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双截棍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双截棍

第四十五章双截棍 第二天一大早,翌茹顶着两个熊猫眼出现在了聂亭然的眼前,看着面前神清气爽的男子,翌茹抢过他手中的一个饼,咬了一口,仿佛这样才能解恨一些。聂亭然看着翌茹的样子,眉角间全是淡淡的笑意。 “姐姐,你什么时候喜欢吃干饼了?”程风见翌茹一大口一大口的吃着手中的干饼,纳闷的问道。翌茹一向喜欢吃有些汤水的东西,对这样的干饼几乎都不吃的。她总觉得今天的两人有些奇怪,但是具体哪里奇怪,自己也说不上来。 “风儿,你错了,你姐姐是喜欢抢我的东西吃。”聂亭然笑着说道。 翌茹瞥了他一眼,继续咬着手中的饼,今早聂亭然一大早就来到了碧波园,自己还没有起床就听到了聂亭然和程风的说话声。自己还以为是昨夜晚间的梦还没有醒,没想到一出门果然看到立在院中的聂亭然。翌茹疑惑的向聂亭然身后看去,竟然没有看到秦夫人或者秦晚清的影子。她疑惑的问聂亭然,“今日怎么这么清静?” “我翻墙过来的,看,还受了伤呢?”说完,指着衣角上的一个破口委屈的朝着翌茹说道。 听到聂亭然说翻墙,翌茹的脸一红,又想起了昨夜的那个拥抱。 “要不是你鬼鬼祟祟的,我爹爹能给你一箭吗?”原来程进怀疑昨夜有人用声东击西的伎俩引自己离开,后来问程风发现没有异常,但是程进还是紧绷起来。今早听到院墙外有声音,就用了翌茹早先背下的弩箭,八箭齐发,饶聂亭然功夫不错,还是被一箭划破了衣角。待看清眼前的人是聂亭然,程进才放了他进来。 “你怎么不走院门去翻墙呢?”程风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发现翻墙别有一番滋味。”聂亭然说道。 对于聂亭然的说法,程风有些无语。翌茹倒是清楚聂亭然的意思,将手中的干饼狠狠地咬了几口。 “为什么别有一番滋味呢?”程风打破砂锅问到底,继续问道。 “因为……”聂亭然停顿了一下,惹来翌茹一记眼神,“因为这样没有讨厌的人跟着,这样多好。” “对呀,以后聂大哥你就翻墙过来吧我最讨厌那几个人了,想到碧波园内的椅子被他们坐过,我都嫌脏呢?”程风知道聂亭然说的是秦家的那几个讨厌的人,附和的说道。 “那好,那以后我就来碧波园吃饭,茹儿,你没有意见吧?” 翌茹没有说话,继续咬着手中的大饼,换来众人默契的笑。翌茹恨恨的咬着大饼,凭什么呀,碧波园是自己的院子,聂亭然说进就进,可是人家毕竟会武功,自己挡也挡不住,程风父女又不想挡,还来咨询自己的意见,自己的意见管用吗?哼,狡猾的狐狸。 聂亭然今日到没有多做停留,他还要去处理生意上的事情,和翌茹吃过饭后就从原路返回了,没有惊扰到府内的其他人。聂亭然这样行事,翌茹也落得清静,她讨厌和秦夫人坐在一起,这样心中很不舒服。 以后的两日过的很是清闲,秦夫人找的教习嬷嬷倒是过来了,来了之后翌茹才知道原来这教习嬷嬷姓张,在前一天就被聂亭然交了去,给了银钱,只走个过场,并不会为难自己。秦夫人对张嬷嬷很是放心,第一天来过之后就没有再来。第一天张嬷嬷做了个样子,让秦夫人以为张嬷嬷整日在教导翌茹一些规矩和女红,实际上等秦夫人一走,翌茹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翌茹对聂亭然这样体贴的行为感到很安心,张嬷嬷是宫里出来的,对人情世故看的非常清楚,并不阻碍翌茹的行动。所以这几日翌茹是我行我素,依然故我的在碧波园内过着悠闲地日子。 等到了约定的那天,翌茹就领着程风去了鲁家铺子,张楚和叶恒之早就等在哪里,除了两个人,座上还有一个和翌茹年纪相仿的少女。见三人过来,叶恒之就像大家介绍,原来这少女正是前几日叶恒之说的自己的妹妹—叶雨裳。 “听哥哥说起,对你很好奇,我们同年呢,我是春天生的,你呢?”叶雨裳很大方的说道。 “我应该是夏天吧。”翌茹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生的,听秦安的说法,自己应该是夏日出生的。 “那我叫你茹妹妹,可以吗?”叶雨裳真诚的看着翌茹,问道。 “叶姐姐。”翌茹入乡随俗,开口说道。 “茹妹妹,我有件事想请你答应。”眼前的少女忽然有些扭捏起来,转动着手中杯子,有些犹豫的问道。 “什么事?”