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归宿问题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归宿问题

第四十九章归宿问题 翌茹疑惑的看着面前书生装扮的人,总觉得面前的人有些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你,你是……” 那人见翌茹看着自己,眼睛狡黠的眨了眨,“茹妹妹,你让我好找呀”说完竟是要扑上来的样子。 聂久和程风一起挡在翌茹面前,挡住了男子的来势,聂久不知从哪里抽出把软剑,拿在手中,盯着来人,一脸戒备的样子。 “茹妹妹,本想着跟你开个玩笑,竟然这样不好玩。” 书生装扮的人将书生帽摘下,露出一头的秀发。手指利落的将秀发挽在脑后, 翌茹这才认出眼前的人竟是认亲宴那天见到的柳青鸿。 “柳姐姐。”聂久见翌茹认识,将软剑放回到腰中。程风还是有些戒备的看着面前的柳青鸿。她总觉站在柳青鸿的面前能感觉出一种压力,柳青鸿虽然一副无害的样子,但是她还是放心不下。 “丫头,别用哪种眼光看我,要是我有坏心思,十个你也挡不住的。”柳青鸿轻笑着说道。 “柳姐姐,你这是刚吃过饭?”翌茹见柳青鸿从仙客来出来,身后没有人跟随,疑惑的问道。 “噢,刚吃过,刚吃过。”柳青鸿看了看四周,对翌茹说道:“妹妹那日讲的故事很有趣,姐姐总想着什么结局,不知能不能给姐姐讲讲。” “这……”翌茹看看四周,总不能在这路上站着讲吧。 “去你的马车里,好不好,正好,我想和妹妹好好聊聊呢?”柳青鸿挽起翌茹的手,和她一起坐上了马车,程风和柱子也坐了上去。张楚正要上去,从旁边走出几个黑衣人,向马车四周一站,挡住了张楚的脚步,张楚正要喊,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只好跟在马车后,车夫换成了黑衣人中的一个,马车朝着侍郎府的方向行去。 车内的翌茹并不知道马车外的情况,她正在和柳青鸿说着话。刚开始翌茹以为柳青鸿估计和很多的官家夫人一样,是个不好说话的人。没想到接触下来,柳青鸿竟然很爽朗,天南地北的讲起自己的经历来。翌茹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时间到处游历,柳青鸿的经历倒是让她对柳青鸿多了些羡慕。 刚开始程风对柳青鸿也有着抵触情绪,但是当柳青鸿讲起在九华山见识过成名的双虹剑,程风的眼睛亮了起来。到后来俨然就变成了柳青鸿的小尾巴,等到了侍郎府还在追问柳青鸿双虹女侠的事情。 翌茹拨开车帘,就见到驾车的人不是张大哥,“你是谁,张大哥呢?” 张楚和张继昌走上来,原来他们一路都跟在马车后面,黑衣人并没有恶意,这时候他们两个也能开口说话了,但是黑衣人的眼神让张楚和张继良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没事没事,他们都是将军府的,一些粗人而已,妹妹,光听我讲故事了,我想听的那个故事呢?” 翌茹这才发觉自己一路上是在听柳青鸿讲着自己的经历,哪吒的故事自己是一句也没有说过。 “柳姐姐,进府去喝杯茶吧”翌茹指着后面的小门说道。 “怎么?他们让你走后门?”柳青鸿的话带着些怒意。 “哪里,我只是不喜欢被打扰,从这里到我的碧波园很近,姐姐介意走偏门吗?” “才不会。”柳青鸿说着,上前一步跟在翌茹后面。看着后面虎背熊腰的几个大汉,翌茹觉得有些不自在。“姐姐,这几位兄弟?” “你们就在门外候着。”柳青鸿说道。 “可是,将军他?”为首的一个大汉为难的说道。 “怎么,不拿我当主子了么?”柳青鸿一记凌厉的眼刀,大汉退一步站好,“是,主上。” 柳青鸿回身挽起翌茹的胳膊一起进了侧门,翌茹并没有怀疑大汉刚才对柳青鸿的称呼,程风倒是看了看柳青鸿,拉着柱子跟了上去。 碧波园内很是安静,翌茹早就和秦夫人说过不让人来打扰,自从翌茹打了冯婆以后大家都知道新来的小姐不是好欺负的主,而且身边还跟着一个冷面的汉子,轻易不会有下人过来骚扰。 院子里的张嫂和张嬷嬷是个懂眼的,张嫂去烧了水,程风沏了茶端上来,张嬷嬷只是打了个招呼就回了屋子。柳青鸿在翌茹的房间内转了几转,最后眼神落在窗户上的插销上。这个东西昨日在安离的桌子上刚刚看到,还有些印象,现在看到翌茹将这固定在窗户上,还是很好奇。 “这是插销,姐姐怕房里进来坏人,特意装上的。”程风过来解释,还做了一个示范,将插销扒开,开了窗户,然后插上插销,将窗户密闭起来。 “嗯,还真不错,是个好东西。”柳青鸿这才知道这小东西的用途,还是很保险的,至少一般的小贼想要拨开还要费一些力气。就是不知道聂小侯爷能用多长时间打开这个东西,想到这里柳青鸿的嘴角带了一抹笑意。 “姐姐,你笑什么?” “我是为妹妹的聪慧高兴呢对了,妹妹还没有给我讲那个故事的后续呢,这几日我茶不思饭不想的,闷死了。” “哪吒后来跟着孙悟空做了很多好事呢,打败了不少的妖怪。”