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四章矛盾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四章矛盾

第六十四章矛盾 聂亭然垂头听着母亲的教训,聂母数落了半天,有些累了,聂亭然从旁边的炕几上到了一盏茶,递到了母亲的面前。聂母看着儿子狼狈的样子,心中的怒气一下子全卸了下去,她叫过丫鬟去那前些日子皇后娘娘赐下的白玉膏,轻轻地涂在聂亭然的脸上。两个人谁也不说话,静静地享受着片刻的温馨。 “然儿,不说为娘说你,你和那丫头确实不合适。”聂夫人叹了口气说道。 “娘看出来了,你确实是对那丫头上了心,可是依为娘看,那丫头性子简单,没有什么弯弯绕的心思,这样的性子不适合咱们家。”聂夫人见聂亭然看着自己,接着说道。她想起了当年,自己也是怀着无限的憧憬嫁到了侯府,本以为两人能和和美美的过日子,但是每日里家庭的琐事就磨去了自己单纯的心思。刚开始自己也是满心的对待每个人,但是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才明白,并不是所有的事只要付出真心就能成功的。等自己明白了,自己和侯爷之间已经渐行渐远,还好,后来两人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才将两人的关系缓和过来。现在看来自己和侯爷是让人羡慕的眷侣,但这中间经历的一切,只有自己知道。 “可是,茹儿并不笨,她会适应这一切的。”聂亭然望着母亲飘忽的眼神,坚定地说道。 “适应?”聂母轻笑一声,“这两个字是何等分量,然儿你清楚吗?或许那丫头能适应过来,但是然儿你有没有想过,在适应的过程中,她会不会有埋怨,有痛苦,这样的事情会将她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你或许陌生的人,你愿意这样么?”聂夫人想着自己的经历,自己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成长过来的,这些都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痛楚,自己不想然儿重蹈自己的覆辙。她要找一个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的女儿站在然儿的背后,做然儿坚强的后盾,让然儿不为府中的事情所累。 “我想茹儿肯定能适应的,母亲,我已经和茹儿约好,都不会轻言放弃,所以,我想母亲你不用劝我了。”聂亭然摸着身上的玉佩,坚定地说道。 “既然你这样想,我也就不再劝你,然儿,你要知道,我并不是想要故意为难你,只是这是你人生的大事,我和你的父侯害怕你将来会感到后悔。”聂母看儿子已经铁了心思,也不再多言,自己已经尽到了做母亲的责任,聂亭然自己的路还是要自己走。 “孩儿知道。”聂亭然给母亲磕了一个头,谢过母亲对自己的教导。 “然儿,这回回来在家里多呆两日吧?”自从聂亭然成名之后,很少在国都带着,这段时间由于翌茹在侍郎府,所以在聂亭然在国都呆的时间比较长,聂母习惯了有儿子的陪伴,聂亭然上次离开半个月,聂母到不习惯了。 “母亲,茹儿她出了事,我正要向母亲禀报,孩儿要去陪她,恕孩儿不孝。” “你眼中只剩下了她了吗?”听到聂亭然还要远行,聂母又开始生气起来。 “母亲,不是这样的,茹儿她中了毒,可能没有多少日子了,我希望在最后的时间里多陪陪她,让她能开心一些。”聂亭然看聂母发了怒,赶紧解释道。 “中了毒,果然是个惹事的丫头,无缘无故的怎能中毒?”聂母怒气未消,语气有些生硬。 聂亭然就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聂母听后神色缓和了一些,既然那丫头没有多少日子,自己也就不要这样计较了,早晚儿子还是自己的,索性大方一些。想到这里,聂亭放软了口气说道:“既然这样,然儿你就去多陪陪她,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谢母亲。”聂亭然谢过聂母,又去了书房给聂侯爷请了安,说明了事情的经过,聂侯爷对聂亭然的举动表示赞同,并让他从府库内带些人参、灵芝之类的补品给翌茹带去。 聂亭然在府中收拾了东西,正要向外走,就看到段嫣然坐着马车在侯府门口停了下来,两人在门口相遇。