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感动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感动

第四十八章感动 看着众人纷纷看向马车,钱三娘紧走两步上去,从车中抱下一个圆滚滚的小男孩,男孩大概有五岁左右,头上顶个茶壶盖似地头发,上面还留了一个小辫子。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几个人,有些含羞的藏在钱三娘的身后,“娘,柱子饿了。” 程风高兴地上前去,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递给小男孩,“你叫柱子,好乖,我们都不知道你在马车里,所以才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看,这是姐姐给你的绿豆糕,很好吃的呦”小男孩看向母亲,又看看程风,手停在中间犹豫不决。 “既然姐姐给你,你就拿着吧”钱三娘摸着儿子的头,说道。 “姐姐真好。”柱子拿了点心,大概是饿极了,三两口填到肚子里,吃的太快呛到了,程风拿起随身带着的水壶让柱子喝了一些,钱三娘又轻轻地给柱子顺气,柱子才好了些。看到大家都在看自己,小男孩脸一红,又躲在了钱三娘的身后。 “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怎么样?”程风上前拉住柱子的手,柱子的手软牛牛,热乎乎,握在手中很是舒服,柱子刚开始还有些生疏,后来程风给他讲仙客来的好吃的,柱子被美食吸引,乖乖的跟着程风上了马车。 望着两个人的身影,钱三娘的眼睛有些模糊。前几日鲁家班的人来找她的时候,她其实是不想来的,毕竟在邺城生活了二十多年,对邺城,对唐记有着很深的感情。但是传话人告诉她,郭家的翌茹想让自己去国都照看茶楼。她面前浮现了那个冷面的木头,是什么时候才是注意这块木头的呢,是他第一次来买甜点不知买那个最后每样打包的时候;还是看到他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挑选点心的时候;还是地痞过来收保护费,男子出手教训几个地痞的时候。她已经记不清了,她对男子的了解还是辗转打听到的,木头姓程,有一个女儿,在郭家村的郭家保护那家的女儿,经由程风的口才知道原来木头不喜欢甜食,喜欢吃五仁酥。后来她费了一天,终于做出了自己觉得满意的五仁酥,见到了程风,终于下决心送了出去,后来却被人退了回来。 慢慢的钱三娘收敛了自己的感情,她也很久没有见过那程家的女儿和郭家的小姐,慢慢的钱三娘觉得自己将这一切全都淡忘了,她专心的做着点心,唐记渐渐的推出来不少的咸味点心,很受大家的好评。有时钱三娘也会想,如果是木头,会喜欢自己做的点心吗,每次想到这里,她就将这些感情全揉进了面团中,心也在揉面团的时间里慢慢的平静。 现在这段往事被提起,钱三娘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想到,她思前想后想了,想起自己男人临终的时候,拉着自己的手,让自己打掉肚中的孩子,重新找户好人家,但是自己还是将柱子生了下来,自己不后悔。事实证明,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在一个一个煎熬的日子里,是柱子童稚的笑伴着自己熬过来。这次,她也想试试,如果不成,大不了自己会邺城来继续开唐记,如果真的能成,那样的男子虽然寡言,但从他对亡妻的态度上可以看出,那是个重情的男子,自己不想错过这样的男人。经过的思虑,钱三娘留了自己的丫头糖儿在邺城替自己管理铺子,坐上鲁家班的马车来到了国都。 看着程风拉着柱子的样子,钱三娘觉得自己曾经的梦乡终于实现了,她曾经梦想自己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大的拉着小的的手,自己看着他们两个,一家人幸福快乐的过着日子,是件多麽幸福的事情呀。 她偷眼去看程进,程进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是眼睛中确是一片温暖。这时她觉得自己的手被一双小手拉住,看过去才发现柱子见母亲没有跟上,回身来拉她。她握住儿子的小手,见程风并没有自己拉住儿子而放手,三个人上了程进的马车,翌茹也随后跟上,程进坐在车辕上,鞭子一挥,马车向着仙客来行驶而去。 昨日聂亭然过来蹭饭时翌茹已经告诉他今天要给钱三娘接风,在四层聂亭然准备了包间。柱子第一次见这样繁华的装饰,一路上眼睛嘀哩咕噜的看不过来,程风在一旁耐心的给他讲着,钱三娘拉着儿子的手,紧跟在后。