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挡茶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挡茶

第四十六章挡茶 桌上摆着的正是翌茹这几日刚得的插销、螺纹钉、合页和双截棍,还有一个长筒状的东西。安离一一拿起,放在手中把玩了很久,看不出有什么用途,又拿起长筒状的东西,放在面前看了很久,最后将圆筒放在了眼前,看向对面,“咦,这倒是个好东西。” “魅,这都是那丫头鼓捣出来的。” 叫魅的黑衣人回到道:“是,将军,这望远镜是从郭家村的山上小屋顶由影拿回来的,据说郭家很是宝贝这小木屋内的东西,有人每日上山擦拭,但是没有人动过里面的东西,影也是偶然发现了这东西,据说这叫望远镜,能够将百米之外的景物看的清清楚楚。” “嗯,不错,知道怎样做的吗?”安离知道眼前的东西如果运用到军事上会有怎样的用途,影估计也是知道这一点才擅自将东西拆了回来。 “影打探过了,据说是秦姑娘得了一块水晶,然后让匠人磨成了这样的形状装进了纸筒。”魅比划了一个鼓肚的形状,想安离汇报到。 “噢,果然有些意思,别的女儿家有了水晶估计会拿来做首饰,这丫头竟然将这样大的一块水晶磨来做了这个东西,有趣。青鸿,你过来看看。” 从书房一侧的小间里走出一位女子,正是翌茹前些日子见过的柳青鸿,魅上前施礼:“主人。” “不用管我,继续。”柳青鸿挥挥手,坐在书桌一侧的榻上,拿起桌上精致的双截棍,翻过来倒过去的看了半天。 “青鸿,你对这个有兴趣。”安离玩味的看着夫人,她很少有看上的东西,这个两节的棍子自己也看过,但是装饰的太过花哨,自己不是很喜欢。青鸿什么时候喜欢这种女儿家的物事了。 “这东西是属下从叶家堡取来的,程家姑娘倒是有一个,但是属下怕惊倒秦姑娘,就将叶家姑娘的这个取了来。”魅认真的说道。 “这几日还有什么异常?” “没有,昨日晚间聂小侯爷潜入了姑娘的卧室,我们见并不恶意,没有现身阻止。” “噢,聂家小子什么时候成了跳墙小贼?” “不过,我们从程进哪里发现了一种弩箭,能够八箭齐发,纵然是属下,也没有把握能从八箭齐发中毫发无伤的脱身。”魅想起今早见到的一幕,替聂亭然捏了一把汗。 “你说的那弩箭也是丫头做的?”安离对八箭齐发的弩箭很感兴趣,“东西呢?” “属下不想惊动那程家父女,自从属下见到那张弩后程进就一直带在身边,属下没有得手。” “下去吧,丫头再有了奇怪的东西,一起拿来。” “是” 魅识相的退了出去,书房中留下了安离夫妇,安离见柳青鸿还在看着那两节的棍子,吃味的说道:“怎么,那个破棍子能比夫君我更好看些吗?” 柳青鸿轻身笑道:“离儿,你不知道,这双截棍是件利器呢” 安离见那两节棍为银质,上面镶了宝石和花纹,“还不是女孩家的东西,能有什么威力。” “这你就不清楚了,这双截棍是结合了鞭和棍两者的长处,能软能硬,能长能短,这棍子的主人估计是想着收藏这样的一件兵刃,据我所知,江湖上能做到这样的估计只有叶家堡的那个小姑娘了。但是这棍子要是改为精钢所铸,上面的链子能在不经意间致人性命,就向这样。”柳青鸿拿起双截棍舞动了几下,安离的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照青鸿的意思,这双截棍还真是好东西呢” “这也是那丫头鼓捣出来的吧,我喜欢,改天我让人在棍两侧的里面装上我的双刀,这样我就能有一件趁手的兵器了。” “青鸿,不是说好不动你的双刀了吗?” 柳青鸿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她小心的看向丈夫,见丈夫只是担心的样子,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最近的行踪,“我不是看着喜欢吗,我一直想要一件趁手的兵器,这样的双截棍加上我的双刀,这就无懈可击了。” 翌茹不知道自己刚设计出的双截棍竟然变成了这样的一件利器,她此时正坐在床上,程风抱着一堆零嘴在桌子前的一个矮榻上,一边吃着零嘴,一边说着话。 “聂大哥带来的零嘴真好吃,姐姐,你也吃一些。”自从昨日晚上的事件发生以后,程风就在翌茹的房内放了一个矮榻,晚上就在矮榻上休息。翌茹想让程风过来和自己睡在床上,程风不肯,坚持睡在矮榻上,理由是距离窗和门比较近,有事能够抵挡一阵。翌茹又不好意思说昨晚是聂亭然过来,见程风这样坚持,也只能由她去。 晚间聂亭然又熟门熟路的进来蹭饭吃,由于先前有了约定,程进这次没有拿出八张弓对付他。这八张弓正是程风给那连发八箭的弩弓起的名字,虽然有些俗气,但是和弓弩的样子很契合。翌茹也就没有反驳,这弓弩本来就是翌茹照着见过的一些东西改装的,必要时还能防身,程进和程风各一把,自己也在枕下放了一把可以发射飞珠的圆筒,以防真正的遇到恶人有自卫能力。 