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求(二)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求(二)

第五十六章求(二) “噢,风根和龙血是什么东西?” “风根乃是皇后娘娘的额发,龙血是陛下您的指尖血。”安离见惠帝神色还算平静,出言说道。 “放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安卿,你越矩了。”惠帝一听竟然是想要自己的指尖血,想起先祖的训示,有些怒了。 “臣也知这个请求有些过分,但请陛下看在臣一片忠心的份上,考虑一下臣的请求。” “好吧,你先下去,我会考虑考虑。”惠帝挥挥手,让安离退了下去。 安离退出御书房,用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他虽然是武将,但并不是莽夫,惠帝尽管很体恤自己,但刚才的要求对一个臣子来说确实有些越矩了。他想着南面轻轻地说到:“师弟,我也尽了力,结果如何师兄就不知道了,只能看丫头的造化了。” 正在路上的郭跃忽然打了个喷嚏,这已经是出国都以后第二次打喷嚏了。他揉了揉鼻子,是谁在说自己呢?记得翌茹说过,打一声喷嚏是有人想自己了,打两声喷嚏是有人说自己了。自己上次打了两声喷嚏,肯定是有人说自己了,这次,是谁想自己呢,会是茹儿吗?他挥挥头,茹儿现在肯定和聂小侯爷呆在一起,连想自己的时间都没有,自己只是自作多情罢了。好在今日就能见到翌茹了,他想到下午就能见到翌茹心中还是很开心的。望着前面风尘仆仆的师傅,他想起十日前发生的事情。 十日前,郭跃从寒冰洞中出来,就看见了穿着一身道装的师傅,他很少见师傅这样打扮,难道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如果没有重大的事情,师傅很少会穿这身道袍。天机老人见郭跃出来,招手将郭跃叫道跟前,“跃儿,为师要出去几日,你在山上好好修炼。” 郭跃见师傅要下山,忙问道:“师傅是要去何处?” “为师要去国都了解一桩事情。”天机老人看了郭跃片刻说道。 郭跃觉得师傅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师傅去国都,路上估计会路过郭家庄,正好可以帮自己看看家中好不好。“师傅,你经过郭家庄的时候可否帮我看看家人。我离家这些日子怕家中担心。”家中已经有二个多月没有来信了,东西倒是也捎了些,但是郭跃总觉得这些东西里缺了什么。虽然还是和平时一样的东西,但是味道总是怪怪的,像是缺了一种叫爱的味道。他向家里写了一封信,现在还没有收到回信,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他既然承诺了师傅,要陪师傅在山上呆几年,但是家中的事情确实放心不下。 “好,你还有什么信要捎吗?那丫头在国都,你知道吗?”天机老人考虑了一下,还是将翌茹的情况告诉了郭跃。 “什么?茹儿在国都?”郭跃惊呼了一声,怪不得家中没有回信,爹爹倒是识字,但是写就不好说了,以往家中的信全是妹妹写的,估计是家里因为妹妹不在,所以才迟迟不给自己回信。惊呼完后又有些明白,妹妹既然倾心于聂小侯爷,留在国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再说妹妹已经替家中改善了很多,没有翌茹,自己或许现在还是个满山跑的打猎少年,自家还是个普通的猎户之家。翌茹不应该和自己拴在一起,应该有自己的幸福去追寻。 “师傅,既然茹儿在国都,应该过得很好的,就不用捎信给她了。您只帮我看看家人即可。”郭跃低头说道。 天机老人看了看自己的小徒儿,心中有些犹豫,自己夜观天象,算出天命贵女有祸,需要帝星的帮助才打算去国都走走。这个小徒儿自从这次回山以后就会经常发呆,要不就躲在寒冰洞内一呆就是很长时间,将全部的精力全放在了练功上,功力倒是精进了不少。自己也知道郭跃是为什么这样,但是天机不可泄露,自己不能告诉他这是他和丫头的情劫,只能让他痛苦下去。 “跃儿,你想不想和为师走一趟?”天机老人看看天际,罢了,自己就帮他这一次吧,留他自己在山上也不放心。照郭跃练功的速度,很容易走火入魔,自己平时还能看管一下,真要是自己离开这小子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还真是心疼呢 “真的,师傅,我真的能和你一起下山,咱们不是有五年之约吗?”郭跃听说自己能和师傅一起下山,能看到爹娘和翌茹,高兴的说道。 “嗯,为师怕你自己在山上会出事情,你就随为师下山去吧?”天机老人叹了口气,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改变原来的方向,这只能看两个孩子的造化了。自己是有私心的,他希望这两个孩子能走到一起,但是天命贵女能不能选择郭跃,这就不是天机老人能掌控的东西了。 郭跃迅速收拾好行装,放在身后的一个背包中。背包是原来翌茹拿质地比较硬的机织粗布做成的,有两个宽宽的袋子,背在身后不影响行动。两人来到山下,山下已经背了几匹马,郭跃看着面前的几匹马,纳闷的问道:“师傅,咱们赶得很急吗?” “这次赶得急,需要一路换乘才能到,时间不多,咱们还要快些。” “嗯。”郭跃跨上其中的一匹马,将师傅的行李放在自己身后,检查了一下吃食和袋中的银两,两人打马飞奔向着国都的方向而去。 由于天机老人赶路急,郭跃路过邺城也没有回家,天机老人倒是答应他等回程时会让他回家看看。郭跃见天机老人很是着急的样子也就没有坚持,跟着师傅一路飞奔过来。两人一路上在驿站换马,郭跃有安离的信物,一路上倒也方便,只是马匹累坏了几匹,郭跃骑术还不是很精湛,经过十日的换乘,腿部被磨出了很多的血印。天机老人让他敷了药,两人继续赶路。 翌茹这次早晨还是醒得很晚,她是被一阵叫门声惊醒的,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很高了,她揉揉眼睛,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今日她已经感觉出听力不如以前了,往常门外有声音她听得清清楚楚,但是现在要仔细辨认才能听出是谁的声音。 程风看着面前的段嫣然,压低声音说道;“段姐姐,你小声一些,姐姐还没起床呢?” 段嫣然看看天色,嘟囔的说道:“太阳都这样高了,茹妹妹怎么还没起床,以往她可没有这么懒得,我去叫醒她。”说完推开程风就要向内室走去。 “茹妹妹,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段嫣然这段时间忙着分店开张的事情,在外地奔波了十几日,昨日回府已经有些晚了,今天一早就过来了。她在路上还去了一趟飘香斋,看了看账本才知道翌茹已经有几日没过来了。她以为翌茹肯定是在和表哥唧唧我我,忘记了店里的生意,在路上还打算过来说说翌茹,怎么能当个甩手掌柜呢,将所有的事情都扔给自己。 程风身影一晃就来到了段嫣然面前,“段姐姐止步。”段嫣然疑惑的看着程风,要不是这丫头一脸的沉痛,自己都以为是表哥在房间内。难道真是表哥在房间里? 程风见段嫣然一副八婆的模样看着房间内,将段嫣然拉到了房间外。“段姐姐,你就让姐姐在休息一会儿吧,她多休息一会儿对身体好呢”昨日张嬷嬷过来说不要让琐事来打扰翌茹,让翌茹多休息,这样多助于毒素的缓慢扩散,翌茹就能苍老的慢些。所以程风从晚间到现在一直在外面守着,生怕有人动静太大惊醒了翌茹。 “茹妹妹怎么啦?”段嫣然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她惊讶的问道。 “姐姐她……她中了毒。”程风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什么?中了毒,怎么可能?”段嫣然的声音高了起来,程风赶紧上前来捂住她的嘴巴。 “怎么回事?”段嫣然小声的问道。 程风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段嫣然气的捏紧了拳头,“岂有此理,我去找那恶妇理论。”说完就要向外走。 “段姐姐,咱们没有证据,没有办法证明是那下了毒?”程风说道。 “把那牛嫂叫过来一问不就知道了?”段嫣然见多了大户人家的弯弯绕,首先就想到了将毒药给张嫂的厨娘牛嫂。 “没用的,我们查过了,牛嫂七日前就离开了府里,具体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说不准已经被人杀人灭口了。”程风想着昨夜晚间程进打听出的消息,沮丧的说道。 “这件事难道就这样算了?”段嫣然难掩心中的气愤,愤愤的说道。 “当然不会,但是现在还是先顾姐姐的身体要紧。” “也是,我去找太子哥哥,让他叫御医来给妹妹看看。”段嫣然瞄了一下紧闭的房门,轻声的说道。 “其实,姐姐的毒是有解药的,我们打听清楚了,只要凑够三味药材就能救姐姐。”程风说道。 “那还等什么呀?快点去拿药材呀,你将方子告诉我,我家就有药铺,我去抓药。”段嫣然一听翌茹有救,着急的说道。 二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