翌茹不清楚什么事情,不想轻易答应。 “就是你托我哥哥打造的那个双截棍,我很喜欢,我让哥哥打造了两根,我留了一根,你不要责怪我哥哥,他也是被我逼的没办法,我今天一起带过来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就送还给你。”叶雨裳抬头看着翌茹说道。 感受到少女的真诚,翌茹扑哧一声笑了,房间内由于叶雨裳造成的紧张气氛一下子缓解了下来。“不会,你喜欢就留着吧。”她只是不想让这双截棍沾染太多的杀气,眼前明艳的少女应该不是喜欢杀戮的人,估计是当成小物件收藏了。对于叶家人的坦诚,翌茹还是很高兴地,这件事,叶雨裳选择告诉自己而不是偷偷地藏起来,这说明这家人光明磊落,值得信赖。 “你真的不生气?”叶雨裳追问道。 “当然,我没有那么小气,我只是不想让这双截棍沾染太多的杀戮而已,并不是非要保密。”听了翌茹的解释,叶雨裳的眉头才舒缓下来。 “是这样,我这个妹妹喜欢收集小巧的兵器,当时我将这双截棍造出来,她爱不释手,非要我给她也造上一个,我被逼的没有办法,就只好同意的。但是这件事还是要经过秦姑娘的同意才行,她一听就跟着过来了。”叶恒之解释道。 叶雨裳从袖中拿出一个小巧的鹿皮囊,打开一看就是双截棍,比在现代看到的双截棍还要小巧一些,棍上镶了花纹和几颗宝石,很精致的样子。 程风看了看,惊讶的说道:“这么小?” 叶恒之从桌上拿起一大大一些的鹿皮囊,从里面拿出一个大些的双截棍,这个双截棍没有叶雨裳的精致,但是也还是很好看的。叶恒之将鹿皮囊和双截棍递给程风,“舍妹喜欢小巧的东西,所以她的是小巧精致,这是程姑娘的。” 程风拿在手中,按照原来翌茹介绍的,按照环扣将两节棍连在一起,就成了一个二尺多长的长棍,拿在手中舞动两下,虎虎生风。拆开来重新放在鹿皮囊内,很满意自己的这件趁手兵器。 “谢谢你,叶大哥。”翌茹见程风喜欢,对着叶恒之说道。 “姑娘见外了,应该是我谢谢姑娘。”叶恒之又冲着翌茹施礼道。 翌茹和张楚又检查了做出来的合页、插销还有螺纹钉,对叶家的手艺,翌茹很是满意,可是安装又成了大问题,看着张楚找来了大斧头,想要将钉子钉在门板上,翌茹这才想起这螺纹钉没有螺丝刀是不好用的。她又画了螺纹刀的图样给了叶恒之,索性连扳手、老虎钳的图样也画了出来。叶恒之承诺三日后在给翌茹看成品。叶雨裳还想和翌茹多呆一会,但是叶恒之着急回去试验,只能由哥哥拉着一步三回头的去了。 见两人离开,张楚对翌茹说道:“钱三娘明日就到,你明早能过来吗?” 这几日由于要画设计图的关系,翌茹一直没有问过钱三娘的事情,对于钱三娘,翌茹是想将她和程进凑成一对,但这还要两个人同意才行。再有,新开的茶楼也需要一个像样的掌柜来打理,钱三娘就是不错的人选。她没想到钱三娘来的这样快,照翌茹看,钱三娘肯定要将邺城的唐记料理好才能过来,这样正好赶上茶楼开张,现在钱三娘早早过来的,索性就接到自己身旁,一来翌茹还想和钱三娘商量一下点心的问题,看看这时候能不能做出现代的几样小点心,二来和程进父女住在一处,近水楼台,说不定能促进两个人的感情。程风需要一个长辈的女性来照顾,这样才能性格健全,她能感觉出程风有时候会做出一些不符合她年龄的事情,估计有钱三娘照顾,程风能有一个健全的家庭,性格也能恢复小女儿的娇柔。 “那好,明天这个时间我过来,咱们中午一起去仙客来,我给钱三娘接风。”翌茹和张楚商量好这件事,拿了桌上的插销就回了侍郎府。回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几个插销固定在门和窗户上,安全第一,有了聂亭然夜半翻墙的事情,就可能有其他的小贼夜半翻墙过来。翌茹要将这样的可能降到最低,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房间在别人的眼中成了集贸市场,想进就进。 夜晚的将军府书房中灯火明亮,座上的青年望着桌上的几样奇怪的物件,轻声的问道:“这都是什么?” 今天是月末,这是梦梦第一次坚持每天都更新,真是有些辛苦呢,中午吃过饭以后就码字,没有遛弯的时间,腰上的赘肉又多了一层,天天晚饭吃不下,没有胃口,真是难受。但是看到收藏和订阅多了很多,梦梦还是开心的,至少自己的坚持没有白费,亲们还是喜欢我的,希望下个月亲们继续喜欢农家,梦梦也会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