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转机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转机

第五十九章转机 郭跃进城后跟在师傅的身后,在城内兜兜转转来到了一座道观前,道观上写着三个大字——三清观,他看了看师傅,这三清道观是国师的地方,师傅来到这里是来找国师吗? 三清观门口立着两个垂髻小道童,见到两人过来忙上前施礼。待天机老人说明了来意,这两个小道童连连摇头,原来一个多月前这国师就闭关了,任何人都不见。见两个小道童这样固执,天机老人眯起了眼睛,坚持要见国师,这两个小道童见面前的老者这样难缠,一个回身去了观内去找大师兄,另一个留在门口继续和天机老人解释。见天机老人仍是不信,小道童没有办法最后说道;“施主,并不是小童我故意为难您,中午陛下的人刚走,国师都没有见,你看……”正在小道童和天机老人解释的时候,观内出来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年轻人,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天机老人,高兴地喊道:“师伯。” 这年轻道人这是国师的大弟子——清风,清风责怪了小童几句,忙将天机老人和郭跃迎了进来。待天机老人说明了来意,清风为难的说道:“师伯,您有所不知,师傅上月闭关后吩咐不让让打扰,我们不不敢违抗师命。晌午的时候陛下就派了人来,我没有办法去禀报了一声,师傅没有应声,我只能将陛下派来的人打发了回去。” “那家伙是自己办了错事就躲起来了,我还不知道他。”天机老人看了一眼观内的后山,起身向着后面走去。清风跟在他的身后一直在解释,但是知道这位师伯的脾气,不敢硬拦,只能拼命地冲着旁边的小童使着眼色,希望小童能早些告知师傅一声。 等天机老人和清风一行来到后山的时候,国师已经站在了石屋门口。清风见师傅出关了,就悄悄地退了下去,给师傅准备洗漱用的东西。两位老人面对面看了一刻,天机老人一个跃身,一掌朝着国师打去,国师一个闪身,避过了一掌,也不应声一拳迎了上去。郭跃追过来就看到了这个样子,两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打在一处,郭跃在一旁看的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 两个身影越打越快,郭跃刚开始想着劝架,后来就被两人吸引了,在一侧看了起来,看到好处还止不住手脚并用的进行着模仿。过了大概一炷香的功夫,两个缠打在一起的身影分开,天机老人看了看还沉浸在模仿中的郭跃,欣慰的一笑,这个孩子果然是在武学上是个痴子。 “我以为你在国都安逸惯了,功夫会落后,没想到竟然还不错。”天机老人拍了拍手说道。 “师兄也是老当益壮。”国师笑着说道。 “怎么,舍得见我了,我一进你的道观门就被推三阻四的,我还以为你不愿意见我呢?” “哪里,今日陛下派人来时我就意识到出了事情,到了听说师兄来了,我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要不师兄也不会这样风尘仆仆的赶来。”国师说着看了看天机老人。 天机老人这才看到自己的鞋子上满是尘土,衣服也有些发暗,知道自己这一路赶来晓行露宿,确实是赶得急了一些。 “跃儿,你随清风去洗漱一下,我和你师叔有话要说。”天机老人看了看身边的郭跃和正在向这里走来的清风,开口说道。 郭跃给国师打了招呼,跟着清风下去了。国师看着郭跃走的方向,“就是这个孩子?” “嗯。” “我还以为你有了三个出色的徒弟就不会在收徒了,没想到竟然收了一个年岁这么大的,你真的算清楚了?” “没错,就是这个孩子,我刚开始还以为他比较愚笨,没想到这孩子竟然看似憨厚,内里是聪颖的,不枉我这般对他。” “师兄,你这次来国都也是为了那件事情?”国师想着城东方向努了努嘴说道。 “是啊,我也是夜观天象看出了问题才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这里。” “可是,师尊曾留了预言给先帝,咱们难道要打破这个预言吗?这要如何跟师尊交代,如何向陛下解释这些事情呢?”国师懊恼的说道。都怪他们那个师尊,搞什么安国历代皇帝的龙体和皇后的风体不得有一丝损害,尤其是风根和龙血,现在翌茹出了事情,翩翩还要这两样续命,这个女子还是师傅亲自交代给三人的,现在邱师兄没有在,自己只能找杨师兄想办法。 “我也是因为事情棘手才来找你商量的,师傅曾经交代天命贵女的到来可以使安国国泰民安,不畏外权,让我们小心看护。可他也没有说这天命贵女如果出了事情会怎么办,难道我们只顾着天命贵女,而将天下的黎民苍生全陷入到水深火热中不成。”天机老人坐在一侧的石凳上,叹了口气说道。 “该如何是好呀?”国师也坐在天机老人的对面,冥思苦想着。 初秋的三清观中,后山清净地的石桌前坐着两位年过花甲的老者,两人都皱着眉头,想着事情。“我去宫内看看。”国师坐了很久再也坐不住,起身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 “师兄你?” “没办法,我那小徒儿的心思在那孩子身上,我总要尽一份力才行。” 近傍晚时分,惠帝坐在御书案前,翻着案上的奏折,心中确有些走神,想起在坤玉宫和皇后发生的争执,心中有些懊恼。 “陛下,国师求见。”近身太监过来禀报道。 “快请。”惠帝正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安离和太子的请求,听说国师来了,总算有了出主意的,赶紧让太监将国师请过来,自己则整整衣冠,端坐在书案后。 国师和天机老人一起走入御书房,惠帝看着国师旁边的老者,紧走几步从书案后走出,来到老者面前,“天机老人怎么有空过来了?朕有失远迎,还望老人恕罪。”他对天机老人的印象很深,就在自己远征齐国时,被围在黄马坡,是这位天机老人领着当时还年少的安离过来,将自己救了回来。后来安离战功卓著,荣升成了安国的大将军,后来自己多处寻访老者都没有音讯,自己一直想感谢他,老人一直不给自己机会。 “陛下。”天机老人向着惠帝行了一礼,惠帝急忙将老人拉起。让太监赐座。待国师和天机老人坐下,惠帝就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惠帝看看面前的两人,希望两人能给自己一个答复,没想到两人面面相觑,很久都没有应声。 “两位是怪朕心软么?”惠帝以为国师和天机老人是怪自己心软想要拿自己的指尖血去救翌茹,将黎民百姓放在一旁,出言问道。 “陛下仁慈宽厚是天下百姓之福,我和师兄此次进宫也是为了这件事情,我们是想着能不能打探到一些其他的办法,毕竟这是宫中曾经流传的毒药,或许有其他的解药也是有可能的。”国师看了师兄一眼,开口说道。这个办法是两人进宫前商量好的。作为国师,他不容江山社稷因为这件事情出现纰漏,但是这天命贵女如果出了问题,会不会对社稷有碍,国师也说不清楚。两人只能看看宫中是否有颜殇解药的秘籍。 “这也是个办法,朕怎么没想到呢?”惠帝一听事情或许还有转机,高兴地说道。 “我们已经打探清楚,这解药是侍候贵妃娘娘的一个嬷嬷说的,陛下不妨将贵妃娘娘叫来一问。”天机老人说道。 “好,小德子,去传贵妃娘娘。”门外太监应了声去传信去了。 过了一炷香功夫,贵妃娘娘从门外走入,对于国师,贵妃娘娘并不陌生,惠帝介绍了天机老人,贵妃娘娘上前给国师和天机老人行了礼,才想起问惠帝叫自己过来什么事情。 惠帝就将从张嬷嬷哪里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贵妃娘娘,刚提到颜殇,贵妃娘娘就惊叫起来,“陛下,您确定是颜殇?” 看着有些失礼的贵妃娘娘,惠帝有些奇怪。他一直以为贵妃娘娘是一个温婉和善的主子,很少见贵妃娘娘如此冲动。贵妃娘娘见自己的行为确是有些过分,向着惠帝施了一礼,将事情的缘由解释了一遍。 听到在几年前就曾经有颜殇出现,惠帝终于知道贵妃娘娘为何如此激动了,因为这次下毒的人很可能和当时的下毒之人有着关系。颜殇毕竟是宫内禁药,一般人接触不到,只有和宫内或当时的药医有关系的人才能接触到。贵妃娘娘也是看着好友的冤情终于能都大白天日才会如此激动。 “爱妃,我听说你当时明察暗访,打听了颜殇的解药,你可记得,那颜殇还有没有其他的药可解?” “有”贵妃娘娘看了房间内的几人一眼,轻声说道。 “那是什么?”惠帝见这颜殇竟然真的有其他解药,在龙案前站起身,焦急的问道。 “这,这……”贵妃娘娘看了看国师和天机老人,又看看惠帝,不知道怎样开口。 “无妨,爱妃请说。”惠帝见贵妃顾忌座上的两位老人,示意没事,只要尽管说就成。 “这颜殇是南疆的秘药,后来传到宫中的,它的解药很简单,除了风根、龙血和虎胆,还有一种解法就是人心。” “人心?”惠帝惊讶的说道。 梦梦觉得现在的文已经脱离了大纲了,所以这两日码字有些纠结,不知道事情该向那个方向进行才好,估计速度会慢些,亲们请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