在外人看来,很像一家三口的样子,翌茹觉得经过挡茶事件后,程风对钱三娘的态度改变了很多,对于这样的情形,她倒是乐于见到的。 桌上是一些平时翌茹来经常点的菜式,翌茹让钱三娘选些什么,钱三娘望着面前满桌的菜,连连说够了够了。由于等待的时间长了些,大家都有些饿了,也就不再寒暄,直接开动筷子吃了起来。翌茹还见程风小心的将鱼挑了刺给柱子吃,而钱三娘见程风喜欢吃虾,就专门成了剥虾壳的,将手中剥好的虾子放到程风的碗中。程进则是看着这一切,多饮了两杯酒。 解决了五脏府,伙计收了碟盘,上了茶点。程风有些惊讶的说道:“这么多,仙客来什么时候来的点心师傅,竟然将这些国都的小吃全端上来了。” 翌茹正在和张大哥说着家里的事情,见程风这样说才转头看过去。桌子上林林总总的放了很多小碟,每个碟子里放着一样点心,有些还是自己和程风来国都以后经常光顾的。她从来没有听聂亭然说过这些,仙客来也不是以点心为主,这些点心估计是聂亭然找来的。 这时总跟在聂亭然身后的小九推门进来,见大家将眼光都转向了他,抱歉的说道:“公子今日回了府,王妃闹得厉害。他就让我将国都有名的点心全收罗来,听说姑娘要开个茶楼,今日请的就是点心师傅,公子说,这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翌茹这才知道聂亭然的苦心,这茶楼既然是卖茶和点心,就应该有些自己的特色,聂亭然这是变相的告诉自己,要先做了市场调查,再决定自己的特色是什么。她请钱三娘过来纯粹是想着能帮程进一把,而且钱三娘的手艺委实也不错,但是如果没有和其它的茶楼有个比较,自己茶楼开张还是失了先机的。说道做生意,自己也只能是将现代的一些模式挪过来,但真正做起来,经验还是不足的。这一点还是要多跟聂亭然学习学习。 “公子还准备了一些国都茶楼的特色茶,一会儿也会沏上来,我也算半个行家,公子就让我留下来给姑娘参谋参谋。” 翌茹知道聂久是聂亭然手下的一员大将,国都的生意好多是聂久在照料,经验比较多,而且茶楼是生意人经常挑选的谈生意场所,聂久自是去过很多,由他过来给自己参谋,茶楼肯定能很好的开起来。 聂久坐定后果然就有伙计沏了茶过来,翌茹刚才吃饭时吃的不少,看着面前的茶和点心,有些吃不下。钱三娘倒是每个点心都尝了一点,没尝一个都能说出其中的配料和优点,说的聂久在一旁频频的点头,翌茹不知道钱三娘说的对不对,但是她知道自己找对了人。 品论完这些点心,时间就已经不早了,翌茹决定让钱三娘住到自己院里去。张楚本来打算给钱三娘找个客栈,钱三娘也说自己前半晌去过的客栈就挺好的。但是翌茹说钱三娘孤儿寡母的住在客栈不安全,钱三娘看看儿子,只好同意先和翌茹回府。 刚要站起身来,就听钱三娘哎呦一声,护着腹部坐在椅子上,“怎么啦?”翌茹赶紧问道。 “我可能刚才吃的太多了,有些不舒服。” 翌茹知道刚才钱三娘为了知道国都的点心特色,每样都尝了一口,有些不太清楚地还多吃了几口。后来品论茶的时候还喝了很多茶,估计现在是积食了。说到底,人家也是为了自己这样的。她用恳求的目光看向程进,桌上只有他这个大男人能够帮钱三娘,人家张楚是有家室的,聂久的样子也不是个乐于助人的。钱三娘这个样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找大夫,先吃了药再说。 程进看看翌茹,又看看程风和柱子,见程风微微的点点头,大手一把将钱三娘抱起,程风给开了门,脚步声蹬蹬的下楼去了。 “娘,娘。”柱子追到门口,程风抱住了他,“柱子,没事,娘不舒服,叔叔带她去看大夫,柱子乖乖的等着娘好不好。” 柱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觉得刚才那个叔叔一点都不笑,不知道是不是好人,但是娘亲没有反抗,应该不是坏人吧?记得以往有人想要这样对娘,被娘拔了金钗扎到了胳膊上,痛的哇哇大叫呢。刚才自己看见,娘的金钗就在头上插着,而且面前的这个姐姐先是给自己吃了好吃的点心,又带自己来到这样好看的铺子里吃饭,真的对自己很好的,自己就听姐姐的话,好好地等着娘亲好了。 又等了一会儿,没有见程进回来,门口的一个小伙计上来说程进临走时留了话,让翌茹会府等着。翌茹就带着程风下楼打算去坐车回府。 翌茹下了楼,刚要坐上鲁家班的马车,一个书生打扮的公子正好从仙客来的门口走去,见到了翌茹,走过来亲切的说道:“茹妹妹,我可算找到你了。” 今天打开页面,看到了小脸胖嘟嘟投出的粉红票,梦梦很是开心,好久没有见到粉红票了,虽然每天都能看到订阅的增长,知道亲们都在默默的支持着梦梦,但是看到喜庆的红色票票,梦梦还是很有动力的,梦梦决定今天双更,以自己的努力来谢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