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二章混乱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二章混乱

第六十二章混乱 程风到了仙客来的门口直接上了楼,呆了一盏茶的功夫就下来,对着翌茹摇了摇头,“掌柜的说聂大哥自从前日晚间从仙客来离开后就一直没有消息,好像是去找了一个什么神医,咱们怎么办?” “走吧。”翌茹放下车帘,将仙客来阻隔到了车外。 等马车走到了天桥,翌茹忽然叫住了马车,将身上的几张纸交给程风,“风儿,你将这个东西交给仙客来的掌柜,让他转交给他们东家。” 这几张纸正是翌茹一直想要给聂亭然的玻璃配方和具体的工艺,早就写好了一直放在翌茹的旁边,翌茹不知道此次回去还能不能见到聂亭然,就让程风将这件礼物送给他,也算自己对聂亭然的补偿。 马车停在天桥边等候程风,这是街道上奔来了一匹马,马上坐着的人东倒西歪的,等跑到了马车前马儿才停下来,马上的人一个前倾被惯性搡到了地上。郭跃上前一步接住了那人,等看清来人的模样,郭跃将手放开,来人一个站不住,坐倒在地上。 “茹儿,你怎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秦德才缓了半天才将呼吸放平稳。自己一个文官,很少骑马,翌茹的马车在国都内绕来绕去,自己追了很久才追上。他指着车内的翌茹,惊讶的说道。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回去问问你的好夫人”这时候送信回来的程风听到秦德才的问话,愤怒的说道。 “不对,说不准你也是知情的,姐姐变成这个模样,你不知道为什么吗?要不是你们想着让你们两个的女儿嫁给聂大哥,姐姐怎么会中颜殇。我姐姐才十三岁,你看看,头上的白发,你真是不如,妄为父亲。”程风见秦德才假惺惺的问翌茹,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真的不知道茹儿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想起昨日夫人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照顾好翌茹,转眼翌茹就成了这个样子。秦德才虽然知道夫人有时有些蛮横无理,但在秦德才的眼中,如烟还是明白是非的。 “那好,我就来告诉你,你家的夫人为了能让二小姐搭上聂大哥这棵大树,下毒毒害姐姐,想趁着姐姐中毒的这些日子聂大哥,我告诉你,你们是做梦,聂大哥才没有那么好骗。”程风的声音引来了行人的瞩目,程风不管这些,高声的说道。 望着路边行人的指指点点,再加上自己身上还罩着官袍,秦德才想要靠近马车,想和翌茹好好商量一下。他还不知道翌茹是要回郭家村中,只以为翌茹要去看铺子。 “茹儿,我是真的不知这些事情。” “算了,风儿,回来,咱们走。”翌茹看着外面有些狼狈的秦德才,觉得他说的可能不是假话。她不想再和秦家的人打交道,只想着能回到那个温暖的地方。 “茹儿,你去哪里?”秦侍郎见翌茹要向城门的方向走,紧跑了几步追上马车,拦在马车前面。 “我要回家去。”翌茹努力让自己不看他,心中却是翻腾起来,她知道又是原主人的情绪在左右自己,自己已经按照她的意愿在侍郎府呆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秦德才并没有来看过自己,她以为这原主人一定会死心了,但是毕竟两人血脉相连,所以这原主人又跑出来开始捣乱了。 “回家,家那是这个方向。”看着翌茹冷冷的目光,秦德才忽然有些害怕,他刚对这个女儿了解了,接纳了她,不想这么快跟她分开。 “我们要回郭家村去。”程风说道。 “郭家村,你已经是我的女儿,侍郎府才是你的家。”秦德才怕这次拦不下翌茹,以后就会失去这个女儿,着急的说道。 “你想着姐姐死在那个牢笼里吗?”程风从车上跳下来,指着秦德才的鼻子说道。“你家夫人正挖空心思想要再害姐姐,你让姐姐回去难道让姐姐等死,还嫌姐姐死得不够快,你看看这个。”说完扔下了一包东西在秦德才的面前。 “这是?”秦德才拿在手中,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纸包。 “你可以拿去药店问问,你家夫人鬼鬼祟祟的让丫鬟将这纸包中的东西倒在碧波园的井内,姐姐都已经这样了,跟等死有什么差别,你们还这样狠的心,还要下砒霜,你还要姐姐回去吗?” 秦德才握紧了手中的纸包,惊愕的望着面前怒发万丈的少女,看看少女背后平静的憔悴容颜,知道这一切或许是真的。