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勉力一试 - 穿越农家生活

第一卷 第六十六章勉力一试

第六十六章勉力一试 郭跃察觉到背上的点点湿热,心中有些苦涩,他知道翌茹舍不得离开,自己何尝舍得。 安顿好了翌茹,郭大宝将郭跃叫到面前,看着郭跃的眼睛说道:“虎子,丫头到底怎么啦?你老实告诉我,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要不然程进不会表情那样凝重。” “爹,茹儿她,她中了毒。”郭跃踌躇了片刻,将事实说了出来。 “中了毒,为什么?”郭大宝只是觉得翌茹的病并不像郭跃描述的那样轻松,但并没有想到翌茹竟然是中了毒。 郭跃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郭大宝,郭大宝捏紧拳头坐在椅子上,半晌后狠狠地打了自己两下,“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将丫头留在那种地方,我本来以为丫头聪明,到了侍郎府也能过些安稳的日子,没想到竟然会这样。” 郭跃上去拉住郭大宝擂打自己的双手。“爹,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你的错,你别这样,别这样。”父子两个抱在一起,郭婶从翌茹的房间出来,进房间就看到两父子这个样子,打趣的说道:“就这么长时间没见,想着这样,真是的。”两个人抹了抹眼睛,平静了心情,郭跃转头对着郭婶说道:“娘,虎子真的是想你了。”然后抱住了郭婶,在郭婶的背后比划了个噤声的手势给郭大宝,郭大宝点点头。两个人都选择先瞒下郭婶,郭婶身体刚好些,经不起这样的打击。 以后的两日里,郭跃做了个能背在身后的椅子,清晨起床以后就背着翌茹下山去转转。翌茹回到家中心情好了很多,再加上郭婶知道一个染发的方子,找了何首乌、白芨、青黛、干松、薄荷捣碎放在一起,给翌茹将头发染了颜色,虽然持续的时间不能很长,但是总归要比满头白发出现在村内要好。村里的人们由于原来受了郭家的恩惠,看到翌茹都只是热情的打招呼,对翌茹的异状并没有在意,知道了翌茹的病,纷纷拿了不少的秘方来给翌茹,多是强身健体的。郭婶让大夫看过,只要有益于翌茹身体健康的,都熬了给翌茹试吃。虽然药汤看起来黑乎乎的,不是很好喝,但是翌茹每次都眼睛不眨就喝下去。 可能是因为心情的缘故,翌茹这两日并不嗜睡了,每日里郭跃背着她在郭家村周围转来转去,身后程风像小尾巴一样跟着,听郭跃慢慢讲两人曾经的趣事,比如说从这里挖出的小野果,是一种红色的酸酸甜甜的,这时的果子刚结出一点,是个青涩的绿色果子,程风听说果子好吃,就心急的摘了一个放在嘴里,结果被酸的捂了半天嘴巴。看着程风的样子,翌茹开心的笑了,看到翌茹这段时间唯一的笑,程风和郭跃都非常开心。所以后来就出现了每次翌茹和郭跃说起各种小东西,程风都尝上一口,然后做出各种怪异的样子来逗翌茹,翌茹每次都配合的做出欣喜的样子。 日子又过去了三天,算了算日子,他们离开国都已经有七日了。郭跃陪了翌茹几日后看翌茹情况还算稳定,就想着去找师傅商量一下解药的事情。郭婶经过这几日的观察也觉察出了翌茹的异样,听说郭跃要去找药来治翌茹的病,很是支持。正当郭跃准备动身的时候,郭家来了两个不速之客。郭跃看到前面的道装老者,惊喜的喊道;“师傅。” 来人正是天机老人和国师,当初天机老人和郭跃约定,五日后来郭家村,但是国师临时被惠帝召进宫,所以耽搁了一日,等来到郭家村已经是第七日了。国师给翌茹号了脉,旁边郭家的众人紧张的看着,郭跃见国师一直皱着眉头,在旁边紧张的问道:“师叔,茹儿怎么样?” 国师捋捋胡须,“你们这几日给她吃过什么?” “我,我给茹儿熬了一些强身健体的药,我都找大夫看过了,没问题的,看。”郭婶以为自己给翌茹吃的药有问题,赶紧将这几日熬过的方子给国师看。国师将药房拿在手中,看了半天,摇摇头,“除了这些好有没有其它的?” “给茹儿染了发,除了这些,第一日中饭吃了面条,晚饭吃了小米粥,还有一些凉拌菜,都是……”郭婶板着手指将这几日翌茹接触过和吃过的东西都说了出来。 天机老人看了一眼师弟,他只能看出翌茹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严重,国师看到天机老人疑惑的看自己,将天机老人拉在一旁,在他耳边细细的说了几句。