自己痛苦也是无益。倒不如想开些,至少,现在她是信任聂亭然的。 翻开聂亭然递过的盒子,翌茹才发现这是一串玉珠雕成的项链,和自己当时在街上看到的并蒂莲的玉佩颜色一致,下面还留了借口。她从衣内翻出玉佩,将项链和玉佩结在一起。项链下还留了一张白绢,绢上写了几行龙飞凤舞的字,并根藕难分,同心莲结心。没想到聂亭然还会写这样的句子,翌茹一笑将白绢放在玉盒内,将项链挂在颈间,项链带着一阵凉意,在炎热的夏日有一丝舒爽。 到了夜间,翌茹刚刚睡下,半梦半醒间,她觉得有一黑影待在床前。想起几日前程风麻利的开门样子,翌茹屏住呼吸,眯起眼睛,透过眼睛缝隙看着面前的人。 黑影一直在床前看着翌茹,估计是察觉到翌茹的呼吸有异,低头看去,翌茹抓紧了手中的被子,想着如果黑衣人低头想伤害自己就拿被子蒙上他的头,再喊房间外的程风和程进。 正当翌茹坐起想拿被子去蒙黑衣人头的时候,黑衣人仿佛察觉了她的意图,用手掩住了翌茹的口,将翌茹要脱口而出的声音压了回去。 “茹儿,是我。”黑衣人出声说道。 借着月光,翌茹才看清原来在自己房间内的正是聂亭然,这时候房外的程风好似听到了声音,开口问道:“姐姐,没事吧?” “没事,你睡吧。”翌茹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床上的聂亭然,无奈的说道。 聂亭然冲着翌茹挤了挤眼睛,翌茹拿他无可奈何。她还是第一次让聂亭然进自己的卧房,以往两人单独坐在一起也没什么,但是坐在床上,任翌茹是个新时代的女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等了很久,估计程风已经进入梦乡,翌茹才开口问道:“你,你怎么过来了,这么晚了。” “我不放心茹儿,本来说好和茹儿一起商量玻璃窑的事情,可是南边的生意出了些问题,我只能赶过去。回城的时候见到了那串项链,感觉很配你的玉佩,就买了来送你。没想到到了府里你竟然没在,我执意在你的碧波园内等你,秦夫人还是跟了过来。茹儿,我和你秦晚清真的没什么,她那样小,我只是当她是你的妹妹,所以才讲了几个生意上的稀罕事,你要相信我。”说完他上前抓住翌茹的手,生怕翌茹不相信自己。 “这就是你半夜翻墙的理由?” 翌茹笑着看着面前的男子,她觉得这一刻的聂亭然很是可爱。 “茹儿,我知道我不应该半夜翻墙进来,可是我回去以后怎么也睡不着,生怕你怀疑我,所以我就来了,你不知道程风两个人将碧波园防守的滴水不漏,我也是布了个迷阵才进来了,时间不多,估计一会儿程叔就回来了,茹儿,我今天只要你一句话,你信不信我。” “我不信你。”翌茹开口说道。翌茹的话引来聂亭然探身上前,“还能信谁呢”翌茹见目的达到,将后半句话也说了出来。 “真是个鬼丫头。”聂亭然用手刮了一下翌茹的鼻尖,轻轻地将翌茹拥向怀中,翌茹有些不自在的在聂亭然怀中动了几下,被聂亭然手臂一收,抱得更紧。“丫头,别点火。” 翌茹也察觉了聂亭然的异样,赶紧屏神静气地一动不动,生怕聂亭然做出什么举动。半晌,聂亭然才放开翌茹,“丫头,我今晚总算可以睡个好觉了。”窗外传来几声布谷鸟的叫声,聂亭然看了翌茹一眼,“丫头,我走了。” 翌茹正为刚才的拥抱感到有些发窘,她冲着聂亭然挥挥手,“走吧,走吧” 聂亭然翻过窗子,融进了夜色中,一会儿,门外传来程进和程风轻声的说话声,好像是程进问程风今晚有没有异样,程风说没有听到什么。 翌茹坐在床上,听着门外程进和程风的说话声,看着已经紧密的窗户,暗中有些气闷,这个聂亭然,他能睡个好觉了,可自己呢,再也没有了一丝睡意。 都怪那讨厌的聂亭然,翌茹这样想着,心中却涌上一丝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