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秦德才知道翌茹并不会骗人,她对旁边的人全是真心对待,这也是翌茹身旁的人喜欢她的原因。可是他还是不敢相信,整日在自己枕旁的人竟然如此的狠心,对一个小孩子下毒手。望着翌茹的马车远去的影子,秦德才再也顾不上别人的眼光,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 “那砒霜,是真的吗?”翌茹望着程风,心中有着丝丝的痛。 “嗯。”程风点头应道。这是昨日她和爹爹发现的,秦夫人身边的一个丫头正慌慌张张的在碧波园外转来转去,他们两个发现丫鬟鬼鬼祟祟的,就找了个没人的僻静处,经过逼问,丫鬟道出正是秦夫人让自己将这纸包扔在碧波园内的水井中。她在碧波园外转了半天,没有找到进院子的方法,才被程进父女抓住。 “那丫鬟呢?” “那丫鬟我交给了柳姐姐,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侍郎府就热闹了。”这也是程风赞成翌茹回郭家村的原因之一。既然抓住了安如烟的把柄,就能订下她的罪。上次的牛嫂被灭了口,这次的丫鬟作为人证一定要抓住,等哪天就可以帮翌茹报仇。 马车这时已经出了城门,望着城门黝黑的影子,翌茹的心情一下子放松起来,总算摆脱了这个牢笼,可以飞向外面的世界了。望着翌茹脸上淡淡的笑,郭跃心情也好了很多。 “哎呀”郭跃惊叫一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翌茹通过掀开的车帘看到郭跃的动作,着急的问道:“虎子哥,怎么啦?” “我忘记和师傅说一声了,茹妹妹,你们先走,我马上回来。”说完扭转缰绳拍马向着回程的道路而去。 翌茹这才发现,原来郭跃还是原来的样子,有些粗心,有些莽撞,不过,这也很可爱呢 郭跃拍马来到三清观,门口的小童已经认识了他,并没有阻拦将郭跃放了进去。等郭跃来到师傅居住的地方才发现自己经过一路的飞奔,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赶紧将衣服整理了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来。”师傅宏厚的声音在房间内想起。 “师傅,我……”郭跃不知道怎样开口,本来师傅这次就是来国都办事的,没想着带上自己,结果自己还要离开师傅去将翌茹送回去,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师傅的行程安排。 见郭跃有些为难,天机老人似乎知道了郭跃的意图,“你是不是想和为师说去照顾那个丫头?” 郭跃听后点点头,旋即又摇摇头。天机老人看着郭跃的动作有些不太了解,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将妹妹送回郭家村去,然后好好陪陪妹妹。”郭跃将想法说了出来。他隐约感觉到翌茹的解药不太好找,师兄都没有办法,自己还是在这有限的时间内多陪陪翌茹,让她最后的日子过得开心一些。 “去吧。”天机老人挥挥手,“五日后师傅也会去郭家村,你在家等候即可。” “是,师傅。” 郭跃打马出了城门,在离国都不远的地方追上了翌茹的马车,这时候翌茹已经在车上睡着了,望着翌茹苍白的容颜,郭跃暗下决心,等将茹儿送回家,自己一定要好好打听一下这解药到底是何物,一定将茹儿医好。 这时候的侍郎府是一片混乱,秦德才将手中的纸包扔在堂内,怒气冲冲的冲着安如烟说道:“你做的好事” 安如烟望了望眼前的纸包,不屑地说道:“我做了什么好事、你就这样对我说话。” “你,你……”秦德才望着面前趾高气昂的,手指抖着说不出话来。 “烟儿,这真是你干的吗?” “什么是我干的,你拿一个这样的破纸包来干什么?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回来就冲我发脾气。”安如烟已经认出面前的纸包正是自己给丫鬟的纸包,但是现在丫鬟没在,秦德才没有证据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只能先冲着秦德才高声喊道,希望能将秦德才的注意力引开。 “这纸包里有砒霜,是你让丫鬟去下毒害茹儿吗?茹儿还中了毒,颜殇,现在已经有了白发,你,你真狠心那也是我的血肉呀”秦德才跺足捶胸的说道。 “你的血肉,你现在想起那贱丫头是你的血肉了,当初是谁答应我即使是那贱丫头进了门,还是以我的两个孩儿为尊,不会理会那个丫头,这才短短几十日,你就将她当成了你的骨肉,我的两个孩子呢,你有没有想过?”坐在椅子上边哭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