段嫣然看着聂亭然欲言又止,聂亭然看着段嫣然的样子问道:“莲儿,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表哥,我,我想跟你说件事情。”段嫣然将聂亭然拉在一边,将上午从博康口中听到的对着聂亭然讲述了一遍,“你是说茹儿的毒有别的办法解?”聂亭然听说翌茹的毒能解,高兴地说道。 “可是,这个解药也比较难。”段嫣然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聂亭然。上午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很震惊,情投意合的人的心头血,这心头血本就珍贵,要七七四十九天连续取心头血,这就是一件危险地事情了。博康已经问了宫中的御医,御医都说这确实是一件危险地事情,可能会致命,所以段嫣然犹豫要不要告诉聂亭然。告诉了聂亭然就面临两个问题,一是聂亭然救了翌茹,自己却会陷入危险,再一个如果聂亭然选择不救翌茹,段嫣然又觉得这样自己不能接受,左右为难。 “还能难得过风根和龙血吗,这两样我找不到,不能救茹儿,其它的我相信我都能做到。”聂亭然肯定的说道。 “我问过了,这需要和茹妹妹情投意合的男子用心头血喂妹妹,一共要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妹妹的毒即解。”段嫣然边说边看着聂亭然的神情,发现聂亭然的神色还算平静,将话断断续续的说完了,之后就低着头,不敢去看聂亭然。 “真的,这样真的能救茹儿。”聂亭然并没有想到取血的后果,只是为翌茹感到开心,只要能救茹儿,哪怕是自己丧了性命,也是乐意的。 “可是太子哥哥问过,这样取血四十九日会对生命有危险地。”段嫣然看着表哥说道。 “只要能救茹儿,有危险又如何?” “表哥,你在好好想想。”段嫣然开始怕聂亭然不肯救翌茹,现在见表哥答应的这么痛快,又有些后悔,生怕姑母知道这件事情会埋怨自己。 “你不是也说了吗,只是有危险,并不是会失去性命。”聂亭然轻声说道。 “你决定了?” “决定了。” “表哥,你等我一下,我去给姑母请个安,然后过来和你一去去找太子哥哥,他知道的清楚些。”见聂亭然这样坚决,段嫣然一下子慌了神,想着先拖住聂亭然,然后去给姑母报个信,让姑母做主意。聂亭然听表妹这样说,也只好先等在门口。段嫣然看了聂亭然一眼,慌里慌张的跑进了府中。 “你说什么,竟然有这样的法子,这不是用一命换一命的办法么?不行,我坚决不同意。”内宅的聂夫人听了段嫣然的话,激动地站了起来。自己可以容忍聂亭然娶了那丫头,但是拿自己儿子的命去换一个野丫头,这是她万万不能同意的。 “姑母,我错了,我不该跟表哥说的。”段嫣然这会儿也害怕起来,这毕竟关系到聂亭然的生命,不能儿戏。 “走,跟我找你姑丈去。”聂夫人一把拉起段嫣然,向着书房的位置走去。 “这怎么行?”聂侯爷听了两人的描述,也着起急来,这毕竟关乎着儿子的生命,他不能答应。 “莲儿,那孽子现在在哪里?” “我,我将表哥稳住了,他正等在门口。”段嫣然看着姑丈说道。 “好孩子,姑丈谢谢你。你这样……”聂侯爷想了想,对着段嫣然说道。 “这样行吗,表哥一定会恨死我的。” “不用怕,姑丈给你做主,去办吧。” 段嫣然在府外和聂亭然一起去找博康,博康还等在飘香斋,上午两人谈完后段嫣然着急去找表哥,就让博康等在飘香斋。等聂亭然过来,博康又将听到的事情仔仔细细的对着聂亭然讲了一遍,并且重申了取心头血的危险性。聂亭然听了之后点点头,他决定先去找师伯,然后再去郭家村,他相信有师伯在,肯定能保自己平安。 趁着聂亭然愣神的时候,段嫣然将博康叫出,递给他一个小包,在博康耳边说了一番。博康犹豫了片刻,点点头。 聂亭然见事情都打探清楚了,起身要下楼。博康拉住他,递给他一个小包,“这是御医给的,说是经常闻可以使血脉更好的流通,你带上吧?估计有些用处。” 聂亭然感激的望望两个人,将药包揣到怀里,告别了两个人,转身下楼而去。 “这样不太好吧?”博康看着聂亭然的背影说道。 “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我也很矛盾的,我一边想着妹妹能好,一边又期盼表哥不要出什么事情,太子哥哥,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样?”段嫣然扑到博康怀中,哭着说道。 博康轻拍着段嫣然的后背,目光看着远处,眼神没有焦距,这样的事情确实是个难题,自己也不知道怎样。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