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三章决定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三章决定

第六十三章决定 见秦德才没有应声,知道自己的方法奏了效,哭声更大了些,“你拿了一个东西就来说我,我和你一起十几年了,那件事情不是为了你,你竟然为了一个刚见过几十日的人来指责我。你不相信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待我,我不如死了算了。”说完一头撞向了旁边的立柱。 秦德才起身去拉,只拉到了的一个衣角,只听砰地一声,撞在立柱上,由于衣服的拉力,只在头上撞出来一团淤青,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母亲。”秦晚清从外面听到爹娘的争吵声走了进来,一眼看到了母亲撞立柱的情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秦德才懊恼的将抱起,赶紧招呼下人进来。刚才自己进屋的时候将人全遣了出去,如果不是屋内只有自己和如烟,如烟也不会受伤。秦德才用手掐住的人中,安如烟咳嗽了两声,终于缓过气来。 看到面前的秦德才,安如烟泪如雨下,用手捶着秦德才的胸膛,“你不信我,你为什么不信我,我难道还不如个丫头。”秦德才只能任安如烟在自己身上捶打,心中乱了起来,他现在也不知道要去相信谁。一边是自己的夫人,一边是自己的女儿,翌茹不像说谎的人,可看如烟的样子,也不像在说谎,自己到底应该相信谁呢? 将军府内,柳青鸿和安离听了魅的汇报,知道翌茹已经离开了国都,柳青鸿叹了口气,“这样也好,至少妹妹会开心的离开,咱们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茹儿一天天变成白发红颜。” “可是苦了师弟了,他一天天看着喜爱的人变老,却无能为力,这种折磨不知道他能不能挺得过。”安离也叹口气说道。 “难道就没有别的解药吗?我不信,我要去查查。”柳青鸿叹了一阵气,有些不甘心,站起身来向着外面走去。 这时候的山林中,聂亭然躺在树荫斑驳的密林中,他已经在这里躺了多长时间自己都不清楚了。他只记得自己看过了一次黑夜的星星,这次是第二次看到斑驳的阳光,他伸出手,贪婪的让阳光照在手上,仿佛这样才能汲取更多的温暖。自从听师伯说了解药之后,他狂奔出来就一直躺在这里,密林中的黑夜里有很多的毒虫,慢慢的叮咬着自己,聂亭然还是躺着一动不动。他真希望时光就这样停留住,自己明天还能见到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女。眼神明亮地说着自己的计划。自己第一次看到她是什么时候呢,不是在仙客来,是在去邺城的山路上,当时一阵轻快地歌声传来,自己有些醉了,没有控制好马速,差点撞上她。当时的她像只欢快的小鸟,看到聂八去跟她说话的时候,偷偷地藏在郭大宝的身后,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自己当时对那双眼睛印象特别深,不像其它的少女看到自己多是倾慕、惊艳的眼神,那眼神干净,没有杂质,只带着丝丝坚强。虽然很是害怕,但还是坚强的站了出来,多么勇敢的姑娘。后来遭逢家变,拒绝了自己的帮助,其实当时自己是真的想帮她,但是她靠着自己的努力惩治了胡铁鸡。这时自己才真正对翌茹上了心。再到后来,自己听说翌茹就是自己多方寻找的天命贵女,心中是欣喜的。虽然再次接近翌茹的动机有些不纯,后来两人之间又夹杂了一些谎言,可是自己是真心的喜欢那个小丫头。知道刚才,他才明天自己的心,自己这些日子所做的一切,说过的谎言,全是因为自己不想失去。 聂亭然从树林中站起身,他决定将事情跟翌茹说清楚,将自己刚开始的刻意接近,到后来的倾心相许,他期盼翌茹能原谅自己,至少,自己没有遗憾。 等聂亭然出来后,就看到等在林外的聂久。“小九。” “公子。”聂久看着聂亭然满头的红包,将从小木屋内拿出来的伤药递给聂亭然,“公子,擦擦吧” 聂久是聂亭然从小木屋内离开不久追上聂亭然的,他从来没有见过公子这个样子。在他的眼中,聂亭然是一个神一样的人物,从来没有困难可以将聂亭然打到。什么难缠的事情到了聂亭然的面前都会迎刃而解,可能是聂亭然的样子惊到了他,聂久只敢等在林外,默默地等着,等聂亭然自己想通再出来。 “公子,咱们去哪?” “回去。”聂亭然看了看回程的路,自己出来这么长时间,茹儿自己呆在侍郎府肯定会寂寞,自己要回去陪她,和她一起度过后面的日子。两人骑上马出了树林,向着国都的方向奔去。 等聂亭然回到了国都已经是一日后了,他先去了碧波园,发现已经人去楼空,碧波园内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茹儿呢?”聂亭然顾不上满身的尘土,向着秦德才夫妇的庭院奔去。 侍郎府的下人看到一个满脸红包,身上衣衫有些褴褛的人在侍郎府中穿过,大批的家丁冲过来想要拦住聂亭然,都被聂亭然和跟在聂亭然身后的聂久制住。等到了听涛居的正门,已经有四五十个人围上了聂亭然,将两人围在中间。 刚刚回府的秦德才听说听涛居进了贼人,穿着官袍就跑了过来,等跑到了听涛居的门口,就看到了被围着的两个人。聂久是认识秦侍郎的,向着秦侍郎招手说道:“秦大人,我是聂久呀” 秦德才这才看清面前的人就是聂久,他急忙将家丁赶散,指着聂久旁边的人问道:“这可是聂小侯爷。” “正是我家公子。”聂久说道。 “哎呀,恕秦某无礼了,怠慢了小侯爷,快,快请进。” 聂亭然扫了扫衣袍上的尘土,向秦德才拱手说道:“亭然失礼了,这番面对侍郎大人确属无奈,侍郎大人,我想问一句,碧波园中的茹儿去了哪里?” “她,她回郭家村去了。”秦侍郎看了一眼已经认不出样子的聂亭然,垂头说道。 “回了郭家村。”聂亭然疑惑的问道。 “郭家的郭跃将她接走的。”秦德才昨日打听清楚了,在翌茹车边的少年正是郭家的郭跃,是翌茹本来要嫁的对象。秦德才回府之后想了很多,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翌茹待在郭家村比较好,那个郭跃对她还是很好的。所以秦德才一早去了衙门,将原来郭家夫妇办的手续又重新办了一遍。这时他才知道原来翌茹在郭家只是义女身份,并不是所谓的童养媳,他知道郭家不会慢待翌茹,觉得郭家作为翌茹的归宿也是件好事。 “告辞。”聂亭然打探出了翌茹的去向,告辞后转身就走。这时候门内探出一张小脸,看着聂亭然的背影,闷闷地说:“刚才那个真的是聂大哥?” 秦德才目送聂亭然走远,看着门内探出的秦晚清的脸,点点头。“聂大哥怎么变成了那个样子,爹爹,刚才我和娘亲在听涛居内真的很害怕,娘亲身体不舒服,刚才晕倒了,爹爹你快去看看吧”秦德才一听晕倒了,赶紧跑了进去。 门内的少女看着聂亭然的身影,喃喃的说道,“什么时候你才能看我一眼呢?” 聂亭然出了侍郎府,正要去仙客来,自己去郭家村找翌茹,估计要呆上一段时间,要将生意上的事情安顿一下才能离开。来到仙客来的门口就看到府中的家人正在仙客来的门口转来转去,看到聂亭然高兴地喊道:“小侯爷,可算等到你了,夫人让你回去呢?” “说了什么事情吗?”聂亭然没有停留,继续向楼上走去,家丁在后面跟着,“不知道,夫人说这几日身上不爽利,听说小侯爷从外地回来了,想让小侯爷回去看看。” 聂亭然想着自己是没有回去看看母亲了,这次出去的时间比较长,回到后没有回府先去看了翌茹,没想到就碰到了这样的事情,这一下又是几天过去了。再说自己这次去邺城也要跟父母亲说一声比较好,“等我片刻,我洗漱一下就跟你走。”聂亭然看了看自己已经被划成一条条的衣服,上楼去换衣衫。 聂夫人见到儿子过来请安,心中还是很欣慰的,儿子还是挂念自己的,自己说身子不爽利,儿子不就过来了吗。不过亭然为何总低着头,这孩子没有这毛病呀 “然儿,你总低着头干什么,抬起头来。” 聂亭然无奈只能抬起头,聂夫人看着面前脸上全是红色斑点的儿子,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轻轻地抚上聂亭然的脸,“然儿,这是怎么啦?” “没事,赶路赶得急,晚上被蚊虫叮的。”聂亭然说道。 “赶路赶得急,是赶着去见那个臭丫头吧?”聂夫人看聂亭然这样说,气愤的说道。自己的这个儿子,从小就是自家的宝贝,虽然前些年不听话去做生意,但是这一年多回来后还是对自己很好的。但是那个野丫头出现以后就变了样,自己儿子一有空就跑去看那丫头,一定是刚从那丫头那里出来。那个野丫头有什么好,哪里比得上城里的大家闺秀。 “娘亲,您不要这样说茹儿。”聂亭然心情正不好,见母亲这样说,有些生气。 “我说她两句都不行,你真是,真是气死我了。 三更,累死了,终于理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