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一章回家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一章回家

第六十一章回家 程风第二天早晨一起床推开门就看到院中的两个身影,她有些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虎子哥。”待看清面前的人影,程风激动地跑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离家日久,程风对郭家的一切都十分的怀念,就连见过一次的郭跃也印象很深。所在在白云山上只相处了几天,程风对于郭跃还是很熟悉的。郭跃听到程风的声音转身就看到了程风端着一盆水站在门前。他放下手中的东西,迎上前去,向屋内望了望,低声说道:“茹儿醒了吗?” 程风摇摇头,郭跃低下头,程进从后面走过来,轻拍了郭跃一下,郭跃抬头感激的笑笑。程进昨日跟自己讲了很多,他知道翌茹中毒后程进父女和自己一样的着急,但是找不到解药就不能救下翌茹。他决定今日先看看翌茹的情况,然后回师傅那里去问问情况。郭跃总觉得师傅有事瞒着自己,会不会是翌茹的解药的事情呢,自己找程进问过,程进只说解药难找,但是解药具体是什么却不告诉自己,他总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 等翌茹醒来已经到了巳时,程风端来了水给她熟悉之后,正等着清粥小菜的时候,郭跃从外面走了进来。望着渐渐走近的人影,翌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的少年比起在白云山上又高了几分,仍是穿着自己和郭婶给他缝制的皂衫,头上用木簪将发挽起,面容张开了不少,不再是原来虎头虎脑的样子,越来越有一种侠骨的味道了。 翌茹艰难的直起身子,手臂向着郭跃的方向伸去。郭跃紧走几步将翌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望着郭跃越来越像郭婶的样子,翌茹这些时日伪装的坚强一下子崩溃了,扑到在郭跃的怀中。 郭跃的手停留在翌茹的背部,半晌才轻轻地落在翌茹的背上,将翌茹搂在怀中。这时怀中的人儿和白云山相比消瘦了不少,还不容易长出的肉一下子被毒素折磨的只剩下瘦骨。郭跃心中暗暗痛恨自己,早知道会这样,自己上次就选择不要将翌茹交给聂亭然,自己本来想翌茹跟着聂亭然可以享受几日安闲的日子,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他只能轻轻地拍着怀中小人的背,笨拙的安抚着,嘴里学着郭婶曾经哄翌茹睡觉的曲子,断断续续的还有些走调,翌茹被他走调的声音逗笑了。她轻轻地推开郭跃,脸上还带着泪花,眼中却换了开心的神情。 “虎子哥,你怎么过来了?”翌茹见郭跃自己过来,生怕自己中毒的事情被程进两父女告诉郭叔和郭婶,她不想让两人担心,也不想两人看到自己的样子伤心难过。 “我是随师父来国都办事的,听说你出了事,就赶过来了。” “那就好,我还怕叔父和婶娘知道这件事,虎子哥,不要告诉他们,好吗?”望着面前少女乞求的眼神,郭跃点点头。 “虎子哥,我现在真的怀念咱们在后山抓兔子、刨野菜的日子,那些日子虽然过得艰苦,但是大家呆在一起,平安快乐。现在,我在这个院子中,虽然丰衣足食,但是心情一点也不快乐。”望着窗外的一片方寸之间的蓝天,翌茹叹了口气说道。 “茹儿,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回郭家村去,咱们就住在后山上,我听说你在哪里盖了一间小屋,很漂亮,我们一家就住在哪里,闻着果林的花香,听着树林中的鸟语,好不好?” “好。”听着郭跃的描述,翌茹回想起自己在山间的小木屋,还有自己曾经的度假村计划,随着自己来到国都估计全都搁浅了。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回到郭家村,现在连看一看自己亲手设计的宅院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虎子哥,带我会郭家村,好不好?”翌茹不想死在这寂寞的庭院中,她想能在白日起床后看看门前鱼塘中的游鱼,晚上能在吹着夜风的树下乘凉,看着家人们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这样的生活才是自己渴望的。 “好。”郭跃抹了抹眼中的泪水,回身向窗外叫了一声,程风应声走了进来。 “风儿,你和程叔收拾收拾,我们回家去。” “回家?真的吗,真的可以回家?”程风高兴地说道。她知道姐姐在国都过的不快乐,她也想过能在姐姐毒解之前能回去看看,至少能了解姐姐的一个心愿。但是无论是聂亭然还是柳青鸿,出于对翌茹身体的考虑都没有说过这个事情。聂亭然更是一别后就没见了踪影,程风对聂亭然的好感变得慢慢淡了起来。 “可是姐姐?”程风高兴过后看到翌茹的样子担心的说道,翌茹中毒以后一直没有大夫诊过脉,这样的远行不知翌茹的身体能不能吃的消。 “大夫怎么说?”郭跃想还是翌茹的身体要紧,赶紧问道。 “姐姐自从病倒后还没有大夫诊过脉,不知道能不能远行。”程风只好将实话说了出来。 “没有大夫来看过,这么大的侍郎府难道请不起大夫吗?”郭跃昨日已从程进的口中知道了翌茹进府的经过,看到翌茹竟然在侍郎府中受到的是这种待遇,愤愤地说道。 “不是,姐姐的情况特殊,我们不想惊动太多人。”到目前为止,程风还没有让秦夫人进来过,所以秦夫人并不知道翌茹到底到了那个地步。 “茹儿,我们回家去,好不好?”郭跃招手让程风给翌茹洗漱换衣,自己去了厅中和程进商量回去的事情。程进也觉得回郭家村去的主意不错,起身去准备行囊。等翌茹换好了衣服,郭跃从自己的包囊中拿出一件大氅,将翌茹包裹的严严实实,从碧波园中抱了出去。 程风手忙脚乱的将来时带来的几个箱子整理好,放在了车上,钱三娘也想跟着程进他们一起回去,但是茶楼刚刚开张,自己一时还脱不开身,只能暂时留在国都,等茶楼生意平稳后再回去。 一行人正要启程,在巷口被秦德才的轿子拦了下来。秦德才刚刚下朝,正要回家去,走到府邸一侧的小巷忽然掀开轿帘向外看,就看到程进驾着马车正要向外走。秦德才知道程进是跟着翌茹的,只要翌茹在哪里,程进就在哪里。好久没有见到这个女儿,他忽然想看看翌茹现在的样子,所以才出声拦住了几人。 郭跃从马上下来,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男子,男子三十多岁,面白无须,身穿红色官袍,头戴着黑色官帽,正望着面前的马车。 秦德才见翌茹并没有从车内下来给自己见礼,以为翌茹还在跟自己生气。自从翌茹进府之后就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秦德才已经习惯了。他望着面前从马上下来的少年,盯了很久,出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跟着茹儿的马车。” “我是茹儿的哥哥。”郭跃已经从程进口中知道面前的人正是翌茹的正牌父亲,但是知道翌茹这样都是和这个男子有关系,郭跃就没有好气,冷冷的说道。 “我怎么不知茹儿还有哥哥,你是哪来的小贼,刚来侍郎府蒙骗,来人,给我拿下。”秦侍郎见郭跃的穿衣打扮很是普通,怀疑他是贼人,让旁边的家丁来捉拿郭跃。 “够了。”马车内传来一声怒喝,程风掀开车帘,露出翌茹苍白的脸庞,“他确实是我的哥哥,虎子哥,不用理他,我们走。” 郭跃看都没看秦德才一眼,转身上马跟在马车旁。等马车走出很远,秦德才才缓过神来,刚才那是他的女儿吗,为什么几日不见就长了白发,脸色憔悴,虽然马车中光线有些暗,但是他还是看的很清楚。那个样子,触动了他心底的一个秘密,曾经也有一个双十年华的美貌女子也是这个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当时接受不了刚离别几日的曼妙红颜变成了这个样子,转身跑去,后来就没有了那女子的消息。茹儿,为什么也是这个样子。秦德才心中的疑惑慢慢扩大,他从身边的侍从手中抢过一匹马,有些笨拙的骑了上去,向着翌茹的方向追去。 马车来到了朱雀大街,翌茹望了望曾经住过的黎院,放下了车帘,程风低声问道:“姐姐,用不用去仙客来看看。”刚才他们离开以后,先去了茶楼,然后去了飘香斋,看着人来人往的样子,翌茹只呆了片刻就让程进将车赶走了。她只想看看曾经到过的地方,并没有打扰在飘香斋二楼的段嫣然。段嫣然正在飘香斋的二楼和博康焦急的说着什么,博康在比划着解释着什么。翌茹看了看远去的两人的身影,轻轻地祝福他们,但愿他们能幸福。 “去仙客来吗?”程风问道。 “去看看?”翌茹想着能见上聂亭然一面,她对聂亭然自己也说不清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自己离开国都总要给聂亭然留了信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