天机老人听完有些疑惑的看看翌茹和郭家的众人。 “师傅,到底怎么啦?你们就告诉我吧?”郭跃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紧张的说道。 “还是由我来说吧?这颜殇之毒我也有些了解,但是根据我今日诊脉来看,这丫头的毒好像停滞了。没有扩散的现象,我就想估计是吃了什么东西才将毒性压制了。”国师想了想说道。 “真的,那太好了,谢天谢地,谢谢菩萨。”郭婶双手合十念叨着去了后面,后面空出了个房间做了佛堂,供着一尊菩萨,是翌茹回来之后村中的送的,说是有些时日,是个古物,很是灵验,郭婶就每日里一有时间就去念佛。郭婶不识字,就让家里的郭香香念给自己听,然后再一句一句的学给菩萨听。 “这个样子能持续多长时间呢?”郭大宝倒是没有郭婶这样激动,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个样子是不是毒素就永远不会扩散。 “这个难说,如果保持心情平稳,说不定能多坚持一些时日,但是如果心情一激动,也有可能毒素会加速扩散。” “这个颜殇难道就没有解药吗?”郭跃大声说道。 “有是有的,但是不可求。”国师想到临来之前惠帝的嘱咐,低声说道。 “师叔能否告知是什么?” 听到郭跃的坚持,程进将他拉在一边,在他耳边讲了解药所需的三味药材,郭跃越听越惊愕,他不知道这颜殇竟然还要这样的药材来解。 “这颜殇乃是南疆之毒,不单单是毒物,还有盅术掺杂在其中,之所以风根和龙血能压制它是因为风根和龙血乃是天子之物,能压制一些邪术,所以才作为解药之一。”国师解释道。 “那师叔能否去求一下陛下,舍些给妹妹?”郭跃试探的问道。 “傻孩子,你当为师和你师叔没有试过吗?安国早有古训,这风根和龙血乃是圣物,压制着天下邪物,若有触动天下将陷入大乱,生灵涂炭。” “啊”郭跃也没有想到翌茹的毒能和这天下生灵联系在一起,从私心来说,他是想翌茹的毒能解,但是如果这要用天下生灵来换,郭跃还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的。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郭跃想了想还是不甘心。 “这……”天机老人看看翌茹,又看看郭跃,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自己的小徒弟。 “好了,我这次带了不少的药来,师兄,你和跃儿一起过来帮我收拾收拾。”国师见大家都在看着,心知这件事情不能让大家都知道,尤其是翌茹,找了个借口将师兄和郭跃叫了出去。 翌茹经过了一阵折腾,有些累了,从佛堂回来的郭婶和程风将她安置在房间中,郭跃则跟着师傅和师叔来到了外面。天机老人看着满山的果林,看看身边的小徒,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跃儿,为师倒是知道这颜殇的另一解药,但是不知要不要告诉你?” “师傅知道,那快些告诉我,我好去找药材。”郭跃听说翌茹的毒还有它解,赶紧问道。 “这颜殇乃是南疆之毒,是一个女子为了对付情敌研制,只对女子有效。传说还有一解,就是与这女子心意相通的男子利用心头血去喂女子,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才能解。” “这么简单,那师傅你看我行吗?”郭跃听说这个办法,觉得这比风根和龙血简单多了,至少自己可以一试。 “跃儿,你想的太过简单了,一是这心头血乃是一个人的精血所在,本身就比较珍贵,如果七七四十九日从一个人心头取血,这本身就是件危险的事情,男子的生命也会受到威胁。再一就是这毕竟只是个传说,如果不能救活丫头,不是要白白损失你吗?”天机老人看郭跃雀跃的样子,心中有些不舍。 “师傅,我还是想试试。”郭跃想了片刻,开口说道。 “你真的甘心为了这丫头试试?”天机老人看看郭跃说道。 “师傅,您不用说了,您不知道茹儿对我的重要,如果没有茹儿,我现在还是一个山野中的猎户,我家仍是过着勉强温饱的日子,当初若不是茹儿阻止我,我可能已经去找了胡铁鸡报仇,现在已经身陷囹圄,如果没有茹儿,爹爹也不会恢复的像现在这样好。您不清楚茹儿对于这个家的重要性,我想我的爹娘也能同意我的看法。为了她,我甘愿一试。”郭跃坚定地说道。 “那好,我就和你师叔为你护住心脉,保你平安。” “谢谢师傅。”