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不舍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不舍

第六十五章不舍 聂亭然坐在马车上,聂久当车夫,望着马车内满满当当的一堆补品,聂亭然想着能尽快的见到翌茹,心中一阵高兴。他见到翌茹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原来隐瞒翌茹的事情告诉她,请她原谅自己。 想到博康递给自己的药包,聂亭然从怀中掏出,放在鼻下闻了闻。味道有些刺鼻,带着各种草药的味道,闻不出有什么特别,但是既然对血液流通比较好,自己还是先多闻闻。半晌,车厢内弥漫了药包的味道,聂亭然忽然觉得脑袋很沉,头一歪倒在车厢中。 在外面驾车的聂久听到车厢内砰地一声响,赶紧停了车掀开车帘,看到少爷倒在车厢内,急忙进去抱起聂亭然,焦急的喊着:“少爷,少爷,你怎么啦?”边说便将手放在聂亭然的手上,“没事呀,脉搏平稳,没什么异常呀”正在聂久给聂亭然诊脉的时候,他发现马车慢慢的动了起来,急忙掀开车帘一看,刚才自己坐的位置坐了一个人。待聂久想要出拳袭击这人的时候,驾车的人回过头来,“爹爹。”聂久叫了一声,这人正是跟在聂侯爷身边的聂久的父亲。 “您怎么?”聂久指指车厢内的聂亭然,又指了指父亲,仿佛明白了什么。 “走吧,回府去。” 聂久看着车厢中的聂亭然,焦急的问道:“是侯爷的意思吗?公子怎么昏睡不醒?” “这是有名的三日醉,当然厉害,不过你放心,不会对身体有害的,三日以后小侯爷就能醒了。” “侯爷怎能这样对待公子?”聂久很为聂亭然鸣不平。 “你知道小侯爷这次出去是要干什么吗?” “当然知道,是要去郭家村陪伴秦姑娘。” “唉,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小侯爷这次是为了去救秦姑娘,是要拿自己的心头血去救她呀,这样的冒险,侯爷肯定会阻止,要是你,你会阻止吗?” “这……”聂久陷入了沉默,他对翌茹说不上什么感觉,至少并不讨厌,心中还是不希望翌茹死的。但是这跟他跟了聂亭然十几年的情分来比要差上很多,如果拿少爷的生命去救翌茹,他也是不允许的。 马车行走在路上,伴着清脆的马蹄声向着国都的方向而去,昏睡在车厢中的聂亭然不知道自己有一次和翌茹擦肩而过。 翌茹在昏昏沉沉中听到了程风的声音,“邺城到了。”她从昏睡中醒了过来,自从离开国都以后她就时断时续的陷入昏睡,头上的白发又增加了不少。程风和郭跃就一直在翌茹旁边讲话,讲着在郭家村的趣事,希望将翌茹从睡梦中唤回来。 “邺城到了。”翌茹挣扎着坐起,从车帘中向外看去,正好看到邺城的大门。 “茹儿,咱们就不在邺城停留,直接会郭家村去,可好?”郭跃轻声的问道。 “嗯”翌茹也想见到郭大宝夫妇,她觉得只有呆在郭家村才有回家的感觉,她希望自己最后的日子是在温暖的家中度过。 邺城到郭家村的路程不远,程进举起马鞭,几个响鞭之后,马儿跑得速度更快了,翌茹远远地望见了郭家村身后的象山。等来到跟前,翌茹才发现郭家村已经变了个样子,原来的小山村现在变成了四面环水的村庄。水面上几艘渔船正在撒着鸭食,鸭子扑棱棱的飞着,抢着食物。 正在喂食的一艘小船上的人一眼看到了村外的马车,看到驾车的人是程进,来人喊道:“程大哥,是丫头回来了吗?” 程进看到正是村头的郭四海,急忙说道:“对呀,是丫头回来了。” “那我赶紧去告诉大宝家去。”郭四海听了赶紧放下船篙,将小船靠了岸,一溜烟的跑走了。 程进驾车马车踏上了小桥,望着小桥两侧水面上凋落的荷叶,有些感叹。这正是翌茹开始期盼的景色,四面环水,等夏季荷花遍地开,水面上可以采莲,鸭群到处嬉戏。只是这样的情景不知道丫头能不能看到了。 马车刚过小桥,郭跃从车上跳了下来,自从出了国都翌茹晕倒过一次后,郭跃就放弃了骑马,坐在车厢内和程风一起照顾翌茹。乡亲们看到郭跃会来了,纷纷过来跟郭跃、程进打着招呼。几个没有看到翌茹的影子,就纳闷的说道:“不是说丫头回来了吗?在哪里?” 程风从车厢内探出头,“三婶,姐姐在车里,有些不舒服,就不和你打招呼了。” “没事,没事,我家刚收了莲藕和鸭蛋,等会儿给你们送点过去。”叫三婶的亲切的说道。 “谢谢你了三婶。” “跟我还这么客气,虎子,你母亲上个月病了挺长时间,一直念叨着你们两个,这回回来了多呆两天,好好陪陪她,她是想你们想的。”三婶擦擦眼睛,对着郭跃说道。 “嗯,我这回和妹妹就不走了。”郭跃看了看车厢内的翌茹说道。 “这就好,这就好。” 远处跑来几个人影,郭跃一眼看到了跑在最前面的郭大宝,“爹,”郭跃叫了一声跑了过去。 郭大宝腿上有旧伤,刚才跑得太快脚步有些蹒跚,但还是跑在最前面。看到明显长了不少的郭跃,上前拉住郭跃的手,上下打量了儿子半天,一拳擂在儿子肩膀上,“长高了,瘦了,不错,结实多了。”说完一把将郭跃抱在怀中。 随后跟来的郭家的几个人郭兴、郭威左右陪着,中间郭香香和一个少女搀着郭婶,郭跃看到母亲鬓角竟然有了白发,脸色憔悴了很多。知道这段时间由于自己和翌茹相继离开,母亲伤心所致。 “娘,孩儿不孝。”郭跃一头磕在地上,拜倒在郭婶面前。 “好孩子,快起来。”郭婶搀起郭跃,看向后面的马车,“虎子,我听说茹儿也回来了,在哪里?” “叔父、婶娘。”翌茹头上包了一块头巾,被程风搀着从车厢内走了下来。 “丫头,你怎么?”郭大宝和郭婶看着翌茹的样子有些惊异,郭跃扯扯母亲的衣角,在郭婶耳边轻轻地说到:“娘,回家再说。” 郭婶不再追问,大家将翌茹和郭婶扶上马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郭家。望着熟悉的大门和围墙,翌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自从中毒之后她就想念郭家村的一切,现在看到仿佛还处在梦中。她使劲掐了自己一下,手臂上一片青紫,疼痛的感觉告诉她这一却确实是真的,她已经回到了郭家村,回到了梦中的家里。 知道翌茹回来后村中的人陆续过来探望,都被郭婶拒绝了,她在翌茹房中看到了翌茹的白发,听郭跃说翌茹是得了一种病,需要慢慢调养,郭跃并没有告诉母亲翌茹是在侍郎府中中了毒,害怕母亲和父亲担心,这是郭跃在路上就和翌茹商量好的。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郭婶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 “娘,茹儿想住到山上去,山上比较清静。”由于翌茹病情的特殊,郭跃想还是找一个僻静点的地方让翌茹静养。毕竟以后翌茹如果真的变成满头白发,这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郭跃怕大家将翌茹看成妖孽,毕竟这样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好,好,住到山上去,我和茹儿一起去。”郭婶让郭香香给自己打理行装,也要一起搬到山上去。 “娘,我和妹妹一起搬上去就好了,你还是留在家里吧?”翌茹给郭跃使了个眼色,郭跃只好听翌茹的,对着母亲说道。 “你这孩子,真是不知道轻重,茹儿和你都大了,哪能单独住在一起呢?”郭婶看了一眼儿子,嗔怪的说道。原来家里条件差,只能住在一起,但是翌茹现在是侍郎府的小姐了,自己当然不能再让傻儿子跟翌茹住在一起。 “娘。”郭跃见母亲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赶紧想要解释。 “好啦,好啦,反正山上还有几处房子,咱们一起搬过去。”郭大宝见两人还要争执,在中间当起了和事老。 “不就一处吗?”程风纳闷的说道。 “哪呀,你们走后鲁家班就在象山上盖了一些小木楼,现在很多都住了人,跟咱家留了三套,和丫头的木楼隔得不远,咱们一起过去就成。” “真的,姐姐,你听见了吗?你当初的设想现在全变成了现实了,你要好好地看看这些。”程风对着翌茹带着哭腔的说道。 “傻孩子,茹儿只是养病,你干嘛这样伤感。”郭婶心情很好,给了程风一个暴栗,程风挤出了一丝笑容。 几人在山下的宅院吃了饭,下午陆续又有人过来探望,族长几天前去了儿子家,还没有回来,郭嘉和父亲一起过来探望了翌茹,见翌茹实在是有些疲惫,就没有多做打扰,留下东西就回家去了。 等吃过晚饭,几人收拾行装去了山上,这时候向日葵已经成熟,粒粒饱满,过几日就可以割了盘晾晒,翌茹趴在郭跃的背上,看着两面的风景,心中不禁感慨万千。自己来到这里这些日子,还是有些收获的,明年果树就能结出第一茬的果子,到时候象山上就会遍地果香。等大家吃水果的时候或许会想起曾经有个姑娘将这些果树种在了象山上,自己也算留下了足迹。看着前面郭大宝有些蹒跚的搀着郭婶,翌茹的眼泪流了下来,自己真的舍不得这一家人,怎么办? 明天有事要外出,先请一天假,周一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