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章夜访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章夜访

第六十章夜访 旁边的两位老者听后也十分的讶异,这治病救人倒是个善举,但如果拿一个人的心去救另外一个人,那就不好说了。这样的事情,两个老者是不希望见到的,估计翌茹也不会同意。 见几个人都如此讶异,刘贵妃发现在座的几个人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轻笑了一声,“陛下,国师大人,天机老人,你们误会了,此人心非彼人心,这解药的人心是需要和女子情投意合的男子每日用心头血喂病人,七七四十九日之后颜殇即解。我当日查到解药以后就找过红妹意中的男子,希望他能解救妹妹,但一直没有找到。所以才烧了那样的一张药方给妹妹,好让她安心一些。后来我就想,或许当时找到了也是这样的结果,在心头取血,一不小心就会伤及性命,那个男子能为了自己的女儿做到这点呢”说完幽怨的看了一眼惠帝。 “这……”惠帝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座下的两个老者,发现他们都在思考问题,并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贵妃身上,才缓了口气,这个刘贵妃也不看看什么时候,这个时候说这种幽怨的话。 国师和天机老人既然打探到了消息,也就不再妨碍人家夫妻,起身告辞。惠帝亲自将二人送出了御书房。国师跟着师兄一路行来,发现师兄似乎有心事。“师兄,你可是想到了办法?” “我是在想我那个徒儿,如果听到这样的解药说不定会勉力一试。我在想有没有办法将取血过程中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天机老人叹了一口气,自从听到了这个解药的方法,他第一就想到了郭跃,凭郭跃对翌茹的感情,别说是取心头血了,就是砍了他的脑袋他也是愿意的。这个方法他暂时还不想告诉郭跃,生怕郭跃听说以后会冲动的去实施。那丫头不是还有聂家小子吗?就让聂家小子去做这件事情吧 回到三清观,郭跃见师傅回来赶紧上前来询问,他在观内呆着一直很挂念翌茹的情况。在路上师傅只是说如果翌茹中了毒自己会怎样,他后来就怀疑肯定是翌茹出了事。在焦灼不安中等待了很久,好不容易师傅回来,他想问问师傅翌茹现在在何处,自己能不能去看看她。师傅来国都具体是因为什么自己还不清楚,如果师傅有事差遣自己,自己只能先呆在师傅身边,等有了空闲再去看翌茹。 听了郭跃的话,天机老人陷入了沉默,隔了片刻,他才开口说道:“跃儿,师傅也不瞒你,这次师傅来国都确是为了丫头。那丫头中了颜殇,现在已过了十日,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在一个月时间内不能拿到解药,丫头只能变成白发枯骨。” “茹儿现在在哪里?”郭跃一听翌茹果然出了事情,焦急的问道。 “侍郎府碧波园。”天机老人犹豫了片刻才说道。 “谢谢师傅,请恕徒儿不孝,徒儿不放心茹儿,先去探望。”郭跃说完后就转身走了出去,几个起落就不见了身影。 “师兄不是说不告诉你那徒儿吗?”国师从后面走出问道。 “唉,我是怕以后他知道会埋怨我,我宁可现在就让他死心。”天机老人叹了口气说道。 “你不怕他冲动了?” “这都是命,如果他真的做出这种事情,我应该感到欣慰,只能证明我没有看错人,到时我尽全力保住他就好了。” “放心,我也会辅助师兄的。”国师望着外面有些苍茫的夜色说道。 国都的街道中,一匹快马在空荡荡的街巷穿过,郭跃有些懊恼的拍了一下头,自己怎么这么冲动,没有问清楚就跑了出来。师傅只说是侍郎府,并没有说是哪个侍郎,自己在夜里打听了半天,原来国都竟然有六个侍郎府,自己已经探了一个,在府中转了半天才打探到这府中并没有碧波园,照这个速度下去,自己到明日早晨也找不到翌茹。 他正在懊恼间,发现前面正是将军府,眼前一亮,打马走上前去。来到将军府门前,被门前的士兵挡住了去路。郭跃露出安离曾给自己的玉佩,士兵让开道路,将郭跃让了进去。 在门内有兵士将郭跃领到了会客的大堂,安离刚刚睡下,听管家说郭跃到了赶紧穿上衣服出了卧室,柳青鸿估计郭跃过来也是因为翌茹的事情,连忙起身一起跟着出来。 “师兄可知茹儿现在在哪里?是哪个侍郎府?”郭跃见安离过来,连忙问道。 “茹妹妹在秦侍郎的府上,就在一侧的大街上,我让人领你过去。”柳青鸿出声说道。 对于去看翌茹,柳青鸿已经熟门熟路,知道怎样和程进、程风打招呼。翌茹出了事后,程进将原来翌茹画过的不少暗器的图纸全拿了出来,在鲁家班定制了不少的东西。真要动起手来,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躲过呢,所以还是自己领路带着郭跃过去比较好。 “走吧。”柳青鸿进去换了身轻便的衣服,出来领上郭跃就走。郭跃见柳青鸿说要领自己过去,结果进去半天没有了声音,正在纳闷,看柳青鸿一身短衣打扮才知道原来竟是柳青鸿亲自领自己过去。 “多谢嫂嫂。”郭跃向着柳青鸿施礼道。 “我和茹妹妹这些日子处的很好,你不用这么多礼。”柳青鸿挥挥手骑上了一匹府门外备好的马,安离也跟在两人身后,三个人向着侍郎府的方向奔去。 这时候的碧波园中一片静谧,程风睡在翌茹床边的小榻上,程进则靠在翌茹的门前,另外的窗户上已经设了机关,只要有人闯入就会乱箭齐发。程进刚刚在院内巡逻了一遍,靠坐在门前忽然听到面口传来一阵声响,他握紧了手中的八张弓和梨花丸,将两样暗器对准了门口。 “叩叩叩”门外响起了叩门声,三长三短,程进将手中的暗器放下,去将门打开,看到立在门外的柳青鸿、安离还有郭跃。 “你们怎么来了,这么晚了?”程进见时间这样晚了,这三人一起过来,怕出了什么事,着急的问道。 “我师弟担心秦姑娘,所以才这么晚过来。”柳青鸿说道。 “程叔,茹儿怎样了?”郭跃看到程进一脚跨进门来,着急的问道。 “唉,今日下午昏睡了一下午,晚上刚刚醒来,吃了没有多少东西,又睡去了。现在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虽然说这睡觉可以帮助毒素扩散的慢些,但是整日昏睡还是很令人担心。” “我能否进去看看?”郭跃这时在顾不上男女大防,只想着能见见翌茹。 “这……”程进为难的看了看郭跃,虽然郭跃也是郭家的人,但是程进一直是拿翌茹作为孩子看待的,这郭跃毕竟也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了,这么晚了独处一室,自己还是等翌茹醒来问问翌茹的意思才能答应。 “师弟,既然来了就先休息一晚,等明日妹妹醒来了再看也不迟呀”柳青鸿看着了程进的为难,开口说道。 “好吧?我就和程叔一起守夜好了。”郭跃看到程进在门口放着的东西,知道必定是程进不放心房间内的翌茹和程风才会守在门口。对于翌茹能有这样的人照看,郭跃很是为翌茹高兴。他看到程进的眼圈有些黑,知道程进肯定是熬了夜,休息的不好,决定留下来守夜。 “不用,我来就好。”程进看郭跃也是风尘仆仆的样子,想郭跃毕竟还是个孩子,劝他去休息。 “好了,你们两个都去休息好了,魅,今夜你们照看。”柳青鸿见两人争执不休,只好将魅招出让魅来守夜。 “这……”程进望着院中多出来的几个人十分的惊讶,柳青鸿冲他善意的笑笑,“我不放心妹妹,特意让他们过来的。”程进这才知道原来碧波园除了自己和程风,还有人保护翌茹的安全,只是这些人藏在何处,程进一直不知道,好在这些人是友非敌,想想都感到后怕。 安离夫妇见郭跃安顿了下来,也就不在这里打扰,起身告辞。郭跃将二人送出了门口,两人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夜色中。郭跃着急回去打听翌茹的事情,也就转身回了碧波园。 等郭跃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气愤的攥紧了双拳。他没想到世上竟然有这样的人,为了钱财认回女儿,这秦德才将翌茹置于这样的境地,真是不配做父亲。而那秦氏竟然为了一己之私下毒谋害翌茹,真是大恶不赦。 “茹儿中的颜殇没有解药吗?”郭跃生气归生气,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翌茹,只能等翌茹解了毒才能惩治那对恶毒的夫妇。 “有,听张嬷嬷说这解药很是难找,我们已经求了人去找了。”程进见柳青鸿和太子迟迟没有回信,知道这风根、龙血那是轻易能得到的,估计是陛下不肯给,所以并没有说解药的名字,只说这解药难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