安睡,翌茹早晨起床后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程风早就起床将洗漱用的水盆毛巾之类的放在一旁,翌茹洗漱完毕,想起今日还要去接钱三娘,又看了看正在忙碌的程风,试探的问道:“小风儿,你和我一起去吗?” “干什么?”程风没有反应过来,手中整理着床铺,出声问道。 “当然是去接唐记的掌柜钱三娘啦。” “姐姐到哪里,我和爹爹就到哪里。”程风没有直接回答,说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翌茹看到明显心不在焉的程风,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操之过急,缘分这个东西不是自己督促就能成的,还要看两个人的造化。 吃过早饭,翌茹就领着两人去了鲁家铺子,张楚自是早就等在了店里,见几人过来先是让到了楼上。翌茹又想了几个关于家具的小玩意,将设计图交给了张楚,让他去找叶家看能不能打造出来。有了以前的设计,张楚已经见怪不怪了,将设计图接过来,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就开始请教翌茹。程风和程进两个人则坐在一旁悠闲地喝着茶水。上午的时光就在小屋内慢慢的流逝。 等到正午时分,钱三娘还是没有消息,张楚已经和翌茹早就谈完了设计图,又对茶楼的问题探讨了半天。程风和程进两个人也都喝了几壶茶水,正当翌茹一行坐不下去,要去城门看看的时候,楼下的伙计才传上话来,钱三娘到了。 望着面前打扮的很是精致的钱三娘,翌茹终于知道为什么本来应该早到的钱三娘为何姗姗来迟。原来为了路上行走方便,钱三娘是做了男装打扮来的国都,到了国都的门口,张大哥正要拉上钱三娘过来,钱三娘忽然让停了车,找了间靠近成衣铺的客栈,买了新衣,在客栈内梳洗打扮了一番,才让大家等了这么长时间。 望着钱三娘精致的眉眼,身上繁复的衣裙,还有时不时去瞅向程进和程风的眼神,忽然觉得钱三娘有些可爱起来。她以前以为钱三娘是个泼辣的女子,没想到钱三娘竟还有这样的小女儿态。看向钱三娘的目光更加有趣起来。 钱三娘和翌茹、张楚、程进一一见了礼,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程风给她端来了一盏茶,钱三娘慌得站起来,不小心将茶打翻了,眼看滚热的茶要撒到程风的手臂上,钱三娘急忙拿身体挡开,一盏茶就这让全洒在了钱三娘的前襟上。夏日里衣物穿的很薄,即便钱三娘为了好看些穿了繁复的衣物,但是还是烫的嘴角有些咧开,很是痛苦的样子。 “我这里有药的,给你。”程风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瓶,递给钱三娘。张楚也找了一间内室,让钱三娘去处理一下伤口。跟着钱三娘的丫头叫葱儿的看了一眼众人,跟了进去。 “其实,我能躲开的。”程风呐呐的说,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 翌茹也知道以程风的身手躲开这盏热茶很容易,但是钱三娘并不知道程风还是个会家子,她只是单纯的将程风当成了个孩子看待,才有了当时的一幕。翌茹在一旁看的清楚,钱三娘去挡热茶完全是不假思索的自然反应,看来自己的眼光不错,钱三娘确是个值得托付的女子。 等钱三娘出了内室已经换了衣衫,连头上的发髻也换了一个简单的样式,见众人都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程风走上前去,轻轻地说:“谢谢。” 钱三娘急忙摆着手,“风儿,是我自己不小心,差点烫到你,是我的错。” “好啦,钱三娘一路辛苦,恐怕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吧,咱们一起去吃,我都有些饿了。”翌茹怕两个人互相道歉会没完没了,赶紧出声说道。 “嗯”钱三娘点点头,她确实有些饿了,刚才在客栈中只喝了一口水,连点点心都没有粘牙,现在委实有些饿了。 几个人下了楼,张大哥的马车还等在楼下,翌茹和张大哥好久没见,就约了一起去仙客来,正好问一问家中的情况。张大哥马车的车帘中伸出一个胖乎乎的小手,一个童稚的声音传出来,“娘,娘,可以吃饭了吗,柱子都饿死了。” 今天是四月第一天,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被朋友愚弄,梦梦是没有啦,其实被人愚弄一下或有人愚弄一下感觉也是不错的,至少有人惦记,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