翌茹只好将看过的动画片的一些梗概情况讲了出来,但柳青鸿好似不满足故事的梗概,想着听更细的故事。 “姐姐,你这故事比茶楼里的说书先生讲的好多了。”程风在一旁说道。 对呀,翌茹忽然想起来,这个年代的茶楼里经常会有一些说书的先生,就像现代的评书,每天讲到扣人心弦的地方,就会扔下一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让人恨得牙痒痒,晚上琢磨一宿,第二天早早的赶到那里,只为借上昨日的故事。 “这倒是个好主意,妹妹可以将这故事写下来,我到认识几个说书先生,可以给你介绍介绍,妹妹不是要建茶楼吗?这倒是个吸引人的段子。”柳青鸿也在一旁说道。 “姐姐怎知道我要建茶楼?” “刚才在马车上说的呀,妹妹忘了?”柳青鸿一脸惊讶的样子。 翌茹拍拍自己的脑袋,这段时间自己是挺迟钝的,好多事情做过以后就不记得了,估计刚才车上是自己说过,自己不记得了。 “对呀,对呀,姐姐就将这故事写下来,放在茶楼上去讲,一定好多人喜欢。”程风拍手说道。“我原来在桐城的时候娘亲就喜欢领着我去茶楼听故事,我最喜欢的就是双虹女侠的故事,可是自从九华山一战以后,双虹女侠就消失了,我好担心呢?”程风想着原来和母亲一起听故事的温馨情景,心中一阵黯然。 “姐姐,姐姐,以后柱子和姐姐一起听故事。”柱子仿佛感受到了程风的哀伤,小手牵过来,紧紧地拉住程风。望着柱子童稚明亮的双眸,程风点点头。 柳青鸿听程风说起双虹女侠,眼睛明亮的样子,脸上带了些笑意看着程风。“我倒是知道些双虹女侠的事情呢?” “那双虹女侠受伤了以后怎样了,现在是不是已经好了。”程风忘记了刚才的忧伤,追问道。 “她好像被人救了,后来就和救她的那个人结成了夫妻。” “再后来呢?” “当然是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翌茹笑着说道,童话里的故事不是都这样说吗,王子和公主最后都能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对,对,茹妹妹说的对。”柳青鸿在一旁说道。 “啊,就这样呀?”程风本来还想听一些刺激的故事,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局,虽然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故事,但程风还是为双虹女侠故事的结局很开心。 “我觉得这样很好呀”翌茹说道。“我虽然没有听说过双虹女侠,但是作为一个女子最好的归宿就是找一个爱自己的男子幸福的生活,一生一世一双人。等两人年华老去,满头白发还在相携到一起,这才是最大的幸福。” “可是双虹女侠除暴安良的时候多开心呀,闷在院子里迟早会发霉的。”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翌茹说道,“其实呢,我认为女子还是要独立的好,除了经济上独立还要人格上独立,不要依附于男子,这样就没有了自我。当然这也不是说女子就一定要强势,该温柔是还是要温柔。百炼钢成绕指柔就是这个道理了。我希望那个双虹女侠能找到幸福的归宿,找到一个和她相携到老的男子,也可以是仗剑江湖,也可以是逍遥避世,也有可能找个不会武功的书呆子呢?”想到原来看过的武侠,翌茹忽然yy起来。 “书呆子可不行,书呆子那配得上我们的双虹女侠呢?”程风着急的说道。 旁边的柳青鸿看着两人唇来舌往,说的不亦乐乎,越听越有趣。她喝完茶水,发现小几上还有几碟干果瓜子之类的,索性边看边吃起来。 程风坚持不能让双虹女侠找个书呆子,翌茹则列举了一系列的书呆子的好处,程风眨巴着眼睛,状似有些被打动了,但还是死不松口,坚持自己的意见。 翌茹说不过她,端起茶杯来喝水,才发现正在看着自己和程风的柳青鸿。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柳青鸿笑了笑,她已经习惯了和程风这样拌嘴,这也是两个人相处的一个模式,但是在外人看来,自己和程风的这个举动就有些不好看了。 “没事,妹妹,我倒喜欢你们这样直率的女子,自从来到国都,我虽然不经常出来交际,但府里的一大堆事情还是将我弄得焦头烂额,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柳青鸿朝着翌茹和程风笑了笑,语带真诚地说道。 “柳姐姐,我们也喜欢你呢?你有空就可以找我们来玩的。”听出柳青鸿话语间的落寞,翌茹继续说道。 “真的,不嫌我烦。” “当然不会。” “好” 加更送上,再次感谢小脸胖嘟嘟的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